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夜救小娟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吃完药躺下不久,楚天齐睡着了。等他再醒来的时候,才注意到身上出了一些汗,症状减轻了好多,看来药片对症了,看来卫生院长判断的很准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,已经下午五点多了,楚天齐就准备乘车离去。

    肯定是听到了屋里动静,杨福瑞、高佳明来了。二人询问了县长状况,还说天有些阴,恐怕要有雨,建议县长留下休息,明天再走。

    楚天齐表示明早有事,执意要走,杨、高二人也只得顺了县长的意。

    在乡书记、乡长相送下,楚天齐一行出了屋子,奔向前院。

    “呀,怎么一会儿阴成了这样,刚才还露着天呢。”看到黑压压的天空,杨福瑞忙道,“县长,天阴的这么厉害,还是别走了。肯定有急雨,等过了这阵再说,路上也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赶早不赶晚,趁现在还没真正天黑。即使下雨的话,走的大部分都是柏油路,也没什么事。”楚天齐执意要走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、“刷”、“哗”,闪电、雷声、雨滴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的楚天齐,赶忙收住脚步,堪堪还在过道中。只要多走出一步,肯定也会淋上雨了。

    “哗”,雨点很大,也很急。

    “人留天也留。”感叹一声后,楚天齐马上道,“这雨不会对药材有影响吧?”

    “照现在的雨势看,没问题,那些壮苗能长到现在,都是经历过多番风吹雨打的,肯定能扛的住。要是再大一些,就难说了,千万可别吓雹子。”杨福瑞的语气中不免一丝担忧。

    不止杨福瑞,现场众人都担忧。

    现在正下着急雨,而且楚天齐也担心地里的药材,便决定先留下来。

    过了大约五分钟左右,急雨变成了中雨,看样子一时还停不下来。楚天齐只得和众人一起,进了最前排屋子,眼巴巴的看着院外的水帘,希望雨能尽快停下来。

    外面的中雨并未遂了人意,就那样一直下着,只不过在将近六点的时候,雨势小了一些,但也并非小雨。

    晚饭吃的面片儿汤,是乡长高佳明做的。吃完午饭的时候,没告诉大师傅再来,现在又下着雨,也不便让人家冒雨前来,高佳明就亲自下厨了。

    还别说,做的挺香,楚天齐吃了两碗稠的,喝了一碗稀的,又出了身汗,身上轻松了好多,不适感基本没有了。

    将近晚上八点,雨势终于更小一些。时间不长,就彻底停了。

    虽然天空还阴着,看样子应该下不上来了,杨、高二人也保证药材肯定没问题,尤其今天也看到了通畅的排水渠,楚天齐谢绝乡里挽留,离开了黑山乡政府。从乡政府院出来的时候,他看了看时间,正好八点整。

    出了乡政府大院,汽车很快便上了公路。虽说是国道柏油路,但毕竟是乡下二级公路,路况差了好多,平时还不显,一下雨到处是不大的水坑。汽车走在上面,总是激起水花,也有些湿*滑,速度快不起来。

    平时晚上车就不多,又刚刚下过雨,汽车更是少的可怜,五十多公里出来了,就遇到过两辆汽车,还都是顺向的,应该也是要返回县城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慢点。”楚天齐轻轻拍了拍司机座椅后靠背。

    其实在楚天齐拍打后靠背的时候,汽车已经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救……”极其微弱的声音传来,楚天齐刚能听见,刘拙根本就感受不到。

    汽车玻璃摇下一条缝隙,声音又高了一些:“救……”

    “县长,好像有女的在喊,听不清喊什么。”刘拙侧着耳朵,满脸疑惑。

    “不是好像。靠过去。”楚天齐分别对秘书和司机各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县长坐好。”司机岳继先提示一声后,关好车窗,汽车开始提速。

    随着车速提升,一股股的水流贱到车窗,打在车底盘上,但却听不到那个女声的呼喊了。

    目光透过车窗,楚天齐搜寻着前方的目标,同时也侧起了耳朵。

    车灯灯光照出很远,但却照不到行人,也照不到车辆。

    “右前方岔路。”楚天齐说了方位。

    这次岳继先没有搭茬,而是操纵方向盘,迅速拐到了那条岔路上。这是一条乡间砂石路,由于雨水的浸泡,已经泥泞不堪。所好司机技术不错,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,也有一定的车速。侥是这样,汽车也打滑了两次,打滑幅度不大。

