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这个会议不寻常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十一月马上就将过完,追捕贺国栋行动也持续了好几天。在这几天里,四路警力奔赴四面八方,累计行程上万公里,可就是没见贺国栋的影子。其中有一处所在,当警方赶到时,仅仅差半天时间,但却扑了空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实际进展,但楚天齐每天都会听到胡广成汇报。他并未催促加紧破案,反而叮嘱同志们注意安全,注意休息,好几次都惹的胡广成眼圈发红,声音嘶哑。他心里清楚,胡广成比自己要急得多,对方乌青的眼窝和黑瘦面颊就是最好说明。

    在这几天中,关注案子进展只是一小部分内容,楚天齐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一些规划方案上。今年所剩时间不多,明年的一些计划早已摆上工作日程,其中经济作物种植规模扩大、全县经济结构柔性转型、城镇发展规划构思等,都是重点内容。

    这些方案实际上已经多次酝酿、修改,有的是先由部门做计划,有的则是楚天齐直接提出构想,期间也多次经过上传下达的沟通,但仍有许多方面有待斟酌。尽管想着早日成型,但因事关重大,楚天齐并未急于求成,而是多方征集意见,还多次召开小范围讨论会议,目的就是把事情做的更加完善。

    今天从上班开始,楚天齐一直就是挨着看这几个方案,不时在笔记本记上几笔,或是靠在椅子上沉思一番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桌上固定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来电显示很陌生,楚天齐没有立即接听,而是在脑中搜索着号码主人,最终也没找到对应人员。于是,拿起听筒“喂”了一声:“哪位?”

    电话里静了一下,才传出一个怯怯的声音:“您是楚县长吗?”

    声音有些熟。是谁呢?略一思索,楚天齐道:“我是楚天齐。老穆,有事吗?”

    可能没想到县长竟然听出自己声音,对方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:“县长,我……谢谢,我向您反映一件事。您说话方便吗?”

    “说吧,就我自己,慢慢说。”楚天齐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县长,我说的事没有亲眼所见,是听原来的一个下属讲的,但我觉得事关重大,这才向您汇报的。”做过说明后,电话里声音一下子低了下来,低得只有电话两端的人能听到,“据他说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听着,楚天齐眉头皱了起来。待对方说完后,他沉吟了一下,才问:“你还和谁说过?有证据吗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以后,和谁都没讲,就现在向您做了汇报。不过,我估计单位可能不止他一人知道,也许很快就会扩散。”对方声音不无担忧,“刚才他没说完就挂了,还没来得及问证据的事。我觉得应该不是空穴来风,易早做决断,否则恐怕夜长梦多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楚天齐问:“还有别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。”对方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老穆,有事再打电话。”说完,楚天齐把听筒压到了话机上。

    稍做迟疑,楚天齐拿起电话,拨出了几个数字。电话一通,直接说了句“来我办公室”,然后便挂断了。

    很快,敲门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两点多,县政府第三会议室。

    并不太大的屋子里,已经坐了五、六十人,全是一些委办科局的一把手,还有个别单位副职也到了好几位,但主位及紧邻的几个位置都还空着。

    现场的人们交头接耳,小声议论着,大都在议论会议内容。有人也在疑惑参加会议的人员构成,疑惑有的单位人多,有的单位人少。

    今天到场的人,接到通知很晚,都快中午了,而且还不知道会议内容。有些路远的,是摞下电话就往县里赶,甚至仅来得及泡了桶方便面吃。

    “咔咔”,一阵女式皮鞋声传来,副县长王晓静走进屋子,坐到了座位上。

    “蹬蹬蹬”,副县长陈玉军也到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其他副县长们陆续到来。

    随着副县长们进屋,人们的议论声小了很多,但有些相邻的人仍旧小声嘀咕着。

    “蹬”、“蹬”,县长楚天齐迈着沉稳的步伐,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当县长身影刚一出现,嘀咕声立即停止。大家都把目光投了过去,想要看出些什么,可是人们只看到一张严肃的面孔。

    在众人目光注视下,楚天齐来在主位坐定,然后目光缓缓扫视全场。

    刚才还跟着县长的眼神,立即全都收回,有人更是直接低下头去。有谁敢跟县长对视呢?

