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四十七章 组织程序非同儿戏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一通祝贺掌声过后,乔金宝笑着说:“安书记补充的议题真是不错,获得了大家一致认可,这也说明安书记专业素养高,看问题足够准,也才能做出如此正确的判断。谁还有补充,也可以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书记,我这里想要汇报一件事,不知可不可以?”乔海涛说了话。

    乔金宝脸上笑意更浓:“乔县长太客气了,自你升任常委后,还没提出议题呢,这个面子必须要给的,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书记!”道过谢,乔海涛讲说起来,“八月十号那天,在这里曾经召开过常委扩大会议,专门配合警方破案工作。经过调查、侦破,结合现有证据,已经认定为诬陷诽谤。嫌疑人贺国栋到案后,能够积极交待犯罪事实,也能检举同案嫌疑人,为案件侦破争取了时间,也间接减轻了受害人的精神痛苦。贺国栋的悔过、配合态度,使谣言的恶劣影响降到最低,也取得了受害人的谅解。

    结合贺国栋的立功表现,以及受害人的谅解,参照相关规定,警方开会研究后,决定对其从轻处理,处以二十五天刑事拘留。同时还决定,拘留结束后,对其监视居住一百八十天,以确保其随时可根据线索再行配合。贺国栋被抓时间是八月六日上午,拘留到期日是八月三十一日上午。

    此案中另一嫌疑人孙子铭,自到案后,便交待了指使贺国栋诬陷诽谤曲勇一事,认罪态度较好,而且现在暂时丧失记忆。警方经过开会研究,决定对其处以二十一天刑事拘留。同时在拘留结束后,会把他移交戒毒所强制戒毒,并监视居住一年。孙子铭被抓是八月十日,行政拘留到期日是八月三十一日。此处理已经报上级批准,批准后即生效。”

    听出来了,这是交换。大多数人表示理解,反正曲勇升职与这两人处理,都是顺理成章的事,都有相关规定可依据,完全符合程序,只是被人为的设置为争斗砝码而已。也有人很是不满,这分明是拿大家当摆设,被动举手,被动做道具,但也只能感叹“官职太小”,并不能多说什么。同时,人们把目光都投向了乔金宝,都想看看操盘手之一怎么表态。

    “哦,这事呀。上次开会的时候,情况特殊,否则这种事不会上常委会。但既然乔副县提出来了,我做为党委一把手,对县公安局这种依规办事的态度表示赞赏。同时也希望警方加强对两名嫌疑人的监管,嫌疑人也要洗心革面,重新做人。”说到这里,乔金宝又强调了一句,“以后这种小事,就不要拿到常委会了,这实在不算事。”

    听到乔金宝这么说,好多人都不免诧异,觉得乔金宝好像不该说这种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感受到的就不仅是诧异了,而是深深的疑惑,难道自己猜错了?听乔金宝的意思,这事就不算事。那会是什么?按说这已经是很大面子了。看来乔金宝要耍滑头呀。

    两项临时事项已经说过,该散会了吧。这样想着,好多人都下意识看了看时间,已经十一点半了。

    乔金宝也和人们一样,也看了看时间,但他没带手表,而是拿起手机看的。放下手机,乔金宝说:“同志们,今天会议开的非常好,所有既定议题都顺利通过。附加议题也非常好,安书记的议题还获得了全票通过,更是可喜可贺。乔副县汇报的事项虽说小了些,但毕竟上次在会上议过,今天提出来,也是对常委会和各位常委的尊重。现在正好已经到了下班时间,我们就散……”

    “书记,不好意思。”安可为突然打断了乔金宝,“还有一件事是否也该议议?”

    “还有事?什么事?这可都下班了,大伙都饿了。”乔金宝脸上带着一丝不悦。

    安可为道:“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来,曲勇党政一肩挑,原来的党委书记怎么安排?总不能让人家就那么耗着吧?”

    “这事哦……也是,还真忽视了。”乔金宝嘴上打着吸溜。

    双簧,安可为、乔金宝在演双簧,所有人都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乔海涛不由得看向楚天齐,楚天齐也正看着他,两人都意识到:这才是砝码。可这砝码究竟有多大,能不能认可呢?

