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他乡遇故知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三月二十七日下午,新合市政府宾馆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五十分,五楼电梯口处出现四人,分别是乔金宝、楚天齐、安可为、姚雪燕。四人之所以出现在这里,是在迎接即将到来的市委领导。

    楚天齐等人是当天下午三*点到的市宾馆,来参加市人大会议。一同前来的还有二十人,都是安平县本届市人大代表。

    报到完毕,进入房间不久,他们就接到大会组委会通知,在五点钟左右,市委领导要来看望大家。于是安排其他代表在房间等候,安平驿县代表团正、副团长出来迎接。

    四人站位很有意思,左边是乔金宝、安可为,右边是楚天齐、姚雪燕,本来这种站法也符合四人的排位,但因为互相之间的关系,就形成了壁垒分明的感觉。

    安可为本就是乔金宝的心腹嫡系,现在更是乔金宝在县委中的重要支持力量,自是铁杆加主仆的关系。

    姚雪燕与乔金宝则是多年老对头,可以说势同水火,完全是老死不相往来的状态;而楚天齐与乔金宝近期关系糟糕,良性沟通几乎没有,尤其昨天上午常委会上交锋,更被人们视为两人全面开火的标志,事实上与撕破脸已经区别不大。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楚、姚又有过良好工作互动,自被视为同一阵营,起码姚雪燕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   正是由于这种尴尬的关系,两组之间没有什么互动,可又不便于横眉冷对,只能用尴尬笑容代替。当然了,姚雪燕是不会给对方笑容的,以前她就经常给乔金宝甩脸子,自从竞争书记失败后又加了个“更”字。

    两组之间没有互动,但同组之间总得有所交流吧,可又碍于对头在场,也不能讲说任何秘密,只能有一搭没一搭随便扯两句,气氛依然尴尬。最尴尬的就属楚天齐了,虽然自己被看做和姚雪燕是同一阵营,但他觉得两人只是互相借助一下,关系远没到那种程度,而且对方还是异性,就更别扭一些了。

    将近五点,“叮咚”一声响动,电梯门打开,几位中年男子出现在轿厢中。

    看到轿厢中人,楚天齐就是一惊。

    “欢迎市领导莅临,感谢领导关心。”乔金宝马上哈腰点头,代表几人表态。

    楚天齐等人自是也微笑、颔首,恭敬迎候。

    市委贺书记在前,其他几人随后走出,与安平四人一一握手。

    “安平县的各位同志,向你们介绍一位新领导,新合市委专职赵副书记。”贺书记一指第三位男子。

    赵副书记面带微笑,马上与安平各位同志互打招呼。

    简单寒喧后,在安平县同志陪同下,市委贺书记一行去往安平代表房间,进行慰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河市“谥静”茶室。

    二楼靠窗房间里,两名男子对桌而坐,其中一人是安平驿县长楚天齐,另一人则是下午刚刚见面的赵副书记。

    放下茶杯,赵副书记缓缓的说:“天齐,你比以前成熟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赵书记,我已经三十好几,也该成熟一些了。”楚天齐笑着回应,“那时候我刚二十四岁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真快呀,九年只是瞬间之事,那时候我四十二,现在已是知天命了。”赵副书记不胜感叹,“那时候你勉强算个准副科,手下也就一两个人,现在已是管理数十万民众的一县之长了。”

    “赵书记,我能有今日,全赖您当年的教导、提携和爱护,否则我还在当小兵,也可能早被踢出公务员队伍了。”楚天齐说的很真诚。

    赵副书记摆摆手:“不,不,那时候我是给了你一些点拨,但还是你自己足够出色。我点拨过的人多了,能像你这样有成就、进步神速的少之又少,好多人根本就没成气候,有的人还走上了邪路。退一步讲,即使你不走官场,在任一行里,仍然都是佼佼者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也急忙摇手:“赵书记,这我可不敢当,主要是当初您给我提供了机会,我才得以有了接下来的展示平台。”

    “天齐,你一直对我尊敬有加,心存感激,这我都知道,但你没必要太看重我对你的支持。当初能够赏识你,也只是长者的本分,我也是从那个阶段走过来的,你同样也会成为长者。年长者对后生晚辈适当提携,只不过是人之长情,再平常不过。那时候你……”赵副书记眼望前方,缓缓道来,回忆起了以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感受着赵书记眼中的慈祥,感受着对方语句中的关爱,楚天齐也是感慨良多,思绪滚滚。

