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做人要知恩图报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几乎是一路小跑,终于在乔金宝进门时,安可为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乔金宝回身问道,“时候不早了。”

    安可为好似没听出弦外之意,而是直接说:“太棒了,打了个漂亮的阻击歼灭战,把……”

    看出对方没有停止的意思,乔金宝一侧身:“别在这,进屋说。”

    答了声“好”,安可为钻进屋子。

    “咣”的一声,乔金宝摔上了屋门。

    不等对方坐下,安可为已经又讲说起来:“那几个家伙真是顽固,简直就是花岗岩脑袋,不见棺材不掉泪,都到那程度了,还在垂死挣扎。最后弄了个头破血流,鲜血淋淋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你比我看的透彻,我还真没看出来。”乔金宝不解,不明白对方要说什么,只能这样应付着。

    “协查通报来的真及时,也真是上天有眼,咱们需要的时候,它就来了。”安可为笑嘻嘻的说,“肖书记,不,肖局长也真是内秀。平时只看到干工作雷厉风行,泼辣敢为,没想到还自学了那么多课程,真是难得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暗暗点头:哦,原来这小子是想套话。想到这里,乔金宝打了个“哈哈”:“今天之所以能够取得最后胜利,你在其中*出了很大力,功不可没,以后让她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。”安可为赶忙摆动双手,“为书记效力是我份内职责,没有书记的提携关照,就没有我的今天。无论到什么时候,我都不忘书记大恩,亦步亦趋紧跟书记步伐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时候不早了。”乔金宝点手示意着。

    安可为连“哦”了两声:“可不是,快两点了,书记我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改天我请你,我这还有点事要处理,不打扰你用餐了。”乔金宝再次做出手势。

    安可为略有尴尬的连说了两个“好”字,向门口走去,在拉开屋门瞬间,猛的回头望望套间方向,才迈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咣”的一声,屋门关上。

    乔金宝长嘘一口气:“这家伙,真是服务到位,果然亦步亦趋。”

    “走啦?”里屋传出一个女人声音。

    乔金宝“哼”了一声:“走了,他不饿以为别人也不饿,可把我饿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进来吃吧。”女人声音又甜腻了好多。

    “什么菜,是辣子……”乔金宝边说,边走进屋子,“在哪吃呀,吃什么?这还没摆……”

    “吃我呀。”床上女人双手一松,身上长大衣服立刻滑落下去。

    “吃你……直接吃荤腥怕是不好消化吧。”乔金宝尽管嘴上谦虚着,整个身子却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”、“嘿嘿嘿”,少儿不宜的声音回荡在套间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过了好长时间,书记办公室套间变了样子。

    小餐桌上,餐盒都敞着口,里面还残留着少许饭或羹,筷子、水杯胡乱躺在上面,用过的废纸、餐渣满桌都是。其实地上也有饭粒、菜叶和废纸。

    床上薄毯下,赤着脊背的男女搂抱在一起,那块薄毯只是松散的搭在腰上。男人正呼呼睡的香甜,女人则面带笑意倚靠在男人怀中,眼望屋顶,不知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吧咂”了两下嘴巴,男人向侧面翻去。

    可能是挤到了女人,女人龇着牙,吸了口凉气。

    虽然女人没吭声,但男人却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睡的香的,从来没这么香。”男人再次一翻身,另一只手臂也搭上女人肩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还想吃?你已经连吃两次荤腥了,还能行?金宝你太厉害了。”女人挑逗的挤了挤眼睛。

    床上男女正是已经吃过好几“餐”的乔金宝与肖月娥。

    乔金宝“嘿嘿”一笑:“饶了我吧。荤腥再好吃,吃多了也不好消化。”

    肖月娥在男人胸前点了一下:“这可是你说的,我今天安心要好好犒劳你,是你不……”

    乔金宝“哎呀”了一声,就要坐起来:“时间不早了吧,几点了?”