    “书记呀,我们这些人组成了全县权力核心,更多想的大局,具体事项容易忽略,这也很正常。可做为当事人来说,涉及自身的事不能不想啊。”安可为一副悲天悯人的口吻,“会议一结束,我们去吃饭了,但刚才会上的升职消息势必会不胫而走,也许现在有人已经知道了,这样的消息就没有秘密可言。做为当事地的贺家窑乡,势必对这样的消息更敏感,人们会怎么样,原书记会怎么想?很可能新的传言就会随之而起,又会出现新的受委屈者,那就是我们的失误了。所以我觉得现在应该再议议乡党委原书记的去向,不能顾此失彼嘛!”

    “再议议?可是现在已经……”乔金宝显得很迟疑。

    装象,还不是你的主意?没准那个女人就在你卧室等着呢。真是既想做*子,又要立牌坊,骗鬼去吧。好多人都在心里腹诽上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大家就再辛苦一下,一切为了下属,为了工作嘛!”乔金宝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,“谁来说说,有什么合适的位置没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一个萝卜一个坑,全县所有正科位置全都满着呢,要是副科倒可以考虑。”说话的是岳雯。也只能是她接茬,她是全县组织工作的主管领导嘛!

    “副科怎么行?一个多年的优秀正科级乡党委书记,怎么能给安排副科呢?”安可为提出了异议,“假如这么安排的话,人们还以为她犯错误了呢,对她太不公平了,组织也不能这么做呀。”

    岳雯神情很惊讶:“正科满员,副科你又说不公平,难道还要给她副处?这应该是市委的权限吧,什么时候也归安书记管了?”

    安可为打了个“呵呵”:“岳部长,真会说笑话,我哪有那么大权利?你看这样行不行,可以考虑相关科局局长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安副书记,要不这样,你把组织部长兼上吧。”岳雯脸色很冷。

    “岳部长,你什么意思?”安可为脸色也冷了,“我这也是为下属考虑,又不是为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岳雯“哼”了一声:“我知道你关心女下属,关心的都废寝忘食了。可干部调整、任命都有一套手续,都要经过相关程序的,哪能想一出是一出?你以前没有做过组织工作,但现在做副书记也快一年了,总应该多少学一点吧。如果都像这么弄的话,哪还要组织部干什么?直接由副书记一个人包揽得了。”

    安可为脸上肌肉跳了几跳,心中很是恼火,当着这么多人,这个女人太不给面了,又是损自己,又是挖苦的。可他也不能发火,毕竟自己今天做的不太合规矩,可我也为难呀。安可为只得在心中叫苦。

    “岳部长,今天这事是有点特殊,也事出突然,老安呢也是一片好心,可这个现实问题也得处理,大家还是心平气和的拿出方案,尽快议一议。”乔金宝打起了圆场。

    成什么事了?左一出,右一出的,也太拿我这个组织部长不当回事了。尽管恨的牙根痒痒,但毕竟对方是县委书记,不同于安可为,岳雯不能太不给面子,便没有再回呛。而是为难的说:“确实没有空位子呀。”

    “岳部长,再好好想想。”乔金宝又说了话。

    “要不这么的,有个别局一直有配党委书记的打算,不如就让她去做局党委书记,待遇同样是正科,也进城了,干什么都方便。”岳雯提出了建议。

    听到最后一句话,人们脸上全带了笑意,大家都把意思给引申了。

    注意到人们的神情,岳雯也才觉出此话的歧意,赶忙修正道:“书记,我没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刚才已经看到那些不怀好意的笑,现在岳雯还给点了出来,乔金宝顿时心头火气,沉声道:“那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众人的笑意更浓了,乔金宝这不是“此地无银三百两”嘛!

    但楚天齐可没笑出来,他知道此时绝不是发笑的时候,时刻提防后面的事情才是关键。同时他的大脑也在飞快旋转着,一个个职位从脑海掠过,忽然一个位置停了下来,他不由一惊:难道他们谋上了那里?野心也太大了吧?

    “我没什么意思。任何考察程序都没走,现在却偏偏临时提出任命来,有这么办事的吗?组织程序还要不要?”岳雯这次可没管那么多,回呛了对方。是你乔金宝仗势欺人,本来给相好的谋好处,却还这么横,我岳雯也不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“组织程序非同儿戏,不能随便破坏,否则非出乱子不可。”楚天齐接了话。

    乔海涛也马上附和:“是呀,非同儿戏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