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我们种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时隔三周,安平县委扩大会议再次召开,召开地点还是第三会议室。

    这次扩大会的规模,与三月二十六日那次一样,县委常委全部出席,副县长、党组成员悉数进场,所有乡镇书记、乡镇长全部到位,另有一些委办科局负责人参加。

    虽说通知范围完全一样,但实际到会比上次多了一人,那就是贺家窑乡书记肖月娥。上次肖月娥因出差未能赶上,曾经遗憾不已,这次可不能错过。

    九点整,会议正式开始,乔金宝主持会议:“同志们,今天这个扩大会,会议议题是经济作物种植推进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开场白,许多人心中“哦”了一声。虽说会前已听到相关风声,但好多人还是觉着消息有偏差。三周前可是召开过同样会议,在会上乔、楚大战,结果乔金宝弄了个灰头土脸,楚天齐来了个后发制人。一场会议下来,乔金宝丢脸又丢人,得了个“窝囊废”雅号,楚天齐也混了个“楚刺头”神呼。难道两人还要再续精彩,来个“大战二”,或是要剧情彻底反转?

    尽管会前疑惑,可现在乔金宝已经明确讲说,还能有假?拭目以待,静候经典剧情吧。许多人揣着唯恐天下不乱的想法,都支起耳朵,瞪大眼睛,生怕错过精彩瞬间。

    “县委对此项工作非常重视,早就做过相关安排,还专门开会进行过督促,具体执行部门和人员也有过相应表态。现在时间已经到了四月中旬,离正式耕种仅剩下不足两周,十多天的时间做准备工作都显仓促,整个工作不能再推了。今天把大家召集到一起,就是对相关工作进行确认,以决定对耕地利用方式,从而保证不影响春耕工作正常进行。请相关同志汇报一下工作进展,大家以做认定。谁来讲呢?”说到这里,乔金宝把头转向楚天齐。

    冲着乔金宝笑笑,楚天齐看向陈玉军:“玉军同志,你先说吧。别站起来了,省得挡住后面同志。”

    听到楚天齐的话,好多人偷偷笑了。他们意识到,楚天齐这是在袒护手下,担心陈玉军再被罚站几个小时呢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答过一声,陈玉军汇报起来,“经过资料确认、电话联系、互致函件等工作,我们初步与八家农业科技公司进行了接触。在八家公司中,又筛选出三家,于三月二十八日至三月三十一日,对相关公司进行了考察,考察结果很满意。然后邀请三家公司,分别于四月六、七、八日到达我县,对自然气候、地质条件等进行考察调研。对方于四月十一日全部回函,表达了合作意愿。现在我们双方已经完成了相关资料互审工作,并签订了合作意向书,具体合作项目视情况而定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“哦”了一声:“那就是说,我们看了人家,人家也看了我们,但还是没有正式合作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书记,我来回答,好吗?”楚天齐插了话。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乔金宝语带慵懒。
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合作意向书的签订,就意味着双方已经认可了对方,具体项目合作就是很顺理成章的事,只要规模、地点、种类一确定,马上就能正式合作。至于那些具体项目的确定,一会儿我来汇报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继续。该谁说了?”乔金宝答非所问。他在以这种方式表达不满。你楚天齐就是要护短,也得分情况,也得看时候呀。本来就是分管领导应该汇报范围,政府一把手非要横插杠子,还不是怕你属下挨剋?你的手未免伸的太长了吧。

    待乔金宝话音落下,柯扬说了话:“近两周,我专门到*市、省城跑了几大部门,跑了几大银行,经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资金的事涉及一些秘密,还是在合适的时候,由我向书记单独汇报吧。”楚天齐明着是对柯扬说,其实却是讲给乔金宝听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听出了楚天齐的意思,这是要大包大揽,要把所有下属都置于翼下呵护起来呀。

    乔金宝焉能听不出来?但他尽量压着火气,却也语带讥讽:“干脆都由楚县长汇报得了。既然资金和技术都有说法,不便明言,那就直接说说同意种植的乡镇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也好。”楚天齐面带笑容,“先向大家申明一下,全县经济转型是一项系统工作,需要一个过程,不是一朝一夕的事。同样,农业结构调整也不可能一蹴而就,必须循序渐进。我们先要做稳,做精,然后才是做大、做强,不能好高骛远,这个理念也是我多次强调过的。”

