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章 简直就像批斗会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周开始,县政府干部大会召开。委办科局党政一把手参加会议,政府副县长、党组成员全都出席,政府县长楚天齐主持会议,会议主题是抗洪救灾与安全生产。

    会议从上午九点开始,好多科局一把手被指定发言,会议已经进行了大半。

    现在发言的是农牧局局长:“在粮食作物种植面积减少,在遭受特大洪涝灾害的情况下,与去年同期相比,实际减产仅百分之二点九。与灾情相近兄弟县相比,我们的减产是最少的,差了四个百分点,这是全县抗洪救灾工作的胜利,也是县领导正确决策的结果。从相关数据来看,减产的数据完全是由洪涝造成,否则即使种植面积减少百分之八,实际产量也应同比增加百分之十以上。另外,经济作物种植取得巨大成功,增收金额相当于种植粮食作物二点七倍的收益。这也充分说明调整农业产业结构,发展经济作物种植决策的正确性,充分证明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楚天齐转头看向段成,发现段成正低着头,但依然可以看到其铁青的脸色。

    虽然段成低着头,但其实一直在偷偷看着楚天齐方向,一直在暗中关注着对方神情。发现对方瞟向自己,段成咬紧牙关,心中暗骂:妈的,看老子干什么?这样的数据能说明什么?只能说明你的马屁精在粉饰太平,在掩盖事实。谁不知道陈玉军是你的奴才,这个农牧局长更是奴才的奴才?于是,他无心再听那个奴才的奴才唠叨,而是把所有能搜集到的骂人语句,都送给了楚天齐及其爪牙。当然了,他只是在心里暗暗较劲,并不敢直接出声。

    骂了半天,段成才收住心思,抬起头来,此时已经是县粮食局长汇报。

    粮食局长汇报的粮食实际产量与农牧局长一致,显见都进行过认真校对。然后接着说:“经过对相关乡镇及粮食种植单位产量汇总与核对,现在得出准确数据。与预计产量相比,粮食实际产量减少百分之十二点九,同比减少百分之二点九。在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听着,段成的脸色更加难看,不但脸色依旧铁青,脑门还似乎挂上了黑线。刚才在听完农牧局长所报数据的时候,段成还认为这是陈玉军安排的托,在给楚天齐脸上抹粉。可现在这个粮食局长也这么说,这就让他非常不解,也非常愤怒了。在上月底的时候,这个家伙可是明确表示“一定实事求是的做统计”,难道这就是实事求是?狗屁,我看就是叛徒拍马屁。段成又在心中骂起了这个粮食局长。

    在两个多月前,也是在这个会议室,段成直接预估,全县粮食产量同比要减少百分之七、八,并把这个可能减少的量归结到耕地面积减少上。他的意图很明显,就是要通过这个数据否定农业结构调整,攻击县里的经济作物种植政策,矛头直指县长楚天齐。为了增加说话份量,他还刻意讲了粮食储备的意义,大谈对国防安全、民心稳定、国民经济的影响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不但农牧局局长的数据是这样,粮食局局长也这样汇报,这分明就是打自己的脸,分明就是都给姓楚的捧臭脚。他不禁有了“墙倒众人推”的感觉,也担心姓楚的会否找自己的麻烦,便偷偷转头去看,发现对方脸色同样严肃,似乎布满了杀气,不由得心中一凛。

    几位局长汇报后,副县长们也相继汇报,从抗洪救灾和安全生产的角度,讲了对分管工作的安排部署,讲了相关的注意事项。

    先是副县长,很快便轮到了常委副县长乔海涛。乔海涛面色严肃,语气严肃,既讲了抗洪救灾,也讲了安全生产。还通报了对电脑自燃涉事人员的处理情况:“在这次事故中,共有两名科级副局长涉案,有五名副科或股级部门负责人直接受贿,还有两名局长间接涉案或玩忽职守。截止到目前,对以上人员全部进行了相关处理。

    其中,原教育局局长常联仁因与诈骗犯系亲属关系,其妻间接涉案,常联仁本人也有失察之责,已被撤消教育局党委书记、局长职务,并做出行政级别降半级决定。财政局长肖月娥做为局第一责任人,对下属违法有不可推卸责任,已对其行政记过一次,也已责成其在上次安全工作会议上做了检查。

