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 姐夫,小舅子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警车向右打轮,轮胎压到破碎砖块上,发出“咔嘣”声响,猛的颠簸了一下。

    车身的忽然晃动,惊醒了怔愕中的长脸男人。他猛的回过头去,想要看看三楼那扇窗子,看看窗子里的女人。可是哪有那个女人,哪有那个楼房的影子?视线中只有模糊的小区大门,和门头上依稀可猜的“教育之家”四字。

    收回目光,转头看看身旁二人,都是一脸冷色。前方观后镜里,除了一张冷峻面孔外,还有一双警惕的眼神。

    车上的三名警察都不陌生,以前与自己见面总要热情打招呼,都会恭敬的称呼自己的官职。可今天却完全变了脸色,从自己开门相对时,就已是严寒的冬季。尤其左侧小个子警察冷的更厉害,完全就是寒霜满脸,还刻意不挨到自己,分明是把自己当做了那种腐蚀性极强的酸性液体。

    这变化也太大了,两个多月前的时候,这个小个子警察也找过自己。但那时可是春风和煦,态度谦恭之致,可以说是非常卑恭。为了让自己关照其外甥进县一中,直接从县里追到市里,又从市里追到首都。两次扑空后,楞是找到了自己老家那个闭塞的小山村,据说一整天都没顾上吃饭,但仍对自己媚脸相迎。当时自己只回复“尽量考虑”,已经把这小子激动的不行,又是拿这,又是送那的。真正入学那天,更是感谢连连,就差给自己当众跪下了。

    这也没多长时间呀,怎么就不认识了?怎么就成了仇人?比那两人还冷的多的多。自己已经给你办了事,也没有收你的“意思”呀,你怎么还……哦,明白了,小个子之所以这个德性,应该就缘于那件事情,他是怕跟自己沾包呢!长脸男人不禁鄙夷,暗自“呸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世态炎凉啊!长脸男人不由得心生感叹,但很快又淡然了好多。他明白了,以前人们不是尊敬自己这个人,更不是喜欢看这张通顺的脸颊,而是敬重的那个职务,以谋求对其子女甥侄的特别照顾。

    “咣当”、“咯蹬”,汽车压过减速带,左拐了。

    抬眼看去,车前方楼体上国徽极其醒目,也特别*,与平时不一样的*,长脸男人心揪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吱”,警车停在了楼前。

    车门从右侧打开,高个警察走下车去,回头说了声“下车”。

    长脸男人深吸了口气,慢慢向车下挪着,他多么希望就这么一直挪下去呀!但这可能吗?就是把汽车座垫磨破,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呀。

    “叮咚。”长脸男子刚到车下,两阵短促铃声响过。

    长脸男人下意识去掏衣兜,立刻有几道目光射*到右手上。条件反射的抖动了一下,长脸男人还是把手机拿了出来。此时不看看,恐怕就没有再拿手机的时候了。尽管几道眼神中都带着警惕或警告意思,但并没有人出声喝止。

    点了下按键,屏幕上跳出一条信息来:都是我害了你。

    臭老娘们,添什么乱?长脸男人快速删掉。下意识的望了望家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快点。”小个子警察适时催促起来,还凑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狗仗人势、势利小人。暗骂之后,长脸男人迈步走去。可今天怎么这腿不由使唤,走路不稳呢?

    两名警察适时上前,“搀”上了长脸男子。

    搀就搀着吧,老子还省的用劲呢。长脸男子干脆放松身体,“享受”着高级贵宾待遇,索性连眼皮都懒得抬了。

    高高低低,拐弯抹角,在两名警察的“保护”下,长脸男人进到一个屋子里。

    发现不再移动了,长脸男人才睁开了双眼,“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”立即映入眼帘。急忙躲开那几个刺眼的字体,视线中又出现一张椅子,一张只听过没见过的椅子。尽管已经有思想准备,可是真正进到这个屋子的时候,他才发现眼见的效果就是不一样。那种视觉冲击,要比听觉效果强烈的多。冲击太强烈了,长脸男人移动目光,看向了铁栅栏对面。

    栅栏对面坐着两个戎装男子,其中一个太熟了,长脸男人忍不住喊了声:“胡局长。”

    胡广成没有接话,而是说了句:“请他坐下。”

    小个子推搡着长脸男人,直接到了椅子前:“坐下。”

