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 老师,您辛苦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星期一刚上班,楚天齐就坐在办公桌前修改一份稿子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一些重要的稿子,楚天齐都自己去写。只到近两年,才让秘书代劳,但他仍然要把关修改,一些重要会议的稿子,还要提前给秘书讲自己的思路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近两任秘书李子藤和刘拙的文字功底都不错,欠缺的就是从政经验,看问题的深度还有待加强。但两人写的稿子,基本都能让楚天齐满意,一般只需在个别地方修改一下即可,尤其刘拙的写作功力还胜一筹。

    看过两遍稿子后,在三处进行了简单的词句调整,楚天齐把修改稿交给刘拙,让他去重新打印定版稿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接听键:“皮总,有什么指示?”

    “楚县长,上个月说那事,我给落实了。”手机里是一个男声。

    “是吗?太好了,什么时候的事?”楚天齐很高兴。

    “就是刚刚,我已经……”对方简单讲说了整个过程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感谢对我工作支持!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又不无歉意,“都是你给我帮忙了,我还没关照过你,实在是过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对方忙表态:“你可别这么说,能做这些事,是我的荣幸。虽然我没在你的治下发展,可你给我那些建议比什么都重要,正是参照你的建议,我到了西部发展,去年一年利润就翻了翻。以后再有这种事,你千万要告诉我,这事要不是听鹏哥说起,我还不知道呢。行了,你工作忙,不打扰了,有时间再聚。”

    “好,到时我好好招待招待皮总。”道过“再见”,楚天齐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楚天齐自言自语着:“太好了,真是一场及时雨。”

    正这时,刘拙来了,把新打印稿件给了楚天齐,又轻声道:“县长,还有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一会儿叫我。”楚天齐说着话,眼睛已经盯在了稿件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午九点,政府第一会议室。

    喜庆的乐曲回荡在整个屋子,整个会议室布置一新。

    主席台正后方,是一块大的彩色背景板,背景板主色调为红色,并在左上角位置配以红黄渐变色。背景底图是两支燃烧的蜡烛图案,蜡烛散发着温暖的金色光芒,旁边则是点点滴落的烛痕。背景板中上方位置打印着几个大字——老师,您辛苦了,大字下方还有一行小字,打印着庆祝教师节暨教师表彰大会字样。

    主席台正上方LED屏上,已经打上红色字体的会议会标。

    台上中偏前位置,摆放着一排会议桌,桌上覆着紫红色绒布,话筒、水杯、便笺纸、铅笔一应俱全。台口位置沿边沿走向,摆放着两排红黄颜色的盆栽小花。

    主席台下已经坐满了人,这些人都身着节日盛装,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。坐在前三排的人,还斜挎着紫红底色、绣着金色字体的条幅。

    音乐一变,台下众人全都收拢心神,看向后台位置。

    随着政府办副主任刘拙一个手势,“哗”,热烈掌声响起。

    伴着音乐和掌声,一众领导鱼贯而出。走在最前面的是县长楚天齐,紧随其后的是常务副县长柯扬,第三位是副县长王晓静,再之后是教育局局长、副局长等人。

    来在主席台桌前,众领导坐定,台下掌声停歇,音乐也随之停止。楚天齐瞥了一眼腕上手表,此时正是上午九点十分,看来这个时间点也是特意选的。

    抬眼望向台下,看到的是一张张的笑脸,楚天齐既感觉亲切,却又很是陌生。自己也曾是其中一员,但那已是九年多以前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尊敬的楚县长、各位领导、各位老师:大家节日好!”一个男声适时响起。

    “哗”,热烈掌声回应了这声问候。

    楚天齐转头看去,常务副县长柯扬已经站在主持台前。

    柯扬继续主持着:“心血育桃李,辛勤扶栋梁。今天是第……”

    在主持人的开场白后,正式议程开始。

    第一项议程,是主管教育副县长王晓静做教师节致辞。王晓静首先向全体教职工致以了节日祝贺,然后赞叹了这一光荣而伟大的教师职业,自是少不了“园丁”、“人类工程师”、“无私奉献”、“燃烧自己,点亮他人”的词句。整个致辞中规中矩,但值得一提的亮点是,近两年的一些网络热词出现其中。

