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再加份药引子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虽然已经回屋多半天,虽然应该已经是晚上,但乔顺还在纳闷着。他不明白白天为什么换了审讯的人,也不知道新换的那个人是谁,更不清楚黑影中到底是什么人,甚至都怀疑是否有人,怀疑是否放的录音什么的。

    更让乔顺怀疑的是,今天他们怎么会突然问出那些问题,那些自己根本就不擅长的问题,自然也就不知道那个局长说的到底真是那么回事,还是就在诈自己。这么多天以来,今天是最失败的,失败在竟然被问住了。想想真是懊恼,真应了那句话“大风大浪闯过来了,竟然在小阴沟翻了船”。

    还有一事,乔顺也非常不解,不明白为什么会让自己发誓。他知道,他们那些警察最不信这东西,好像也不允许他们弄这迷信事。上次自己让那个家伙发誓,特意询问这个局长,当时局长还挺为难的样子。今天怎么就突然让自己发誓了,是想诈自己?你们错打了算盘,老子根本就不怕发誓,这就跟吃家常便饭似的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个好日子,是农历九月初九……”忽然一个声音在头顶响起。

    乔顺抬头看去,看向发声所在。平时倒也播放一些东西,但都是宣传政策,今天怎么换内容了?

    顶棚上的小音箱继续发出声音:“今天是传统节日重阳节,也被国家确定为老人节。每年这一天,国人都要陪老携亲出游赏秋、登高远眺,观赏菊花、遍插茱萸。对于这个节日,许多文人墨客都予以记述,以表达对父母亲人的思念和祝福。父母倚门而望,妻儿声声呼喊,‘回来吧’,‘回来吧’……”

    老瓶装新酒,还是他们的“攻心术”,在让自己投诚呢?乔顺已经明白了警察的用意,遂冷哼一声,冲着发声处轻蔑一笑。

    尽管识破了“警察”的伎俩,尽管“有一定之规”,但音箱里的声音还是源源不断的进入耳朵:“其中大诗人王维的一首《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》最为有名,诗句是这样的:独在异乡为异客,每逢佳节倍思亲。遥知兄弟登高处,遍插茱萸少一人。其中那名‘每逢佳节倍思亲’更是成为千古名句。诗人通过这首诗,表达了游子思乡怀亲之情,他在思念自己的父母妻儿,在思念兄弟姐妹……”

    暗道一声“好麻烦”,乔顺抬手捂住了耳朵。他不但耳朵麻烦,心里也麻烦。现在这么一捂,声音是小一些了,可是心里的麻烦却根本捂不住。

    其实耳朵也不可能完全捂住,那个音箱的声音照样传进耳朵:“每年这一天,无论身在何方,远方游子都会向父母献上祝福,都会祝父母健康长寿。即使父母已经故去,游子也会献上浓浓的思念,可却也印证了那句话‘子欲孝而亲不待’,这是多么令人……”

    明知道是警方的攻心之术,但听着这些语句,乔顺心中还是起了波澜,脑中也出现了上午发誓的场景。当时自己答应的非常爽快,直接就说“天灵灵,地灵灵,过往神仙听分明。今天我在这发誓,我在县里根本没有当官亲戚,要是有的话,就让父母、老婆全都死翘翘。”当时并没觉着什么,还挑衅的问了句“这行了吧?”可现在怎么就这么不得劲呢?

    “爹、娘,你们在哪啊?”乔顺心中发起了呼唤,“我想你们呀。”

    自是没人回答他的问题,而那个音箱里还继续播放着“催人泪下”的语句。

    “爹、娘,你们在那边好吗?听到儿子的呼唤了吗?儿子……”虽然在心里呼唤,但乔顺还是感觉到嗓子发堵,鼻子发酸。

    “哼哼”。

    什么声音?乔顺回头四顾着,哪有人?可那个声音似乎还在,好像在心头响着。想起来了,在自己刚发完誓的时候,暗影处就曾经发出这种冷哼。

    那个家伙为什么要冷哼?是在讥讽自己吗?是讥讽自己拿父母发誓,还是有什么阴谋?

