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钱也太少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吱”的一声踩下刹车,汽车停在山坡下,肖月娥狐疑的望着车外:他在这,就在这个小山村?

    继续看着外面,肖月娥取出手机,拨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”两声回铃音后,手机里传出一个声音:“您所拨打的号码正在通话中,请稍后再拨。”

    怎么挂断了?肖月娥再次重拨过去。这次更直接,只响一声回铃音,就传出了那个冷冰冰的回复。一连打了五次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难道走错了?还是他没说实话?肖月娥正自狐疑着,就见山坡上出现了几个身影,那些身影越来越近,原来是四个女人。

    这四个女人大概有二十多岁,都穿着鲜艳的外衣,分别是红黄蓝绿四色,但身上布块却很少,好多地方都在外面露着,而且还都涂着大红唇,看五官很像异域人种。

    虽然这里没那么冷,但也不至于穿的这么夸张吧?绝不是好东西。肖月娥在心中揶揄着。

    来在越野车旁,当先的红衣女子拍打着车窗:“你找东哥?”

    听着舌头发硬,果然不是一路人。肖月娥却又不禁疑惑:“东哥?哪个东哥?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继续操着生硬的口音,说:“你不是姓肖吗?东哥说你给他送东西。”

    没错,果然是他派的人,是她们“东”、“栋”不分。想到他成天和这些坦露的女人在一块,肖月娥不禁心头一痛,但也仅能一痛,并不能讲说其它的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不是姓肖?”红衣女子已经有些不耐,拍打车窗声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姓肖,他在哪?”肖月娥疑问着。

    “下来,跟我们走。”红衣女子在车外招着手。

    肖月娥略一迟疑,推开车门,走下车去。

    红衣女子一招手,另外三名女子立即上前,把肖月娥围在当中。

    感觉到情况有异,肖月娥惊问着: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那三名女子并不搭话,黄、蓝衣服女子紧紧抓住肖月娥,绿衣女子在她身上摸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干什么?”挣扎几下,根本无济于事,肖月娥便不再动弹。她也看明白了,这些人是在搜身。

    几个女人的确是在搜身,就是搜的太细了,不但搜了所有衣兜,不但搜了所有贴身衣物,甚至还在隐*处捏了半天。肖月娥真不清楚就是这样的规矩,还是这些女人本就不是正常人,可现在也只能听之任之了。

    汽车钥匙也被夺去,车上所有东西都由她们拿着,然后一众人等才步行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望望身后的汽车,看看身侧簇拥的四人女人,肖月娥极不情愿,却也无奈的跟着前行。

    “他在哪?”肖月娥转头问着。

    没人应答。

    肖月娥连着问了多遍,也问了其它问题,可这几个女人就像聋了一样,不作任何表态,反而不时推搡着她。显然是嫌她走的慢,嫌她过于啰嗦。

    山坡坡度不太陡,可是肖月娥穿的是皮鞋,走在小山路上本就快不了,而且身侧还有树杈或灌木,稍不注意就会被划到皮肤。可这几名女子分明没有怜惜的意思,像是牵牲口一样的拽着她,不时喝斥、推搡着。

    虽然听不明白她们之间的对话,但肖月娥从她们的表情就能看出,绝不是什么好话,肯定是讥讽、嘲笑的语句,或者就是侮辱的词汇。此时此刻,她的心在一点点往下沉,她开始后悔,后悔奔波了上千里赶到这里。

    走了大约二十分钟后,前方出现了一处相对平坦、开阔的所在,那里建有两排平房,还有三个高高耸立的物件,不知是住的地方,还是用以瞭望的设施。

    来在前排平房停住,肖月娥被推进了最东边的一间屋子。进屋的一刹那,肖月娥“啊”的一声尖叫,身子向后退去。可是门口还睹着两个女人,她根本就退无可退。

    “老鼠,老鼠……”肖月娥牙齿打颤,身体蜷缩着,侧身指着正面墙上一个灰乎乎的东西,

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”身后女人们发出了怪异难听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老鼠,老鼠……”哭喊了一通,并没有听到“吱吱”的叫声,肖月娥又慢慢转身,看向了那处所在。那个灰乎乎的东西还在墙上,还是原来的神态,原来是个假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做的也太逼真了,跟真老鼠一样,胡子、眼睛、耳朵、尾巴都那么像。这一定是老鼠标本,一定是的。可是这也太大了,比自己这几天见的,大了足有十倍,比一般的猫还要大的多。

    虽然个头特大,但毕竟是假的,肖月娥的那种恐惧感弱了一些。

    说了一句肖月娥听不懂的话,绿衣女子向前一推,肖月娥跌坐在类似土坑的东西上面,但显然并不是坑。

    坐起身子,肖月娥连连追问:“我要见他,他在哪?他在哪?他什么时候见我?”

