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零八章 钱往哪送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哇……呜……”肖月娥的哀嚎声传出老远。

    土路上,一名赌气外出男子,刚刚酗酒完毕,正考虑着何去何从,听到这阵阵“鬼哭”,立即打道回府。从此,这名男子再不提离家出走之事,却也因此大病一场,堪堪差点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肖月娥根本不知道,自己哭声几乎要了别人的命。她现在什么也不顾,就觉着号啕大哭可以排除心中苦痛,可以削减内心恐惧。太可怕了,梦中吃老鼠情节差点完全成真,这将是自己一辈子的梦魇,怎能不害怕?现在别说是吓坏别人,就是招来警察、招来抓自己的人,她也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嘤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时间推移,肖月娥的哭声越来越小,她已经没力气了,身上软绵绵的,但她无论如何不敢睡了,她怕……怕那想都不敢想的事。

    为了排除恐惧,也因这件事的刺激,肖月娥开始反思这次仓皇出逃举动。

    这次出逃,固然事出突然,但也与自己对迷茫前路预估不足有关。当时想的相对简单,觉着“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”,觉着有钱有车到哪都不怕,觉着很快就能找到那个人,就更什么都不怕了。

    想的挺好,可事实却是,天地之大竟无自己容身之处,去大城市有大城市的不利,去小乡村有小乡村的担忧。到这时候她才意识到,有钱未必就好使,关键自己根本不敢明目张胆的花。以为很快就能找到那个人,可是出来了将近一周,别说是见到那人的面,就是连电话都没打通。原来出门在外这么不易,原来畏罪潜逃如此可怕,原来那个男人未必靠的住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,自己又能挨到什么时候?想到刚才的恐怖场景,即使刚想个开头,自己也是不寒而栗,又怎敢继续去想?反正自己是再不敢在这种地方睡觉了,晚上不敢,白天也不敢。老鼠会不会再出来,会不会再往嘴里钻呀?

    “啊,老鼠,不要。”肖月娥惊呼一声,抱起大衣出了屋子。手臂哆嗦着打着车门,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冷,真冷啊。这种铁盒子里的冷,与土屋里的冷完全就是两回事,是那种钻心的冷。

    不管了,开暖风,管它有没有油,管它是不是被发现。肖月娥牙齿打颤,拧动着钥匙门。

    “滋……滋……哒哒……”

    “滋……滋……哒哒……”

    尽管钥匙门不停的旋动着,尽管马达打火声响了一遍又一遍,可汽车就是发动不着,根本就没有要启动的意思。

    天太冷了,机油怕是都僵住了吧?

    的确是冷,从里到外透心的冷。

    我该怎么办?还要这么走下去吗?肖月娥内心不禁动摇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哈……”连着打了两个哈欠,太困了,好像也很长时间没抽烟了。

    抽一支,就抽一支。心里暗暗念叨着,肖月娥抖抖索索取出烟盒,从仅有的三支中拿出了一支。

    不知是激动,还是什么原因,连着点了好几次火,手指还被烤了两次,可却没有点着烟卷。

    “啪”、“滋”,终于点着了烟卷,终于美美的吸了一口。

    太香了,太好了,连着吸了几口,身上不冷了,心里也不痛了,好像一切烦恼都消散了,什么都不用去想了,原来还是这东西好呀。

    正自美美享受着,正自闭着眼睛惬意回味着,忽然右手手指传来阵阵灼痛。肖月娥不舍的睁开眼睛,才发现烟火已经在炙烤着食、中二指。尽管手指生疼,但她却没舍得立即扔掉烟蒂,而是小心的靠左手帮忙,用右手大拇指掐着烟蒂过滤嘴,贪婪的吸吮着所剩无几的烟卷。

    “滋……啊。”烟卷部分已经彻底烧完,已经烧到了过滤嘴,发出了烧破布一样的味道。掐着过滤嘴,仔细检查一番,确实没什么遗漏,确实不能再抽了。肖月娥这才松开手指,让那截废物掉到车底板上,抬脚狠狠的踩灭了。

    长长的嘘了口气,靠在椅背上,肖月娥闭上眼睛,又享受起了那种舒爽感觉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推移,舒爽感渐渐褪去,身上依旧冷,心中依旧痛,肖月娥的思维也回到了现实。睁开眼睛,车外天际已经发白,四周空荡荡的,那间破旧的屋子里似乎传出了“吱吱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耳中回响着“吱吱”声,肖月娥不由得打了个冷颤,自问着:怎么办?我该怎么办?找他,去哪找,能找到吗?那该怎么办?回去?

