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 老子掐死你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你怎么这样?我可是专门给你送钱的呀!”肖月娥哭诉着,抓梯子的双手不停颤抖。

    “上不上来?”男声依旧那么冷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一下子想到那只大老鼠,肖月娥不再犹豫,手脚使力,快速攀上了阁楼。

    “栋哥,来嘛,来嘛。”屋子里的两个女人穿着极少,对男子做着让人脸红的举动。

    “不忙,不忙。”男人没有阻止二女,却也没有迎合,一副顺其自然的样子。

    男人的状态就是默许,就是变相鼓励,那两名女子立即剥掉他身上的衣物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不堪的一幕,肖月娥已经心碎欲裂,但还是喃喃着:“找你找的好苦,你知道我受了多大的罪吗?”

    可能是受到了触动,抬手挡开不老实的手臂,男人道:“你俩先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东哥。”二女腻腻的撒了声娇,动作加眼神挑逗后,沿着梯子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一声悲泣,肖月娥软软的瘫坐下去,“你怎么,你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没有说话,而是猛的扑过去,撕扯着肖月娥的衣物,发泄着他的原始本能,口中发出怪声。

    也真是奇怪,刚才还心若死灰,但被这个男人一“折磨”,肖月娥反而也激起了心中蕴藏的冲动,和对方学习起来。

    霎时间,阁楼里的声响响彻周边,也激的整个寨子人都跟着学起了他们。

    经过一阵“厮杀”后,男人败下阵来,仰躺在旁边喘着粗气,神情间一副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肖月娥则身上软软的,脸颊的潮*红还未褪去,眼中满是迷离神色,充分回味着刚才的过程,她已经很久没这样了。其实离上次两人在首都厮混也才俩月,但她却过得好似两个世纪一样漫长。

    渐渐的,那种气息褪去,阁楼里恢复了宁静。

    “太少了,十八万太少了。”男人埋怨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男人唠叨,刚刚的一丝惬意瞬间无影无踪,心头猛的刺疼了几下。肖月娥没有接对方的话,而是伸出食、中二指,懒散的说:“来一支。”

    男人先是一楞,随即道:“没有你要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那种,我就要够劲的,你这里有。”肖月娥舔*舔嘴唇,眼中满是向往神色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?你怎么知道?”男人声音充满了警惕。

    “我一进来就闻到了,就在你头旁边那块。”肖月娥抬手一指。

    “吆喝,你够能的啊。”男人说话间,轻轻掀开旁边那个盒子,拿出一个装置来,递了过去。递到半截,又及时收住,“你还是别碰这个,一旦沾上,就肯定离不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离不开了。”肖月娥吼了一嗓子,猛的夺过来,迫不及待的说,“怎么用?点上,点上。”

    迟疑一下,男人为肖月娥点上了那个东西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”肖月娥刚吸了一口,便舒爽的长嘘了一口气,然后又贪婪的猛吸起来。

    “慢点,慢点。”男人在一旁提醒着。

    “咳咳”,肖月娥忽然猛烈的咳嗽起来,但依然没舍得拿开嘴边的那个东西。

    “吧嗒”、“吧嗒”,肖月娥嘴巴发出猛烈吸吮的声音,所有烦恼全都了无踪影,脑中满是舒爽感受。她现在的感觉好极了,用一个“好”字根本无法形容,这是一种从来没想到过,更是从来没有感受过的超级享受。只要有这种享受,她是什么都不顾了,早没有了礼仪廉耻的概念,亲人、友人都去他娘的,她觉得有这已经完全足够。

    没有了一切烦恼,刚刚还未完全褪去的冲动忽然强烈起来,肖月娥猛抱着男人脖子,翻过身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……我得歇会儿。”男人极力推着这个女人,可却怎么也推不开,只得任由肖月娥了。

    阁楼四周的人们,听到两人的吼叫后,也在各自的领地学习起来。

    就这样,吸一通,疯一通,肖月娥用实际行动,引领了寨子当晚的狂欢方式。

    再一拨败下阵来,男人连连告饶:“不行了,真的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哪到哪,这才几次呀!”肖月娥闭着眼睛,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再折腾下去,我非散架不可。”男人说着,轻轻撤走了女人手旁的那个装置。

    “呼,呼……”肖月娥适时发出了浓重的鼾声。

    男人看看那个已经即将零点的钟表,慢慢闭上眼睛,很快便也呼噜震天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眼看着就后半夜了,怎么还没动静。”看看手上腕表,乔海涛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“刚十二点,估计还得段时间吧,你先躺那眯一会儿。”楚天齐笑着说,“年龄不饶人,别跟三十来岁人飙着。”

