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 一撮毛漏网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早上醒来已将近八点,这还是闹铃叫醒的,否则可能真就睡误点。楚天齐不敢耽搁,今天可是星期一,那么多工作等着呢,再说万一赶点上,自己可能就成懈政典型了。他赶忙起床洗漱,收拾利落来在外屋,坐到了办公桌后。

    睡的太晚,满打满算也不过两个来小时,而且从昨天下午开始,头疼症状一直未完全消除。尽管强打精神,身上还是有些发软,不禁连打了好几个哈欠。

    泡了杯浓茶喝下去,精神头才好了一些,楚天齐翻开桌上文件,批阅起来。

    刚九点多,刘拙汇报,县人民医院院长电话预约,想见县长,楚天齐答复“现在过来”。

    不知是否已经提前出发,反正院长来的特快,而且进门就是客套话:“县长休息那么晚,我还来打扰,请县长勿怪。”

    “院长也辛苦。”回了一句后,楚天齐直接问到主题,“小娟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院长没按县长示意坐沙发上,而是依旧站在办公桌前,直接汇报起来:“截止到早上七点,所有检查化验结果全都出来了。结果显示,除了昨晚检查到的外伤以外,病人再没有其它伤处,化验、拍片、B超结果都正常。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我又组织相关医生进行分析、论证,根据与临床观察对比,大家一致认同结果。

    病人外伤两天可痊愈,伤痕需要一段时间恢复,应该不会留下痕迹,现在就是心理有些阴影。据护理人员讲,病人曾经两次都说梦话,好像是被人追赶的样子。护理人员所说的两个说梦话时间段,与综合监测仪监测数据也相吻合。根据病人这种情况,刚才我离开的时候,已经让心理医生轻微介入,但考虑到病人情绪,没有和病人交待医生身份。

    病人现在的这种心理反应,是所有此类病人的通常反映,一般都会随着时间推移而自愈。再有心理医生介入,病人自愈时间会加快,心理阴影也基本能够更好消除。您放心,医院会全力以赴为病人精心治疗,并尽最大努力,让病人身心彻底及早康复。

    我们所有医护人员一致认为,遇到县长是病人的最大荣幸。若不是县长及时遇上,若不是县长侠道热肠,女孩指定危险了,什么样的坏结果都可能出现,最起码身心所受伤害要大的多。县长这种高尚的思想境界,舍己救人的大无畏精神,太令人仰慕和钦佩了。我一定要积极向县长学习,即使难学万一,也一定不遗余力。”

    这个院长就是一标准马屁精,自昨晚到现在,只要一见面,就要给自己戴高帽。但现在楚天齐并没有过多反感,这种人见多了,而且在给小娟治疗一事上,这个院长做的非常到位。于是他说道:“对于院长赞誉之词,实在不敢当。只要是有正义感的人,我想都不会袖手旁观,院长肯定也会伸出援助之手的。谢谢你对病人的呵护,也请你继续保持这颗医者仁心,让所有病人都能享受到无微不至的关心和救治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,一定,我一定牢记县长嘱托,全力以赴做好本职工作。”院长显着特激动,就差说万死不辞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面带微笑:“小娟的治疗和恢复,就拜托院长了,我替她的家人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院长马上表态:“不敢当,不敢当,一定尽心尽力。县长公务繁忙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楚天齐微微欠身,伸出右手,给了对方极大的礼遇。

    与县长握过后,院长点头哈腰着,退出了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楚天齐长嘘一口气。虽然他已经预感到是这样的结果,但听到院长的当面汇报,才彻底放下心来。虽然刚才院长对自己不乏奉承,但昨晚能够遇到自己,的确是小娟的幸运。当然,小娟的幸运也是由多个偶然串起来的。

    若不是自己执意周末去乡下,肯定不会碰上昨天的事;若不是正好遇上杨福瑞、高佳明,也就不会在乡里吃饭,肯定也就赶回县里了;若不是在阴坡地受凉,自己就不会头疼、难受,白天肯定就离开了黑山乡;若不是正好赶上下雨,自己就不会等到那个时候,肯定要错开时间点了。正是这些巧合,自己才遇上了,也才有了后面的事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小娟的幸运还不止遇上了自己,还有好多。正是由于她急中生智,刨制出所谓的“表哥”,也正好有车辆迎面驶来,才把那辆越野车逼上泥泞的岔路。由于下雨,道路湿*滑,而且轮胎和车底糊了好多泥,越野车才跑不起来。当时小娟被推下车的时候,正赶上上坡,车速可能连十迈都不够,而且小娟是从车上滚下的,地上又满是烂泥,这才不至于产生外伤和内伤,也不至于撞击到头部。