    不知是听不懂肖月娥说什么,还是懒的搭理她,反正蓝、绿二女子就是不回话,要不就是讲说只有她们自己明白的语句。

    虽然那二女子没有与自己对话,但从她们的神情看,显然说的不是什么好话,很可能就是在奚落或辱骂自己。

    哎,我怎么会到这呀?他到底在不在这?他这是要干什么?肖月娥暗自期期艾艾着。

    外面的天际渐渐黑了下来,视线中的景物都变的影影绰绰的。门口已经没有那两个女人,但可以听到她们在外面对话的声音。转头四顾,整个屋里黑黢黢的,摆设特别简单,也特别简陋。

    渐渐的,外面天色彻底黑了下来,但屋里却亮了好多。其实刚才屋里就已经有光亮,只是外面当时还没彻底黑,对比没这么强烈。

    电灯?不像电灯,也没见开灯呀!这样想着,肖月娥转头看去。

    “啊?啊?”看到光源来处,肖月娥又是一阵惊叫。原来是头顶那个大老鼠的眼睛在发光,在光亮映照下,大老鼠更显逼真,也更显恐怖。

    虽然这次肖月娥惊叫连声,但门外说话声稍停一下后,并没人进来,她现在反倒盼她们进来,关键是头顶这东西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难道就让我一人在这里,难道整个晚上都在这儿,哪还不得吓死呀!肖月娥又不禁牙齿打颤,身体发抖,瞬间便已是泪流满面。在恐怖的同时,她也不禁诅咒,诅咒给她带来灾难的人,这些被诅咒的人有好多,其中就包括县长楚天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肖月娥不停诅咒、恐惧连连的时候,楚天齐心情却似不错,接电话时脸上也带着笑模样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……不要急躁,要把外围先控制住……千万不能大意,更不能轻敌,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……我相信你……等着你胜利的消息。”说完,楚天齐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沙发上的乔海涛说了话:“进展顺利吗?没有意外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容仍在:“目前进展一切顺利,我想他会非常谨慎的,希望不要出岔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好。我也不回了,就在你这炊茶等消息。”说着话,乔海涛端起茶杯惬意的喝了两口。

    “老乔你倒挺会享受的。”话虽这么说,楚天齐也同样拿着茶杯,品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外面越黑,屋子里却越亮。虽然没敢抬头去看,但肖月娥脑中仍是那两簇“鬼火”,仍是那个令人恐怖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吱吱”、“吱吱”,头顶忽然发出了叫声。

    “啊,不要。”肖月娥一下子蹿起来,向着门口扑去。

    可绿、蓝二女子却适时出现了,横身堵在门口。在怪异光亮映照下,二人脸上的神情也更显恐怖。

    绿衣女子一抬手,屋子里再次出现了“吱吱”的叫声,显现这叫声是遥控的。

    明知道这是音效,不是真声,但听在肖月娥耳中,依然毛骨悚然,依然不寒而栗。在极度的恐惧中,尊严已经一文不值,此时肖月娥只想着快点离开这里,于是对着二女子哀求着:“求求你们,让我出去吧,让我去见他,我要见他。”

    二女好像非常享受这种感觉,不但没有任何怜悯之意,反而不停的遥控着“吱吱”声,同时还发出怪异的讥笑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们,求求你们了。”肖月娥嗓音嘶哑,扑倒在二女脚下,佝偻着身子,不停的哀求着。她现在活脱脱一只摇尾乞怜的柴狗,哪还有半点财神奶奶的影子?

    “走,跟我走。”一个虽然生硬,但却能听懂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肖月娥急忙仰头看去,借着怪异的光亮,她发现绿、蓝二女已经闪到一旁,那个红衣女子站在了门口处。便滚爬着站起来,急吼吼的说着:“好,我跟你走,我跟你走。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等着对方出来,然后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外面有些光亮,但和白天没法比,也不似有路灯的夜晚,肖月娥跌跌撞撞的跟随着。她现在脑中没有过多的想法,只有逃离那间屋子的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走了一段坑洼不平的山路,红衣女子用手一指:“上去。”

    肖月娥抬起头来,眼前是那种阁楼,有暖暖的灯光溢出来,适时也传出男女嘻笑的声音。她听出来了,那个男声就是他。于是她不再顾忌其它,双手扶住阁楼的梯子,手脚并用,很快便趴了上去。

    伸手推开阁楼门的一瞬间,肖月娥看到了他,还未说话,已经是泪眼模糊。

    “钱也太少了。”冷冰冰的男声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肖月娥的心拔凉拔凉的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