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四十六章 凡事悠着点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能够和天齐喜结连理,是宁俊琦的夙愿,现在夙愿得偿,她心满意足。在关键的正日子,爸爸为了自己,竟然不惜多年秘密泄露,毅然到场,宁俊琦既了无遗憾,又感动不已。这么多年的等待,这么多年的坚守,这么多年的坎坷,还有婚前经历的艰险磨难,都值了。

    没有了心理负担,宁俊琦享受到的全是幸福,全是温暖,也全是有趣,也不乏些许的尴尬。正日子当晚,就发生了一些小尴尬,暖心的尴尬。公婆以“去女儿家看看”为由,离开了自己家,只把小两口留在家里。老人的心意显而易见,是在为儿子儿媳创造尽情享受新婚之夜的机会。想到公婆的好意,宁俊琦很是羞涩,却也没辜负二老的心意,在暖暖火炕上与丈夫多次共*爱河。只是第二天见到公婆时,宁俊琦的脸颊红了好长时间,眼神也不时躲躲闪闪。

    楚、宁的新婚无疑是幸福的,却也是无比忙碌的。六号上午,二人便驾车赶往省城,晚上住到了那幢二层别墅,那幢楚天齐曾经匆忙逃走的所在。时过境迁,往日的痛苦与尴尬都已不在,纷纷化做了今日的甜蜜和幸福。尤其要用新婚的方式,庆祝逗留的每个所在,庆祝一刻值千金的夜晚。

    一月七日中午,楚、宁二人在雁云大厦摆了两桌,一桌是宁俊琦密友和好同学,一桌是楚天齐同学和故交。难得的是,不但云翔宇、于涛前来参加,导师姜教授夫妇也专门调整行程到场,老领导、党校教授艾钟强还从外地赶回来了。全是师长,全是好哥们,没有一点场面应酬上的繁文缛节,有的只是深厚的情谊和浓浓的祝福。

    由于期间好几年不得联系,对于宁俊琦的同学、朋友,楚天齐大都不太熟悉,最熟悉就是田馨和秦雪梅了。田馨是党校老师,曾经担任过楚天齐那个班的班主任,两人私下接触的相对较多。秦雪梅是云翔宇的媳妇,还曾经给楚天齐帮过忙,加上两边的双重关系,自要熟络的多。另有三位和田馨一同到过县里,去参加了一月五日的婚礼仪式,也算是熟脸了。年龄差不多,又都是见过世面的女性,很快就和这个“妹*夫”、“姐夫”熟了。面对众多伶牙俐齿,楚天齐反倒应接不暇,不时被这些女子戏弄一番。还好是两桌奔忙,还能找到逃开的理由。

    虽说酒量不小,但连日里奔波不断,每晚又辛苦连连,也影响了酒量的发挥,关键是还不能使用手段,喝着喝着也上头了。不过也仅是脸颊发红,鬓角微有汗意,并没有醉态。

    端详着宁俊琦,何佼佼“咯咯咯”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佼佼,怎么啦?我有哪不合适吗?”宁俊琦抚抚有些发烫的脸颊,又下意识的看了看身上的衣物。

    “小嫂子,你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情景吗?”何佼佼笑盈盈的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宁俊琦想了想,说:“时间太长了,有点儿模糊,当时就是觉得你思维敏捷,聪颖灵动。”

    何佼佼“哼”了一声:“小嫂子装糊涂,我可记着呢。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你就吃我的干醋,鼻子不是鼻子,眼睛不是眼睛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怪我呀?你本来找他,却偏偏找到我办公室,当着我的面拉拉扯扯,成何体统?”宁俊琦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看看,看看,刚才还说记不清,可心里比谁都明白。只是你也太冤枉我了,我和师兄是纯洁的校友关系。”说到这里,何佼佼语气一转,“为了当初冤枉我,小嫂子就该自罚一杯,算是弥补我受伤的小心脏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佼佼,我实在喝不少了,一下一杯有点多,我喝三分之一,不,一半,行不行?”宁俊琦做着解释,“再说了,我记得当时你一说完,我就不那么想了。”

    何佼佼不听解释,而是坚决的说:“不行,至少满满一杯,那样心意才诚。谁让你当初冤枉我呢?”

    刚去另一桌敬酒的陆娇娇回到桌上,直接加入了战团:“何总,没冤枉你吧?我的老领导去许源县期间,你俩可是绯闻不断呀。要道歉也应该是你,应该是你敬俊琦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陆娇娇,你拉偏架,我们那纯属就是有人造谣,是唯恐天下不乱。”何佼佼回应着,“小嫂子,你可不要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宁俊琦故意长长叹了一声,“防人之心不可有呀!”

