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五十一章 试探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从外面吃完午饭,回到办公室的时候,已经快下午三*点,自是不能午休了,于是楚天齐坐到椅子上,沏了一杯茶,边喝茶边想着事情。

    今天的事情确实出乎意料,乔金宝的态度与处事方式也令楚天齐诧异。

    在上周的时候,乔金宝亲自上门找到自己,主动表达了对曲勇的赞扬,并表示要对其奖赏。当时楚天齐就觉着乔金宝有所图,但他把对方的做法看作一种善意,看作对方要与自己和解,以图换取对贺国栋、孙子铭的从轻处理。觉着对方的想法并不过分,而且贺、孙二人也有符合从轻处理的情节,关键行政拘留的最高期限了即将到来,正好可以顺水推舟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想到所谓群众来信环节,但给曲勇升官的承诺得到了落实,而且还来了个党政一肩挑,这太符合楚天齐的期望值了。按照曲勇的能力,以及在经济作物种植中所做的贡献,尤其种植经济作物所取得的成绩,完全应该由乡二把升任一把手,但如果县委书记不点头,这事还真不好弄。这既是因为乔金宝整个实力的影响,更由于肖月娥乃是乔金宝的“内助”,想在贺家窑直接晋升,肖月娥是绕不开的环节。如果去其它乡任职的话,贺家窑刚开创的局面能否继续维持?这也是让楚天齐很费思量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果曲勇能够直接在贺家窑乡晋升,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,但同样也面临乡长人选的选择。假如这个乡长能够一心做事,并沿着曲勇铺开的局面继续前行,这是最好不过;假如新乡长不能维持刚刚施行的方针、政策,那么原有产业发展必然要受负面影响,甚至出现大幅度的退缩,这就麻烦了,可能会得不偿失。为此,楚天齐也曾经假想曲勇能够党政一肩挑,但又觉着有些“得寸进尺”,并未深入去想。只到会上通过了这一决议,楚天齐才大放宽心,觉着乔金宝诚意十足。

    在会前的时候,楚天齐曾经专门找乔海涛,对曲勇任职一事进行推测,并授意乔海涛在适当的时候说话。让曲勇这样任职,既符合自己的设想,也超出了期望值。由乔海涛代言,讲说对那两人的从轻处理决定,就是很自然的事情。本以为这样做,姿态够友好了,可却被乔金宝刻意强调为“小事情”,这就让楚天齐诧异了,觉着乔金宝可能要耍滑头。

    果然,随即又是安可为,讲了一大通理由,中心思想就是,如果不马上安排肖月娥的工作,就不公平。楚天齐意识到,这才是乔金宝用以交换的真正砝码,但让他不能接受的是,竟然要让肖月娥出任县财政局长。财政局长位置至关重要,在全县经济发展中的责任也很重大,由肖月娥掌管这个权柄,楚天齐不能答应,他要对全县负责。

    当然,做为县长,掌控财政和治安,这是必须的,自己费了诸多心血才做到,绝不能再失去。换做其它局长的话,倒可以考虑,自己也需为对方着想,这样才公平。但显然乔金宝与自己想法并不合拍,楚天齐对乔金宝的诚意打了个大大的问号。接下来的一系列操作,彻底打碎了自己的假想,乔金宝根本没有诚意。

    从近期的一系列事项来看,乔金宝应该不具备如此叫板的实力,但乔金宝还就叫了,叫的理直气壮,有板有眼。以往的时候,乔金宝也多次在会上向己方发难,但多是针对柯扬、乔海涛或陈玉军,这次是首次直接向自己发力。乔金宝的底气来自哪里?魄力何至于大增?难道他真的找到了大靠山?在前几天的时候,曹玉坤打来电话,说是又在首都见了乔金宝专车。当时楚天齐也曾经做过联想,但还不确定,从现在来看,很可能真是有人撑腰了。对穆学军下手的手法,似乎光靠乔金宝自己的力量,是完不成的。

    那么乔金宝背后的高人究竟是谁?这个人显然应该和自己不对付,否则不会那么做的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桌上固定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拿起电话听筒,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电话里立刻传来一个男声:“县长,我是曲勇。请问您哪天有时间,我想向您汇报工作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汇报什么工作?电话里不能说吗?”

