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四十五章 应该给他更大舞台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又是两天过去,小娟已经康复出院,但一撮毛仍然没有逮住,也没有其任何蛛丝马迹,就跟凭空消失了一样。

    其实以楚天齐的本意,并不想让小娟出院,他总担心一撮毛会对她不利。但小娟执意称伤势已好,其父母也一再表示不麻烦政府。楚天齐明白他们的意思,既怕给政府添麻烦,也担心万一需要自家出医药费,想着早出院早省心。

    知道这一家人住着心焦,而且一撮毛何时落网也未可知,楚天齐便没再拦阻,但他特意嘱咐胡广成,一定要做好保护工作。胡广成答应派警力暗中保护,并计划将计就计,来个引鱼上钩。

    小娟康复出院,胡广成保护措施周全,楚天齐心中松了一口气。总算暂时了却一桩事项,午饭吃的舒服,午觉也睡的香甜。

    下午两点多,楚天齐从床上起来,感觉神清气爽,全身轻松。他简单擦把脸,来在外屋,坐到办公桌后,处理起了公务。

    精神状态好,工作效率也就高,一大沓文件,不到半小时就处理完了。轻轻一推笔和文档,楚天齐靠在椅背上,很是惬意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楚天齐说的很随意。

    “吱扭”,屋门推开,一个身影出现在门口,根本不是秘书刘拙。

    看到那个背头男人,楚天齐就是一楞,随即起身,迎了过去:“书记今天怎么得空?请进,请进。”

    来人是县委书记乔金宝。乔金宝“哈哈”一笑:“从屋里出来随便走走,不知不觉到了前院,就想着到县长这里看看,没打扰你工作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刚处理完文件。再说了,迎候书记莅临,就是最重要的工作。”楚天齐也“呵呵”一笑,“书记突然驾到,我还以为是突击检查呢,弄的心里还怪紧张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有那么可怕?我自己没觉得呀。”乔金宝说着,步进屋子,径直做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书记,你先坐着。”说话间,楚天齐拿起水杯、茶叶,沏茶去了。他在利用这个时间,快速思考一个问题:他来干什么?

    连这次算上,乔金宝是第二次主动登门。

    上次来的时候,还是半年多以前,那时这间办公室刚刚装修好,乔金宝的说辞是“乔迁新居,过来看看”。当时自己和乔金宝关系非常微妙,很像“蜜月期”加“新婚期”,既很显甜蜜,却也正在初斗小心眼,当然还是乔金宝先挑起的。而那次乔金宝大驾光临,自然也并非专为祝贺乔迁,却是为了干预遴选秘书,当时两人还小小过了一招,以自己胜利而告终。

    这次乔金宝再度无约而至,又会为了什么呢?肯定不是随便坐坐吧?众多事项闪现在楚天齐脑海中。

    还没想明白所以然,热茶已经沏好,楚天齐也只得坐到沙发上相陪。

    掀开杯盖,一股清香袅袅升腾,乔金宝吸鼻轻嗅,凝神端祥,脸上满是陶醉神情:“嗯,好茶,好茶。苗锋尖削,色泽嫩绿,汤色嫩绿明亮,味道清香纯净,极品好茶。这茶叶可不多得,天齐老弟从哪弄的好东西?”

    “东西好吗?我可没喝出来。别人给了一点点,怪不得他那么小气,原来还是好玩意呀。”楚天齐装着糊涂,拿过那半盒茶叶,“书记要是觉着好喝,一会儿你就拿走吧,反正我喝茶纯属就是为了解渴,味道差不多就行。”

    自然明白对方在装傻,但乔金宝也不禁诧异:这么好的茶叶,楚天齐是从哪弄来的,市场上好像难买吧?而且还说送人就送人,这也太大方了,他究竟有多少呢?

    心中犯着嘀咕,乔金宝嘴上却打着“哈哈”:“我岂能夺人之美?不过天齐老弟这么真心,我若不受,显着也太那个了。”说着,乔金宝接过茶叶盒,还煞有介事揭开茶叶盖检查一番,啧啧连声“好茶好茶”。然后盖好盖子,把茶叶盒放到了自己面前,生怕对方随时反悔似的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滑稽表情,楚天齐深觉好笑,但他脸上挂着笑模样,口中说着“我也好好品品”,心里却在随时提醒自己“小心”。有上次登门的前车之鉴,楚天齐不得不多加谨慎,尤其近期两人关系微妙,更是大意不得。

