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四十四章 这家伙早晚是麻烦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楚天齐刚吃过早饭回办公室,手机就响了。

    看到是家里号码,楚天齐不由心中一惊:这么早打电话,该不会有什么事吧?他略微稳稳心神,按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天齐,我是大姐。”手机里传来楚礼娟的声音。

    怎么是大姐说话?楚天齐担忧更甚,不由得问道:“家里有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楚礼娟声音继续:“当然有事了。这么早给你打电话,是担心打扰你工作。经过认真考虑,跟爸妈也商量了,为了孩子前途,我们全家都去首都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楚天齐大松一口气,暗讽自己“快成惊弓之鸟了”。笑着说:“这可是好事呀,大姐马上就成首都人了。今天已经是……八月二十一号,孩子马上就要开学,这时间可够紧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时间是够紧的,这些天俊琦一直催我们,让我们早下决心,我们就是总拿不定主意。不过她说,安排上学肯定没问题,说是徐部长有门路。”说到这里,楚礼娟话题一转,“天齐,今儿给你打电话,就是跟你说一下这个事。还有,你也跟俊琦和徐部长说说,给我和拴柱就找能干的活。我只要跟俊琦一说,她就说让我放心,还说徐部长会安排好。要是成天坐着拿工资,我们实在过意不去,挣钱也不踏实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大姐,你只管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,你们都说只管放心,我就更不放心了。我不担心没有好活,是担心工作过于好。人家给孩子安排*上学,还让我们住他家房子,这都是天上掉馅饼的事,都是沾你的光。在安排工作上,可别对我俩特别照顾,让我俩干份力所能及的活,我们也能安心一点。你理解大姐吗?”楚礼娟讲的很真诚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,等我跟他们说说。”楚天齐笑了,“大姐,你现在不要老操心这些事。赶紧收拾东西,处理你那些家三货四,才是最当紧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就这么说……”手机里换成了母亲的声音。

    母亲唠叨了很长时间,才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正准备开始工作,刘拙来了。

    径直来在办公桌前,刘拙汇报起来:“县长,我刚从医院回来。小娟精神状态很好,我去的时候,她正在楼道溜弯。现在她待遇可高了,溜弯时后面还有一名便衣跟着,赶上部级领导了。他父母也去了,是胡局长派人接的,当时三口人好像刚哭过,眼窝都红红的。他父母一再表示,您是他们全家大恩人,一辈子也忘不了您的恩情,就是怕这辈子报答不了,只能等下辈子当牛做马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当牛做马呢,都多会儿的词了。”楚天齐笑着说,“享受便衣保护待遇,这是必须的,我总担心一撮毛会去袭击她。还有事吗?没有就忙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了。”刘拙摇摇头,向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,问你一件事。”楚天齐又叫住了对方。

    听闻此言,刘拙又返到了办公桌前:“县长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昨天在我下车救人的时候,你是被岳继先拉住的吗?”楚天齐提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对于这件事,刘拙老纠结了,从昨天事发一直纠结到现在。县长下车救人,而自己却袖手旁观,他觉得对不住县长。本来他想解释,可话却不好说,那样既有告状之嫌,也难免被质疑找理由,他已经好几次欲言又止了。现在县长动问,那刘拙就不得不实话实说:“县长,我看见您下车,就要跟着下去。可岳继先死死抓住我不放,我怎么也挣不脱,他还说我,坐在车上就是给县长帮的最大忙。我真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刘拙,我完全相信你说的,而且岳继先讲的也没错。万一当时附近有他们同伙,或是他们直接从车上下来,你根本也帮不上忙,还会成为我的牵累。”楚天齐笑着挥挥手,“别纠结了,去吧。”

    县长就是厉害,都看出我的纠结了。带着敬佩和踏实的心情,刘拙出去了。

    与刘拙的彻底解脱不同,楚天齐却在脑中划上了问号。

    他不纠结岳继先阻拦刘拙下车,因为万一有个特殊情况,刘拙真是自己累赘,岳继先曾经当过兵,应该能判断出这点。他疑惑的是,岳继先为什么会这样做。平时的时候,岳继先不显山不露水,驾驶技术好,而且话很少。但连现在这次算起,岳继先已经两次表现反常了,上次是阻拦自己去疑似爆炸现场。还有一事,楚天齐一直疑惑,这次不由得和岳继先联系在一起。只是,岳继先是乔金宝弟妹介绍的人,按说不应该这样的,尤其那事更不应该。

    “该不会是……”楚天齐喃喃着,脑海中又闪出另一件事。这事已经不是第一次跳出脑海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刚上班,胡广成就来了。

    坐到椅子上,胡广成直接道:“有收获,重大收获?”