    “下午不办公,劳逸结合嘛!”肖月娥双手箍*住对方脖项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?要是有人进来,可怎么办?”乔金宝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肖月娥“咯咯”笑起来:“笑话,没有书记允许,谁敢随便进来?还敢进里屋,反了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乔金宝脸上露出自满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金宝谢谢你,为我做了那么多,你放心,我会永远跟着你,维护你,做人要知恩图报。”肖月娥伏身过去,在男人脸上嘬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是呀,为了你,今天我可是煞费苦心了,到头来才算惊险过关呀,差点就功亏一篑了。”乔金宝不免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肖月娥咬牙恨道:“姓楚的太不是东西了,于人方便,于己方便,他为什么偏要把人往绝路上逼?我也没怎么惹过他呀,平时对他也很恭敬,不就是我一直追随着你吗,他就对我也恨成这样?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这么说,他也担心你弄不了,担心你把全县财政搞乱了,他那个人好多时候还是很有公心的。”乔金宝在对方背上拍拍,“其实以他的脑子,当时就明白怎么回事,也包括对那些小本本的质疑,这才是他最终也没妥协的主因。”

    “金宝,你就是太善良了,总把人往好处想。其实还不是他私心作祟?要搁以前的话,他巴不得你换掉老穆呢,可现在那老东西叛变给他,他当然要极力保全了。”肖月娥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那些先不说了。”乔金宝岔开话题,“不管怎么说,你这事是成了。但我嘱咐你,一定要把财政局管的好好的,做出成绩来,让那些有偏见的人好好看看,看看肖局长的水平。财政局是管钱的,每年少说过手好几亿,来往帐目够十几亿了。权利大,责任也就大,千万不能出任何岔子呀,一出事就是大事。你明白不?”

    “明白,大书记,你都跟人家说多少回了,吃荤腥的时候都没忘。你放心,我肖月娥也不是吃素的,那是一步步干上来的,不是绣花枕头。在贺家窑这几年怎么样?前后两任乡长都让我控的死死的,根本就不给他们权利。要不是姓楚那家伙背后使坏,光凭曲勇那几下,他一辈子也别想逃脱掌控。”肖月娥撒娇的语气中,也带着一种自傲。

    乔金宝又拍了拍对方后背:“我知道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乔金宝下意识的要起来,然后又支楞着耳朵听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管他,响几下就不响了。”肖月娥又去拉乔金宝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,要是有当紧事呢。”乔金宝这次没有听女人的,急忙坐起,在旁边找着衣裤。

    “哎,你这人,就是一心想着工作,也不懂得休息。”肖月娥一副心疼语气,也坐起身来,从旁边椅子上拿过男人衣裤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这次铃声换了,已经不是固定电话,而是手机在响。

    乔金宝蹬上裤子,披上衬衣,圾拉着拖鞋,就开门去了外屋。

    拿起正在“叮呤呤”响动的手机,乔金宝“吧咂”了一下嘴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肖月娥的声音又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别出声。”做过嘱咐后,乔金宝按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即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:“乔书记,人逢喜事精神爽,正在和她庆祝吧。”

    下意识的回身看了一眼,乔金宝赶忙否定:“没有,刚才正,正去洗手间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也上来就直接否定:“不对,我隔着电话,已经闻到一股骚*味了,你指定……啊,哈哈哈,男人嘛,可以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事?”乔金宝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对方答非所问:“怎么样?胜利的感觉很爽吧?”

    乔金宝叹了口气:“哎,差一点点,真悬呀。要是提前做做工作,肯定把握大一些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“哼”了一声:“提前做工作?你太幼稚了吧?只要你之前放出一点风声,今天指定惨败。姓楚那家伙比狐狸还鬼,只要让他嗅到一点味,肯定能想出对付你的办法来。今天虽然票数勉强够,可也是你近几个月以来第一次真正胜利。这也从侧面反映出,你这个县委书记的掌控力实在有限,已经被姓楚小子挤的岌岌可危了。照这样下去,你的位置就太危险了,还好有我助你一臂之力,否则你永远也别想得到这个位置。”

    尽管很反感对方这种语气,但却没有可辩驳的理由,关键乔金宝也不敢辩驳,只得谦卑的说:“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就一句话啊,诚意太不足了吧。”对方“嗤笑”一声,“人要知恩图报,要知道‘来而不往非礼也’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要知恩图报。”乔金宝咬着后槽牙,做了回复。

    “行了,不多说了,只要听我的,胜利才开始。”手机里传来“嘿嘿”的笑声,“和她好好庆祝去吧,可我要送你一句话,注意你的老腰,别累坏了。”话音到此,里面传出“啪”的挂断电话声。

    “金宝,什么情况?”肖月娥已经从里屋出来,到了对方身后。

    乔金宝叹息一声:“哎,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呀。”说话间,他的脸上浮现出一层忧色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