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八十六章 加大了药量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周开始了,休息了两天的人们又回到工作岗位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这样的周而复始,再正常不过了。虽然人们恨不得周末再延长几天,但也仅是一个永难填满的欲壑,人们还是或被动或自愿的到了单位上班。上班的第一件事,要么侃侃周末行程与见闻,要么聊聊婆媳情感。

    可对于有些人来说,却并非那么简单,也并非那么轻松,有些人甚至将这周喻为自己恶梦的开始。因为他们被请到了一个非常不愿意去,又不得不去的地方,不得不接受那里的众多目光审视,不得不回应那里的一些提问,还不得不与一个圆脑壳的家伙碰面。这种感觉太难受了,难受的让人心烦意乱,关键又不能以任何理由推脱。这些人到的地方,不是别处,而是县公安局的审讯室,至于平时是不是在此审犯人,是不是证人也得到这里,只有鬼知道了。

    审讯室里,特制椅子上坐着一个圆乎乎脑袋的男人,这个男人长着一张娃娃脸,正是已经多次来到这个屋子的乔顺。尽管不是第一次到来,但每次坐到这把特制椅子上,每次迎接头顶的光亮时,乔顺都会瞬间闭上眼睛,过一会儿才再次睁开,额头也会布满细密的汗珠。今天也不例外,只不过他发现没有先对自己问话,而是静了一会儿,身后屋门响动,又有人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谁来了?”对面熊大队长发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知道是和自己说话,乔顺转头看去,是一个留着波浪头发型的女人。女人大概四十不到,三十七、八的样子,长的很一般,还很显老。

    “警官,她是谁?是不以后就天天陪着我,晚上也关在一间屋子。那太好了,谢谢警官,谢谢让这么漂亮的美女陪着我。”乔顺说话时,脸上还露出了笑眯眯的神情,好似脑中在想着不健康的东西。

    熊大队长并没有回答乔顺,而是向进来的女人问了话:“你认识椅子上这个人吗?知道他叫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不,不认识。”女人脸色腊白,言语结巴。

    “是吗?好好想想。早想起早解脱。”熊大队长的声音带着暗示。

    听到警察警告的声音,女人说话更不利落:“真,真的不认识,从,从来没见过这么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姓名、单位、岗位?”熊大队长开启了对女人的问话模式。

    “我?财,财政局拨付中心副主任米佳敏。”

    “谈谈你的具体工作内容、工作流程。”熊大队长又道,“说的简单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我主要负责……”米佳敏停了一下,又说,“中心还有主任,我只是负责具体执行,其实就是挂了个副主任名的经办人员。每次拨款时,我都是看到相关拔付单才具体执行,拨付单上有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监听室里,坐着楚天齐和乔海涛,二人戴着监听耳机,盯着面前的画面。

    此时,监控画面里,一共有四个人。其中一个人坐在特制椅子上,圆头圆脑的,正是今天这个屋子的主角——乔顺。在离乔顺不远处,站着一个戴眼镜的男子,男子头发很少,头顶有很大一片发光点,四周的头发也很稀疏。另外,还有两名警察站在眼镜男子身后。

    经侦队熊大队长的声音传来:“先把乔顺带走。”

    画面中,两名警察立即上前,打开特制椅上锁具,弄开手脚处遮挡物。然后给乔顺戴上银色“手镯”,让对方站起来,一人抓住一条胳膊,押着乔顺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无论愿不愿意,刚才的一幕都进入了眼镜男子眼帘,他下意识的擦了擦额头上沁出的汗珠。

    “刚才的人你很熟悉吧?”还是熊大队长的声音

    “不,不太熟悉,不是,我就不认识他。”眼镜男子修正着自己的措辞。

    “想好了,到底熟悉不熟悉?”熊大队长追问着。

    眼镜男子这次回答的比较干脆: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说说吧,你的职务是什么?在这次电脑进场过程中,都负责哪些工作,与什么人有接触?”熊大队长换了话题。

    眼镜男子回答的挺及时:“我是教育局副局长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闭上眼镜,专注的听着耳机里的声音,希望从中能够听出一些什么,希望能够找到不一样的东西。只到戴眼镜男子的这通讲说完毕,他才睁开眼睛看着画面。

    又回答了几个问题,眼镜男子被请出了这间屋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楚天齐摘下耳机,问道。

    乔海涛也把耳机放到桌子上:“县长是说刚才的问答?”

