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一十五章 敢给老子戴绿帽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上午八点五十分,在台下众人的热切关注和掌声欢迎下,一众人等伴着激昂的音乐声,从后台走出。当先走出的是县委书记乔金宝,第二位是县委副书记、县长楚天齐,第三、四位分别是县人大、县政协一把手,再之后是四大班子其他领导。

    当县委书记乔金宝出现的时候,台下众人脸上满是精彩。乔金宝可是近期焦点人物,而且已经好多天没有留面了,为此也是传言四起,受牵连被抓说、远走避祸说、以退为近说尘嚣甚上。今天出现在这样的场合,似乎传言不攻自破,但却并不尽然,好多人并不买帐,觉得纯属就是“此地无银三百两”。有人考虑更长远,认为是上级组织为了稳定县里局面,从大局出发,让他暂时露露面。

    相比起乔金宝,众人更想看到楚天齐。半夜发生的事人们可都听说了,大多数人听到的版本是,楚天齐将计就计擒获入室陷害者。也有人听到的是其它版本,什么争风吃醋说、嫖资争执说等等,反正都是荒诞怪异说法。虽然大多版本根本不合情理,但信奉者却对“将计就计说”提出质疑:楚天齐如何能够获知对方计划?对方不会傻的专门泄露吧?对于这样的质疑,人们的确给不出合理答案,好多人也跟着传播起了其它版本。

    前几天县委书记传言那么多,现在县长也惹了事,许多好事者不禁兴奋,觉得可有好戏看了。于是好多人心思早不在会议上,而是专门想着与之有关的事,有人更是盯着台上领导,想要从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不看不知道,一看真奇妙。尽管乔金宝、楚天齐都是西装革履,也都尽量挺直着腰板,但还是让有心人看出了端倪。乔金宝尽管装的气宇轩昂,但眉宇间的气色不正,有着浓浓的晦气,分明就是倒霉蛋模样。楚天齐倒是没有晦气,可年轻轻的人,脸上竟也透着疲倦,就跟好几夜没睡似的,绝对没干好事。于是,这些人又在心中八卦着各种想法,准备在会后分享一下,当然只能是合适的小圈子分享,否则要惹*烦的。

    县四大班子领导陆续上场,分别找到自己的桌签,站在座位前,等着后面上场的人。三十多位领导全都到齐后,由主要领导带头,所有人等才一同坐下。

    随着众人落座,音乐声停下。主持会议的政协主席轻咳着,他既在清嗓子,也在校验着话筒工作状态是否正常。

    “啊嚏”“啊嚏”,连着两声喷嚏响起,瞬间打住了政协主席即将开始的主持词,也把众人目光吸引了过去。

    人们发现,发出此声的是县长楚天齐。好多人不禁露出了会心微笑,还与身旁人相视交流,一副“尽在不言中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其实刚上台时,就觉得鼻子有些发*痒,楚天齐便一直控制着,想着尽可能避开那个响动。不曾想,憋了半天还憋出个大动静,真是无语。自是注意到了众人目光,楚天齐略带歉意一笑,笑容中满是尴尬与无奈。

    看看,被我猜中了吧,晚上绝对没干好事。自以为找到了事情本源,这些人心中暗自得意,脸上也不觉带了出来。

    许多人不怀好意的笑容,也落入了楚天齐眼中,但他又不能解释,只得心里暗骂了一句:妈的,谁在骂老子。

    本是无心瞎想,本是唯心自我戏谑,不曾想还真有人正骂楚天齐,而且骂的狠辣之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首都的一处大宅院。

    宅院的大屋子里,放着一张大床,床上躺着一个面容憔悴的女子。女子虽然闭着眼睛,虽然瘦的脱了相,但依然看出是一个美人坯子。

    床边站着一个脸色阴沉的男人,男人正在接听电话。

    “他算个屁,就算是现在跳腾的再欢,顶多也就是个孙猴子,他还能跳出您的手掌心?您就是如来佛祖。”手机里的声音不无谄媚。

    男人并不买帐:“少他娘扯没用的。这么简单的事都办不成,你说你还能办成什么?怪不得让人家追的如丧家之犬呢,纯属就是废物点心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的对,您说的对。我确实没他狡猾,不过有您坐阵,有您全盘指挥,他指定早晚都得倒霉。您说,怎么收拾他?只要您发个话,我指定赴汤蹈火、在所不辞。”手机里的人表着决心。

