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 小霞不见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不禁一怔,旋即道:“刘拙能出什么事?他刚从我办公室出去时间不长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怎么打不通他手机,你又从我们家匆匆离开了?”手机里声音很是焦急,“要不你帮着叫叫他,我和他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他呀……”楚天齐迟疑了一下,斟酌着用词。

    手机里女声变马了男声:“小楚,别听刘拙他妈胡咧咧,你那么忙哪有时间传话?你这时间还在睡觉吧,哪能去找刘拙?”

    听得出,男声虽然是阻止语气,但其实和女声的意思一样:希望和刘拙通话。此时楚天齐已经想好了说辞,便故意压低声音:“刘哥、嫂子,你们旁边没有别人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。”男、女声交互响起。

    “没有就好。我告诉你们,县里要来很大的上级领导,我们正在准备接待工作,要不我昨天也不会连夜回来。我刚刚派刘拙和其他人去市里做衔接工作,敲定上级领导到来的时间和相关接待事宜。按照规定,除了带队的副县长外,他们几个都不能开手机,以免泄露秘密。”楚天齐编出了自认符合逻辑的说辞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啊!”手机里的男声带着质疑,“咱们县去年也来了一回大领导,副国级了。当时也只开会要求我们保密,并没要求大家一直关手机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故意笑了一声:“刘哥,领导和领导级别有差异,实职和虚职也不一样,接待规格自然也有区别,这个你肯定清楚。另外,恕我直言,以你的身份,接待上级领导时,肯定仅是陪同人员,顶多露个面,在后面跟着。而我们政府一把手却必须是亲自接待,要负责介绍、讲解,还要和领导一同出行,甚至一起用餐,对我们的要求也要严的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这倒也是。”手机里男声停止。接着又是女声,“是接待上级领导呀,那就好,那就好。要是刘拙什么时候方便,能允许打电话的时候,你就让他给我们回一个,省得我和他爸惦记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,你放心,接待任务一结束,他就能通话了。”停了一下,楚天齐又道,“其实这次刘拙放假没回家,就是在做一些接待准备工作,也在随时等着消息,只不过那时候还没确定来不来。现在也一样,别看准备了这么多天,别看让去市里等指示,也许领导行程还有改变可能,没准说不来就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女声传来:“那好,那我们不打扰你了。小楚记得来家啊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,刘哥,等以后回去再见面。我这儿还有事,先不说了。”楚天齐道。

    “不说了,挂了。”手机里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楚天齐长嘘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刚才打来电话的,是刘拙的父母。其实在接到自己母亲电话的时候,楚天齐就意识到,刘拙父母可能要打听。自己昨天从他们家走的那么匆忙,难免引起怀疑,最起码对方也会关心自己到没到。所以才和母亲讲了“上边大领导要来”这个说辞,以备刘文韬夫妻向自己家里打听。只是没想到他们电话来的这么快,还差点没应对上来,还好夫妻俩抢话,否则自己还难以自圆其说了。

    看了眼时间,还不到六点,楚天齐靠着椅背,闭上了眼睛。他要思考一些事情,也顺便养养精神。昨晚在接到乔海涛电话后,楚天齐便迅速离开刘文韬家,打电话让雷鹏送自己到车站。听闻好哥们有急事,雷鹏便要开车直接送到安平,被楚天齐拒绝了。雷鹏好不容易休息一下,不能让其跑夜路,也不能让其知道刘拙的事。这倒不是对好哥们不信任,但楚天齐担心万一雷鹏说秃噜了嘴,让别人听到,或是让刘文韬知道,都要非常麻烦。

    结果坐了多半夜火车,才赶回安平。还好当时正有火车经过,还好火车还是快车,否则还真得让雷鹏送了。原打算在火车上眯一觉,可是总想着刘拙的事,哪能睡着?中途又和乔海涛有过几次简短通话,一路上根本就没睡上。现在到单位了,可是不能睡,又睡不着,但也难免身体疲乏,尤其这几天连着喝酒,本就没休息好。

