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四十九章 这副担子非你莫属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相逢是甜蜜的,离别又是痛苦的。

    整日沉浸在新婚燕尔中,卿卿我我,甜甜蜜蜜,这忽然要分开,宁、楚二人心里都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宁俊琦眼圈有些发红,偎在丈夫胸前,撒着娇:“亲爱的,我不让你走,我舍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抬手抚着妻子脸蛋,楚天齐也极其温柔:“亲爱的,听话,我很快就回来了。现在已经进入腊月,至多也就四周时间,也可能中途到首都办事,到时咱俩就能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太长了。没有你在身边,我根本都睡不着。”宁俊琦轻轻蹭着丈夫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乖,我家琦琦可听话了,你好好等着我。等到时候放年假,我好好疼疼你,天天和你……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“嘿嘿”笑了。

    这次宁俊琦没有娇嗔,而是红着脸点点头:“嗯,我等着。你可不要在外面胡来,我是要检查物资储备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媳妇也会打那种暗语了。”楚天齐嬉笑着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宁俊琦撒娇的扭动着身子,仰起脸颊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双手捧着对方脸颊,低下头去,靠向那个娇艳欲滴的嘴唇。

    过了很长时间,似乎都有些缺氧了,两人才分开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,等你。”宁俊琦说着话,替丈夫整理着胸前压过的衣服。

    楚天齐又在妻子额头吻了一下,然后柔声道: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注意安全。”宁俊琦极不情愿的拉开了屋门。

    楚天齐拎起自己的挎包,出了屋门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。”宁俊琦跨到门口,做了个撅嘴的动作。

    楚天齐挤了挤眼,当作回应,迈动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宁俊琦忽然手指对方脸颊,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楞,赶忙抬手擦起了脸颊,边擦边问:“有没有,还有没啦?要不我回家照照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“咯咯”笑着,连连摇头:“不行,就要让人见识一下楚县长带妆上岗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好吧。”楚天齐迟疑着,走进电梯,边走边擦拭着脸颊。

    “咯咯”的笑声依然传到了耳中。

    在走出楼房单元门的一刻,楚天齐才意识到,妻子刚才是恶作剧。自昨晚卸妆后,妻子到现在连脸都还没洗,又怎么能在自己脸上留下口红呢。

    下意识回头看了眼楼上,楚天齐“噗嗤”一笑,向着不远处那辆“帕萨特”走去。

    看到县长走来,岳继先已经迎上前来,接过了县长手中的挎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绿草萋萋、鸟语花香。

    花草相拥的小路上,走来一位漂亮女孩。女孩身材高挑,体态匀称,一头青丝散在脑后。她的双眸是那样有灵气,仿佛一汪碧水,清澈见底;她的双*唇盈盈欲滴,宛若含苞欲发的花骨朵。

    女孩面带娇羞,眉目传情,轻舒双臂,款款扑来:“天齐,亲爱的,抱抱,抱抱我。”

    “琦琦,亲爱的,抱抱宝贝。”男孩拥住了扑进怀中的女孩。

    “天齐,你真好。”女孩嘟起双*唇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男孩会意,双*唇盖了过去。

    遇上了,双*唇遇上了,男孩、女孩拥在一起,贪婪的享受着甜蜜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、“叮呤呤”。

    连着两声响动,刚才的场景都不见了。楚天齐睁开眼睛,意识到了自己在车上,意识到刚才做美梦了,也意识到手机在响。

    在铃声第三次响起时,楚天齐拿出手机。看了眼来电显示,按下了接听键:“冯秘书……过来了,已经在半路……估计……”看了看窗外标识牌,楚天齐继续说,“估计十二点多,一点左右……好,两点半……再见。”

    握着手机,楚天齐再次看向窗外,看向那已经出现在视线中的新合市。从早上八点离家,上车就睡,一觉睡了三个多小时,看来自己也不是铁打的,也经不起连续作战。想到某些事情,楚天齐嘴角露出一抹回味悠长的笑容。随即他收敛笑容,想着其它事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吱”一声,“帕萨特”汽车停在市委楼下。

    楚天齐推门下车,拾阶而上。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即将踏上最后一级台阶时,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平台上,挡住了他进入市委楼的通道。

