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 俊琦失踪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可能是风雪确实小了,汽车速度提了上来,也可能是没有了担心,还可能是心情顺畅的缘故。没觉出用时多少,等楚天齐转头看向车外时,公里桩显示,已经离县城很近了。

    “叮呤”,两声短促铃音响过,一条短信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拿起手机,看到宁俊琦发来了这样的内容:天齐,到哪了?快不快?

    离县城还有二十来公里,估计顶多二十分钟就到火车站,再稍等一会,我很快就到。输入这样一段文字,楚天齐发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次对方短信回复的稍慢一些,差不多间隔了将近五分钟,但内容却有很大不同:天齐,好想让你吻,我也想吻你,吻*遍你全身每个地方。我都等不急了,好想让你*,你快来呀!

    看到这样露骨的内容,楚天齐不由一楞,俊琦今天这是怎么了,怎么说出这么糙的话?不是她淑女的风格呀。

    疑惑过后,楚天齐随即给出答案:俊琦这么多天一直不理自己,肯定心里也实在矛盾,既等着自己回去见面,却又不愿口头上承认。可是一直又蒙了两个来月,虽然自己经常给她发短信,但自己一直没有回首都,也没有去到雁云,肯定她是既生气又想念。正是在这种心情驱使下,她才乘火车赶到这里,既是对自己“质问”,更是催问结婚的事。当然了,女孩就是这样,好多时候都是“口是心非”,越是赌气不理对方,其实心中也越发想念。尤其俊琦也三十多了,心里那么想念,生理上肯定也会有所反应。没准这次来,已经准备全交给自己了。想至此,楚天齐脑中现出荒诞的电影镜头,也不禁充满了遐想和期待。

    心中有了想法,便更急着要见到对方,反而感觉路耐走,也感觉时间过的慢了。好不容易,终于到了城边,汽车向火车站驶去。再有五、六分钟就能见到俊琦了,楚天齐的心情更显急迫,心中呼唤着:俊琦,我来了。

    火车站已经近在心前,车速也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叮呤”,又是两声短促声响,一条短信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短信内容,楚天齐不禁一皱眉头,上面的内容更露骨:天齐,快点,我已经受不了,好想让你*。

    紧接着,新的短信又至:快点*我呀,就像以前那样整晚的*。

    不对,这不是俊琦发的,后面这条内容纯属胡说,纯属无中生有呀。楚天齐脑中“忽悠”一下,一种不好预感涌上心头。急忙摁下绿色按键,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吱”,刹车声响过,帕萨特停在候车室门前。

    一手捂着耳旁手机,一手推开屋门,楚天齐蹿出汽车,向候车室跑去。

    看着县长失常的样子,两位下属已经猜出了来人的大致身份,都不禁露出了嬉戏的神情。但很快,嬉戏神情在一人脸上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”回铃音一遍遍响着,可是根本没人接听,只到响起那个冷冰冰的女声:“您所拨打……”

    挂断、重拨,“嘟……嘟……”再起,楚天齐也已跨进了候车室里。

    候车室里空空荡荡,哪有宁俊琦?不对,长椅上有一人。尽管那人破衣烂衫,脏兮兮的披散着长头发,看着形象根本不可能,但楚天齐还是疾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能是听到了声音响动,长椅上的人抬起脑袋,乜斜着奔来的大个子,嘴里不知喃喃着什么。

    看清那人尊容,楚天齐收住脚步,再次环顾着整个空间。没有人,的确没有,售票窗口都关上了。

    此时,手机里又传出那个声音:“您所拨打……”

    抓起手机,楚天齐奔到那个挂着“值班室”的屋门前,“笃笃”的敲击着。

    “谁呀?什么事?”屋子里传出一个迷糊的男人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找个人。”楚天齐忙道。

    “找人到派出所,这是车站。”里边声音冲了好多。

    尽管心急,但楚天齐还是尽量耐着性子说:“同志,请你开开门,我有一个朋友在这里找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来来往往的人多了,我上那给你找?”男声带着极其不耐。

