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必须重点关注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两天之后,九月十二日。

    刚上班不久,刘拙送来了一份文档。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文档仔细看了两遍,又沉吟一番,伸手按下固定电话免提键,拨了几个数字。

    很快,电话里传出声音:“县长,你找我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过来一下,要是王副县长在单位的话,也一并过来。”楚天齐说完,关掉了免提。

    结束通话,楚天齐又拿过文档,用铅笔在上面划了一些波浪线或圆圈,还有个别地方打了问号。

    过了大约七、八分钟,柯扬、王晓静敲门进屋。

    让二人坐到沙发上,楚天齐举起手里的文档,说:“这份招标文件看了吗?”

    柯杨、王晓静均点头:“看了,刚看过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又问:“二位怎么看这事?”

    柯扬先回了话:“这份招标文件都是规范格式,自三年前再次修定后,一直沿用至今。在我刚分管财政的时候,曾经仔细看过这套文件,也与省里相关文件做对比,对比的结果是,这套文件完全符合省里相关规范及要求。财政局刚发布的这个招标文件,与范本要求略有调查,比如对投标企业的要求,比如投标截止时间等。

    这次招标的标的物在百万之内,属于小型招标,但毕竟是爱心企业捐赠,县里应该更加重视。财政局显然考虑到了这点,部分参照了标的物在五百万之内的标准,对投标企业提高了要求。这种招标毕竟属于小型招标,投标时间定为十天,也在合理范围。整体来看,这些变动都在情理之中,也符合相关规定。”

    王晓静接了话头:“我分管教育工作将近两年,在这期间,县财政局政府采购中心为教育系统做过几次招标采购。这些采购都比较成功,包括招投标过程,包括项目的推进实施,到现在没有发生质量问题,也没有其它合作纠纷。当然,过往事项只代表过去,并不是每次工作成功的保障,我们依然会按规定履行我们的监管责任和义务。另外,我对比了以往教育系统的招标文件,与柯县的看法一致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对于政府采购中心来说,八十万的标的额确实不大,投标时间十天也属正常。但对于标的物个体来说,一百台电脑也不算小数,参照高一等级标准对企业要求也是理所当然。只是有几点需要注意:一、这批电脑是企业爱心捐助,绝不能出现质量问题,要是留下质量隐患,就会冷了企业的心,进而坏了政府信誉。一但出现问题,政府就愧对了企业,也影响以后企业和社会组织的爱心捐助。

    二、对于县城这些学校来说,电脑不是新鲜玩意,可对于乡村学校来讲,这绝对是好东西。好东西就要有好东西的品质,就要有好的享受,如果品质和服务出现问题,会伤了优秀教师的心,还会让这些学校失望。学校和老师对政府信誉一旦产生质疑,那可不是一两件事就能弥补的,很可能好几年都难以挽回。

    三、正如王县长所言,过去做的没问题,不代表次次就做的好。而且据我所知,财政局领导班子刚刚调整过分工,采购招标也换了新的分管领导。看似都是那么做,但照葫芦画瓢也未必就画的一样,可能会差异很大,这需要一个适应和熟悉的过程,尤其与领导的责任心有很大关系。

    四、电脑这种东西,看似简单,拆开机箱没多少东西,但里面的门道却挺多,当然我也不是内行。据一些人士讲,看着外形完全一样的两个配件,也许一个的价格是一千,另一个的价格可能连一百都不到。无论到什么时候,一分价钱一分货,都是亘古不变的真理。当然,也可能一分价钱拿到了半分货。正因为我们对这些都不精通,就要多依靠专业人员进行鉴定和验证。

    当然还有其它需要注意的,我就不一一例举了。总之,政府的信誉必须保证,也必须要让受捐助者得到好的产品和享受,企业的爱心既要暖了被捐助者,也要让温度回传回去。

    因此我要求,必须监督整个招投标过程,尤其对于入选的投标企业,你俩都必须要了解,并听取和监督对中标企业的选择。不但要关注中标企业的基本资质条件与实力,也要关注以往的工程记录,尤其要关注有无失败案例,失败到何种程度。最好是选择没有质量、信誉瑕疵的企业,即使偶有微瑕,也要分辨出是具体情形,是否可以谅解与合作。

