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暗夜黑影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漆黑的夜晚,漆黑的小区,一条黑影跃过墙头,出现在漆黑的院中。

    这是安平县城北的一个老旧小区,小区老的没有路灯,只有老旧铁艺门头上的老旧铁字:轻工之家,还有老门卫房的看门老头。而此时已接近午夜时分,看门老头也早已跟周公见面去了。

    侥是这样,黑影也非常小心,贴着院墙观察了一分多钟,才沿着东墙根快速移动,向最后那栋楼房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异常情况,黑影顺利到达七号楼下,又注意了一下周边情形,才闪身进入把东边的一单元楼道中。对于黑影来说,这就是老旧小区的好处,楼道木门推开就进,否则若是锁具完好的防盗门,肯定还要费些周折。

    “刷”,楼道灯忽然亮起。

    黑影下意识向右一跃,躲在地下室进门处。幸好没有人员出入,否则拐角遮隐并不足以藏身。

    几秒之后,楼道再次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黑影走出遮隐,蹑足潜踪向楼上移动着。一层、二层,一会儿便到了四层。由于黑影加了小心,由于他脚下足够轻盈,再没有遇到灯光亮起的时候。

    停下*身子,掏出一个穿了“衣服”的手电,黑影向东边屋门照去,门扇上现出“401”字样。

    耳朵贴在门扇上,凝神静气听了听,确实没有任何声音。黑影在腰间一摸,取出一个软片状东西,探进了锁孔中。

    极其细微的“哗啦”声响起。

    黑影一边搅动锁孔,一边仍旧耳贴屋门,注意着屋中有无其它声响。

    “吱扭扭”,在黑影的拉动下,防盗门缓缓打开了。

    黑影却没有立即进入,而是隐在门后,继续静听。只到没有听到任何声响,才走进屋子,虚掩屋门,但仍旧步履谨慎,屏气凝神。

    凭借着刚刚经过极黑区域,凭借着较好的目力基础,黑影感觉到了客厅里的景物,未发现有人。然后他又在各个房间转了个遍,包括卫生间、衣柜、床底全查看了一番,确认果真无人,才松了口气,关好了防盗门。

    打开“着装”手电,黑影在屋中搜寻着。在手电微弱光亮映照下,可以发现,黑影脚上套着专用鞋套,手上是黑色手套。

    终于,在主卧室床底找到一个白酒瓶,黑影嗅了嗅液体的味道,又仔细嗅了嗅床上被子味道,把酒瓶放到随身背包中。在嗅的过程中,黑影发现了床单上的两块污渍,便从腰间取出几个海绵状的薄块,分别在床单及下面垫子上的污渍处按*压了几下,然后小心收起,放到塑封袋中。

    又在一些角落搜寻一番,并没有什么发现。黑影意识到,酒瓶因为滚到那个犄角旮旯,可能才未被发现、带走,也或者此酒瓶非彼酒瓶。

    “蹬蹬蹬”,脚步声传来,还伴着对话声:

    “总是疑神疑鬼,谁来这破地方?”

    “拿人钱财,与人消灾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他就一直没出来,怎会到这儿?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,那家伙和女人鬼混,却要老子出来瞎转。”

    黑影心中一惊,不再犹豫,快速进到次卧,打开后窗。同时身子一纵,上了窗台,跨到窗外。然后左手抓住窗框,右手把腰间系好的爬山索搭在外窗檐,双脚都点在了外窗台上,整个人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、“哗啦”的开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黑影不敢怠慢,身子一荡,右手一探,便揽住了外墙壁的下水管。与此同时,左手抖开爬山索,左脚在窗扇上点了一下,窗扇缓缓闭合。说时迟,那时快,整个动作一气呵成,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。

    就在窗扇即将掩上之际,“咣当”一声屋门响动,客厅窗户随即映出灯光。同时响起一个声音:“妈的,破锁子,真他娘的难开。”

    暗道一声“走”,黑影抱着下水管,顺滑而下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单元“401”房间里的两人,迅速打开各屋灯光,挨屋查看起来

    不时黑影便到了楼下,纵到东墙根,注意着周边情况。

    黑影刚刚隐在暗影处,就听楼上传来了对话声:

    “刚才出去没关窗户?”

    “关了呀,我记得都关住了。不会有人从这出去吧?”