    “开门,开门。”楚天齐不由火气,敲门的力道也重了好多。

    “大半夜的敲什么敲?你他……”话到半截,屋门打开,一个中等个圆脸男人出现在门口,终于没有骂出“妈的”二字。

    “同志,帮我找找。”楚天齐焦急的讲说了要求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县长。”虽然铁路职工不归县里管,但该男子还是认出了当地父母官,态度也马上好了许多,“县长,我不知道是您,以为是醉鬼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打断对方:“打扰了。我一个朋友乘坐的火车是九点十七到达,先前一直联系着,她说在候车室等着。等我刚赶回来,就到了这儿,结果人却不见了,打电话也不接。”

    正这时,刘拙和岳继先也到了身后。

    “好的,县长,你进来,我给查查录像。”圆脸男人招呼着。

    “县长,我们到车站附近找找。”刘拙忙道,“您朋友长什么样?”

    “哦,她是你……宁书记。”回过之后,楚天齐跟着圆脸男子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啊?”刘拙和岳继先都发出了惊呼,然后急转身,出了候车室。

    进到屋子,圆脸男人一边操作着监控器前的鼠标,一边嘟囔着:“那趟火车晚点了二十九分钟,九点四十六到站。加上出站时间,从出站口再进候车室,最快也得九点五十二、三,就从九点五十查,您坐着看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客气,径直坐到椅子上,一边点着快进,一边关注着画面。有了有了,有人集中进入候车室,好多人都戴着帽子或是捂着耳朵,很像是刚出站不久的人。黑白画面不太清楚,楚天齐使劲盯着显示器,过滤着上面每一个身影,尤其对女性看的更为仔细。人们都包裹的很严,分辨起来还有一定的难度,也增加了分辨的时间。一直看了上面大约二十分钟跨度的录像,再没有成群人进入,也没有单个走进的人。在这期间,根本就没有宁俊琦身影。

    楚天齐仍不死心,再次过滤着,同时问道:“就这四道画面?”

    “是,候车室里边两个,门前两个,其它地方没有。再往远的地方,那就是当地警方的监控区域了。”男子点头应答,然后又问了一句,“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谢谢!”楚天齐放下鼠标,起身便走,拉开屋门。

    此时,刘拙和岳继先正赶到门前。双双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说话,而是快步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刘、岳二人在后面紧紧相随。

    “叮呤”,刚到车前,短信提示音再起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一看,还是宁俊琦号码发来的消息:我受不了了,快点*我呀,快点,快点*我呀。

    “妈的。”咬牙骂过后,楚天齐回拨过去。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”两声回铃音后,手机里面没了动静,随即传出提示女声:“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,请……”

    再拨,还是“关机”提示。

    “县长,赶紧上车。”刘拙在车里催促。

    楚天齐坐上汽车,说了声:“去警务指挥中心。”

    “帕萨特”启动,“嗖”一下蹿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通知胡局长吗?”刘拙提醒着,“应该通知他到场,方便调集警力。乔县也应该通知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,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刘拙立即拿出手机,拨打起了胡广成号码。电话一通,直接道:“胡局长,马上去指挥中心,县长也赶过去。现在就让人调看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路拨打着那个号码,也拨打了宁俊琦另一个号码,但直到来在指挥中心,手机里面都是“关机”提示。

    赶奔指挥中心的路上,刘拙在征询县长意见后,给政府那里值班的人打电话。对方回话,没见到刘主任所描述样貌的女子。这个结果在楚天齐意料之中,但还是希望搞明白。

    “帕萨特”刚在指挥中心楼下停住,楚天齐便快速推门下车。

    先一步赶到的胡广成疾步迎了上来:“县长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俊……我朋友失踪了。”楚天齐回话期间,并没停下脚步,简单讲述了经过,“她坐的火车晚点半小时,大约九点四十几分到,讲好在候车室等我。中途路上没有再打通电话,只有短信过来,前几条短信还算正常,后几条明显不是她发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楚、胡来在指挥中心门外时,乔海涛也快步追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提前接到了局长通知,监视屏大画面上正是火车站适时监控场景。还有几个画面,也是火车站附近几个摄像头场景,有的是适时的,有的是回放录像片段。

    看到几位领导进屋,所有人员马上起身。

    “都坐下。”乔海涛代替县长做了要求。

    三人径直来在操作台前。胡广成问:“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指挥中心主任马上回答:“没有发现您所说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来,我看看。”楚天齐说着,用手一指,“看这个画面,要九点四十至十点十分的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