    其他七名涉案人员都受贿徇私,渎职违法,已经受到党纪国法处置。其中对两名涉案副局长实施了双规,对五名部门负责人做出了双规或直接撤职处理。目前七人案件大多已被移送检察机关,另有个别人有其它违法事实,仍在接受纪律检察机关的进一步调查。

    手莫伸,伸手必被捉,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,但依然有人铤而走险,那就必须要付出代价了。对于这样的人,批评教育不可或缺,但强制执行更是必不可少,否则根本不足以触动其内心,不足以遏制其违法犯罪的蠢蠢之心。不但是这些人,其他人同样也要引以为戒,要……”

    姓乔的王八蛋,你就损吧,让你全家不得好死。肖月娥在心中一遍遍的骂着乔海涛,骂着这个让他难堪的男人。虽然刚才乔海涛说了九个人,也不只提了自己名字,还说了对常联仁的处理。可那八人除了撤职在家,就是在相关部门接受拷问,自己是唯一在现场听会的人。但乔海涛显然是没关照自己的情绪,还刻意把自己和那些犯罪分子混为一谈,这分明是在含沙射影,是在败坏自己的名声。可现在人家嘴大,自己嘴小,尽管气的要死,却也只能在心里暗自期期艾艾。

    在乔海涛之后,常务副县长柯扬也讲了十多分钟。他同样是从分管角度,讲了抗洪救灾,讲了安全生产,还特意拿电脑自燃一事举例:“这次电脑自燃事件,就是一次人为事故,就是标准的人祸。在这件事中,财政局、教育局一把手及其相关人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政府主管领导也有工作不到位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段成鼻子暗哼了一声:妈的,这也算自我批评?太的轻描淡写了吧?

    柯扬的声音还在继续:“前事不忘后事之师,这是必须的。不但财政局、教育局相关领导和人员要从中吸取教训,其他人同样也需引以为戒,不犯类似错误,更不能恶意曲解。已经有相关证据表明,有些人唯恐天下不乱,不但不端正态度,不但不正确对待相关工作,反而肆意夸大和扩散,造成了恶劣影响。现在,已经锁定相关嫌疑人,并对其采取了必要措施,但仍有人隐藏在后,继续煽风点火,推动事态进一步扩大。

    受政府主管领导委托,我现在代表县政府严正声明,对于这样的蛊惑分子,县里不会听之任之,一定会深追细挖。不管你隐藏的多深,不管你是什么样的身份,只要你做违反了党纪国法的事情,县里就会一追到底。政府奉劝这样的人,你最好悬崖勒马,最好*紧急刹车,否则早晚会揪出你的狐狸尾巴,早晚会让你身败名裂。与政府和人民作对,是要付出责任的,希望你能明白。”

    妈的,敢骂老娘?

    妈的,在骂老子?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批斗会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都看向乔海涛,向对方喷出怒火。可是面对乔海涛回射的锋利眼神,二人忽又觉得心虚,纷纷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“同志们,今天召开这样的会议,既是总结教训,更是为了日后借鉴。刚才同志们已经汇报的非常详细,也汇报的很是全面,我不再一一累牍。下面我提五点要求,大家要严格执行。一、必须要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散会后,肖月娥急匆匆赶回财政局。坐在局长宝座上略微平复了一下心情,又再次确认屋门已经反锁后,她直接去到里屋套间,拨打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”,响了足有四五次回铃音,手机里才传出一个懒散的声音:“怎么,想我啦?”

    “少费话,说正经的。”肖月娥眉头紧皱,“我问你,多会儿能给我归回来?”

    “什么呀,我不明白?”对方声音依旧懒散。

    肖月娥咬牙道:“少他娘费话,我告诉你,必须按期给我归回来,否则那是要出事的,你明白吗?到时我要倒了霉,你也绝对跑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那么邪性吗?又不是装你自己兜里了,转几天就回去了嘛!”手机里声音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你可别害老娘,今天会上已经有人问这事了,简直就像批斗会,要是回不来的话,老娘真就完蛋了。”肖月娥的声音里带着哀求和无奈,“别害我好不好,算我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吗?没事,你放心,我这人说到做到,这不是还没到日期吗?”话到此处,手机里声音一转,“你这几天很累吧,那烟解乏吗?”

    “烟?对了,我总感觉那东西不太对劲,里边不会有什么东西吧?”肖月娥说着话,大大的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?别疑神疑鬼了。我这来人了。”手机里声音至此,戛然而止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