    对了,现在他们播这个,就是在扰乱自己的心智,就是想达到他们的目的。这帮家伙太恶毒,太损了。想至此,乔顺抬起头,冲着那个音箱处运气,刚要“呸”一声,又赶忙收住,他想那些家伙肯定在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乱啊,太乱了,心里乱死了。乔顺继续双手捂耳朵,在地上转起圈来。转着转着,他忽然拿开了双手,他不能让那些家伙看到自己怕听这声音,他要做的更坦然一些。于是他不再频繁的转圈,而是坐一会儿,走一会儿。其实他有所不知,现在的举动更表现出内心的烦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如乔顺猜测的那样,正有三个人“看”着他,只不过他未看到对方而已。

    指着屏幕上的人,楚天齐问:“形容一下他。”

    “坐立不安。”乔海涛先说了话。

    胡广成跟着回应:“热锅上的蚂蚁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对,说的太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县长,还是你的招厉害。先是设计那些问题,打他个措手不及,让他产生了慌乱。现在又弄了这个宣传攻势,把他心里攻的乱乱的。他现在的样子,咱们都看到了,显然心里长了草,已经难以安静。其实在审讯室的时候,我就发现,他让老胡回击的胡言乱语时,脸上就出现了慌乱,那可是近些天没有的。说实话,我真佩服县长,你毕竟是半道出家,只做了两年公安局长,可是却比我们这二、三十年的老警察有办法。”乔海涛由衷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是呀,不服不行。”胡广成点头感叹,“以前刚知道县长曾有公安局长履历的时候,我真的不以为然,可事实胜于雄辩,我是不得不服呀。远的不说,就说抓乔顺的事,要不是县长点拨,肯定就无功而返了,现在能不能抓住还不一定。审乔顺也是这样,我们费了那么大劲,结果乔顺就跟逗我们玩一样,根本没句实话,纯属拿我们打镲。可是今天让县长这么一设计,他立马什么也不是,照样词不达意,胡说一通。真应了那句话,行家伸伸手,便知有没有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连连摆手:“得得得,你俩别拿我打镲了,我充其量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,何况现在这耗子逮的对不对都不知道。我自己清楚,当时做公安局长也是赶鸭子上架,跟你们这老科班没法比,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。我没有受过警务系统训练,现在也不从事这项工作,只是有时能够站在局外想一些事情而已。上次出主意,那是正好电脑上看到信息,随口一说,主要是你们找对地方了。这次出这主意,也是事出突然,忽然受到启发。”

    乔海涛“诶”了一声:“对了,县长,光听你说药引子,可是到现在你也没具体讲。你让他发誓算不算?心理攻势算不算?”

    “也算也不算,我这药引子可不止一个。”说着,楚天齐抬手看了看表,“九点半,要是喝点什么东西,就正好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让准备那东西,也是药引子?”胡广成发出疑问。

    楚天齐微笑点头:“是,再来份药引子。”

    “县长,你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我是有点明白又有点糊涂。还有你这法子是怎么想到的?”乔海涛想要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“不可说,不可说,得一步一步来,说了就不灵了。”楚天齐显着很神秘,然后又补充道,“提前声明,这不是对你们不信任,否则也不会和你们一块弄这事了。胡局长,上药引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答应一声,胡广成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个可恶的东西终于不“哇哇”了,但乔顺的情绪依然不太好,关键是那里边讲的一些内容很令他伤感,勾起了他内心的诸多烦恼。不过相比之下,没有了动静,心里也多少平静一些,最起码可以上床躺着了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、“哗啦”,开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妈的,半夜还要过堂?带着不满,乔顺转头看去。

    进来了两个警察,手里拿着食盒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这时间还有饭?几点了?半夜了吧?我记错时间了?乔顺心里发出诸多疑问。

    食盒打开,立即飘出一股香气。

    乔顺下意识的吸了吸鼻子:香,炒菜真香,不对,还有酒味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乔顺脑中不由得闪出电视剧中的画面:牢头拿来酒菜,说上一句“兄弟,吃饱了好上路,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”。

    他们敢这么做?乔顺还是觉得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加菜,夜宵。”放下特制餐具,两名警察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,为什么?”乔顺急忙大喊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重阳节,所有人都加。”声音落下,铁门关上,又是“哗啦”、“哗啦”两声响动,脚步声远去了。

    不是断头饭?带着狐疑。望了望门口方向,又四顾了一下,乔顺弯腰凑上前去,贪婪的吸了吸鼻子。

    太香了,从进到这里边就没喝过酒,刚来的两天还嚷嚷了几次,后来干脆就没再喊过。不曾想,“痴心妄想”在今天变成了现实。该不该吃喝呢?乔顺犹豫起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