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一天两晕倒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第二天,楚天齐没有直接去公安局监听,而是留在办公室处理公务。

    快中午时,刘拙拿着一张纸过来了。

    接过秘书递来的纸张,楚天齐看了起来。这是农牧局做的报表,是对今年各类粮食产量的统计,还有与往年粮食产量的对比。

    看完这份报表,楚天齐又从文件架上拿出一份文档,做了简单的对比。然后抬头问道:“数据准确吗?”

    刘拙说:“不完全准确。现在秋收已经基本结束,但相关统计工作还在进行中。各村能统计的都统计了,不过有个别作物还没完全收完,需要脱粒以后再核实。乡镇把各村统计拿到手后,又对一些数据进行修正,尤其把个别村与村之间重复计算的数据进行了剔除。此类情况比往年还稍多了一些,这主要是统计手法的问题,并非人为造假。由于跨村承包土地的原因,土地所在村、承包者所在村都把相同地块的产量纳入了自己村子数据统计。县农牧局收集到数据后,又对各乡镇报表进行了核对、修正,还把个别没纳入各乡镇统计范围的数据也加了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准确数据什么时候出来?”楚天齐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农业局答复,十月底,十一月初。”停了一下,刘拙又补充了道,“有您的特别强调,农业局对数据统计不敢马虎,陈副县也特别重视,一直在盯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嗯”了一声:“必须统计准确,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县长,还有事吗?”刘拙请示着。

    想了想,楚天齐说:“抗涝救灾款的事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刘拙回复着:“上周五我刚了解过,现在还都没到位,具体数额也不好统计,我再关注一下各个口上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先忙去吧。”楚天齐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县长,快到吃饭点了。”刘拙提醒一句后,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再次拿起两份报表,看了起来。先前那份报表,是粮食局报的,与农业局报表数据差距很大,最大的差距就是今年的实际产量。粮食局数据偏低,农业局数据稍高,两厢对比,中间有将近七个点的差距。虽然粮食局以整个粮食储备、调剂为主,县里粮食收成以农业局统计为准,但也是县里参照的数据。严格来说,两份报表的数据应该完全吻合才对,毕竟基础数据来源都是一样的,但每年都会多多少少有差距,今年更大一些。

    往年数据如何,楚天齐只是看看,不做过多关注,那是前任手里的事,但今年他必须特别重视了。做为农业县,注重粮食产量天经地义,尤其今年还有别人盯着,也促使他不得不更多重视一些。

    在全县抗涝救灾会议上,当时陈玉军汇报了一个今年粮食产量预测数据,随后段成也给出一个数据。数据来源,一个是农业局,另一个就粮食局。两人预测数据有一定差距,而且段成还故意上纲上线,搬出了粮食稳定对国防安全、国家稳定、国民经济的影响。在发言最后阶段,段成还把话题引到了作物种植上,影射经济作物种植对粮食产量稳定造成了不利影响。

    虽然整个产业结构,包括农业产业结构,并非段成能左右,但这也肯定是一部分人的看法。楚天齐需要特别重视起来,用事实来应对段成等人的攻击,以保障正确意图能够正确、顺利实施。因此粮食产量就是一个最有说服力的数据,也是各方都能认可的数据,但具体数据统计势必也要精准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忽然响起铃声,打断了楚天齐思绪。

    看了看来电号码,楚天齐接通了:“老乔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县长,‘过堂’时晕倒一个。”乔海涛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忙问:“现在怎样了?具体怎么个情况?”

    “晕倒时间不长就醒了,现在在医院治疗,目前各项指标相对正常。是这么回事,十点半的时候……”对方讲说起了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四点多,楚天齐出现在公安局监听室里,乔海涛也在他的旁边。

    此时,画面中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,男子留着短头发,长条脸,个子不高,整个人长的挺瘦小的。

    耳机里传来熊大队长的声音:“说说你在电脑采购、进场整个过程中都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瘦小男人赶忙摇头:“我什么也没做。”

    熊大队长“嗤笑”着:“怎么可能呢?许耀星,你可是教育局信息股股长,给下面学校配备的这么多电脑进场,你能什么也不做,那是你的工作呀。”