    刚才只顾看着前面,还没注意侧面车道上来的汽车。现在被汽车挡路,楚天齐只好向右拐去,准备从车尾绕过。

    忽然车尾的车牌号码进入眼帘,楚天齐就是一楞,下意识抬头看去。

    正这时,汽车右后侧车门打开,一位中年男子走下汽车。中年男子一身藏青色西服、黑色皮鞋,留着毛寸短发,正转头看向车后。

    “陈书记,您好!”楚天齐赶忙向前走去,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正是新合市委陈书记,陈书记率先伸出手来:“天齐同志,你没有来晚,是我早到了一会儿,专门恭候你的大驾光临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。”楚天齐赶忙躬身,伸出双手,握住对方,“非常感谢陈书记的爱护和关怀。”

    陈书记抽回右手,抚着对方后背:“青年才俊,干练大才呀。走吧,一起上楼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身子适当后撤,躬身示意:“陈书记,您请。”

    陈书记“呵呵”一笑:“不客气,不客气。”然后边走边侧身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楚天齐抬腿走去,错后对方半步,身子微躬,随着对方走进大楼,穿过大厅,进入电梯。

    大厅里的人们,都看到了刚才的一幕,好多人不禁疑惑:年轻人是谁?陈书记对他简直太好了。

    很快有人轻声给出答案:“楚县长个子是高,也真帅。”

    “哦”,那些人都恍然大悟:怪不得呢,原来是近期最火爆的县长,这个县长可厉害,把市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都扳倒了。他们还不知道楚天齐的岳父是谁,否则怕是要惊掉下巴了。

    在惊讶的同时,人们又有了新的疑问:难道邹泰落马是陈书记的授意?揪出那么多人,也是陈书记的手笔?

    电梯里没有第三人,楚天齐按下了数字“9”,电梯开始上行。

    注意到对方的一系列态度,陈书记很是受用,看着对方频频点头:“天齐同志不错,非常不错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露出谦虚的笑容,算做回应。

    “叮咚”,电梯停在九楼,轿厢门应声而开。

    按着开门键,楚天齐立在门侧,请对方先行,然后才步出电梯。

    陈书记也未独自提前离去,而是等到楚天齐走出电梯,才迈步而行。

    虽然好多屋门都关着,但屋里人们通过脚步声,就知道是市委书记到了。同时又听到了另外的脚步声,好多人便轻轻拔着门缝,向外张望着。九层的人不同于一楼那些安保和服务人员,看到那个高挑的背影,已经知道是楚天齐,都不禁感叹陈书记对楚天齐真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尽管楚天齐没回头,但以他的感知敏锐,自是注意到了屋门后的玄机,也明白人们的想法。其实楚天齐心里却明镜似的:陈书记这是一举两得,既让这些属下看到其对自己的礼遇,其实更是让自己记住今天这份殊遇,以便在岳丈大人面前替其美言。

    在人们的目送下,楚天齐随着陈书记,进了书记办公室。

    虽然没到过陈书记办公室,但和楚天齐想象的差不多,与当初岳父李卫民做市委书记时的办公室类似。

    分宾主落座后,陈书记满面笑容,开口发问:“天齐同志,我代表新合市委,也代表我个人,向你表示热烈祝贺,祝你新婚大吉,夫妻和睦!”

    楚天齐起身致谢:“多谢陈书记,多谢新合市委!”

    “坐,坐。”示意对方就座,陈书记道:“只是当下工作繁忙,没能让你充分享受婚假生活,实在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在工作如此繁忙情况下,陈书记还能拨冗准假,我已感激不尽。现在还是要以公事为先,我不敢以私废公。”楚天齐表明态度。

    “好,好一个公事为先。全市所有官员如果都能有你这样的觉悟,何愁工作搞不好,全市经济社会全面跨越式发展又有何难?”不吝溢美之后,陈书记语气一转,“安平驿县正处于关键时刻,各项工作也面临着严峻考验,还请天齐同志能者多劳,担起这副沉重的担子,为全县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掌舵护航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微微一笑:“多谢陈书记厚爱和夸赞,我倍觉荣幸。只是我才疏学浅,又无掌控一县之履历,恐难胜任,恐有负书记所托。”

    陈书记笑了起来:“哈哈哈,过度的谦虚就是骄傲。以天齐同志的政*治觉悟、施政素养,完全有能力担起这副担子,任何一项工作都有从头开始的时候,何况你对县情和全县发展已经了然于胸。这是市委对你的充分信任和肯定,你无须顾虑,也不必谦辞,市委始终会支持你的工作,会做你的坚强后盾。”

    “承蒙陈书记如此抬爱,我必当戮力前行,奋发进取,以报陈书记和市委的知遇与关怀,愿为了全县健康快速发展而鞠躬尽瘁。”楚天齐再次起身表态。

    “好,这就对了,这副担子非你莫属。”陈书记再次示意,“天齐同志请坐,咱俩交流一下接下来的工作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