    男人语气又阴森了好多:“我可告诉你,短短几天,你已经失手不是一次了,如果老这样下去的话,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急忙解释着:“您听说我,这几次主要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根本不听,直接挂断手机,放进衣服口袋。然后骂道:“王八蛋,姓楚的,你他娘的也太狡猾了。”

    骂过之后,男人又对着床上女子发了狠:“妈的,老子娶了你,真是亏大了。本以为取回一个才女,结果一躺就是两年,跟死人有什么区别?还不如死了呢,死了倒心静。你说结婚那天你跑什么,让鬼催上了?怪不得鬼节呢?怎么老子总怀疑跟那王八蛋有关系,该不会你俩他娘真有一腿吧?”停了一下,男人叹了口气,“哎,老子也真是命苦,哪怕你第二天成这德性也好呀,最起码让老子晚上好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……”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什么声音?男人收住话头,下意识的四外望望。

    “天……”声音再起。

    “啊?你醒了?”男人俯下*身,耳朵贴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天……齐。”女子的声音传进男人耳中。

    “什么?阴魂不散呀,果然是这个王八蛋。怪不得老子做梦经常脑袋变绿,怪不得你对老子下狠手呢。原来……姓楚的,老子*你祖宗。”男人咬牙切齿着,忽的直起腰身,右手点指女人,“说,你俩到底怎么回事?给老子全交待出来,否则……哼哼。”

    女人没有任何回应,也没再发出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聋了吗?装什么孙子?敢做不敢当,算什么玩意?老子……”说着话,男人举起了巴掌。

    “咣当”,屋门响动,一声厉喝传来:“住手,干什么?”

    男人挥动几下巴掌,终于没有落下。然后转回头去,看着刚刚进来的年轻红衣女子,冷声道:“去年五月十九日,金曲库KTV门口遇到一个人,你还记得吧?”

    “那么久远的事,谁能记得?”红衣女子也冷声回复。

    “去年我在‘心动’歌舞厅挨打的事,你还记得吧?”男人换了一个话题。

    红衣女子哼了一声:“哼,欺负女人,自作孽,该。”

    “该不该先放一边,可是跟他有屁关系。”男人停了一下,又问,“你告诉我,那天他是不是也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无聊。”申斥后,红衣女子质问着,“我嫂子现在昏迷不醒,你跟她发什么疯?”

    “昏迷不醒?昏迷不醒?你是没听到她刚才放什么屁。”男人吼了一嗓子,冲出屋去。

    到了另一个房间,男人一边在手机上拨打号码,一边咬牙骂着:“姓楚的,敢给老子戴绿帽?我看你是活腻歪了,老子一定骟了你这个王八蛋。”

    两声回铃音后,里面传出一个男声:“您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对方说完,男人直接道:“告诉你,绝不能放过那家伙,一定给老子狠狠的整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怔了一下,马上表态:“您放心,我一定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直接开了骂:“放心你*娘个屁,多好的一个计划,让你找那四头蠢猪给演砸了,那头母猪还他娘躺在那发*情呢,丢不丢人?”骂过之后,男人语气缓和一些,“先不要急着表态,那都没用,做不到就相当于放屁。现在都要好好想一想,想出一个既能整治那个王八蛋,又绝对万无一失的办法来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的声音迟疑着:“这个家伙确实难对付,就跟什么事都在他掌握中一样,每次一出手基本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,先前还吹的包打天下似的,这么一会儿就成了这德性。直接动手肯定不是好办法,看能不能从侧面出击。比如……”话到半截,男人停了一下,又说,“想出好办法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结束通话,男人目光中满是阴唳之色,咬着牙狠声道:“也不能让另外那家伙消停。”说完,又拨出了一个新的号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会议还在进行着,是会议主旨报告程序。做报告者读的铿锵有力、掷地有声,听报告者正襟危坐、态度认真,气氛显得非常严肃。其实现场众人并非一直这么精神饱满,主要是现在电视台摄像机又工作上了。

    忽然,“嗡嗡”声响起,打破了这种严肃气氛。

    尽管“嗡嗡”声并不太高,但手机位置比较高,现场众人还是捕捉到了这个声音,立即便把目光投向台上。

    看到手机上号码,手机主人心中一凛。而且镜头正对着台上,齐刷刷的目光也投向自己,他毫不犹豫的挂断了。

    可是时间不长,“嗡嗡”声再起,还是那个号码。骂着“催命鬼”,手机主人直接挂断并关掉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