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耍威不成自取辱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穆学军咬了咬牙,迈步走进这处曾经特别熟悉的所在,但今天他没有丁点熟悉的感觉,感受更多的是陌生和孤寂。

    虽然这几天自己度日如年,可也才一周时间,怎么人们就不认识自己了,竟然没有一个人上前说话?所有人都躲的大老远,就像对待瘟疫一样,唯恐避之不及,但一双双眸子却隐在门缝里窥视着,神情完全似在看一只光腚的猴子。

    人情冷暖,世态炎凉,不是别人太冷漠,只是自己太把自己当回事了,你已不是那个大权在握的财政局长,而仅是一个裹满污点的穆学军了。心中感慨万千,穆学军迈着沉重的步子,丈量着到局长办公室的距离。

    三楼到了,右边尽头处便是那间没有挂牌子的房间。以前每当自己走向那间屋子,便会不时响起开门声音,一张张笑脸探出屋子,谄媚的称呼“局长”,说着肉麻的问候语和奉承话。今天是甭想喽!穆学军自嘲着,向右拐去。

    错了,穆学军想错了,当然不是全错,而是错了一部分。在他经过这些房间的时候,不是没有声音,而是每个房间都震的山响,“咣”、“咣”的声音此起彼伏,只不过不是开门而已,当然也没有笑脸。个别屋子要特殊一些,本来是关着的,却突然猛的打开,然后又“咣当”一声重重磕上。

    妈的,至于吗?穆学军现在也只能在心中暗骂,而不敢发出任何声响了。假如真骂出声的话,怕是任何想不到的事情都可能出现,反正瞬间变成猪头是可能的,肯定会有“正直之士”出面“伸张正义”的。

    听着“咣”、“咣”声响,穆学军也不禁疑惑,关门表示讨厌就罢了,何至于把门摔的那么响?即使不是你自已家东西,但耳朵是你自已的呀,震坏是要自个负责的。旋即他就明白了,那些声响既是要传给楼道里的倒霉老头,更是要让尽头那间屋子听到。

    再次暗骂一声“妈的”,习惯性抬手向后拢了拢头发,穆学军大步走去。这段距离根本不够走,几步就到了。

    站在门前暗嘘了两口长气,穆学军举手轻敲在上面,发出“笃笃”的声响。太别扭了,平生自己还是第一次敲响这个屋门的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一个貌似威严的女声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闷*哼了一声,穆学军推开屋门。看到桌后女人瞬间,他脑中马上闪出一个词来:鹊巢鸠占。

    两道凌厉的眼神袭向开门处,顷刻间目光里便装满了不屑和鄙夷。

    装作没看见,穆学军硬着头皮迈步进屋,奔正面办公桌走去,“咣”的声音在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这是穆学军?看着迎面走来的谢顶老头,肖月娥不禁纳闷:开展除杂草行动了?几天前也仅是中间露地皮,怎么现在是遍地白光?直接弄成秃瓢算了。脸上也不对呀,几天就成榆树皮了?还有草包肚……

    忍着被两把“光刀”剜来剜去,穆学军说了话:“我来做移交?”

    “移交?”肖月娥显得很诧异,“我来的时候,这个位置已经空着,前任早被撤职了呀,是因为犯错误被撤。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穆学军道:“你错了,我没被撤职,而只是暂时停职,现在证明我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无辜的?这么说你要官复原职喽!我怎么没见到文件?也没见到……”话到半截,肖月娥拿起电话,“等着,我问问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官复原职呀。”穆学军做着解释。

    肖月娥不管这些,早已按下免提,在话机上面拨了几个数字。

    很快,里面传出一个谄媚的声音:“局长,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所有副职都过来,你也来,核实一件事。”肖月娥说完,“啪”的一下关掉免提。然后身子向后一仰,双臂环于胸前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……”又说了几个字,穆学军停了下来。心道:我说这有屁用。

    很快,传来了敲门声响。

    肖月娥睁开眼,懒散的坐起来,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“吱扭扭”,屋门轻轻被推开,几个脑袋出现在门口,异口同声称呼了一句“局长”,然后轻手轻脚的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回头,但穆学军知道,身后这些人肯定是躬腰塌背进来的。

    看到几人停在老远的地方,肖月娥沉声道:“往前站,你们又没犯错误。”

    四男一女闻声,脸上都挤出媚*笑,小碎步到了办公桌前。这么一来,五人就和穆学军打了照面,一丝尴尬迅速掠去,很快就都换上了横眉冷对的神态。

    看到五人的神态,肖月娥暗自冷哼一声:这还差不多。然后讥诮的开了口:“各位,这个人都认识吧?他说他是无辜的。你们见到相关文件了吗?还是看到组织部来人宣布了?”

