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 卫民亲临,幸福新人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能够和天齐喜结连理,是宁俊琦这么多年来的夙愿。从天齐那晚和自己讲说结婚事项,到爸爸同意此事,再到元旦领上结婚证,一直到现在,宁俊琦都甜蜜的不得了,也幸福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可是从昨天开始,尤其是今天早上被迎娶时刻,在喜悦之中,宁俊琦又多了一份忧郁。她多么盼望有娘家人在身边,多么盼望娘家人送自己一程,可是这一切都只是空想。

    最亲最亲的母亲早早就不在了,只能在梦境中相见,只能在心里思念。而另一至亲——爸爸却又不方便至此,当然并不是因为他的省委组织部长身份,而是他和自己的父女关系,也包括他与天齐的翁婿关系。

    既然父母相送只能是想想,那么本来以徐卫军的身份,是最合适不过的。可是宁俊琦躲她还来不及,又岂会让她来送?当然徐卫军也没有那个意向。老舅徐卫华的女儿要来送,但宁俊琦知道人家小两口早就约好的出国深造,日子都订好了,是一月三日。宁俊琦不愿破坏表妹的事情,就没答应。这么一来,还真没有了,只好请田馨和三个女同学来送。

    在前几天联系这些事情的时候,宁俊琦并无特别感触,完全还是沉浸在新婚的幸福当中。可是当她和田馨等人住到宾馆,当姐妹们无意中谈到各自的婚礼时,宁俊琦想娘家人了,想着让娘家人送送。甚至只要二姨不故意添堵的话,来送送也比没有娘家人要好。

    姐妹们自是也感受到了宁俊琦的失落,尽量不再提令她伤神的话,杨梅父母和妹妹还专门来关照了好多事情。可越是感受到他人温暖的时候,反而那种复杂的思念之情越浓,那种伤感也越强烈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随着迎亲人员离开宾馆的时候,宁俊琦的那种失落更浓。期间尽管多次尽力挥开,但那种没有娘家人的失落还会随时回来。

    “请各位亲朋做好准备,婚礼庆典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。”婚礼司仪的声音适时响起。

    现在马上就要正式仪式,马上就要上场了。尽管婆婆对自己稀罕的不得了,尽管公公对自己很是呵护,可此时还应该有自己最至亲的父母陪着才对呀。妈妈不在了,爸爸肯定也没法来。她理解爸爸是为了天齐好,也是为了自己好,可也挡不住她想爸爸,盼着爸爸亲手把自己交给天齐呀。

    热烈喜庆的音乐响过一通,现场换成了舒缓的音乐,时间到了十二点十八分。

    婚礼司仪适时走上舞台,开始了主持:“各位亲朋好友、各位女士、小姐、各位先生:大家好!在这个风和日丽、天地之合的日子里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开场白之后,婚礼进行曲响起,按着预演议程,伴着掌声、欢呼声,楚天齐牵着身着婚纱的漂亮新娘,走上舞台。

    司仪自又是一番夸赞和祝福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主婚人、证婚人先后登场,发表讲话并送上祝福。今天的主婚人是郑义平,证婚人是武进忠。

    副厅级领导主婚,县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证婚,羡煞了台下好多人。其实他们有所不知,不知新郎、新娘已经低调到了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仪式议程一点点进行着,宁俊琦的那种失落久久无法挥去,但仍旧充满渴望的不时向着门口张望。

    楚天齐自是明白妻子的心思,只能通过手上温度向妻子传递着理解和关爱。

    马上就到敬茶环节了,宁俊琦缓缓收回着目光。忽然,她又猛的抬起头,望向门口方向,顿时眼中布满水雾,鼻管传来酸楚。

    可能是新娘的动作幅度太大,可能是注意到了新娘的魂不守舍,大部分人都随着新娘的目光看去。

    大厅门口处,出现了一位男子,准确的说是一个精神抖擞的父亲。

    宁俊琦楞住了,楚天齐楞住了,尤春梅也楞住了,现场众人也跟着怔在那里。

    只有司仪的声音还在继续:“婚礼下一议程,由……”

    楚玉良适时出现在司仪身旁,耳语道:“可以稍等一下吗?”

