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 定心丸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在谨慎和担心中,几天会期过去,除了政协会开幕前晚的那件事以外,期间再没出现状况。

    期间警方也一直追捕着秦博昭,但却没有任何进展。现在几件案子都涉及到秦博昭,秦博昭一日不落网,相关案子就不能真正了结。正是基于此,邢超然深夜施迷*药意图不轨一案暂时搁置,肖月娥、贺国栋案也只能阶段性进行。

    在开会间隙,楚天齐特意私下给小娟打电话,让小娟换掉手机号码。虽然那个号码是以小娟母亲名字办的,但楚天齐也担心有人去查通话记录,担心拨打那个号码。并且为了保险起见,楚天齐特意通过特殊手段,为自己号码设置了高级别查询权限,一般人根本就查不到通话记录。小娟倒是挺听话,当天下午就换了号码,然后用饭店内线电话,把新的号码告诉了楚天齐。

    在会议期间,竟然发生县长差点被算计一事,足见县政府宾馆与县电力公司管理漏洞颇大,相关责任人自要受到处罚。

    康雨刚刚反省结束,以副主任身份兼管政府食堂与县政府宾馆工作,这次彻底凉凉,所有职务一撸到底,还背了一个处分,被勒令提前退休。其所管工作交给了副主任刘拙,刘拙工作更忙了。

    县电力公司虽然不归县政府直管,但毕竟是在县里地面上,尤其这次也实在有过错。于是在对相关班组及个别小部门负责人处理后,县电力公司副经理也受到处分,公司经理还亲自上门向县长道歉。

    条管单位能这么做,也算是做的够到位了,楚天齐并没有过多责难,反而对县电力公司极尽包容与鼓励。当时把经理激动够呛,也感动够呛,一再表示请县长提供机会,让自己把酒赔罪。

    本来年终岁尾工作就多,再加上这些事项,楚天齐每天都忙忙碌碌,连着几天都没离开过办公室。

    眼看着十二月中旬接近尾声,楚天齐才抽*出一点时间,要去贺家窑乡转转。可是临出门时,又有了事情,只好把时间再次后推,等他出发的时,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天外面的风还很大,路上车也不敢快开,当“帕萨特”驶进贺家窑乡政府时,已将近五点,天色已经快黑了。

    今天曲勇提前接到了通知,一直在翘首期盼着。看到汽车进院,马上带领众人,从党政办冲到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待汽车停稳,曲勇立即打开右后侧车门,热情问候着:“县长,您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辛苦,你们等着才辛苦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走下汽车,伸出右手。

    “欢迎县长莅临检查指导。”曲勇握住县长,说着客套话。

    其它众人立即鼓掌,同时说着“欢迎欢迎”。

    与曲勇握过后,楚天齐又同到场迎候的每个人一一握手。让这些一直等候的人,心里暖暖,好多人都因激动而说话不太利索。

    寒暄过后,楚天齐到了乡书记办公室,除了曲勇亲自陪同外,刘拙和岳继先随着其他人去了别的屋子。

    进屋以后,曲勇忙着张罗沏茶。

    楚天齐则让对方赶快坐下,然后直接道:“其实这段时间我一直想来,只是事情太多,就耽搁下来了。你现在身肩二职,任务繁重,工作量大,但一定不能放松人员管理。我想听听你这方面做的怎么样,都做了哪些工作?”

    曲勇马上应答起来:“自从担任乡党委书记职务后,对于人员管理我一直不敢松懈,尤其近期更不敢马虎。我没有贬低肖月娥的意思,但她以前做书记的时候,在人员管理上实在差劲,总是用私人感情代替工作监管。自她走了以后,我相继进行了整顿,当然也不是一刀切。人们毕竟被她那种管理模式领导了三年多,已经形成了一定的习惯定式,如果方法过于激烈,反而容易激起人们的抵触情绪。

    所以我采用了三步走的策略,第一周采用告之形式,把以前一些纸面上的文件进行摘录、汇总,并进行了适当补充,予以公示。第二周则在第一周公示基础上,又把与之有关的奖惩措施进行了强调,并对当周执行情况予以监督。有了前两周的基础,第三周开始执行奖惩措施,对于违反规定者严格按要求惩罚。大部分人都遵守了规定,只有个别人不在乎或是存心一试,结果受到严厉惩处后,都老实了。个别人也做了杀鸡骇猴的‘鸡’。