    四男一女稍微一楞,全都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说话。”肖月娥脸上带了冷色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没见。”

    五人都表达了否定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对了,他说他是无辜的,那么他到底犯了什么事,你们谁跟我说说呀?”肖月娥的神情又换上了讥诮。

    五人对望了一眼,没有言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知道吗?”肖月娥声音沉了下来,“难道谁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,我知道。”唯一的女副手先开了口,“他儿子用他的车拉了嫌疑人,他还把存折给了儿子。”

    办公室主任接着说话:“对,用私家车帮助劫匪逃脱,向犯罪分子资助活动经费,助纣为虐。”

    其他三名副手也相继发言,痛数穆学军的“罪恶”。

    看到这种“踊跃”情形,肖月娥脸上才又阴转睛。看着穆学军说:“穆学军,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大家都说没见到文件,也没……”

    穆学军已经看出来,这个女人分明是要“公审”自己,分明是要进行当众羞辱。杀人不过头点地,你也太过分了。想至此,他怒声打断:“我再重申一遍,我只说我是无辜的,并没说有什么文件或是什么人,那都是某些人凭空推测的。还有,我今天是来进行移交,不是来听你们扯蛋的。”

    妈的,老东西,都成这德性了,还敢耍横,我看你是不想好了。想至此,肖月娥也怒道:“穆学军,自己思想堕落,犯了错误,现在不思检点,还趾高气扬,喧哗吵闹,我看你是想二进宫了。”

    “肖月娥,说话可要负责任,什么叫二进宫?思想堕落又是谁说的?我犯了什么错误,是纪委下的结论,还是监察局出了文件?你倒是说呀?”穆学军瞪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肖月娥气的手直发抖:“你……你也太猖狂了,你竟敢……”

    穆学军提高了嗓门:“你想说什么?我告诉你,是你太狂了,别以为今天坐到这就了不起,能够坐长才算好汉。别看今天有人给你捧臭脚,等你下台的时候,拍你越厉害的人跺你越狠,不信走着瞧。”

    真没想到,真没想到,本来想着“公审”这老家伙,狠狠灭其威风,同时增加自己威信,也让那些属下当众表态服帖。不曾想,反被这老家伙质问,这他娘的反了,还有没有天理?气的半死,肖月娥说话也就口无遮拦:“穆学军,别以为你那些事我不知道,领导都说了,你早晚要遭殃,你……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穆学军就是一震,随即冷笑一声:“哪些事?是哪个领导说的?你倒是说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肖月娥也意识到言语有失,一下子被噎住了。

    “局长,一会您还要开会。”办公室主任及时插了话。

    并未接纳属下给台阶的好意,肖月娥反而把火撒到了对方头上:“怎么回事?连个门都把不严。告诉保安、门卫,财政局是机关重地,闲杂人等一律不准放进,尤其无赖、罪犯更要严防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来办事的人呢?”办公室主任支吾着。

    “严格履行登记制度呀,少他娘的像以前一样敷衍了事。”骂出脏字后,肖月娥停了一下,又沉声道,“办公室负责人员的交接手续,你要全程监督、监视,以免重要东西丢失,哪怕一张纸、一根笔芯也不能流失。”

    办公室主任脸上肌肉动了动,答了声“好的”,又转向穆学军:“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看到那个女人气的不轻,穆学军反倒心气顺了好多,挑衅的瞟了女人一眼,背手走去。

    “局长,我先去了。”打了声招呼,办公室主任快步跟上穆学军。

    看到那个“谢顶”闪出屋门,肖月娥“哼”了一声:“倒是减肥了,草包肚也……”

    不曾想,秃脑门再次闪现在门口,吐出一句话来:“不用羡慕,你很快就会去减肥的,会减的更彻底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……”肖月娥刚想骂人,发现那个老家伙已经闪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财政局发生的这一幕,很快便传到了楚天齐耳朵里。

    听完刘拙的汇报,楚天齐没有说什么,而是挥挥手,让对方去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只剩下了自己,楚天齐才缓缓的说:“天作孽犹可恕,自作孽不可活。耍威风不成,自取其辱呀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