    今天我要坐这把椅子了?长脸男人迟疑着,回头看去。俯视到椅子的整个设置,他的心里就是一惊。

    “坐下。”两只手按到了长脸男人肩头。

    长脸男人踉跄了一下,跌坐在椅面上,但眼中却有两道“怒火”喷了出去。

    小个子警察可不管这些,“咔咔”把刚才掀开的平面挡板又扣了下去。就在他要把悬高的高亮度灯泡拉下时,对面传来了声音“别拉了”,他这才做罢,退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这声“别拉了”是刚才这段过程中,长脸男人感受到的最温暖的地方。若是那个二百瓦大灯泡直接吊在当头顶,还不把自己烤死?他不由得抬起头,又喊了声:“胡局长。”

    “姓名?”胡广成直接说了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长脸男人怔了一下,暗自告诫自己:认清自己的身份,不要蹬鼻子上脸。于是老老实实的回复:“常联仁。”

    胡广成又问出了“性别”、“年龄”、“职业”等例行词汇,常联仁都分别予以了真实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常联仁,说说吧,在这次电脑招投标、定标过程中,在电脑进场前后,你都做了什么?”这次胡广成问出了较长的语句。

    尽管知道这是必不可少的问题,刚才也适当斟酌了语句,但现在常联仁还是停了一会儿,才回答起来:“爱心企业向我县教育系统捐助了八十万元电脑设备款,用于本年度优秀老师和最基层学校教育教学工作,做为县教育局长我深表感谢,也非常感动。款项到帐后,根据分工及惯例,由财政局负责整个招投标工作,财政局下属部门政府采购中心具体经办。在招标阶段,教育局仅是配合工作,仅提供了电脑配置意见。整个发标、标书制作、评标、定标工作全由财政局操作,我局也仅按规定委派了一名评标人员。

    定标后,分两批次,共四十台电脑进场。在进场阶段,教育局主要负责对进场商品进行技术验收,具体工作由信息股执行。在此工作中,作为教育局主要领导,我没有认真履行督导职责,没有认真复查下属部门验收工作。当然了,在百台设备进场后,所有设备要统一验收,界时我肯定会亲自参与。可就在刚刚两批进场后,便发生了电脑自燃的事,这是我没想到的,也和我没有尽到督导职责有关。在此,我深表歉意,也深深自责。”

    待到对方停下一会儿,胡广成追问着:“就这些?”

    “就这些。”回复后,常联仁又补充着,“在以后的工作中,我们一定要认真履行责任义务,把隐患消除在萌芽状态。从小事做起,从基层做起,从我自身做起,绝不让问题产品经过验收这道关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想想,不止这些,你所讲之外的新内容。”胡广成提示着。

    “就,就这些了。”常联仁想了想,还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再好好想想,除了下属在里面做的事情外,主要想想自己都做了什么?比如,和与之有关的什么人接触没有,比如和利害关系人有什么特殊关系没有?”胡广成进一步提示着。

    诱供。常联仁首先想到这个词汇,但他也知道警察惯用这伎俩。于是说道:“在此项工作中,我除了与公司信息股长接触,要求他认真履行职能外,没与其他任何利害关系人接触。比如供应商,我自始至终都没见过,更没单独接触过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楚天齐在监听室发出了疑问。

    当然常联仁无法听到这个声音,胡广成也没听到,因为监听室并未按下对讲按钮。

    “常联仁,既然警方找你,向你了解一些事项,那么我们就已经有了足够证据。你要知晓轻重,不要误判形势,早些主动交待,对你只有好处,否则你会承担更加严重的后果。”胡广成语气不太严厉,但意思很明确,中心思想就是“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”。

    常联仁已经意识到,对方在施压了,只不过面上做的好看一些。但他也明白,对方很快就不会这么迁就自己了。可他想了想,还是摇摇头:“真的没有,我说的都是实话。”

    胡广成“嗤笑”一声:“常联仁,有好多语句都是形容你现在这个状态的,我就不给你说什么‘敬酒’、‘罚酒’、‘黄河’、‘棺材’之类的话了。但我最后问一句,你是主动交待,而是被动承认呢?”

    “该说的都说了。”常联仁表态很快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胡广成脸色忽然转冷,语调也生硬*起来,“把人带进来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屋门响动,两名警察夹着一人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少来这一套。常联仁明白,肯定是把许耀星带进来,别人和自己根本就扯不上边。尽管这么想,他还是微微侧过头去,一副锃亮的手铐映入眼帘,他不由心中一惊,随即一张脸庞进入视线。

    “啊?是你?”常联仁惊的差点站起来。当然他没能站起。

    “姐夫。”来人称呼道。

    “常联仁,和你小舅子应该接触过吧?”胡广成的声音适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常联仁一时语结,脑子乱了起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