    对方回复道:“我想当面向您表示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电话里说吧,来回跑一趟也耽误时间,现在乡里工作也正是要紧时刻。”楚天齐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对方应答一声后,声音更加郑重,“县长,非常感谢您对我的提携和栽培,如果没有您帮助,我的工作将毫无起色,更不能获得这么重要的机会。我不会什么花言巧语,但我真心向您保证,一定听从您的指挥,永远服从您的领导,绝不做任何对不起您的事情,也不做损害人民和集体的事情。如果有机会,我一定会重重报答您的这份知遇之恩。”

    对方表态不出自己意料,于是楚天齐“哈哈”一笑:“你已经知道了,看来常委会上果然没有秘密可言。曲勇,做好本职工作,让全乡人民过上安定富足的生活,就是对我最好的帮助。我之所以欣赏你,也是因为你的报负,还有你为民做事的品格。我不期望你的报答,只希望您能为百姓办更多的实事、好事,只希望你能为全乡乃至全县经济发展做出更大贡献。现在贺家窑经济作物种植有了良好开端,但这个开端还没有正式收尾,在这种时候绝不能松懈,而是要时时谨慎,处处小心,绝不能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让你身兼二职,既是组织的信任,也是组织的期望,既增加了你的权力,也赋予了你更大的责任。接下来,全县公务员的目光都会关注你,全乡老百姓也会看着你,对你的要求标准也相应提高。你一定要戒骄戒躁,勤奋努力,锐意进取,廉洁奉公,以更加昂扬的斗志与精神状态,完成党和政府赋予你的光荣使命,以不负党和政府及百姓对你的期望。”

    “您的教诲我牢牢记下了,绝不辜负您的期望,绝不辱没这份使命。”对方的保证非常干脆坚决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再起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对着听筒说:“先这样,我这来电话了。”说完,放下了听筒。

    拿起手机,楚天齐“喂”了一声:“时间?……下班前吧……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五点钟,胡广成到了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进屋,楚天齐示意了一下:“胡局长,请坐。”

    胡广成坐到对面椅子上,说:“县长,我想向您汇报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先把这个给你。”楚天齐摆摆手,打断对方,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文件袋,放到桌子上。

    胡广成没有伸手去拿,而是问道:“县长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头示意:“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狐疑的看了看对方,胡广成伸手拿起文件袋,解开袋口细绳,从里面取出一张纸来。

    看到纸张内容,胡广成就是一楞,再次看向对方:“县长,您这是……我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微微一笑,楚天齐说:“上次给你的,是打印的电子邮件中的扫描件,这次的是原件。邮件我已彻底删除,也让发件人彻底删除,还让他寄来了这份原件。现在我把它给你,你可以任意处置,包括销毁。”

    胡广成不由得有些激动,但还尽量保持着平静:“县长,我还是不太明白,请您说清楚,好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轻轻嘘了口气,缓缓的说:“我思虑再三,决定还是把这个给你。当初你能支持我,这个东西起了一定作用,咱俩谁也不用否认。在之后的几个月里,你一直能够坚决有力的落实政府决定,执行县长指令,这让我看到了一个合格公安局长的素养与品格。我就开始反思,觉着我拿着这么个东西,好像不是那么回事,感觉很别扭,可能你也别扭吧。

    只到今天会上发生的一幕,我才决定,不能再握着它,那样就有些自私了。我固然希望公安局长配合我,但也不能因为这一纸东西,而让你成为穆学军第二。固然穆学军可能做了不合适的事,也或者是被动牵扯,但如果不是因为他近期严格执行政府决策,应该不会是这么一种方式下台的。现在把它还给你,而且发件两端的邮件已经彻底删除,你只要把它也毁了,你所谓的‘把柄’就不存在了,你也许就不必翻版今天的故事了。”

    刚才已经猜出来了,但现在听到对方讲的如此明白、透彻,胡广成的内心不禁情绪激荡,心情也复杂不已。但他经过短暂权衡后,把纸张放到桌子上,站了起来:“县长,还是把它放您这吧,反正自决定走正道以后,我已经不担心这东西了。其实我今天之所以过来,就是要表这个态的。县长,不打扰了。”说完,胡广成转身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那个离去的决绝背影,楚天齐脸上浮现了一抹笑容:看来试探是成功的,胡广成也通过了试探。但他也不禁纳闷,这个寄原件的人到底是谁呢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