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案件突破巨大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县长办公室灯火明亮。

    楚天齐坐在办公桌后,沙发上坐着柯扬、乔海涛和胡广成。

    柯扬正在说话:“我这两天不在,各位领导就弄出这么大动静来,又是宝柱他爹上门,又是姐夫、小舅子相认的。拖了二十来天没进展,今天却是钱也回了,嫌疑人们也交待了。我刚才一直在想,是你们故意瞒着我,还是老天爷偏偏绕过我呢?功劳你们不分给我倒罢了,总得让我知道知道经过,不能您各位独吞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到底是管钱的,张嘴就算帐。不过你这帐算的也糊涂,还什么都不清楚呢,倒扯起了闲话。你刚才说那些事,不但你不知道,我俩也不知道,我俩一直像提线木偶似的,让县长提着呢。”说话间,乔海涛没有看着柯杨,而是盯着楚天齐。

    胡广成没敢拿话消遣,不过却也眼巴巴的看着县长,分明是求知若渴的样子。

    转头扫了一圈众人的神情,楚天齐“呵呵”一笑:“好吧,现在是到揭锅帽的时候了。先来说说,我怎么想着请故去的老乔同志上门和宝柱谈心的。这要从一张纸条说起,在说纸条之前,先做一点铺垫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我们大家心情一样,因为案子没进展闹心坏了。大家之所以焦急万分,既是为了破案本身,更是为了追回那六十万款项。为了破案和追钱,那招数可想多了,似乎也有了一定的效果,可就是没有实际行动,反而有了负面效果,先是财政局政府采购中心主任班云生上午晕倒,下午许耀星跟着晕倒。说晕倒就晕倒,指标也还正常,面对案子却又一问三不知。这太不正常了,先不说晕倒是否有诈,最起码消极躲避调查是实。明知道是这么个情况,可也不敢急功近利,担心再出这样的事,也担心横生出阻力来。

    也是该着,在十八号晚上,刘拙拿来了一封群众来信,里面装着一张打印纸。打印纸上只有一行字:乔顺在县里有亲戚,是当官的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内容,我就犯嘀咕了,到底是什么人弄的这个东西?上面信息究竟是真是假?假如是真的,那么他的亲戚当多大官,是在科局,还是在县委政府,是姓乔还是姓别的姓。要是见到这样的内容,你们首先会想到谁?”说着话,楚天齐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放到桌子上。

    胡广成立即起身,奔向桌子。

    “哪还用说?不是县委大领导,就是县委、政府双跨领导呗。”柯扬说话时,笑咪*咪的看着旁边的人。

    “老柯,明说就得了,何必这么遮遮掩掩呢?”乔海涛也回看着对方,“谁让我跟那小子一个姓呢?”

    此时,胡广成已经把拿到的信封,递到了柯扬面前。

    柯扬没有继续打趣,而是接过了已经撕开封口的信封:“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了话:“当时第一反映,肯定也是跳出熟人的名字,不过我立马就排除了。乔副县绝不会允许亲戚做这样的事,这没什么值得怀疑,另一位可能性也不大。你们想啊,如果涉及到这样的领导,不可能一点不干预吧?即使本人不出手,也肯定会有马仔跳出来的。至于其他人是谁,仅凭这点信息,那就不好猜了,只能是当事人来承认。另一方为未知数,那就只能从乔顺身上打主意,而乔顺肯定不会轻易承认,这阶段交锋已经深深领教了这家伙的手段。

    但是人无完人,都有弱点,他乔顺肯定也不例外。于是我就想呀想,就又想到了他和那个骗子耿直对质时的一幕。当时那个耿直情急之下,让乔顺发誓,他先是简单推脱,随后就发了誓。当时乔顺说,‘谁要是那个贾经理,就让他父母不得好死,让他老婆死翘翘’。随后他就让耿直也发誓,但内容却换了,换成如果耿直撒谎,出门就让车撞死。

    同样是发誓,为什么偏偏要刻意弄出两个版本内容?这我就犯了嘀咕。而且为什么他乔顺会说到那三个亲属,其实一想就明白了,当时他父母已经去世。据说当初老婆抛弃了他,他恨不得老婆不得好死。当时我就意识到,乔顺信这个东西,最起码信这个东西对自己的规避。否则为什么他不拿活着的亲属说事?为什么不拿自己起誓?可偏偏又让耿直以自个发誓?