    中标企业定了以后,重点是关注对投标清单的落实,尤其要预防挂羊头卖猪肉。既要注意企业是否为挂靠,更要监督产品的品质,决不能用‘李鬼’代替李逵。这种案件不是没有过,去年在*的一个区就出过类似的事件,就是用劣质元器件代替了优质产品。

    就是再好的文件,就是再严格的规定,都要靠人去执行和实施。因此对人的监管和要求必须放到第一位,只有具体执行者和主管领导尽了责,才能把相关要求准确落到实处。在这件事上,我依靠的就是你俩,各负责各分管范围的内容,没有谁大谁小之分。你们自然要对下级进行监管,要让他们必须负起责任来。从某种意义来说,他们的尽职与否,比你我的尽职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尽管看似听的很认真,二人还都记录了县长指示要点,但都不同程度的有着不以为然的心理。

    柯扬就在想:我就够磨叽了,县长今天又加了个“更”字。

    王晓静也不禁腹诽:平时干练的大县长,今天比我还婆婆妈妈。

    虽然心里有着各种想法,但二人回复的都很坚决:“县长说的是,确实要特别重视,我们一定严格进行监管,绝不让不达标企业中标,也绝不让不合格产品进入。”

    “必须重视起来,必须重点关注。”在对二人再次嘱咐后,楚天齐让二人离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关上的屋门,楚天齐眉头皱了起来。他既担心相关职能人员不尽职,更担心财政局那里出状况。其实他最担心肖月娥这个局长,只不过不好直接讲出来而已。就冲肖月娥近期那飞扬跋扈的样,就冲她不懂装懂的德性,下面要是上行下效的话,难保不出问题。

    正这时,乔海涛来了,自然也就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。

    示意对方坐下,楚天齐直接问:“老乔,什么事?”

    乔海涛回复:“说一下穆小雨和一撮毛的案子。自把这两人带回来以后,公安局就对二人又进行了审问,也和政法口的人一同复核了在兄弟局的交待材料。通过二人的几次交待,参照穆学军、吴慧敏等人的证词,已经能够认定,穆小雨在帮助一撮毛逃跑这件事中,被蒙蔽的成分很大。当然这还需要进一步核实,还需要判断穆小雨主观上是否意识到在参与犯罪。

    刚刚政法委庞书记把我叫去,两人交流了一些看法。在对穆小雨和一撮毛的罪行认定上,都认同区别对待的原则,一撮毛是实施犯罪主体,穆小雨顶多是后期辅助。如果能够最终认定穆小雨确系被蒙蔽,属于无知参与的话,刑罚会更轻一些。当然了,毕竟有上次的刑罚在那,恐怕他是免不了这次牢狱之灾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无论任何人,只要做错事,给他人或社会造成了危害,就必须承担因此产生的责任,这也正是法律的公正所在。做为我们这些掌权者,或是司法领导,必须要坚定不移的维护法律的公平和公正。具体在这件案子中,我们能做的就是,不要牵涉无辜,也不要刻意加重惩罚。我们坚持公平、公正,既是在充分履行我们的职责,也算是对穆学军的帮助,毕竟他也够惨了。”

    “县长说的是,我们当然不能徇私枉法,但也绝不能对人落进下石。”乔海涛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你要重点关注,既要监督过程与结果的公正,也要从其中理出关于秦博昭的蛛丝马迹。只要让姓秦的多在外面飘一天,他对社会和个人的危害就永远存在,还可能造成切实的伤害。”楚天齐嘱咐着。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答复后,乔海涛又汇报了一些其它事项,然后才离开了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快下班的时候,柯扬来了。

    柯扬坐下便说:“县长,上午从你这出去以后,我和王县长又专门审核了一遍招标文件。然后我们各自找了财政局和教育局,根据你的指示,参照我们的理解,向他们进行了强调。他们都表示,一定重点关注这件事,一定把这事办好,一定做到万无一失。肖月娥今天态度也出奇端正,表示她会积极监管这个事项,也诚意接受政府和相关部门监督,保证做出一个精品项目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那就好,有态度就好。不过也不能放松警惕,一定要听见言,观其行,一定要把监管职能落到实处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柯扬重重点头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