    岔路上黑黢黢的,两边都是农田,并未看到车辆或行人,但却传来了声音:“救命啊,救……”

    “县长,好像有人喊救命。”这次刘拙听到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并未回复秘书,而是对司机道:“追上去。”

    车身摇晃、颠簸的又厉害了一些,显然汽车又提了速度。汽车爬上一个小缓坡,向前冲去,前方出现了一辆汽车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女声又高了一些,但并不清晰,应该是嘴里被堵上了东西。

    两车的距离越来越近,可以看到前方是一辆黑色越野车。按说在这种路况下,越野车更有优势,但由于司机车技的差别,轿车反而追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停车,停车。”楚天齐摇下车窗,“停车,把人放了。”

    越野车并未停下,反而车身晃的更厉害了,显然是想提速。只是路况过于湿*滑、泥泞,而且前面又有一个小缓坡,它未能如愿而已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轿车反而前进的快一些,离前车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停车,放人。”楚天齐继续喊着,然后忽然转头,“减速。”

    几乎是与县长声音同步,岳继先减下车速,并向右又打了一些车轮。

    越野车后车门忽然开启,一个重物滚出汽车,跌落地上,而后越野车继续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“吱、叽。”轿车猛的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推开车门,一个箭步跃出,奔向地上重物。

    刘拙也要推门下车,被一只手拉住了,他转头斥道: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要下去,你坐在车上就是给县长帮的最大忙。”岳继先依然抓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?松开。我……”刘拙使劲推着对方手臂。

    岳继先道:“挣扎也是徒劳,看看一会儿能不能给县长帮上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挣了两下,果然是徒劳,刘拙只得做罢,焦急的看向前方。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已经到了近前,看到泥水中躺着一个红裙女孩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唔……”女孩发出了声音。这是女孩躺到泥水中以后第一次出声,估计刚才被摔晕,或是吓懵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别着急,我是好人,我来救你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转到另一边,蹲了下去。看到女孩的脸,他惊讶道,“小娟,是你。”伸手扯出了对方口中的破布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呜……哇……”女孩哭出了声,正是小娟。

    “别着急,我给你解。”楚天齐说着话,又去解对方手、脚上的绳子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县长,谢……呜……谢你。”小娟呜咽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安慰着对方:“小娟,别怕,没事了。轻轻活动一下手脚,看能不能动,也动动脖子。”

    小娟哭着,伸了伸胳膊、腿,又转转脖子:“没事,都能动,也不疼。”说着,就要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楚天齐伸手制止,并追问着,“你确认都能动、不疼?”

    “嗯,能动。”小娟抽泣着,又要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别动,我帮你起来,送你去医院检查。”楚天齐双手伸到小娟腰下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起,不用去医院。”小娟声音很害羞。

    “不要动,听我的。”说话间,楚天齐抱着对方,站起来,向轿车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,刘拙才被岳继先放开,适时打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楚天齐把小娟侧放上后坐椅,让对方斜靠到椅背上。

    “县长,我来。”刘拙关上车门,转到另一面,上了汽车。

    坐上副驾驶位,楚天齐回身问:“那辆车上,还有被劫持的人吗?”

    小娟抽泣着说:“没有了,就我一个,剩下的仨家伙都是坏蛋,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不要说了,去医院救治要紧。”楚天齐打断对方。

    此时,汽车已经启动,向后慢慢倒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出手机,拨了一个号码出去。电话一通,直接道:“我是楚天齐,有一辆黑色越野车涉嫌绑架人质,马上派警力截住他……人质已经被我救下……方位是……”转头看向车外,楚天齐讲说了具体位置和越野车逃跑方向。

    结束通话,楚天齐又对刘拙说:“联系县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刘拙取出手机,在上面拨打着号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十一点,安平县医院大楼前依旧灯光明亮,院长带领一干医务人员,全都身着白大褂,站在楼门口张望着,有人还带着口罩和专用帽子。

    院门口车影一闪,一辆黑色“帕萨特”汽车冲进院子,径直停在医院大楼外的停车平台上。

    副驾驶门迅速打开。

    院长立即上前,喊了声:“县长。”

    一个高挑身影快步下车。沉声道:“救治伤者。”

    “诶。”院长答应着,伸手打开了右后侧车门。

    医务人员探身进车,把浑身是泥的女孩弄下汽车,放到手术床上,快速推进楼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