    前天我又想起这事,就觉得可以从这上面做文章,想方设法让乔顺怕这个事情。于是我就找乔县和胡局长,让他俩审讯时,先拿那些问题扰乱那小子心智,然后忽然以纸条上内容质问。当时他已经有些慌乱,再听到这个问题,显然急于否认。接着我就让他发誓,果然他还是把父母和妻子抛了出来,他自认父母已经去世,誓言对他们没影响。我偏偏就让他有影响。

    也是凑巧,审讯当天正好是重阳节,正好能和老人扯上关系。于是就有了广播渲染,就有了亲爹上门。当时也是各种因素凑到了一起,胡局长提供的药酒让那小子迷迷糊糊,我怀疑那小子都产生了幻觉,很可能梦到了他爹,否则不至于后来看到他爹灵魂时反应那么强烈。尤其十月份还响炸雷,更是帮大忙了,烘托了气氛。关键是乔县让人弄那个灵魂也厉害,看乔顺当时那样,就跟见到亲爹一样。当然了,从那小子户籍地查到其曾用名‘宝柱’,也增加了真实度。”

    “主要是那小子酒劲没过,正好外面昏暗的空间又布了层纱,看上去既朦胧,又增加了诡秘,那层纱还是胡局长出的主意呢。”乔海涛插了话,“亲爹从另一个世界找上门,他自然得解脱,得交待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柯扬笑的前仰后合,“这不是寇准假设阴曹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,众人都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止住笑声,接着说:“那时候还不确定乔顺是否冤枉,这要传出去,要是让有心人以‘搞迷信’说事,那上面可能就要怪罪。为了不让你们受牵连,我才没说,假如有人治罪,那也是我的主意。关键现在已经证明他是贾经理,咱们用这办法也就成了破案所需。正是在此过程中,用了好几种代入情境的手法,所以药引子也就不止一种。”

    “县长,假如真有人要怪罪的话,也不应该你一人扛呀,这不公平。”乔海涛表了态。

    胡广成跟着表明心迹:“县长帮着我们破案,绝不能让县长一人承担。假如真是那样的话,我誓死都要争取个‘主谋’,最次也得是‘同伙’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微微一笑:“现在看来,不会那样的。假如真弄巧成拙了,那么我也不会让你们伸头,我一人足够了,我的肩膀足够硬。”

    三人都听出了县长的足够自信,也更坚信县长不是等闲之人,坚信县长必有大靠山,更坚定了马首是瞻的信念。

    “胡局长,再把整个审讯情况介绍一下。”楚天齐示意着。

    胡广成点点头:“是。在我刚才到来之前,整个案子有了非常大的突破。去首都起款的队伍,已经按照乔顺交待的地点,顺利取回了六十万现金。那是崭新的六大捆钱,每一小捆上面的扎钞纸都还是出厂时的。现在这些钱已经先存入了指定帐户,待案子了结再履行正规手续。

    今天的审讯工作也进展神速,在乔顺进行交待后,我们专门又让其讲了一些细节。根据他说的金额及行贿细节,警方找了当事人,这些人立即全部招认,金额与乔顺所说相符。不过现在找的都是财政和教育局的人,是咱们县体制内的,县外专家则目前没有动作,不知是否也要进行调查、追缴?对这些人究竟如何惩罚,需要纳入议事日程了。

    现在就是对常联仁的审讯还有疑点,需要进一步核实或求证。从常联仁与乔顺的交待看,似乎常联仁对乔顺的事真不知道,可又似乎有些不够真实,但常联仁讲的一些事项经过了解就是那么回事。比如她老婆从小送人的事,比如她老婆与娘家人不走动的事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是明确的,就是常联仁的老婆参与了其中。正是她从常联仁无意的话中,听到了招标一事,并把消息透露给了乔顺,这才有了后面的事项。在乔顺的文字材料中,专门有这条记载,常联仁的老婆也证实了此事,也证明常联仁只是无意中说漏了嘴。常联仁的老婆需要在此事中承担何种责任,对常联仁又该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针对胡广成的汇报,人们开始讨论起来。虽然有些事不能仅他们几人决定,但提前议一议,还是很有必要的。而且通过讨论,也可能把个别迷雾层层剥开。

    看人们说的差不多了,楚天齐做了总结:“一、继续对案件中的疑点进行求证;二、对整个案子进行梳理,进行适当的分类;三、对涉案人的处置要拿出意见,届时需要综合纪检或政法部门的意见;四、依据现有这些审讯结果,捋出清晰案发动因、过程、结果……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