    “不,我是指今天整个问话情况。”楚天齐进一步解读着自己的提问。

    略一沉吟,乔海涛说起了自己的看法:“今天从找的这几个人看,无论是财政局还是教育局,无论是科长还是副局长,都有一个最基本的特点:紧张,高度紧张。至于因何紧张,是不适应这个场景,还是因为其它原因,就需要下来再做具体分析了。在这几人中,教育局的那个女科长表现更显异常一些,从她回答问题的情形可以看出来。本来很简单的常规问题,比如具体岗位职责,她回答的结结巴巴,很不利索;而那几个相对刁钻的问题,她反而对答的很及时,也很顺畅,似乎早有腹稿,似乎提前操演过一样。另外,财政局也有一个人表现不太一样,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乔海涛的分析,楚天齐点点头:“咱俩看法基本一致。究竟是我们对于某些细节过于敏感,还是确实值得怀疑,那就只能再做进一步分析,只能再听听警方的具体看法。他们毕竟一直直接接触这件案子,对于好多细节了解的更清楚,尤其对一些具体环节也做过分析。今天的这个过程是走了,但具体效果什么时候显现,能不能显现,只能拭目以待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药量是加了,效果如何,只能再看了。希望能把病人直接找出来,而不要把好人吃出病来。”乔海涛回应着,也带着一丝忧虑。

    正这时,屋门响动,胡广成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县长、乔县,您二位对今天的‘过堂’怎么看?”胡广成直接征询起了意见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应该是你先谈才对吧?”

    “好的,那我汇报一下。通过今天问话看,乔顺的反应在意料之中,至于财政、教育局……”胡广成讲说起了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外面大街上已经灯火明亮,但财政局局长办公室却漆黑一片,好像人去屋空的样子。但办公桌后忽明忽暗的烟火,表明有人在屋里。

    已经好几年不沾烟卷的肖月娥,这几天又重拾了这个爱好。严格来说,她并不痴迷这种东西,吸在嘴里很大味,有时还会被薰的咳嗽不停。以前抽烟,那还是在乡下的时候,就是觉得好玩,吸上两支似乎也真有点解乏。后来做了乡里一把手,才彻底把这东西扔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这几天实在烦乱,又孤独、寂寥无比,还有着浓浓的忧虑,她才想起了这东西。现在身为女局长,如果去购买香烟,难免让人诟病,所好的是,有那小子给的几盒烟,正好翻出来抽一抽。这些烟已经到手好几个月,她一直都没动,要不是看那小子一片好心,她连留也不留。

    又吐了口烟圈,肖月娥感觉身上舒服好多,头疼也基本没有了,身上似乎也轻快了一些。这几天吸的时候,每次身上的不适感都会消失,都会状态好一些。只是近两天每天需要多吸一点,要不好像乏劲就解不了。虽然这东西感觉不错,只是有股怪味,不知是不是放天数长的原因,到时得问问那小子。可是近几天却打不通电话,不知那小子到哪鬼混去了。

    掐灭烟头,肖月娥打开桌上台灯,小心的把烟灰缸里已经浸成糊状的烟灰和烟蒂倒到了小塑料袋中。每次抽完的时候,她都会这么做,她可不能让下属知道自己吸烟,那样对局长形象不好。那小子在给自己这几包烟的时候,还特别提醒过,让自己注意领导形象。她更不能让乔金宝知道这事,她担心对方会因此厌弃自己,如果没有乔金宝撑腰,自己什么都不是。这几天抽烟,既是因为心绪烦乱,也是因为这东西确实解忧,更是因为近些天不会和乔金宝见面。

    把塑料袋收好,又用水清洗一遍烟灰缸后,肖月娥把窗户压开一条缝,顿时外面清风吹了进来。不知怎么的,今年似乎冷的早一些,往年的这个时候并没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现在她更感觉冷,既是因为清风的吹拂,更是因为刚刚得到的消息。她听办公室主任说,今天有好几人去公安局“过堂”了,这可是头一次听说。以往的时候,这些人顶多是被叫到办公室谈话,而今天据说却是那种带铁栅栏的屋子里,显然形势升级了。这些人被叫到了那个地方,自己还会远吗?

    我该怎么办,又能怎么办呢?肖月娥双臂撑桌,双手指头插到头发里,不停抓来抓去。可是就是把脑袋想破,也没给出最终结论,反而心头的闷压感更重,压得头都疼了,疼的她又想再抽一支烟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