    “小嫂子,你可不要相信她的挑拨,她那时候才有那意思。在乡里每天和我师兄眉来眼去的,小嫂子当时还伤了不少神呢,你可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疼。诶,今天她怎么替你说话,该不会是达成共识,做了某种交换吧?小嫂子,原则问题可不能交换哟。”何佼佼说着,挑了挑眉毛。

    面对何佼佼的奚落,陆娇娇反而不紧不慢:“告诉你吧,那时候追我的男生多的是,老领导真不在我的遴选范围。”

    “哟哟哟,你的意思是看不上我大师兄?这可能吗?”何佼佼表情夸张。

    陆娇娇给出了解释:“关键他个子太高,要是和他接吻的话,肯定得垫着脚尖,那太累了。当时我正好脚刚扭伤过,可不敢为了一口吃的,把脚伤了。倒是俊琦练习惯了,肯定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桌上所有人都笑了,包括几位年长者,姜教授夫妇还笑的最为开心。

    楚、宁二人笑的非常尴尬,却也无比的甜蜜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雁云大厦洗浴中心休息包间内,楚天齐、云翔宇、于涛各自只裹了一条浴巾,仰躺在休息床上。

    云翔宇“嘿嘿”一笑:“哥们,我发现你有些操劳过度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方面看出来的?”于涛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好几方面都看出来了。”云翔宇笑的别有意味,“年轻人,饭得慢慢的吃,慢慢的嚼,不能一口吃个胖子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并没有回避,而是也打趣道:“饱汉不知饿汉子饥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打了这么多年光棍,据说两人还一直坚守着防线,最后才……”于涛跟着起哄,“虽说这纯属是鬼话,绝不可信,但毕竟也是饥一顿饱一顿,即使某人外边打点野食,也没有吃自家的来着滋润。这下好了,娇娇大美人天天躺在身侧,某人岂可错过良辰美景,岂能控制原野冲动?当然了,他那猴急猴急的,又岂会想着去控制?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,好东西也得悠着点,不能过度操劳,伤了身子。别看你现在挺勇猛的,一旦落下病根,那就是害了人家呀。”云翔宇继续挤兑着。

    “好东西也有吃腻的时候。”于涛更是一句不落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。这家伙天天喝酒,天天开车,今儿中午又喝了那么多,还真乏累,好好睡一觉。”楚天齐自语后,打了两个哈欠,干脆闭上眼睛,不再搭理。

    又戏逗了两句,见楚天齐没有回应,云翔宇换了话题:“哥们,真没想到,你俩还遭遇了绑架,整个过程竟然那么惊险。你倒罢了,反正平时也不少惹事,就是人家宁教授跟着受罪,怕是吓的够呛呀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当我听说他被绑匪劫持后,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。后来和绑匪面对面的时候,真恨不得一刀宰了他。”楚天齐咬着牙,然后又轻叹一声,“哎,也只能是想想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你做事可得悠着点,尽量不要树死敌。否则他们不敢直接对你怎么样,就要向你的亲人下手了,包括她也包括你的父母家人。”于涛嘱咐着,“那些家伙可是丧心病狂的东西,什么事都做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云翔宇也道:“是呀,何况你还有那么厉害的老丈人,就更不能让娇妻涉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刚开始见到小宁的时候,虽说感觉这个女孩既漂亮,也挺有气质的,修养还非常好,可也没想到竟然是他的女儿。关键是平时保密工作做的太好了,尤其她又是随的母姓。”说到这里,于涛语气一转,“在你俩婚礼上,你老丈人公然现身,既是为了不给女儿留遗憾,其实也是在给你背书。这么做固然对你以后的路有帮助,可同时也是一把双刃剑,会让人们更防着你,也不乏他的对手跟着对准你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当然明白这个道理,其实这两天他也在想这个事,也知道老丈人肯定充分考虑了其中的利弊得失。而且他还意识到,即使这次不公布身份,在一定的圈子里,绝对也知道李、宁二人的父女关系。随着自己的职位逐步提升,这个秘密也就不会成为秘密了,岳父这么做,既是为自己站台,应该也是为了掩盖那个更大的秘密。

    云翔宇也嘱咐着:“哥们,老于说的是呀,这的确是一把双刃剑。你在以后做事的时候,也得多加考虑,也要处处多悠着点。你不只代表你自己,也代表你媳妇,还代表你丈人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嗯,凡事我多悠着点。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拿过手机一看,楚天齐做了个“嘘声”的手势,然后按下了接听键:“陈书记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