    这次能被救下,小娟无疑是天大的幸运。另外,主管公安副县长亲自介绍工作,那就是小娟的意外之喜了,也算是对这个辛苦女孩的一种补偿吧。楚天齐相信,无论小娟自己,还是她的家人,都会极力珍惜这个机会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一点的时候,刘拙来了,说是胡广成要来汇报工作。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让他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答了声“好的”,刘拙转身走去。但在出门前,迟疑了一下,才又迈步离开屋子。

    很快,胡广成进来了。

    坐到对面椅子上,胡广成直接汇报:“县长,到目前为止,还没抓到一撮毛,也未得到关于他的消息。从凌晨四点截住那辆车算起,到现在已经六个小时了,我派众多警力重点排查了相关路段,在路边并未发现可疑脚印。而那两人都说一撮毛是独自下的车,也没见路边有车辆,这就奇怪了,那家伙能跑哪去呢?

    方晓军还坚称自己是被一撮毛威逼,至于一撮毛要干什么,他不清楚。对于方晓军的供述,现在还没有其它旁证,可能得抓到一撮毛才清楚是否真是那样,是否是一撮毛用替他还赌债一事威逼利用。

    不过,在调查走访方晓军的邻居、朋友时,他们都证明了方晓军好赌这一点。

    那个司机确实是在茂盛区郊区跑农用车,是被一撮毛以一天五百块钱临时雇的,以前并不认识一撮毛,有两人能够提供证明司机的话;司机媳妇说法也与司机一致,还拿出了那崭新的五百块钱。司机说他之所以盯女孩,是当时感受到一撮毛不怀好意,是紧张的,其实他也看了那两人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呢,越野车楞是开出了农用车感觉,不但速度提不起来,车身也左摇右晃的。”楚天齐“哼”了一声,然后又说,“关于那个一撮毛,我分析肯定有车接应。那两人交待的是同一时间段,同一地段,那么地点应该是准确了。那个地方我知道,四外没有人烟,周边又是一马平川,他根本没地方躲的,只有迅速逃离。刚下了那么多雨,路肩上都是泥,但却没有一个可疑脚印,那么他只能从柏油路上离开。两条腿绝对跑不过警车,而且他也不敢在公路上大摇大摆的走,只能是有车接应。”

    胡广成接话:“我也这么认为,派警力重点调查过往车辆,但到目前还没找到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该查还要查,另外也要考虑一下‘灯下黑’,我想他肯定知道‘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’这个道理。而且你们截住警车,拿下那两人的时候,他已经下车两个多小时了,这个时间足够他转移区域和变换路线。但前提条件是,必须有车及时出现,而且那辆车还能把他迅速带到可躲藏的地方。要是路上有足够监控摄像头,那么锁定范围就小多了,何至于上百公里盘查?这不但增加了盘查难度,也给嫌疑人创造了更充裕的逃离时间,明年就是资金再紧,也要把“天眼网”织起来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对了,那两人有没有听一撮毛提到过什么人,或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他俩都说没听一撮毛提到什么。方晓军依然还是那套说辞,说一撮毛找到他的时候,就拿赌债说事,逼他还钱。连本带利翻了好几倍,他只好求一撮毛,一撮毛才提出让他联系小娟。一撮毛的说辞是,想跟女孩认识,没有其它目的。”胡广成道,“那个司机没听说什么,倒还有情可愿,毕竟只是临时合作。而这个方晓军可是早就认识一撮毛,也多少知道些一撮毛底细,但他却没听说,也没仔细询问,还以“头疼不记得”进行搪塞,这就值得怀疑了。我会继续盯着这小子,争取从他小子口中问出点东西来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嗯”了一声:“该审的审,能有更多线索的话,既有助于抓一撮毛,也有助于破案。找一撮毛的事也不能松懈,还要再紧一些,他现在比我们还急。当然方式上可以适当调查,比如外松内紧。回去告诉弟兄们,多辛苦点。不过你要抽时间休息一下,看你那眼窝,都黑青的不像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县长,我没事,先回了。”胡广成起身,告辞离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