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 该来的还是来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随着黑云飘来,一阵微风扬起。

    收回目光,曲勇命令道:“抓紧收菜,做好抗雨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应答一声,人们投入劳作,手上的频率更快了。

    吕梓琪则带着几个人向旁边的土房子跑去。

    “老候。”曲勇叫住候喜发,“你别在这了,马上去那几块地,通知人们也做好准备,我看这天气真的不秒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答应一声,又说了声“县长我先去了”,候喜发转身向路边跑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注意到,候喜发的速度还挺快,不多时便到了路边,跨上了那辆摩托车。转头瞬间,他发现曲勇也瞅着摩托方向。

    冲着县长讪讪一笑,曲勇收回目光,脸颊挂了一抹红色。

    楚天齐先是一楞,随即明白,曲勇肯定是想到一年前那晚的事了。

    正这时,就见吕梓琪等人走出土房子,后面几人抬着几捆东西,看样子还挺沉。楚天齐疑问道:“那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打伞。”曲勇回了两字,然后冲着那些人大喊着,“慢点,慢点,别弄坏了,有一个窟窿就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呜”,又是一阵风,风比刚才又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楚天齐抬头看去,那片黑云已经快要来到头顶,旁边云团也被它慢慢染黑着,刚才还暖烘烘的太阳,早不知躲哪去了。

    “慢点,慢点。”曲勇大喊着,已经跑向了那些抬东西的人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抬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来在近前,楚天齐才发现,人们抬着的是一捆捆的厚塑料布,但又和平时见的塑料布不同,这些成捆的东西都有一个“铁芯”,这些“铁芯”还都带了个方的小铁底座。他还发现,另外的人正用铁锹在地上挖着坑。看到这里,楚天齐已经明白“伞”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很快,横、纵等距的几个坑已经挖好。人们把带着底座的“铁芯”放进两个土坑中,同时慢慢展开塑料布,然后再有“铁芯”放进坑中。时间不长,带着八条“腿”的“人工伞”撑了起来,其中“伞”的一条边沿下,正是刚刚还未采摘的青椒秧。做完这块,人们又接连展开“人工伞”,不多时,一条长长的“伞道”做成,

    大概用了二十来分钟,整个未采摘的青椒地块便都覆盖在“伞道”下,劳作的人们半弓着腰,继续在塑料布下采摘青椒。

    转头看着曲勇,楚天齐道:“还真有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曲勇“诶”了一声:“暂时只能用这个笨办法,明年如果大都做成了大棚,就比这方便多了。别看做这些东西增加了点成本,但是就这么一弄,这些青椒的表皮就不会受到大雨的击,也不会掉到地上。上次下雨的时候,那时候最后一茬西红柿还没收,全靠这些东西护着了。要不就那大雨点子,再有那么大的风,那些细皮嫩肉的西红柿非都成了满地红汤不可。

    如果盖了大棚,不但提高了蔬菜抗风雨能力,还增加了种植频率,品种也能更丰富。那样才算真正达到‘全年供应不断档,月月采摘有新品’的标准,才算做到有机供应无死角,全年蔬菜满覆盖的错季蔬菜生产链。县长,上次打上的那个报告,还请您好好审批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看看那黑压压的天吧,防雨才是当下第一要务,而不是大棚蔬菜种植。”楚天齐扬了扬手,“再说了,你今年弄了个大丰收,自己还党政一肩挑,不要让别人太眼红了。”

    曲勇“嘿嘿”一笑:“关键是我们乡今年掌握了诸多种植经验,也吸取了诸多教训,更适合进一步发展和扩大呀。我们不是只为了贺家窑,而是在为全县试点工作摸索,人们不应该嫉妒,应该支持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吧,以后再说。”说着,楚天齐一指天空,“阴的那么黑,云层那么厚,风也这么冲,怕是这雨说来就来,也小不了呀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再说,以后再说。”曲勇也抬头看来,“县长,这里应该已经没大问题,我不能在这儿了,等赶快再去双山嘴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,贺家窑乡就交给你们了,我也等离开,去别处看看。”说着,楚天齐已经迈动脚步。

    曲勇自是快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刚走到路边,正迎上骑摩托返回的候喜发,候喜发说那几块地也都布置好了。