    许耀星“哦”了一声,显然刚才是把问话理解成了别的意思。于是这次开始回答起来:“信息股以前隶属于办公室,去年才单独分出来。信息股主要负责全县教育系统计算机网络管理信息,组织检查网络正常运行,参与相关信息产品和配件采购、进场工作。其实在采购电脑等器材时,信息股只是配合工程、财务等部门,做一些技术资料和器件配置参谋工作。

    具体在此次电脑采购、进场过程中,所有电脑全部由财政局采购,教育局只负责配合进场时的配置抽样验收。而此次验收工作,也由财政局副局长主导,我只是根据他们的指派,对两台电脑样品进行验收。验收的结果是,两台电脑成品与标书配置完全一致,这两台电脑由我直接验收,我负责承担质量后果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吧?”胡广成说了话,“据警方了解,相关文档也有专门备案,财政局负责电脑招标工作,负责采购产品。从进场开始,包括成品配备到位、调试、售后衔接等工作,全由教育局负责。按照文档备案内容要求,教育局信息股就要代局里行使整个权利,履行全部相关义务。也就是说,从电脑一到场,所有的质量问题都应该是由你负责,直至产品全部安装到位、调试合格,然后还要继续负责使用过程中的技术维护与器件保养,并衔接供应商的售后维修服务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许耀星苦笑着,“协议上是这么写的,可是在具体执行过程中,并不是这么操作的。我就是奉命行事,就是听命于财政局主管负责长。教育局副局长专门嘱咐我,一切听从财政局的,此事由财政局完全主导,我们只是部分配合而已。也正是因此,我才按照财政局副局长要求,对那两台抽样机子进行配置和器件检查。两台电脑成品元器件与标书配置完全吻合,而且是全新品,我觉得自己任务已经圆满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许耀星,你这是避重就轻,逃避责任。首先,协议上是那么写的,你就应该按照协议上义务去做工作。其次,教育局并没有副局长以上人员参与此事,你自然就应该是技术、质量验收总负责。第三,按你所说,你在抽样验收时,是按财政局副局长指定,对两台电脑进行了验收。那么其余的电脑由谁验收?你在验收那两台产品时,就没想到这种不合规定操作引起的后果?这可能吗?”胡广成再发质问,“另外,财政局有关人员可是明确表示,完全按照协议规定履行的义务。”

    “可事实的确就是这样啊。”许耀星依旧很显无奈,“他们硬要这么说,我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胡广成“哼”了一声:“许耀星,让你见一个人。来呀,带上来。”

    几乎是胡广成声音刚落,屋门一响,有一个人被带了进来,正是娃娃脸的乔脸。

    “许耀星,你认识他吗?”胡广成发出质问。

    “不,不认识。”许耀星赶忙否认。

    “再好好看看。”胡广成提示着。

    “我,我,不……”许耀星连连摇头,“不,不认识……”

    “乔顺,你认识他吗?”胡广成又换了提问对象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。”乔顺一字一顿的说,一副戏谑语气。

    就在乔顺“不认识”出口的同时,许耀星缓缓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楚天齐看向乔海涛,对方也是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“晕倒了,晕倒了。”耳机里传出声响,同时画面上有警察奔到了许耀星身旁。

    又晕倒了,一天晕倒两个?怎么回事?楚天齐不由得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?”常联仁发出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手机里重复着刚才的话:“许耀星晕倒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?现在人怎么样了?”常联仁急道。

    “两个小时前。晕倒时就送医了,刚到医院不久人就苏醒过来,现在还在医院。但血压、心率都不正常,心电图也异常,目前好像不太认人,痴痴呆呆的。”话到此处,对方声音忽然又急又低,“来人了。”然后便没了声响。

    缓缓拿开手机,常联仁疑问着:“怎么会晕倒呢?他为什么要晕倒?都发生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哗啦,哗啦。”一阵开锁声响过,屋门打开,走进一个中年妇女,女人拉着拉杆箱。

    看着沙发上的男人,女人疑惑的问:“老常,没做饭?我中午专门跟你说,今天回来,让你做饭的呀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我马上去,我马上去。”常联仁迅速起身,钻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“真是的,才半个多月不见,咋就变傻了?”女人一边换鞋,一边望着厨房方向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