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五十二章 高处不胜寒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这下子楚天齐可忙了,既要继续关注着县政府的全面工作,又需熟悉县委的工作事项。虽说县委工作相对务虚一些,但毕竟从来就没这方面工作经验,又无他人辅助和引导,楚天齐只能靠自己摸索。为此,楚天齐专门请宁俊琦支招,甚至还找老丈人讨教了一次。但毕竟宁俊琦只做过乡党委书记,而李卫民又是一直做组织工作,后来也是担任市委书记。尽管李、宁二人绝对诚心教授,讲的非常详细和透彻,楚天齐也虚心有加,可总觉得不能拿过来就用,似乎缺点什么。于是他又只好给江霞打电话,其实他特别不想打给她,可为了能够正确开展工作,也只得免为其难了。

    怕什么有什么,果然江霞一接电话,就直接挑理,说什么“人走茶凉”、“喜新厌旧”,“从不联系”等等。其实楚天齐心里明镜似的,江霞一直想和自己关系更亲近,一直对自己有那种想法。于是在做过简单解释后,他直接把话题引到了新职务上,引到了要请教的问题上。江霞注意力这才被引开,也毫无保留的向他传授着经验,更是热情表示“可以面谈”。楚天齐只得表示,如果有不清楚的地方再请教,实在有必要的话再约时间。

    还别说,到底江霞已经做县级市党委书记两年,之前又有副书记经历。把她的经验拿过来,好多确实能够直接应用,尤其党建工作更是几乎可以大部分照搬。就这样,几天时间下来,在没有任何人交接情况下,就凭着那些资料,楚天齐运用请教来的知识,党委工作渐渐便切入了很多。

    这天,楚天齐吃过早饭后,便立即处理了一些政府事务,然后又熟悉起了党委工作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过,刘拙走进屋子,把一张纸递了过去:“书记,这是领导们的预约。”

    随意一扫,楚天齐微微皱眉:“这么多?”

    “这些预约还只是常委和副县长们的,人大、政协副职们的预约,我都往后推了,科局长们的预约,直接就让他们春节后再约。”刘拙显得很是无奈,“不只上班时间预约,周末这两天电话也没断,短信预约或询问的不下上百条。”

    其实从上周四刚一宣布完任命,已经有好多人约过,有的是找刘拙约,有的是直接找电话给自己。当时已经拣重点见了几个,还主动联系了人大主任姚雪燕、政协主席申海林。只是想约见的人太多,楚天齐实在忙不过来,就在上周五下午停止了约见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总不见也不是个办法,彻底熟悉工作后再约见的想法也不现实,有些事情总要有所推进才对。于是浏览了一遍名单,楚天齐说:“这样,今天先把这几个常委见了,副县长们往后推一两天。上午一半,下午一半,上午从十点开始,下午从三*点半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去安排。”刘拙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楚天齐又叫住对方,“这阶段要见的人肯定多,不过如有紧急事项的必须插队安排,你要好好掌握,千万不能为了一些规矩而误事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郑重点头后,刘拙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午十点,第一个约见的人来了,是县委常委、组织部长岳雯。

    在上周宣布完任命的当天下午,岳雯就来过,当时也仅是来表示祝贺,是表明一种态度,双方都未谈具体工作。

    岳雯虽然已经过了四十岁,但由于保养得当,看起来四十不到的样子,今天穿着一身黑色职业套裙,发髻高绾,红色皮鞋,看起来既庄重,又不显得呆板。

    来在办公桌前,岳雯微笑致意:“书记好!”

    “岳部长好!请坐!”楚天齐回应着,伸手示意。

    说过“谢谢”后,岳雯坐到对面椅子上。然后把手中文档递了过去:“书记,这是我做的一个近期工作方案,请您过目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方案,翻阅起来,显着看的很是认真。

    对座的岳雯,也没闲着,而是偷眼观察着桌后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看过之后,楚天齐放下文档,看向对方:“岳部长,说一下你的具体意见。”

