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五十一章 任重道远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会议结束后,由于有工作要忙,马亮、柳若菲没有留下吃饭,而是要立即返回市里。于是,在楚天齐和众常委陪同下,马亮、柳若菲到了一楼。

    虽然嘴上说的挺急,但马亮并未“立即离去”,而是拉住楚天齐的手说:“天齐同志,这次由你党政一肩挑,是市委全体常委的一致意见。当时陈书记明确指出,没有比天齐同志更合适人选,天齐同志能够很好的挑起这副重担。他还说,无论遇到任何困难、任何难题,你都要记住,市委永远是你的坚强后盾。”

    听到马亮如此表态,其余常委都不禁暗自感叹:好家伙,刚才在会议室说的不算,现在又特别强调,还特意讲出市委书记指示。这是给楚天齐鼓劲,也是在告诉其他人老实点,否则市委会帮其收拾的。

    果然,接下来马亮讲的更直接:“天齐同志,现在安平驿县情况比较特殊,也非常复杂,党委的诸多方面都出现了问题,尤其党建工作更是受到了严重破坏。形势是严峻的,任务是艰巨的,县党建工作已经到了非常危险的边缘,已经到了非整治不可的地步。也正因此,才需要一位有担当、有魄力、有能力的同志来担纲大任,还需要该同志政治上绝对可靠,并对县情有充分了解且有非常强的大局观。纵观全市,也只有你全部具备这些优点,你是不二人选。

    在过去的一年里,县政府工作在你的主持下,取得了长足而又稳固的发展,没有好高骛远,也没有固步不前。这是非常难得的,更体现了你不俗的政治眼光,体现了你的远见卓识,也体现了你掌控全局的能力。更难能可贵的是,你还为全县经济社会发展谋划了宏伟蓝图,并且设计出了实现这些愿景的方法与步骤,既有高度又脚踏实地。但是,从现在来看,这份蓝图还需要完善。”

    许多人听到后面这句话,心中稍微释然:这还差不多,人总是要有不足的,否则也太完美了。

    不曾想,马亮在略微停顿后,说出了和大多数人思维并不一致的内容:“你现在做的这份蓝图,是从县政府角度做出的,以你县长的身份来说,无可挑剔。但你现在已经是身兼书记、县长二职,那就要把党委的意图也体现在里面。当然了,当初那么做,正说明你准确摆正了位置,而现在也是让你找准位置,这完全不矛盾,而是辩证的统一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楚天齐不能不说话了。对方把自己夸的太完美,自己如果不说点什么,就显得太不合适了。于是在对方停顿之际,他接了话:“谢谢市委对我的肯定与鼓励,谢谢陈书记和部长的殷殷嘱托,我一定会牢记使命,戮力前行,努力完成上级赋予我光荣而艰巨的任务。在我来县里工作的这一年中,受到了上级领导的亲切关怀与厚爱,也得到了县委和政府许多同志的大力支持与配合,没有这些关怀与帮助,我什么也做不成。如果说去年工作取得了一些成绩,那也是集体的力量,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。以后还需仰仗各位领导、各位同志的大力支持与帮助,在此先行谢过。”

    听到楚天齐如此表态,人们都不禁心中舒服不已,亦暗自感叹:罢了,楚天齐会做人呀。前面马亮把他个人吹的也太高了,可是他这么一表态,立即就让这些东西变得协调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天齐同志真是高风亮节,而又能力出众。既然这样,那就能者多劳,再帮市委分担一些工作。”马亮笑过,略微停顿一下,神情严肃了好多,“在前段时间,县里出现了一些变故,许多党、政干部都身涉多案,组织对这些人采取了强有力措施,对这些人的组织处理也会很快做出。届时一些领导岗位就将缺边,就需要合适人选补充到位。市委有意请天齐同志多替市委分担一些辛劳,多推荐一些人选,你可不要推辞哟!”