    司仪尽管不理解,但还是无条件的服从了,并且迅速换成了串场词,应景音乐也随即调整。司仪应变能力还真不错,加之人们大都注意着来人,大多数人并未发现司仪故意变了说辞。

    “亲家,下高速的时候堵车了。”男子来在楚玉良面前,深表歉意。

    楚玉良下意识的看看四周:“卫……你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自然明白对方的意思,男子微微一笑:“今天是我女儿大喜的日子,我怎么也得赶来呀。”

    “爸。”宁俊琦眼中水雾凝结成了水珠。

    “琦琦,爸来晚了。”来者不是别人,正是宁俊琦的父亲李卫民。他轻抚着女儿肩头,眼中满是慈爱。

    “爸,不晚,不晚。”眼中水滴终于不堪重负,“噼啪”滴落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也赶忙喊了一声:“爸。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是不欺负琦琦了?惹得她掉金豆子。”李卫民看着女婿。

    “他不敢,亲家,有我在呢!”尤春梅适时说了话。

    在此当口,楚玉良与司仪进行了快速沟通。

    “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,女儿是爸爸的心头肉。可是为了女儿的新生活,为了女儿明天的幸福,爸爸今天忍着心头痛,就要亲手把女儿托付给另一个男人,托付给那个值得女儿厮守一生的男人。让我们大家拭目以待,见证一个男人向另一个男人郑重托付的*时刻吧。”司仪一边深情的吟诵着,一边引领着这对父女。

    随着司仪的引领,李卫民牵着女儿的手,到了台下,绕到了T形舞台的一端。然后再次沿台阶登上T形台,向着中央舞台走去,走向另一个男人等候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众人目光注视下,李卫民来在舞台中央,把女儿的右手放到那个男人手中:“天齐,今天我亲手把女儿交给你了,你要给她幸福,要给她一辈子的呵护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握着妻子的手,向岳父郑重承诺:“爸,我会用全部的力量呵护她,包括我的生命。”

    “好小子,我相信你。”李卫民的声音微微有些发颤,颤微微的与一对亲人的手臂握在一起。

    浑厚的男高音适时唱起:“想想你的背影,我感受了坚韧,抚摸你的双手,我摸*到了艰辛。不知不觉你鬓角染了白发,不声不响你眼角上添了皱纹,我的老父亲,我最疼爱的人…… ”

    在歌曲的渲染下,以往点点滴滴浮现脑海,经过大风大浪洗礼的省委组织部长泪目了,他现在只是一名普通的父亲,却也是一名伟大的父亲。

    万千感慨涌上心头,无限幸福环绕身周,楚天齐的眼角湿*润了。

    为了自己,爸爸一改往日谨慎,亲自抛头露面,亲自明确了身份。不曾想到,不敢想见,爸爸竟然真的来到这里,竟然亲自向他托付。宁俊琦早已激动的心潮汹涌,早已幸福的泪雨滂沱。

    台下人们的目光,紧紧盯在台上,盯着上面的三人,为眼前的难忘场景所吸引,为他们的真情流露所感动。

    忽然,一些人的目光中满布疑惑,怔怔的盯在那个年长男人的脸上。这张脸庞似乎在哪里见过,似乎非常的熟悉。在哪里见过呢?这是谁呢?

    电视上,对,电视上见过。

    啊?原来的沃原市委书记?

    啊?省委常委、组织部长?

    我的个天,这么大的官。宁俊琦竟然是他女儿?楚天齐可捞到稠的了。楚天齐也不是简单的人啊。

    省委组织部长亲临婚宴现场嫁女的消息,立即传遍了现场,也迅速传到了玉赤县政坛的每个角落。

    有人庆幸来对了,亲自见证了这样的奇异场景,还亲自给部长的女儿、女婿捧场。

    有人则感慨万千,感慨只有想不到的,没有见不到的。

    还有人则后悔不已,其实在听说郑义成到场的消息时,这些人就已经后悔了,但后悔程度还只能算一般,而现在则后悔程度再次复加。

    在这些后悔的人中,县城的镇委书记陆勇就是其中之一,他后悔没有闻风到场,后悔坚持维护了这么多年的虔诚竟然没有坚持下去。和陆勇一样的人还大有人在,冯俊飞也是这样的人,他是楚天齐的同学,还曾经是一个单位的同事,伯父也曾提醒规劝,可自己为什么就不到到场呢?但错误已经造成,那就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,只能恨自己有眼无珠,只能恨自己竟然认不得真佛,

    在未来新的一年中,到场的人中,刘文韬由县人大副主任调任为县政府副县长,由闲职变成了手握实权,政治生命再次焕发青春。郝晓燕由乡副书记,升任县妇联主席,很快享受副处待遇,成功把原主席王晓英顶到了县人大任闲职。邹英涛也由多年的副局长,升任县局一把手。

    和今天的事情做联想,冯俊飞、陆勇之流肠子都悔青了,觉得要是今天也来拜拜真佛,哪怕就是见见郑义平,也能多少沾一些光呀。

    楚天齐、宁俊琦自是不知道人们的奇特想法,也没心思去猜测那些,他俩现在就是感到浓浓的幸福,就是一对幸福的人儿,也是一对忙碌的人儿。幸福的继续着下面的议程,忙碌的为亲友敬着美酒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