    “抓住一撮毛了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现在还没有那家伙任何消息,就跟凭空蒸发了一样。”胡广成说,“是方晓军有了交待,对原有供词进行了修正。他说和那个一撮毛早就认识,是在熊家饭庄认识的,那时他是熊家饭庄厨师。正是因为认识,一撮毛替他还赌债时,他才没多想,就想着早点还给人家。认识是认识,但方晓军到现在也不知道对方名字,就知道那个外号。

    三个月以后,方晓军攒够了那些赌资,去还一撮毛。不过一撮毛说,不用还了,还说那钱要是按高利贷利滚利算的话,方晓军也还不起。方晓军不死心,就问按那么算的话,要加多少,一撮毛当时连续翻了两次巴掌。一看要百分之五十,再五十,那不是翻一倍吗?看到竟然需要还这么多钱,方晓军只好一缩脖,不再坚持了。

    在去年十二月份的时候,方晓军接到了一撮毛电话,说是老板娘怀疑他和小娟是一伙的,要找机会收拾他,还要收拾小娟。听到这个消息,他没敢多做停留,而是立即辞职,到了省城。在省城的时候,方晓军还遇到了小娟,并向小娟讲说了一撮毛曾经说过的狠话。

    今年六月份,方晓军忽然接到了一撮毛电话,说是怀疑他和小娟有联系,还说有人要收拾他。听对方说的头头是道,方晓军被吓的够呛,就请对方帮他摆平。一撮毛表示,摆平可以,不过要求方晓军以后必须也得给自己帮忙。其实在那之前,方晓军已经听说有人要收拾他,这次再听方晓军一讲,不由得不信。担心真被别人‘装麻袋’,方晓军当时什么都答应,果然后来风声没了。

    昨天,一撮毛找到方晓军,要方晓军帮忙联系小娟。感觉对方有什么图谋,方晓军言说和小娟早断了联系,不知道小娟去哪了。一撮毛立即拿出打印好的手机通话单,指着上面一个无绳电话,问他这是谁的号。那个号码正是小娟的无绳电话,方晓军一下子无言以对,但还追问对方要干什么。一撮毛说是想和小娟交朋友,要和她见面,让方晓军帮着引见。

    他担心出什么事,就表示要还钱,多还一倍也认了。结果一撮毛‘嘿嘿’一笑,说‘上次讲的是翻十倍,现在该翻二十倍了’。方晓军一下傻了眼,才知道人家翻一次巴掌是五倍,而不是他理解的五成。他意识到躲不过了,也担心被跺手,只好答应了对方,哄骗小娟。方晓军还交待,昨天在实行计划之前,偷听到了一撮毛打电话,一直称电话那端为‘老大’,还说‘谈妥了’。”

    在听胡广成讲述过程中,楚天齐意识到,对方已知熊家饭庄恩怨,便想进一步了解,便问道:“那为什么方晓军一开始没说?他是怕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方晓军交待,他觉得老大肯定是秦哥,这事也应该是秦哥指使的,他一开始没说,是知道那个秦哥的老爹是当官的,担心秦哥收拾他,以前就有过类似的例子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猜也是红毛秦博昭,这家伙早晚都是麻烦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胡局长,你敢收拾这个秦博昭,敢得罪他背后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不怕,不就一个副区长吗?也管不着我。”胡广成回答的很肯定。

    “那秦秀后边的人呢?”楚天齐接着追问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敢,不过得县长给我做主,大力支持。”胡广成语气很显迟疑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随便问问。”楚天齐接着话题一转,“你忙去吧,先抓住一撮毛再说。”

    胡广成起身告辞,离开了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楚天齐眉头皱了起来,看来这个秦哥绝对是麻烦,自己曾经的想法太理想化了。在计捕穆小雨的时候,楚天齐就考虑最好绕开红毛,没必要和秦秀起冲突,当时那辆车上没有红毛,楚天齐还觉得避开了一个难题。不过从现在来看,无论于公还是于私,怕是自己和姓秦的都得碰一碰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