    自十月份发生电脑自燃事件后,我又以此为契机,进行了质量管理强化,整个强化效果不错,一直延续了下来。就在上周,发生了肖月娥、贺国栋案件,人们的情绪出现了波动,我马上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曲勇的汇报,楚天齐满意的点点头:“很好,我急着来贺家窑,一是让你必须坚决肃清肖月娥、贺国栋流毒。我说的流毒主要是指那些错误思想与作风,并非主要指人,当然有些人受影响大,也必须进行整肃或修正。二是让你正确进行引导,一定不能以非黑即白进行简单区分,而是要用乡一把手的胸怀进行包容。从你的汇报来看,你已经提前践行了我的这种思想,我很高兴,也很放心。”

    又进行了一些探讨后,曲勇提出建议:“县长,现在已经六点多,您还是先去用餐,然后我再向您汇报。另外,您能不能抽时间见见大伙,大伙都盼着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对方说完,楚天齐大手一挥:“不,不去吃饭,先去见大伙,我这次来就准备要和大家见面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通知。”曲勇拿起电话,打了出去。电话一通,直接说,“让大家立即去会议室,县长要接见。”

    挂掉电话,曲勇说:“县长稍等一会儿,等人们到了,您再去。”

    “坐着也是坐着,先去吧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已经起身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曲勇赶忙追上县长,在头前引路。

    当楚天齐进到会议室的时候,只有几个人到了,看到县长进屋,人们大都腼腆一笑,算是打了招呼。楚天齐则笑着和人们招手,说着“大家好”。

    “蹬蹬蹬”、“咚咚咚”、“咔咔咔”,各种脚步声响过,人们陆续到来,个别人甚至还边跑边抹着嘴上的餐渣。忽然看到县长已经在座,先是一楞,随即快速找位置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看人差不多了,楚天齐问:“还有人吗?”

    曲勇环视一周,说:“还缺副乡长程虎,这小子平时吃饭就慢,今天肯定也磨蹭了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一个大嗓门传进屋子:“哎呀,这家伙,就跟打仗一样,你们也不等等我,差点把我噎死。呃、呃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大块头打着嗝走进屋子,看到县长的一刹那,赶忙用手捂嘴。

    曲勇虎着脸,语气严厉:“程虎,你怎么回事?党政办怎么通知你的?”

    “吕梓琪打电话,说是马上到会议室,县长要接见。”程虎回答,“我以为县长怎么也得一会儿到,就把剩下的饭紧赶着吃了,要是知道县长早到这,我打死也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通知你就怎么执行,大伙都等你,县长也在等,你就好意思呀。”曲勇训斥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了话:“程副乡长,曲书记说的是对的,怎么通知就应该怎么执行,谁也不能例外。当然了,今天情况也有点特殊,我可能到的早了一点,不过我可是按通知来的。曲书记,程副乡长不是故意的,可能对咱们说的‘立即’也理解不一致,下不为例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点头应允后,曲勇转向程虎,“下来咱们再说道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县长,谢谢曲书记,对不起,我没有‘立即’到位。”说着话,程虎深深一躬。正这时,他忽又发出“呃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人们实在没想到,都忍不住笑了,楚天齐也露出了笑模样。

    程虎脸色一红:“呵呵,先前一紧张,给吓回去了,现在一放松,又秃噜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,你呀。”楚天齐也笑出了声,“赶紧落座吧,要不这会也没法开了。”

    曲勇瞪了程虎一眼,程虎赶忙找座位坐下。

    “县长,开始吗?”曲勇向楚天齐请示着。

    “曲书记,我自己介绍。”婉拒了对方要说欢迎辞的举动,楚天齐直接说,“大家好,我是楚天齐,县委副书记、政府县长。我今天来呢,一是看看大家,二是说一件事,与肖月娥、贺国栋有关的事。”

    听县长说到这里,好多人都不由得心头一沉。今天见到县长那么晚才来,人们就知道有事,很可能与那两人有关,看来果然是这事。早就知道县长看不上那二人,那二人也不买县长的帐,现在犯到县长手里也是咎由自取。只是不知道县长会如何对待我们呀?

    目光缓缓扫视全场,然后楚天齐又道:“我想声明的是,肖月娥是肖月娥,贺国栋是贺国栋,县里绝不会因为他们的事而无故牵连在座各位。”

    什么?不是来搞株连的?人们一下子吃了定心丸,“哗”,现场爆发出热烈掌声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