    第二项议程,是教育局局长汇报全年教育工作。在教育局局长的口中,全县教育工作成绩显著,教学教改都取得了长足发展。其实都是一些假、大、空的形容词,根本经不住推敲。但这也基本是一些会议惯例,现场并没人深究,当然也有人要在会后*进行一番探讨和品评的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大长脸局长,楚天齐打心眼里看不上。在上次六一的活动中,这个局长给官员搭凉棚,让孩子曝晒几个小时,还对孩子们进行了训斥。楚天齐当场就给了长脸局长难堪。在那次活动后,局长专门道歉,但楚天齐未置可否,对其人很是反感。

    第三项议程,是主管教育副县长王晓静宣读《优秀教师和先进教育工作者表彰决定》,念了一串名字。

    第四项议程就是颁奖。

    在专用的喜庆颁奖乐曲中,获奖教师分批上台,从领导手中接过获奖证书和红信封,红信封里装着三百块钱。同样都是接受领导颁奖,但由县长亲自颁奖的教师,显然心情要激动的多,有个别人的“谢谢”都带着颤音,手也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在柯扬主持下,第五项议程开始,由县委副书记、县长楚天齐讲话。

    在掌声欢迎下,楚天齐起身离座,走到主席台前侧,向台下不同方位教师鞠躬,再向台上众人鞠躬,然后走到了发言席。

    站到发言席,再看台下,和刚才坐在那里又不一样。虽然同样都为仰视,但被仰视的人站着,对方众人坐着,他感觉这样更公平一些。以往的时候,楚天齐并没有这样的感触,可能因为自己曾是今天台下众人中的一员吧。

    清了清嗓子,楚天齐真诚的说:“各位尊敬的人民教师、教育工作者、教职员工、同志们,大家节日好!”

    同样都是问候,显然这次获得的掌声更热烈。这其中可能有官职大小的原因,更重要的是,人们感到了一种尊重,称谓难得放到前面的尊重。当然这里面有楚天齐对老师的特殊感情,也是他的位置使然。如果其他人致辞,是没人敢把县长放到后面称谓,更没人敢不单独进行称谓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继续说:“今天是诸位老师的节日,也可以说是全体教师的又一个生日。每当一个生日到来,便代表着这个生命个体又成熟了三百六十五天,却也同时表示又老去了一年。每当这个生日来临,老师们都已把走过的三百六十五天进行沉淀,同时又为下一个周期的开始而蓄力待发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我们这些老师默默的奉献着。幼苗逐渐茁壮成长,直至成长为参天巨树,而这些捧起幼苗的手臂却已日渐消瘦,慢慢老去。

    但我们并没有慨叹艰辛的付出,反而欣慰于那些曾被我们抚育的大树,这就是教师的伟大,其实也是教师的幸福。每个人都应感谢我们的老师,是他们给予了我们知识,更传递给我们诸多做人的道理。这是我的真心话,我想大家也应该有这个感觉。难道不是吗?如果没有当初各个教师的悉心教授,我们在座各位,包括台下台上的所有人,可能就不会坐在这里。反正我深信,如果没有老师的教诲,我是不可能走到今天,更不可能有向诸位老师献上祝福的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年青县长的讲话,角度新颖,语句朴素真诚,众位教师倍觉亲切,好多人更是不知不觉流下了热泪。

    楚天齐忽然换了内容:“各位老师,在今天这个值得庆祝的日子,我为大家带来一条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好消息?什么好消息?台上、台下都把目光投向了那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由爱心企业捐助的首批电脑到了,一共一百台,企业特别注明,其中为此次获奖教师每人配备一台工作用机,以表对老师的心意,其余电脑首先配发最需要的学校。”楚天齐宣布了这条消息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现场发出热烈的呼喊声与鼓掌声。

    好多乡下学校现在都没有电脑,人们都盼着这个新玩意呢,怎能不高兴?那些获奖教师更是高兴异常,虽然这些电脑只是工作用机,并不归个人,但却是一种荣誉的体现。

    台上诸位副县长、局长、副局长则是面面相觑,脸上挂着匪夷所思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诸位,不要高兴太早了,现在钱是到了,还需要县里统一采买呢。”楚天齐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现场发出了会心的笑声。

    正这时,“嗡嗡”一阵蜂鸣响起。

    这个响动很小,但教育局长本人却听到了。他悄悄取出手机,放到桌面下,一条短信跳出来。下属发来的消息,与楚天齐所言内容一致,而且下属还标明了“钱已到位”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