    下意识的清了清嗓子,身体也又坐正一些,岳雯回道:“现在正是新的一年开始之际,也恰逢人员缺边严重之时,做为组织部门,有义务为县委遴选优秀人才,干部考核工作宜尽早尽快进行。如果书记觉得这个方案可行的话,组织部计划在本月下旬启动考核,这是当前最紧要的工作内容。”在汇报的同时,岳雯也注意着楚天齐神情,见对方倾听专注,又不时轻轻点头,不由得心中暗喜,但脸上却没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。”楚天齐点头赞许,“整个考核方式很科学,考核细则也非常具有可操作性,人员分工也特别清晰、明确。我相信,如果每个考核人员都能尽职尽责,严格按照方案要求去做,那么考核结果一定可以服众,也一定能为县委提供客观的数据与评价。”

    岳雯马上表态:“谢谢书记肯定,我们一定谨遵书记指示,把这项工作做的尽善尽美。当然,我也自知,受视野和能力所限,这份方案也做的不尽完善,我们一定在以后的工作中,进行及时的完善或修正。”

    “岳部长态度非常诚恳,很好。”在肯定过后,楚天齐语气一转,“我一直没做过组织工作,可以说就是个门外汉,虽然这几天也抓紧学习,但还是不得要领,有时间还需要向同事们学习、请教。只是以我的理解来看,方案里面有几处似乎有待商榷,不知是否可以探讨一下?

    首先就是例行考核是否应与调职考核分开?其次,就是例行考核的时间是否往后推一推,等到过了春节上一段班以后,再开始启动?第三,调职考核暂时可否放一放?毕竟有些位置虽然空了,但是组织上还没有相应结论,现在操作似乎不太合适。第四,副处级以上基本都是市管干部,县里考核这些职位好像有些不适合。第五,在干部考核中,都需要专职副书记把关,现在副书记缺岗,如果我直接认定组织部意见的话,也有越权、揽权之嫌。”

    岳雯听完,没有立即说话,而是怔怔的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岳部长,我对组织工作不在行,意见仅供参考。不要因为我是县委书记,就受我的观点影响,还是要对照组织原则,按组织原则办,不能做有违原则或程序的事。”

    脸上神色数变,岳雯表情尴尬之极,语句带着尴尬:“好,好,书记说的对,我回去以后,好好对照规定,看看有没有记混的地方,有没有考虑不完善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楚天齐连说了两个“好”字,没有再说下句。

    “那书记不打扰您了,我回去再好好完善、调整一下。”岳雯说着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向对方点头微笑,又说了一个“好”字。

    岳雯虽然站起来了,却并没有立即离去,而是迟疑着说:“书记,您是见过大世面的人,又是中央党校高材生,见多识广,水平超高。我一定紧密团结在您周围,做您忠实的助手和属下,还请您多多指导,多多批评,多多提携。”

    “岳部长谦虚了,咱们共同学习!”楚天齐依旧面带微笑。

    “不打扰您了,您忙!”再次道别,岳雯转身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来在屋外,岳雯的脸色变的非常难看,她真没想到,楚天齐竟然把那几条都指了出来,而且全说到点上。他哪是什么门外汉?简直就是老“组织”。她心中不由得又增了几分畏惧之意。

    和岳雯不同,楚天齐却是笑意更浓,他知道岳雯肯定不会无动于衷,肯定应该有所触动。

    刚刚看到岳雯的方案时,楚天齐就发现,对方在耍花招,在给自己埋雷。如果自己没有发现,如果自己直接让其实施,那么对方不但撬了副书记的部分权利,还把副处级的遴选之权抓在了手中,而且也可借考核之机拉拢人员、增加威望。他明白,做为目前九人中仅排名自己之后的党委,岳雯肯定想染指专职副书记,由组织部长升任副书记也是大多数组织干部的通例。但想以这种小聪明升迁,那是绝对不行的。

    想到岳雯当时的惊愕神情,楚天齐也不禁好笑。对方肯定了解过,知道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党委工作经历,挂的副书记职务更多是一种名义。但她却不知道,自己的岳丈和妻子那都是老“组织”,自己可是学了不少东西。

    正这时,第二位预约的人到了,是县委常委、纪委书记樊若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将近下午六点钟,夏茂成离开县长办公室,整个常委的一轮约见结束。当然只是约见了六名常委,柯扬和乔海涛已经在周末谈过。

    这六人,有的与自己调心眼,有的对自己心存畏惧,有的对自己试探,有的对自己观察。有人想着更进一步,有人希望自己网开一面,还有人则态度模糊。无论是哪种情形,这六人都在算计自己,都是想着从自己身上得到好处,或是让自己挡雷。虽然仅仅一日,但楚天齐又对那句“高处不胜寒”有了更深的理解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