    面前的赵书记,曾是楚天齐的老领导,严格来说,还不是正儿八经的上下级,那时候两人级别差的太远,一个是县委书记,一个只是乡长助理。看似副科离正处没差几级,但同一个人要从乡长助理做到县委书记位置,十五年都是快的,大都得十八、九年,有些人一辈子也走不到。当时就是这么大的一种差别,楚天齐偏就遇到了对方,遇到了当时的玉赤县委书记赵中直,也就是眼前的新河市委赵副书记。

    在第一次见到赵中直的时候,楚天齐还是一个被乡长“欺负”的“丑小鸭”。不过这也怪不到别人,谁让他自己在班车上把手放错地方,谁让那个遭遇咸猪手的女孩又成了他的直接上司呢?不过正是与女孩的“为敌”经历,女孩也才成了与他谈婚论嫁的女朋友,这就是缘分。楚天齐与赵中直相遇,也是缘分。

    正是与赵中直的偶遇,给对方留下了良好印象,加之赵书记到青牛峪检查,又机缘巧合见识了他的才干,他才得以入了赵中直法眼。之后,赵中直为他提供了一些机会,他也基本都抓住了,比如分管农业,比如省委党校学习,都做的很出色。当然也有弄拧的事情,比如县里的后备干部资格,一次意外就让这个资格快来又快去了。所幸的是,真*相终被还原,人们误会了他,他由“差生”转为“英雄”,赵中直也用“到省委党校深造”作为补偿。

    在楚天齐党校学习还未结束时,赵中直便离开河西省,回到了晋北,从此两人便没再见面。虽然离的很远,以后交集的机会也很渺茫,但楚天齐并没忘了这个老领导,经常打电话问候,还寄去土特产或其它小物件。他与赵中直联系,既是感谢老领导以前的关照,更多的是把对方看作长者、亲人,而没有想着对方的官员身份。

    在这几年中,楚天齐也曾经打算去看望老领导,有两次都联系好了,但都赶上赵中直临时出差,便临时取消了计划。这次到安平县,楚天齐同样打算去看望将近千里外的赵书记,打算把主要工作平稳展开后便去看望。不曾想,赵书记竟然调任新河市,出任市委副书记,再次成为自己上司。不同的是,赵书记已经由正处升正厅,自己也由“小兵”成了县政府一把手。

    赵中直的回忆很详尽,就连日期都记得很清楚,一些细节仍然讲的丝毫不差,可见其记忆力颇好,更说明他对楚天齐的重视和喜爱。

    在赵书记回忆告一段落时,楚天齐双手端起茶杯,恭敬的说:“赵书记,感谢您的知遇之恩,我以茶代酒,敬您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他乡遇故知,本来应该喝酒的,只是明天还有重要工作,只能先这样了。”赵中直也端起茶杯,“不过酒桌上有句话,只要感情有,喝啥都是酒。干。”说着,茶杯前伸,与对方杯子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干”声喊过,二人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放下茶杯,楚天齐给二人重新续上热茶。

    “天齐,这次离的近了,以后工作也少不了交集。我是晋北人,虽然第一次到新河工作,但应该还比你熟悉一些这里,也有一些资源。你在以后工作中,如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,尽管直言。我也是能办尽量办,不能办或是不符合规定的也会告之你。当然,以你的人品,绝不会找我做不该做的事。”赵中直再次端起茶杯,“恭祝楚县长官运亨通,还请多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也马上举杯在手:“赵书记,谢谢您!”

    一时间,静谥的屋子里不时响起碰杯声。外面听来,真以为屋里在“酒逢知己千杯少”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合市政府宾馆“508”房间。

    安可为敲门进屋后,径直随着乔金宝来在沙发上坐定。

    乔金宝直接问道:“怎么个情况?”

    安可为显然走的很急,咽了口唾沫,才说:“果然有联系,书记你看这个。”说着,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两张纸来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接过纸张,乔金宝浏览了一下,说道:“九年前,在过一个县里。不过他俩那时候差的太多了,又是两个省的人,会有什么交集?”

    “这个还需详细了解。不过下午在电梯口见面的时候,虽然两人没有过多讲说,可我总感觉他俩表情有一种‘心照不宣’。”安可为解释着,“另外,他可是晚上八点出去的,当时在一楼我进电梯,他正出电梯。现在都十点多了,他还没回来,两人极可能是秘密见面去了,他乡遇故知呀。”

    “他乡遇故知。”念叨过后,赵中直不再说话,眉头却越皱越紧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