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 六大疑点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看着沙发上的二人,楚天齐道:“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个滚刀肉,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种嫌疑人,这哪是警察审他,倒像是他在审我们。我就奇怪了,他一句不落,哪那么多词?就是提前有提纲的话,也得多少打个嗑吧?刚开始带进审讯室,看他坐在椅子上的状态,非常像一个新手,没想到比老手还老手。尤其后阶段那样,确实没法往下审了,否则还会让我们更被动。好歹也是二十多年警龄的老警察,竟让这小子耍的团团转,真是丢人到家了。哎。”胡广成满脸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当时情况我和老乔都见了,那家伙确实是个奇葩,他的表现也出乎意料。这都不说了,审讯不得不停止,也不是你们主观造成的。能从细微处着手,把他捉拿归案,就是很了不起的事。现在咱们就分析分析,看看下步怎么办。”楚天齐劝解着胡广成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胡广成点点头,缓缓的说起来:“在刚开始抓捕乔顺的时候,种种迹象表明,这人就是贾经理,就是骗子耿直背后的人。当然那时候还不知道乔顺,完全就把他当做了贾经理。可是自从他被抓后,就矢口否认,既不承认是贾经理,更不承认与这批电脑有关的事。尤其现在经过证人指证,反而增加了与破案相左的情形,反倒无法证实其身份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要不是贾经理的话,骗子耿直怎么会知道这个人?又怎么能找到首都那两处所在?所提供的电话号码也在他手中?刚才我又专门盯问这个耿直,他也不像刚开始那么肯定了,而是含含糊糊的,一个劲的说是声音像,长相也像。审来审去,咋就做成了夹生饭?真是邪门了。虽然现在有些事特别拧巴,可是我还觉得乔顺就是贾经理,只是需要把个别环节弄顺,需要让那小子承认。”

    乔海涛也发表着看法:“这里边确实透着蹊跷。我刚才一直就在想,为什么抓到人之前,与抓到人之后,形势发展变成了两个相反方向?这有点不符合常理,一定是哪块地方弄拧了。我觉得既要好好分析我们原来的推测过程,也要重点研究这个乔顺,正是因为他的出现,才让整个事情复杂起来。另外,两人一个说认识对方,一个却说不认识,那么里面的好多事就不太好解释了。比如……”

    待乔海涛说完,胡广成接着说:“这个乔顺绝不像他自己描述的那么无辜,他身上肯定藏着秘密,只是现在我们掌握的手段不多。唯一的证人已经登场,还被他质问的结结巴巴,甚至在最后一刻,让他反击的根本没有招架之力。这也太奇怪了,不应该是这样的,这不符合常理。事出反常必为妖,我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你方说罢,我说登场,乔海涛、胡广成二人热烈讨论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就是听着,并没有插话,没有打断。

    讨论一番后,乔海涛、胡广成不再说话,而是全都看向办公桌后。

    冲着二人微微点头,楚天齐说了话:“虽然现在审讯中止,好似进入了死胡同,不过我和你俩看法一致,也觉得乔顺就是黄经理。我综合了一下咱们三人的看法,觉得存在六点疑问,这些疑问加大了乔顺做为嫌疑人的可能:

    首先,骗子耿直提供了贾经理电话号码,而我们又根据这个号码找到了那部手机,再通过手机找到了乔顺,说明乔顺与贾经理应该有联系。这时候,如果乔顺能够说明这个号码来源,以另外理由说明骗子耿直知道的缘由,那么他的嫌疑就能再排除一些。但乔顺却没有任何反驳或说明,那就反向证明这个号码确实是乔顺在使用。

    其次,银行的取款视频中,那个直接提现六十万的人,与这个乔顺确实像。尽管当时做了伪装,但还是能看出来的,尤其在视频中回头瞬间,那个眼神与乔顺今天的一个眼神特像,而且三次出现,这也太巧合了吧。

    再次,这个乔顺的对答太快了,这肯定不是普通农民工能做到的。这和职业歧视没关系,主要是农民工常年以出苦力为主,哪有时间把嘴皮子练的这么溜,如果有这么溜的嘴皮子,也就不去受死苦了。另外,他之所以对答的这么快,还可能是提前有预案,他已经料到有这一点,已经进行提前实操。我觉得他既提前预演过,嘴皮子也的确利索。不论什么身份,他的对答也太顺了,反驳证人也太利落了,很有‘此地无银三百两’的意味。