    “有个鬼?谁没事走窗户?看看外面黑乎乎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就是说说,要不问问老焦,看他们来过没。”

    “问个屁,谁没事不睡觉,替你顶班呀?你是想让他告状,拿咱俩领赏呢”

    “好好,不问,关窗。”

    暗道一声“好险”,听到窗户关闭的声音,黑影这才沿着墙根顺来路而去,在到中途时,攀墙跃出,狂奔向前。

    转过一条街,上了暗影处一辆无牌照汽车,汽车启动,向路上冲去。然后黑影拿出手机,拨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一通,黑影直接道:“顺利,有收获。您注意安全,可能在您周围有眼线。”

    “下午我出去时,就注意到了那几个家伙,最后把他们甩掉了。”接着对方话音一转,“城北安平面粉厂东外墙举报箱里。那一段没有监控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黑影应答一声,挂掉手机,拿出一张草图看后,再向北驶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无牌车到了早已废弃的安平面粉厂外。黑影没有发现异常,便停下汽车,迅速到了东外墙,从无锁的举报箱里拿出一个小黑袋子。

    回到车上,打开袋口,看了看,黑影拿出手机,给刚才的号码发了条信息:东西取到,马上返程。

    信息刚发出,便收到回复:谨慎驾驶,注意安全。

    您放心。发完这三个字,黑影启动汽车,奔向出城方向。即将上高速之际,黑影去掉了头脸上的丝织品,转而戴了一个大檐棒球帽,才向高速口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平县城“轻工之家”小区,七号楼一单元“401”房间。

    进屋的两人已经坐到沙发上,正每人点燃一支香烟吸着。

    这是两个中年男人,两人都穿着同样的一身黑色作训服,脚上也是黑色作训鞋。但两人一高一矮,高的至少在一米八以上,矮个可能不到一米六。

    吐了口烟圈,高个男人发起了牢骚:“妈的,成天让来这鬼地方,有个屁来头。那个家伙早关了进去,还有谁会来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?让来就来呗,干什么都是干,反正晚上来了,白天就能休息。”矮个劝解着,“这个社会就这样,就是三种人,一种是管人的人,一种是被管的人,还有一种是既管人又同时被管的人。谁让咱俩投胎不好,只是被管的人呢,下辈子争取转的好一点,起码也得有几个可管的人吧。”

    高个男人“嗤笑”一声:“还下辈子呢,这辈子都没活滋润,下辈子转什么更不一定。妈的,麻烦死了,晚上睡觉时间点非让出来,白天睡不着偏让休息,这一天闹的,半点精神都没有,比那活还累人呢。”

    矮个一摆手:“行了,反正今儿个七号,明个该正式上班了。再说了,拿着一天二百的补助,只是在这待着,也挺滋润的,我倒盼着这活能多点。”

    高个指着对方:“你他娘的倒是滋润,可老子那二百早都花了,刚够咱俩吃饭,连个屁毛都没落下。”

    “咋就没落下,不是总共才花一百五?我见你好像开了三百的*吧?”矮个一龇牙,“你这一下就翻倍了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,什么三……那是补上次的票。”高个含糊的应着,“累了,累了,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铃声,两人都是一楞。

    矮个一指对方:“你电话,接呀。”

    拿出手机一看,高个“呀”了一声:“是……妈的,又有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尽管刚才甩了脏话,但是电话一接通,高个就换成了谄媚语气:“头儿,您还没休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高个说完,手机里已传来声音:“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“在轻工之家呀。”高个回应着,同时疑惑的看着同伴。

    “是吗?怎么定不到你们?”手机里声音满是质疑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高个边说边翻动手机,在上面操作着,“哎呀,什么时候关了?估计是无意中碰了,马上打开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停了一下,才传出声音:“警告你俩,必须打开被定位,否则就按脱岗处理。要是你俩都关的话,可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不会的,肯定是无意碰了。”高个连忙做着保证,“不会有下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情况吗?”手机里换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没有,一切正常。”高个回答的很干脆。

    说过一声“好好盯着”,手机里没了声响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已经挂断,高个骂道:“什么玩意?又让老子来,又他娘跟看贼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什么来着?刚才就不应该关。”矮个埋怨着。

    “屁话,那你别出去吃饭呀。”高个骂道,“就他娘的出去了一个来小时,能有屁事?”

    “我总感觉不踏实。”说着,矮个站起来,走进次卧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是什么?”次卧里发出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高个疑问着,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看。”矮个指着窗台,“这像不像人踩的?”

    “猪脑子呀,人踩了能没鞋印?”骂过之后,高个又疑惑道,“还真像脚大小。”

    “莫非……”两人都想到了同一件事,下意识的看向楼下。

    “记住,什么都没发现。”高个说着,拿过一张纸,在上面擦着。

    矮个马上表态:“明白,我没那么傻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