    收回目光,楚天齐道:“为了保证会议正常进行,不受干扰,请大家把手机关机,交由刘主任统一保管。”说着,楚天齐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说法,好多人俱都一楞,有些人更是面面相觑,满脸狐疑。

    刘拙早已从后排起身,拿着提前备好的收纳筐,把筐中的透明收纳袋分发给众人,并做着说明:“请大家把手机关机,用白纸写上姓名,连同手机装到收纳袋中,然后放在这个收纳筐里。如果谁带着多部手机,可以多向我索要收纳袋。”

    立即有人提出了索要两个收纳袋的要求,有个别人迟疑一下,也申明了带着两部手机的事实。其实有几人并不想把手机都交出来,但却及时感受到了主位凌厉的目光,便没敢侥幸以身试规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收手机工作结束,刘拙把收纳筐放到醒目位置,坐到先前位置上。

    在说过“开会”二字后,楚天齐讲说着会议内容,“今天的会议,议题只有一个,就是抗洪救灾资金扶持情况汇报。九月十四日,全县境内出现强对流天气,普遍降了大暴雨,一些乡镇还下了冰雹,众多乡镇都遭遇了洪涝灾害。暴雨来临前,县抗洪救灾指挥部就做了专门部署,启动了相关预案。

    灾情发生前后,常务副县长柯扬亲自坐镇指挥,相关副县长也在指挥部辅助,众多科局负责人在现场参与。我当时没到指挥部,正在黑山乡政府检查工作。经过全县上下一致努力,以人员零伤亡的成绩度过了险情,但公共基础设施、房屋建筑、农作物、畜禽等有很大损伤。

    九月十五日晚,县政府召开专题会议,研究了抗洪救灾后续工作。在那次会议上,我专门提出了十点要求,其中一项,就是争取上级有关部门支持;还有一项,是要求用力所能及的方式和力量,对特别困难的受灾群众予以救助,及时送去党和政府的温暖。

    从那时开始,到现在已经过去将近两个半月,众多救助工作已经结束,大多数工作也已告一段落,现在就请各部门汇报一下救助情况,要求必须有精准数字。先从扶贫办开始。”

    扶贫办主任立即开始汇报:“尊敬的楚县长、各位副县长、各位科局长、同志们,灾情发生后,在县委县政府领导下,扶贫办立即投入到救灾扶贫工作当中去,专门成立了以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扶贫办主任讲的比较啰嗦,百分之九十都是大篇幅描述,数据只占很小比重。但县长并未打断,也未提醒,好像还没有任何反感的意向,这不免让人们疑惑,疑惑县长的风格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,人们大都在听着县长讲说,不敢分心走神,也就没太注意参会的人员。现在才意识到,好像缺着人呢。今天这个会议,常务副县长柯扬竟然不在,常委副县长乔海涛也没到场,再结合没收手机举动,就更显着不寻常了。

    大多数人看到这种情形,仅是感觉奇怪,心中也难免疑惑,可有个别人却是惴惴不安。肖月娥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其实刚进会议室的时候,肖月娥就犯了嘀咕,她发现好多部门都只是来了一把手,可财政局却要求所有正、副局长都到位。及至看到也有几个部门情形一样,她心中的担忧才稍微弱了一些,可是接下来的这些情形又让他忐忑起来,甚至恐惧不已。她在心中画着一个个问号,也给出了一个个答案,可这些答案更让她不安。

    “财政局。”县长的声音适时响起。

    “啊?”肖月娥刚才一直走神,不太确定听到的内容,便含糊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再次强调:“财政局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应答一声,肖月娥又连着干咳几声,才组织着有些凌*乱的语言:“尊敬的楚县长、各位副……”

    肖月娥的汇报与前面几位类似,都是废话多,干货少,尤其她还加了个“更”字。可县长却非常有耐心,既不打断,也不插话,就那样静静的听着。好多人不禁疑惑,若是照这样汇报下去,下班时没个汇报完,到晚上十点以后也有可能。

    难道县长看不出来?不能呀,他怎么会看不出?那又是为什么呢?看来这个会议的确不寻常。

    在肖月娥汇报完后,楚天齐说了话:“截止到目前,上级拨下来的救灾款一共是多少?已经拨付到受灾群体的共有多少?”

    好多人都不禁一楞,刚才那几人汇报完的时候,县长都没提问呀。带着疑惑,众多目光投到了肖月娥身上。

    此时,肖月娥脸色极不正常,脸上也出现了汗珠,就像得了重感冒了一样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