    第四,虽然他的后背没有痦子,但却太光溜了。咱们都知道,乔顺说的那种农民工工种,大都做最基层工作,成天和脏乱环境打交道,风吹日晒雨淋,身上皮肤不应该这么白,这么光。即使身上有衣服遮着,但最起码脖子应该发红褐色才对,脸上也不应该是那种娇*嫩的皮肤,手上同样如此。那么当初那个痦子很可能也是自导自演,就为了给别人造成假象,就为了防着这一天,这样就和第三*点的伪装相吻合了。

    第五,骗子耿直刚才只说支票,但乔顺却说到了‘六十万支票’这样的语句。可能是他在被押回县城的路上听到过,但这里却更像是本能反应,是听到‘支票’二字脑中就出现了那张支票的样子,是下意识之语。

    第六,乔顺太从容,太镇定,没有任何惧意,这非常不正常。大多数人没进过审讯室,没接受过警察审问,一旦遇到这种情形,即使真没做任何事,往往也都要恐惧不已,诚惶诚恐,最起码要特别紧张。可他乔顺就像没事人一样,相反还要反客为足,一副大无畏的样子。哪有这么张狂的嫌疑人?他这分明是装的,是故意做作,表演痕迹太重了,我觉得他是聪明反被聪明误,这点最值得怀疑。

    有这六点支撑,这个乔顺就应该是贾经理。我们现在需要做的,就是找到乔顺的软肋,再找到能证明乔顺与此案有联系的证据。比如,从他的亲属、朋友身上找到缺口,再比如从已经牵扯此案的公务员身上入手。总之,我们要改变思路,之前想着从他身上打开更多缺口,以揪出内鬼或腐败分子,现在可以考虑双向并轨的作法,互相促进。”

    乔海涛首先点头赞同:“嗯,县长说的有道理。我们现在要灵活运用证据链,要让那些牵涉其中的人放弃侥幸,面对现实。”

    胡广成跟着发表看法:“声东击西,草木皆兵,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么个意思。既然你俩觉得可行,那就回去马上布置,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奇效。”楚天齐安排布置着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答复一声,乔海涛、胡广成起身,离开了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窗外又起风了,风不太大,但却把已经发黄的叶子吹的瑟瑟发抖,随时都有掉落的可能。在灰白色的树干上,一只小鸟从这个枝头跃上那个枝头,从这棵树到了另一棵树上。

    看着外面的景致,肖月娥心中满是悲凉。她觉得自己很像那弱不禁风的干黄树叶,也像那跳上跃下的小鸟,更像刚刚随风飘飞的垃圾袋,被风任意摆布着。这种不安全感并非刚刚产生,但外面景致更触动了他的伤感神经,那种感同身受的感觉很难受。

    七天假期马上就结束了,对于明天的到来,肖月娥既充满期盼,也倍感不安。

    参加工作这么多年,每每放长假,肖月娥都非常高兴,那样就可以尽情放松几天,就不用工作了。可每每又觉得时光匆匆,还没怎么玩,还没玩够,假期就结束了。刚刚恢复上班的时候,总会觉得不适应,基本头一天都会在不愉快中度过,尤其上午更是什么事都不想做。

    比起以往,现在肖月娥第一次觉得假期太长,觉得放假太无聊,无聊的让她心烦意乱。在这几天中,因为种种原因,她把自己关在家里,每天就是独对空房,没人来找,也基本没有电话,那种孤寂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她现在比任何时候都盼望假期结束,都盼望回到工作岗位。肖月娥这才意识到,原来自己那么热爱工作,那么喜欢忙忙碌碌,更喜欢人来人往的那种喧嚣。可在盼望的同时,她也非常忐忑,她忐忑明天能不能正常上班,忐忑明天会不会发生什么事。

    如果不让自己正常工作的话,那么会让自己怎么做,会让自己做什么?凭什么不让自己工作,自己做什么了?充其量也就是履职不太到位罢了。可有谁相信这些,又有谁愿意相信这些,恐怕有好多人正盼着这种事情发生吧。可能明天真就不让自己工作了,自己能有什么脾气?真的还就没脾气,一点脾气都没有,自己现在敢有脾气吗?

    “唿”,又是一阵风起,比刚才那阵大了不少。那个本已落地的垃圾袋再次迎风而起,飘飘荡荡。不知这个袋子能不能落下,不知这个袋子会被吹向何方?肖月娥心里凉凉的,她已经感受到了外面那种凉意,这种凉意令她不禁打起了寒噤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