    当“回去”二字出现在脑海时,肖月娥又忍不住打了冷颤。这可是第一次有了这个想法,但似乎这个想法却不是刚刚产生。

    难道我真要回去?回去意味着什么?又有什么等待着自己?想都不敢想。可不回去的话,又能怎样?还能一直这么没头苍蝇的撞下去?如果照这样的话,不是吓死,也得撞死。现在自己都有些恍惚了。

    怎么办?怎么办?再打一次电话,看他接不接,他要不接,那就只能回去了,总不能做真正的孤魂野鬼吧?这样想着,肖月娥又拿出手机,小心的按下红色按纽。

    一阵开机音后,手机上出现了待机画面。

    肖月娥连着按了两次绿键,重拨了那个号码。

    手机里一阵寂静,然后传出冷冰冰的女声:“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,请稍后再拨。”

    “关机了,你怎么能关机呢?”肖月娥眼中再次流出浊泪。

    打不通,找不到他,那该怎么办?难道我真要回去吗?不回去又怎么办?肖月娥又疑惑起来。反正现在还有两支烟卷,实在不行就吸上一支,应该还能挨回去。当然,要是他在某个地方等着自己,自己也能支撑着找过去。

    可能他的手机没电了,可能他有什么事,也许一会就开机了。要不再打个电话?还是发个短信吧。肖月娥为自己尽可能找着不回去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?”刚在手机上输入这几个字,肖月娥又一个个清除掉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等着我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我很想你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我多不易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我有家难回吗?”

    写了好多个短句,又逐字逐句的清除了。肖月娥已经没信心,没信心用这些句子打动他,她知道他不看重这些。

    “我去给你送钱。”终于,肖月娥想到了自认最贴切的用语,按下了发送键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,凌晨四点二十分。肖月娥在心中暗自念叨着:我等到你七点,不,八点,你要是不回电的话,那我只能回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晨刚上班,楚天齐便走出办公室,下了政府办公楼,向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迎面而来的下属都侧身停住,颔首弯腰,尊敬的称呼着“县长”。楚天齐也微笑点头,或是招手致意,并也回上一句“你好”。

    当然也有个别离着远的人快速躲开了。惧官、惧上乃是国人的通病,楚天齐深有感触,也十分理解。反正离着那么远,根本还没看清模样,完全不存在礼貌不礼貌的事。

    来在县委楼,楚天齐直接乘电梯到了五楼,向书记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的吴海亮快速从屋里出来,楞了一下后,迎上前去:“县长您好,找书记吗?”

    看着这个小子,楚天齐嘴角挂上一抹玩味的笑容,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马上跟您汇报。”吴海亮极尽尊敬的表态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说话,而是继续向着那个屋门走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种情形,吴海亮不敢怠慢,快走两步,敲响了屋门。然后推开一条门缝,说了声:“书记,县长来了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先是一楞,然后嘘了口闷气,沉声道:“请县长进来。”

    吴海亮闪到一旁,冲着楚天齐谄媚一笑:“县长请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并没理会这个奴颜婢膝的人,而是径直推门走进屋子,随手关上了屋门。

    来在桌前,楚天齐坐到椅子上。

    在十一月三十号那天,楚天齐就曾来过这里,就曾像自己汇报过,今天肯定也是那事。乔金宝已经心知肚明,便没有询问,而是平静的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静了一下,楚天齐直接说道:“书记,经过连日来的调查,已经有充分证据证明,肖月娥嫌疑严重违法违纪,请县纪委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对方说完,乔金宝朗声打断:“我对腐败分子的态度是一贯的,也是坚决的,那就是‘坚决打击,决不手软,不给腐败分子以任何可乘之机’。”说着,拿起电话,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电话一通,乔金宝直接道:“马上到我办公室。”然后把听筒摁到了话机上。

    屋子里静了下来,楚、乔二人都没说话,但二人的内心却一刻也没停止活动。

    不多时,纪委书记樊若冰敲门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楚县长,直接跟樊书记说吧。”乔金宝伸手示意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八点四十五、四十六,我等你时间够长了,一推再推,不能再等了。你回不回?再不回电话我真不等了。好,就等到九点,这是最后一次推了。过后我就直接电话自首了。”肖月娥盯着手机,心情矛盾的喃喃着。

    五十一,

    五十三,

    五十七,

    五十九,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终于响了,终于是那个号码打来的。

    这一刻,肖月娥心情极其复杂,不知是喜是悲,但她极力压抑着情绪,轻轻按下绿键,尽量语气平静的“喂”了一声:“你在哪?钱往哪送?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