    乔海涛也笑了:“体能上我服,可我也睡不着呀。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桌上固定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扫了眼屏幕,楚天齐立即拿起听筒:“哦……是吗?真他娘荒唐……不过也正好便于行动……好,好,一定要稳住。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按下听筒,楚天齐骂了一句:“厚颜无耻。”

    “县长,怎么啦?”乔海涛不明就里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嗨”了一声,未曾说话,却先脸红了,声音也略有支吾:“说是那里的声音没法听,就跟一群牲口似的,那些家伙都在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啊?啊?别过来,别过来。”尖厉的女声在阁楼里响起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怎么啦?”男人警觉的坐起身,四处打量着。原来是肖月娥闭着眼睛在手刨脚蹬。

    “别过来,臭老鼠,死老鼠,啊?”肖月娥依旧疯了一样的凭空撕挠着。

    “醒醒,醒醒。”男人推着做噩梦的肖月娥。

    “老鼠,啊,呜……”肖月娥一翻身,抱着男人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没事了。”男人轻轻拍了拍对方后背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没事了,呜……”肖月娥松开了手臂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肖月娥情绪平稳下来,停止了啼哭。

    “怎么才十八万呀,太少了。”男人又提起了先前的埋怨。

    肖月娥盯着男人看了一会儿,叹了口气:“十八万还少呀,你上班这么多年,攒了几个十八万?我那几张卡也被你们搜去了,里面也有小三十万呢。再说了,我已经给你弄了七百多万,还少?对了,你什么时候把那些归回去呀,那可是挪用的公款。”

    “着什么急?还周转着呢。”男人声音再次恢复森冷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买卖挺挣钱呀,还差那些?”肖月娥道,“要是不能按时归回的话,我可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可能是感觉到有亏欠,男人语气缓和了一些:“做什么都有难处,我这也是刚起步,还没有什么底垫,等这批货一出手,就……”停了一下,男人语气再变警惕,“诶,你知道我在干什么?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看也看出来了,电视上不都这么演的吗?光看那些女人就知道不是好来路。”肖月娥语气中不无醋意。

    男人“哦”了一声,提出新的话题:“这次找我,你受了不少罪吧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本来已经感觉欲哭无泪,可是听到男人略带体贴的询问,肖月娥还是忍不住流着眼泪,哭诉起来,“十一月三十号四点,我就从家里出来了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静静的听着,但脸色却越来越阴沉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仰面躺着,肖月娥并没注意到男人脸色,讲完之后,还撒娇的说了一句:“为了你,人家遭了多大的罪。”

    男人没有接话茬,而是问道:“你为什么要上赶着给我送钱,为什么要亲自来送?”

    肖月娥楞了一下,看向男人:“我估摸着你没钱了,要不早该把那七百万补上,要不你也不至于连电话都不接呀。你现在不敢告诉我卡号,不敢告诉我位置,我不亲自给你送钱,还能怎样给你?”

    “今天是十二月五号,不,已经是后半夜,是六号了。从你出来算起,整整一周,你是请的事假,还是怎么出来的?”男人紧紧盯着面前女人。

    肖月娥把头转向一边:“我是单位一把手,还用请什么假?找个理由就能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你要出来多少天,准备什么时候回去?”男人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到时候再说。”肖月娥支吾着。

    男人“嗤笑”一声:“你不是正常出来的,你是逃跑,你被查了,对不对?从你这几天紧着跟我联系,我就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肖月娥只说了一个字,便没了声响。

    “说,有警察跟着没?是不是你把他们引这来了?”男人声音再次凌厉,眼神也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没引他们来,我是偷偷出来的,他们怎么知道?”肖月娥停了一下,然后质问道,“为了你,我都成这样了,你还这么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“忽”的翻身,骑到肖月娥身上:“臭娘们,你要是带来了尾巴,老子饶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他娘的不识老歹,老娘为了你……”肖月娥也发了狠。

    “臭娘们,还敢犟嘴,老子掐死你。”男人双手猛的按到对方脖子上。

    肖月娥发疯的吼着:“掐呀,掐呀,老娘也不想活了。要是不掐死老娘,就不是你老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怪不得老子了。”男人手上加了力道,越加越重。

    肖月娥的骂声没有了,意识也越来越模糊了。残存的意识中,那扇门似乎开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