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四十一章 躲不开的七夕劫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屋门打开,院长走出急诊室,径直来在楚天齐面前,说:“县长,您也在等着呀,我向您汇报一下情况,去办公室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,从椅子上起身,和院长一同走去。

    来在院长办公室,坐到沙发上,楚天齐道:“情况怎么样?坐下说。”

    院长没有坐下,而是直接回复:“伤者自到院开始,神智一直清醒,情绪也比较平稳,只是眼神略有发呆,不愿与人交流,疑似受到惊吓。把伤者推进急诊室以后,我们马上对她进行了一些常规检查。伤者双手手背有抓痕,右腿脚踝处有轻微擦伤,腮旁有两条指甲划痕,其它处未见外伤。伤处并不严重,我们已经为其进行必要处理,两、三天即会痊愈。

    伤者血压略高,高压一百三,低压九十;心率八十,心电图未见异常,这些指标都属于正常范围。伤者四肢能够自主活动,起卧、转身等动作能够独立完成,略有头疼,没发现部位出*血现象。医生马上会为她做头部CT,还将做胸排、心脏B超等七项检查,检查结果最迟会在明天早上七点全部出来。从目前已经做过的初步检查结果,以及病人的整个状态来看,情况比较乐观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院长!”楚天齐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县长,伤者叫什么名字,家属是哪位?”院长语气略有迟疑,马上又补充着,“这是医院建档所需,也便于对病人进行治疗和回访。”

    明白对方的意思,楚天齐说:“我和这个孩子非亲非故,但机缘巧合,与她父母和她都有过接触,今天相遇纯属偶然。今天我去黑山乡调研,晚上返回途中……”楚天齐简单讲说了过程,略去了好多细节,但也说清楚了整个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院长竖起大拇指,赞叹连声:“热血县长,大爱父母官。县长见义勇为,真是我等学习的楷模,虽然我永远学不到县长精神一二,但一定会追随您的这种脚步。您放心,我们一定全力救治这个女孩,如有必要,会让心理方面医生适当介入,一定尽快治愈女孩的身心创伤。”

    虽然对方的话有些虚头八脑,但也应该是有感而发,楚天齐便没有过于挑拣,而是说道:“谢谢院长和院方大力救治,也为你们这种救死扶伤的精神感动,谢谢你们!”

    “救死扶伤是医务工作者的天职,救治伤病员我们责无旁贷。”院长义正词严的做过表白后,提出建议,“县长,请您放心回去休息,我马上再去现场主持诊治,有情况会及时向您汇报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院长尽管去忙,我先在这待一会儿,到时看情况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县长,我先去了。”这次院长很干脆,说完便离开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在院长刚刚离开,手机便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即传来胡广成的声音:“县长,根据您的指示,我责成相关派出所对可疑车辆进行追踪,同时让刑警队、交警队配合出动。目前相关警力已经沿着车辆逃跑方向追去,并在一些重要出口设置拦截,如有必要会请兄弟县局配合。我现在正在县局指挥中心继续调度、布置警力,一定尽全力捉拿犯罪嫌疑人。为了抓捕和破案所需,我想派人对受害者进行调查,不知方便不方便,受害者身体允不允许?”

    “院方刚刚对她进行了初步检查,除了发现几处轻微外伤以外,再没有其它伤处,一些常规指标也基本正常,只是还没有脱离那种惊恐情境。待会儿我向院长咨询一下,看看什么时候可做询问,我再电话通知你。”停了一下,楚天齐又说,“对了,那辆黑色越野车没有挂车牌,品牌和你那辆一样,不过看样子可能是更新一代。另外,女孩刚被救时,曾说车上一共三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明白了。”对方马上表示,“我立即把您刚讲的信息再反馈下去。”

    说了声“好”,楚天齐挂断电话。心中也不禁疑惑:到底是什么人呢?会不会是那帮家伙?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再起。