    这能不推辞吗?于是楚天齐马上表态:“部长,我刚刚接手党委工作,还是要尽快熟悉工作,多做一些具体事情。以我的能力和精力,实在无法替上级组织来做这些事情,敬请理解。”

    马亮摇摇头:“天齐同志,过度的谦虚就是骄傲,你的能力完全没问题,也有足够的精力。用句不恰当的比喻,磨刀不误砍柴功嘛!远的不说,就拿那次绑架案举例,当时你和亲人都身陷困境,可你却能安全脱险,还领导、指挥了整个清缴行动。就凭这种指挥若定的能力与气魄,多加的这点工作对你来说,完全能够圆满完成。当然了,市委也不会要求你马上完成,会走相关程序,也会给出你足够的甄选时间的。好了,也占用了大家很长时间,我就不多说了。天齐同志,任重道远啊!再见。”说着话,马亮伸出手来。

    “部长再见,欢迎您再次莅临指导!”楚天齐也只好与对方握别。

    “我还会来的,市委陈书记可是特别交待,要我多替县里解决一些实际问题,多替天齐同志分忧的。”说到这里,马亮抽*出手来,与其他几位常委也一一握别。

    马亮、柳若菲与众人握别后,坐上了那辆豪华黑色轿车。

    车窗摇下,车内车外挥手告别,汽车鸣响一声,向前驶去。很快,便拐过前边拐角,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回头看着众人,楚天齐说了句“大家都去忙吧”,便又转身向前院走去。

    人们都面面相觑:他怎么不上县委楼?不在这边办公?是怕原来乔金宝屋子晦气,还是有其它什么原因?

    柯扬、乔海涛没费这些心思,很自然的相随而去,跟上了楚天齐的步子,他俩本来就在前楼办公。但在后面那几人眼里,却是另外一番意味。

    夏茂成体*味到半截,才意识到,自己不能在这里看热闹,而是应该快速跟上,自己该履行党办主任职责了。于是,一溜小跑的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正与身侧两人闲谈,忽听后面急促脚步声响,刚自转头,就见一人已经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来不及喘口气,夏茂成便请示道:“书记,您看县委这边的办公室需要怎么安排,有什么具体要求?”

    “暂时不需安排,没有具体要求。”楚天齐并未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夏茂成急道:“县委这边工作那么繁重,您怎么也得有专门办公场所,总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摆摆手:“现在先不需要,有需要再找你,你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支吾两声,夏茂成什么也没说出来,只能眼睁睁看着高挑身影离去,看着前面三人有说有笑,心中那是无限的酸楚与复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自然的,柯扬、乔海涛没有回自己屋子,而是直接跟到了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陈玉军也适时跟了进去,显然他应该是一直在关注着动静。

    柯、乔、陈三人进门便祝贺:“恭喜书记荣升,恭喜书记肩挑党、政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得得得。”楚天齐挥着手,坐到椅子上,“怎么就跟提前排练好似的,我听着不习惯,别扭。”

    “书记,慢慢就适应了。”柯扬又说,“党委、政府工作一起抓,这是市委对你的充分信任,也是一种无尚荣光。”

    “荣光?要不你试试?”楚天齐笑着摇摇头,然后神色一整,“高处不胜寒呀!”

    柯、乔、陈三人面面相觑,似乎明白,又似乎不明白。

    楚天齐接着说:“先简单说一下。从今天下午开始,好好拢一下各自工作,前阶段你们已经做过,这次是比对、自查。把从现在开始,到春节前需要处理的棘手问题全部列出来,并给出具体处理办法。如果实在拿不定主意,也要给出至少两种备选方法。今天是星期四,最迟星期五晚上弄出来,星期六上午九点咱们开会再议。老乔跟胡广成说一下,让他也这么弄,星期日和你们一块来。

    老乔,那几个案子的进展还要抓紧,按现在的进度有些慢。你和胡广成仔细议一议,适当的时候,可以找政法委庞海龙,也可以找纪委樊若冰,必须在两周之内推进到司法程序阶段。当然了,时间要抓紧,程序一点也不能节省,如果时间不够用,那你们就组织让人加班。提前说好了,按时完不成,或是因程序不完善留下后遗症,你是第一责任人,胡广成是第二责任人。都先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四人答应一声,退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吱扭”,屋门随即再次打开。

    刘拙进门便说:“祝贺书记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停停。你也来这一套。”楚天齐摆了摆手,“去把近期工作拿来,也把上次我安排的那些总结之类的东西拿上。”

    刘拙“哦”了一声,把手中文件夹放到桌上:“这是近期工作事项,我马上去拿总结。”说完,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任重道远呀!”楚天齐自语着,伸手拿过了文件夹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