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 要想见她,独自前来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指挥中心主任马上调好,示意着:“县长,您请看!”

    楚天齐直接坐下来,以四倍的速率慢慢快进着,他则双眼紧紧盯着上面每一个画面,似乎连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    忽然,楚天齐右手点了一下鼠标,快退回去,然后又按正常速度播放着。播着播着,猛的按下暂停。画面中是一个穿着浅粉色羽绒服的身影,这个身影只有一半进入摄像头,只能够看到半张戴着帽子的侧脸。

    但楚天齐又经过两遍重放,仔细辨别后,指着画面中半个身影说:“就是她。”

    看出画面中是个女孩,乔海涛、胡广成对望一眼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哈腰盯着画面,胡广成道:“九点五十四分二十七秒。县长,能够提供一份清晰图片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旁边有人喊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来不及回答胡广成,楚天齐寻声跨了过去,乔、胡二人自也到了发声处。

    男警指着画面:“县长,您看这辆车。”

    画面上的车辆也只进入摄像头一部分,但通过看前后车牌,楚天齐还是组合出了车牌号码:“五五三……帕萨特,这不是我那辆车吗?九点五十六分零八秒,火车站?”楚天齐发出了疑问。

    “套牌车?这个时间点出现在这个地点,显然是掉头从火车站开走。那么就有这么一种可能,当事人看到这辆汽车,误以为就是县长专车,等她上到汽车才发现错了,可车上人已经不让她下来。”乔海涛讲出了自己的分析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这样的。”胡广成附和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是这样认为,他现在有着一丝踏实,终于发现了俊琦的身影,说明俊琦没有在半路下车,也没有进入候车室。也说明那些短信都不是俊琦发的,那时他已经被对手控制,先前短信是为了稳住自己,后面短信纯属戏弄自己。但也更加重了他的担心,专门套用自己车牌,专门在火车站等着,那么对手的目的就非常明确,针对性也特别强,就是针对俊琦和自己。这就不同于一般的绑架,也不同于一般的盗抢,这些家伙要干什么?要逼着自己就犯,还是要伤害俊琦?

    刚刚本已心烦意乱,想到这里,更是心乱不已。但楚天齐强迫自己,不能心乱,此时怎么能乱呢?可越是这样,反而越不容易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,胡广成已经用对讲机安排布局起来,已经在向各个队所下达着命令。

    “县长,已经发现了目标车辆,这就好办。”乔海涛在旁劝解着,“即使一会儿变换车牌,但我们肯定能够多次捕捉到这辆汽车,也能够沿途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……”手机铃声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第一反应,肯定是那帮家伙的电话,现在离俊琦失踪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,对手应该找自己了。可是等他看到手机上面号码,不由一怔,手指暂时僵在那里,没有摁下。

    手机上显示着一个“李”字,这是俊琦父亲李卫民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还在响着。

    迅速起身,按下接听键,楚天齐向门口走去,称呼着对方:“李……您……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声音:“天齐,俊琦和你在一起吗?你们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刚才之所以迟疑着不接,楚天齐就是不知道该不该讲说这个消息,现在对方直接动问,他一时结巴起来:“我俩……一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声音再次传来:“我发现她没在县城,而是在离县城五十二公里的西北方向。”

    “啊?什么?”楚天齐既惊诧,也很欣喜,来在楼道角落里,讲说着实情,“俊琦来的时候,我正在乡下,接完电话后,马上往回赶,只是路上风卷雪,走得慢一些。等我赶到火车站时,并没看到她,现在正在警务指挥中心查找,刚刚发现一辆可疑车辆。”

    “俊琦果然失踪了?是刻意报复还是偶发事件?”手机里的声音带着一丝颤音。

    “那辆可疑车套用了我的车牌,车的型号也完全一样,应该是专门针对俊琦,目的就是骗俊琦上车。从对手用俊琦手机发送的信息看,对手也知道我是谁,显然已经进行过专门了解,俊琦今天的行程应该也在他们掌控中。”楚天齐老实的讲说着,然后又提出了疑问,“您是怎么知道俊琦现在方位的?”