    看到上面号码,楚天齐先是一楞,随即不由心惊,急忙按下电话:“喂,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天齐,你在哪?”手机里传来宁俊琦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回复:“我在县里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到安平县,你来接我。好吗?”对方声音柔柔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啊”了一声:“你怎么来啦?提前也不说一声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吗?”对方很显委屈,“好几个月没见你了,你怎么这样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这不是担心你吗。”楚天齐语气尽量和缓,“你在那别动,千万别动,我马上去接你。”说话间,他已经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哦,好吧。”手机里声音很显落寞。

    楚天齐边走边说:“你是在火车站吧?赶快去大厅里等着去,千万别在外面,外面凉,也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在火车站。”对方回复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楞:“那你在哪?现在这个点也没汽车呀。是不开车来的,谁开的车,走到哪了?慢点。是首都来车方向,还是省城来车方向,我到哪个出口等你?”

    “你到……”手机里迟疑了很大一会儿,才传出声音,“雁云市等我。”

    雁云市?楚天齐脑子一下没转过弯来,但已经来在“帕萨特”前,对着司机说:“出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应该是听到了楚天齐刚才这句话,手机里马上发出疑问:“雁云市,大县长,你真要来?”

    “雁云市?”楚天齐一楞,向着司机摆摆手,关上车门。快速走走向楼里,然后对着手机说,“别逗,你到底在哪?”

    “我没逗呀,就在雁云市,我不在这儿还能在哪?咯咯咯……”手机里发出了笑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嘘了口气:“吓死我了。”他这不完全是夸张。刚才听宁俊琦说出到安平时,他下意识就联想到了刚才小娟遭遇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“至于吗?我又不吃人,还把你吓成那样?白日不做亏心事,夜晚……”宁俊琦声音忽然一转,“大半夜的,我一打电话你就接,好像找车也这么快。你在哪?干什么?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略一沉吟,觉得没什么可隐瞒的,楚天齐道:“刚刚碰到了一件事,是有一个人被劫持了,正好我赶上,救下了人质,现在在医院。一听你说在安平,我下意识觉得不安全,这才说吓死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“哦”了一声,急忙又问:“天齐,你受伤没?绑匪手里有枪吗?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邪乎,是这么回事……”楚天齐简单讲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说话间又回到了院长办公室。院长办公室空着,院长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手机里静了一下,然后才传来声音:“我知道,你救的肯定是个女孩,漂亮又年轻的女孩。”

    “别瞎想。诶,你怎么知道是个女孩?”楚天齐也不禁疑惑。

    “因为今天是七夕呀,每年七夕你不是都有艳遇吗?”对方声音幽幽的,隔着手机就能感受到浓浓的醋味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呢,原来又是这个坎,年年难消停,今天不例外呀。七夕节,真是七夕劫,劫难就躲不开。”楚天齐有感而发。今年应该是第十一年了,每年都得有点事,而且大都还要涉及到女人。

    手机里“哼”了一声:“好多女孩都有男朋友陪着过节,我就等着一个电话都等空了。我今天一天都等着,回家后更是手机不离手,这都马上到下一天了,电话没有一个,短信也没有一条。可你倒好,又是英雄救美,独自过浪漫七夕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埋汰我了,还浪漫呢,有这么浪漫的吗?”说到这里,楚一齐话题一转,“雁云市下雨了吗?要是打雷可别打手机。”

    “下了,现在不下。刚才下的特大,要不我现在真到安平县了……”对方娓娓道来,讲说了一段隐情。

    原来,宁俊琦真准备今天到安平县找楚天齐,正打电话订机票的时候,李卫民回去了。李卫民告诉女儿,不但雁云市下雨,晋北省省会雨更大,好多航班都取消了。在父亲的劝阻下,宁俊琦也不由得担心,才打消了念头。

    听完对方讲述,楚天齐赶忙嘱咐:“以后可不能任性,要是找我的话,提前打个招呼,要不急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就让你着急,咯咯咯……”笑过之后,对方声音柔了下来,“七夕快乐,我想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……”话到半截,楚天齐下意识看看门口,压低了声音,“想你。”

    “天齐,离国庆节不到俩月了。”对方声音又幽幽起来。

    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,但楚天齐还没顾上想那事,便含糊的应着:“别着急,等有时间咱们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咚”、“咚”,一阵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俊琦,先这样,有人来了。”说完,楚天齐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了起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