    好多人偷偷的笑了,笑楚天齐的说辞,这分明就是找台阶,铺退路嘛!看来不应该只称其为“刺头”,也应该喊其“滑头”才对。

    楚天齐继续说:“在近段时间,我和一众同志们,结合全县农业生产现状,多次与众多乡镇领导、职能部门负责人、农民进行坦诚沟通。在沟通过程中,达成了许多共识,好多乡镇和村子都表达了对这项工作的认可和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楚县长,你就直接说,究竟有几个乡镇要发展经济作物种植,都有谁?”乔金宝打断对方,“开会是为了解决问题,不是为了开会而开。”

    人们都听出来了,乔金宝已经非常愤怒。也不怪其发怒,换作自己,也会那样的。关键是楚天齐太磨叽了,分明就是没有落实,在拖延时间、混淆视听。

    脸上并无应有尴尬,楚天齐笑了笑,继续说:“表达种植意愿的乡镇太多了,一时真的难以取舍,但为了整个产业的良性发展,我不得不忍痛决断,婉拒了众多乡镇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空话,吹牛皮,这几乎是现场每个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最终,我选择了最适合首批发展的乡村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语气一转,“就请相关乡的同志自己讲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真有?从来没听说呀。人们不免疑惑。但听楚天齐言之凿凿的样子,应该不是妄言吧,否则那也太丢人了。如果真是胡说一通,他还有威信可言吗?难道他会不清楚?

    现场很静,大家都在等着看谁站起来,看谁明确表态。当然也有人想看着楚天齐丢脸,提前可是没听说一点消息呀。

    一分钟,

    两分钟,

    直到五分钟过去,都没人站起来,也没人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“咯咯”,短促的女人笑声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虽然笑声及时打住,但人们依然捕捉到了声音来源,依然把目光投向了那个女人——肖月娥。看到是这个女人,人们都露出了会心微笑,剧情太像了,上次是铁杆下属,这次又是同床战友,难道真要重演一遍?

    这次乔金宝没有问话,反而瞪了肖月娥一眼,然后盯着身边的年轻人。其实所有人都盯在楚天齐身上,而且已经盯着数分钟了。很显然,好多人都在等着县长自圆其说,也有人等着看他脸皮有多厚。

    “我们种。”忽然一个男声响起。

    一楞之后,所有目光全都投向发声之处。目光尽头站着一名四十多岁男子,男子身着藏青色夹克衫,里面是白色衬衣,梳着分头,脸上带有书卷气。大家当然认识此人——贺家窑乡乡长曲勇。

    看到是曲勇,许多人都不禁惊讶,怎么会是他?难道乡党委会支持他?

    与其他人的单纯惊讶不同,有一个人则是惊恐加愤慨,这个人就是曲勇的搭档——贺家窑乡党委书记肖月娥。她完全没料到,千防万防,怎么就没防住这个家伙。不能呀?他凭什么要这么说?我同意了吗?村民愿意种吗?

    没想到的岂止是肖月娥,愤怒的又岂止她一个?乔金宝同样气的够呛,他既气楚天齐,也气曲勇,更气那个背兴娘们。忍不住眼中喷出两团火球,火球直奔那个娘们。

    本来大脑有些临时短路,现在被两团“火球”一烧,反倒清醒了。肖月娥“蹭”的一下站起来,盯着那个男人,吼道:“曲勇,你跟我商量了吗?谁让你做的决定?”

    “肖书记,这项工作属于政府范畴,你也多次重申不参与、不限制,乡里会议文件都有备案。”曲勇回答的不慌不忙,“虽然如此,但我也打算向你汇报呢。可是你一直出差在外,没能当面讲说,我只好打电话汇报。那天打电话时,我刚提到经济作物的事,你就回了一句‘我不管,看着办’,之后挂断,直接关机。”

    电话汇报过?有这回事吗?我记得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吧?肖月娥脑子又短路了。

    “曲乡长,感谢你们乡带头。不过光你有意愿还不行,乡里又没地,得有村里认可才行。”这次是乔金宝提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长梁村、双山嘴村愿意种植。”说着,曲勇拿起两张纸,展示着,“这是村主任写的说明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乡也种。”又一个*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乡党委也支持。”说话的男人个头不高、略有谢顶。

    人们看到,刚刚表态的二人,是黑山乡乡长高佳明、乡书记杨福瑞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了?许多人都不禁疑问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