    放下茶杯,乔金宝缓缓的说:“天齐呀,我过来呢,也是表示一下歉意。前几天那俩家伙弄了那么一出,我提前真是一点都不知情,否则我也不会找你询问的。虽然那俩家伙跟我没有直接关系,但里勾外连的,又都能扯上一点儿,他们做那丢人事,我也有驭下不严之责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摆手:“书记,快别这么说。就那俩做那混帐事,书记肯定不知道,正因为明白这点,我才没敢贸然汇报,想着弄清楚再说。结果因为我考虑过多,还差点让书记误会,以为我姓楚的整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有点,还真有点。”乔金宝叹了口气,“哎,关键我提前丁点消息也不知道,明知以县长为人不可能拿赌博小节生事,可我也确实想不出其它原因,更想不到他们竟然混帐成了那样。结果,事实让我傻眼,我也只能以无条件配合调查自证清白,一直主动让你监督着。为此,那些常委们意见大了,都说我小题大作呢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书记那天的作法确实高风亮节,令人感动。如果谁还要为此抱怨,那就是心胸太狭隘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没想那么多,就是觉着不能让受冤枉的人继续委屈,我们应该做些什么。”乔金宝长嘘了口气,“说实在的,以前对曲勇了解不深,他那时候也并不突出,但近几个月表现却特别抢眼。他第一个支持经济作物种植产业,率先搞起了错季蔬菜种植,现在已经取得了很大成绩,创造了好几个第一。尤其在这次受冤屈事件中,他不但没有任何抱怨,而且还能坚守岗位,兢兢业业,亲自布局蔬菜销售,并严密做好防洪抗灾工作。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同志,也多亏了县长慧眼独具,悉心栽培,否则就埋没了。像他这样的同志,我们就应该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的话还在继续,尽管楚天齐面带微笑,看似听的专注,其实脑中却在问着为什么?乔金宝现在所说内容,大部分都是实情,并没有夸大,但从他口中讲出,楚天齐还是感觉诧异。去年夏天,楚天齐还是发改委调研员,在调研贺家窑时就发现,贺家窑是肖月娥说了算,刚到半年的曲勇还未站稳脚跟。等到上任县长伊始,楚天齐就了解到,曲勇在乡里还是势单力孤,而肖月娥仗着乔金宝却是权力日隆。后来通过观察,确实认证了推测和传言:乔金宝与肖娥关系不一般,乔金宝对曲勇不感冒。

    都是同样的人,为什么现在看法却如此大相径庭?楚天齐很是不解,也疑惑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“天齐老弟,不能让好人受冤屈呀。”说到这里,乔金宝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清楚对方究竟搞什么,楚天齐只是附声附和:“是呀,不能呀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进一步说:“曲勇受了这么大委屈,各方面都很优秀,县里应该给予补偿,应该给他更大舞台。”

    补偿?大舞台?什么意思?楚天齐既疑惑对方会这么说,更疑惑其话中具体含义,便说道:“我不明白,请书记明示。”

    “县长,你应该明白的,以他的能力完全能够独当一面。”说着话,乔金宝站了起来,“我那里还有事,先走了。我只是提个建议,你再好好考虑考虑,毕竟他是你中意的干部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也赶忙起身,含糊应对着:“好,我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应该给他更大舞台。好了,我走了。”乔金宝说过之后,大踏步走去。临走之时,还没忘拿上那半盒茶叶。

    “书记,慢走。”楚天齐送到门外,看着那个离去的背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屋子里只剩下自己,楚天齐继续琢磨着乔金宝的话。

    对方两次提示“更大舞台”,不言自喻,是想给曲勇升官。那么他想把曲勇升到哪?当乡书记,还是换地方?如果曲勇当书记,那么肖月娥会安排到哪?她可是乔金宝最贴心的人,他给她谋上什么地方了呢?如果把曲勇调离,是想调到哪?其它乡还是县城?

    先不去想具体地方,不去想具体岗位,楚天齐重点要想乔金宝这么做的目的。对方是为了向自己示好,还是想搬开曲勇?如果是示好的话,他的目的又是什么?无利不起早,乔金宝绝不会做赔本买卖,尤其又是主动提出来的,那么他图的又是什么?

    以两人现在的微妙关系,楚天齐不相信乔金宝会无故主动示好。两人现在看似尽释前嫌,但二人都心知肚明,不可能再回到最和谐的状态了。既然是这种关系,那么乔金宝显然是想做交换,那么他要拿什么做交换,是交换人还是交换职位?这个交换到底值不值呢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