    对方声音低沉了好多:“今天俊琦去的时候,我还在单位,她走到半路的时候,才打电话跟我说,她去找你了。我嘱咐她提前和你联系,也嘱咐她注意安全,当时她‘嗯嗯’答应了。八点多我给她去电话,她说有一个来小时就能到,还说外面下的雪不大。九点半多的时候,她又来电话,说是马上就到站了,说也和你联系过,你正在从乡下往回赶的路上,可能要稍晚一些。

    今年我出差较多,她经常一个人在家。担心她的安全,征得她的同意,就给她的手机植入了实时监控跟踪装置。接完她的电话后,我看了一下手机上定位地图,她那时候离县城也就十多公里。这时候正好省委来电话,说是一把手有事找我,我就直接出去了。在一把手那里的时候,尽管心里惦记着她,可也没法看实时定位。但一直没有她报平安的电话,我这心里总是不踏实。

    从一把手办公室出来,我就立即查了定位,发现她竟然在离县城五十二公里的西北方向,赶忙给她打电话,已经打不通了。我这才找电话找你,想问问是怎么回事,结果竟会是这样。虽然定位显示手机在那个方位,但一直没有移动,不知她是什么时候去的,也不知手机和人分离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您把具体*位置发给我,我们马上去找。”楚天齐急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慌张,也不要急躁。现在琦琦已经被他们控制了差不多三个小时,如果有什么不测,该发生已经发生了。我想这些人很可能是针对你的,在没和你联系之前,在没达到目的之前,他们应该还不会下杀手。你现在要考虑的是,究竟是什么人出手,究竟对手要达到什么目的,要如何予以应对。”嘱咐过后,对方声音又嘶哑了好多,“天齐,少主人,我可只有这么一个女儿,我俩是相依为命呀!”

    在这种情形下,对方还嘱咐自己冷静,可想心里会是怎样的感受。最后这句话,才是对方此时真情流露。楚天齐心里依旧不能平静,只能应着:“您放心,我一定竭尽全力营救,就是豁出我的性命,也必须要把她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俩都必须是安全的。我挂了。”手机里声音至此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收起手机,楚天齐向指挥大厅走去。来在门口处,正迎上等候着的乔海涛、胡广成二人。

    “县长,我已安排警力进行查找。从录像显示来看,那辆汽车从西南方向出城了,那个方向已经加大了警力。”胡广成汇报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摆摆手:“不,车辆在西北方向,曾经在离城五十二公里处逗留,现在是否还在那里,还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胡广成就是一楞,想要动问,又疑惑的看了看乔海涛。

    “叮呤”,两声短促铃音,一条信息发了过来。

    信息是李卫民发来的,上面是那个五十二公里处的具体*位置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把这条信息拿给乔、胡二人看。

    尽管有着疑惑,但胡广成没有追问,也相信这个位置来源的可靠性,马上记下来,准备进行具体安排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拿起手机一看,是一个隐藏号码,楚天齐暗嘘了口气,按下接听键:“哪位?”

    “县长大人,你的女人在我手里,要想见她,独自前来。”手机里的声音变了声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她在哪?”楚天齐追问。

    “少费话,走县城东南方的省道‘三二九’线,就开那辆县长专车。”对方直接讲说了要求。

    “我上哪找你?她到底在不在你手里?需要准备钱什么的吗?”楚天齐再次发问。

    “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。”对方说到这里,手机里骤然没了声响。

    “喂,喂。”喊了好几声,根本没有回应,对方早已经挂断了。

    乔海涛、胡广成也听到了刚才电话里声音,胡广成忙道:“县长,你不能亲自去冒险,我代替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哪怎么行?现在必须按他们要求做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已经转身走向楼梯。

    “那要不这样,把我藏在车上,藏在后备箱里,他们应该发现不了。”胡广成再提建议。

    楚天齐摆摆手:“既然对方这么提要求,就已经想过这种可能,我们不能画蛇添足。”

    “不带人可不行,你一个去太危险了。你在前面先走,我们开车远远跟着。”乔海涛也提出了方案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们不能自做聪明,那样只会坏事,会让她面临更大危险。”说话间,楚天齐快步向楼下冲去。

    看到县长下楼,刘拙赶忙迎上前来。

    不等对方说话,楚天齐已经快步跨到驾驶位一侧,拉开车门:“你下来,我来开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