    “曲勇,候主任,看了你们的防护手段,还有那些泄洪设施,对于你们的抗洪救灾我不担心。但我要特别提醒你们,人是第一重要的,一定要注意人员安全,包括村民,包括乡干部,也包括你们自己,绝不能出现要钱不要命的事。否则,你们无法向县里交待,更无法向百姓和亲人交待。”楚天齐神情非常严肃,语气也异常严厉。

    曲勇赶忙应承:“是,县长,您放心,我们绝不会干那傻事的,有人就有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要是没命了,吃什么都不香,额不会拿大伙的命闹着玩,也不会拿额的命不当命。”候喜发也郑重表态。

    “好,辛苦你们了。”特意与曲勇、候喜发分别握手,然后楚天齐坐上汽车,说了声“黑山乡”。

    “帕萨特”启动,向东南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看了眼屏幕,楚天齐直接接通了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刻传出刘拙的声音:“县长,您在哪?县城都阴黑了,您怎么还不回来?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我现在正在乡下,暂时还不回去,你尽管放心。人们下班了吗?你给我找一下柯县、陈县,让他们给我回电话,要是乔县在,就连乔县也找上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去……”刘拙忽然打住,又马上说,“三位县长正好来了。”

    很快,里面传出柯扬的声音:“县长,我和乔县、陈县都在,正准备找你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我刚从贺家窑出来,正赶往黑山。现在天阴的挺厉害,云层挺厚的,一会儿的雨可能小不了,不知别处是什么情况。你们马上召集有关部门了解情况,根据具体情形,向部门和乡镇部署防雨抗洪工作,并做好相应的应对突发状况及救灾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找你就是这事,已经责成相关人员迅速到政府集合。既然县长暂时不回来,那我们就共同商量着,赶快进行部署。看县城阴的这样,估计雨也小不了,也许山区可能还要更大一些,县长千万注意安全。”手机里还是柯扬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好,县里要统计指挥这个工作,也要要求各部门做好相应准备和应对。现在我不在,就由你全权指挥,让老乔和老陈配合你。我也要嘱咐你们,千万向下面部门和人员强调,要把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,其次才是财产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记下了。县长,注意安全。”柯扬的声音非常郑重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注意安全。”楚天齐说完,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今天出来的时候,刘拙当时要跟着。考虑到刘拙主持政府办工作,今天又是周五,事更多,楚天齐就让对方留在了家里。现在看来是对的,自己这里完全能照顾自己,刘拙在单位则可以及时进行各方面联系、沟通。

    尽管有车顶挡着,但依然能够看到天边越聚越厚,越积越黑的云层。看着外面摇曳不停的作物和杂草植株,也能感受到又大了许多的风声。

    沿路之上,车旁不时掠过匆匆疾驰的摩托,还有车轮不停转动的自行车,这些机动或人力车上,都是穿着劳作衣物的农民。

    相比起这些骑车的人,那些赶马车、牛车或驴车的人反而要从容的多,这既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氛围,也是要防着引起牲畜的惊厥。

    当然还有疾步前行的“11”路,虽然人们步履匆忙,但还不忘互相打声招呼,或是迎风谈论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、“轰隆”,一阵雷声响过。顿时成为催促行人和车辆前进的号角,那些步行的人已经不再闲谈,有人还快跑起来。蹬车的频率又增加了好多。

    风更大了,坐在汽车上依然能够感受到。不但外面人们的衣袂刮的连连扬起,不但作物被吹的左摇右摆,就连车身也略带摇晃。

    “刷”、“轰隆”,闪电、雷声交相闪响,大雨即将来临的节奏更近了。

    依据地势,直行的公路渐渐偏向东南,“帕萨特”汽车驶上了黑山乡地界。

    取出手机,正要拨打电话,又是滚滚雷声传来。楚天齐赶忙拿出那部经过特殊装置的私人手机,把办公号码卡安了上去。一直嘱咐别人注意安全,自己也不能马虎,若是让雷伤了,可不是闹着玩的,到时不但性命堪忧,怕是还要因此留下骂名了。

    换好卡以后,楚天齐拨打了一个号码。手机里没有回铃音,也没有其它动静,过了一会儿,才传出一个标准女声:“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,请稍后再拨。”

    赶忙又换了一个号码拨打,依然还是同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刷”、“咔嚓”、“哗”,闪电、炸雷、大雨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看着倾盆而下的大雨,楚天齐轻叹一声:“该来还是来了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