    一边打盹,一边在脑中思谋着整个事情,楚天齐不免疑惑。

    昨天刚接到乔海涛电话时,楚天齐非常震惊,还没细想过程,只想着必须快点赶回县里。等着一到刘文韬家楼下,他就产生了怀疑,他觉得刘拙不应干那样的事,也不会干。当时唯一不能不考虑的特殊因素,就是听说刘拙喝的大醉。“酒能乱*性”这是千古名言,好多人都应了这句话,包括一些名士,刘拙能免俗吗?可他又不禁自问:刘拙会喝那么多酒吗?为什么要喝?在返回安平的火车上,这个疑问一直伴随着他。

    刚才看了受害者的询问笔录,为刘拙狂饮找到了注解:为了增加刺激。但这似乎和“酒能乱*性”不符,反而成了先乱*性再狂饮,不太符合逻辑,更与刘拙人品不符。

    用刘拙做秘书,有好多便利,刘拙的能力也符合要求,但楚天齐并未放松对其观察、考验,反而还注意的特紧。楚天齐明白,越是有这种特殊关系,越要严加要求,否则一旦出事,对各方都无法交待,也相当于害了刘拙。通过几个月的观察和考验,楚天齐发现,刘拙的人品和能力绝对没问题,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后生,只是由于阅历原因,好多时候还显稚嫩一些。不过他相信,只要经过事务磨炼,自己再适当加以指点,这个好苗子肯定能茁壮成长。

    正是基于对刘拙的了解,楚天齐才觉得这个事透着蹊跷,尤其酒精含量一百二,顶多也就是醉酒,还至于睡这么长时间?这也是楚天齐决定要重新化验血的原因,既想找到事情本因,也担心刘拙有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想到刘拙身体可能正面临危险,楚天齐不禁非常着急。但着急也不能慌乱,必须先取到血液,重新化验,再采取诸如输液等措施。这既是查清事实真相所必须,也是为了刘拙身体考虑,万一体内有非正常成分,输液时就要注意了,否则可能就会害了他。

    平稳了一下思绪,楚天齐又想到了那份笔录以及姚丽丽的讲述。整体来看,整个过程也还符合逻辑,但个别细节却存在疑点。当然,这已经是多人转述,难免与原话有增减,另外受害人因情绪原因,思维难免混乱,表述也难免出现偏差。可如果有些“难免”不存在的话,那这些话里就有值得斟酌的地方了。当然,做为当事人,刘拙的说法也很重要,可最起码得刘拙醒来才行。他为什么还不醒呢?

    现在出了这样的事,不论是否为刘拙稚嫩所致,还是有其它隐情,自己身为刘拙的领导和长辈,都不好向组织交待,更没法向刘文韬夫妇交待呀。想到这里,楚天齐不由得轻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楚天齐感觉迷糊,慢慢还发出了鼾声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打破了屋子里的沉静,也唤醒了入睡的楚天齐。

    看到是乔海涛号码,楚天齐急忙接通了:“老乔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是乔海涛急切的声音:“小霞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惊:“不见了?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还在调查。”乔海涛给出回复。

    “血液取上了没?”楚天齐问出了更关心的问题,“有人发现没?”

    乔海涛声音传来:“血液已经取上,人很可靠,一会儿我会送去,也会把另一份拿去化验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。先这样。”楚天齐说完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不见了?她怎么会不见?为什么要不见?她去哪了?一串问号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午八点,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楚天齐坐在办公桌后,对面椅子坐着乔海涛。

    乔海涛正在讲说:“小霞接受完询问后,说是身上难受,心里也难受。警察便把她送回了丽丽文化礼品店,让姚丽丽照看着,告诉小霞不能离开店里,也嘱咐姚丽丽关注着小霞。在警察走后,姚丽丽便劝解小霞,让小霞想开点。小霞答应面对现实,后来还睡着了。早上天刚亮,看小霞睡的正常,姚丽丽就从店里出来,到外面去买早点,可是等她回去的时候,小霞就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让她姚丽丽看着人,这人怎么就不见了?出去不知道锁门吗?”楚天齐插了话。

    “姚丽丽跟警察说,她锁门了,特意拿U型锁锁的。等她回去不见了小霞,才发现商用房后窗户开了,显然人是从窗户出去的。附近找了一圈,没有看见人影,姚丽丽才打电话给警察,报告了这事。”乔海涛说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噢”了一声:“我记得不是说姚丽丽手机丢了?她有两部?给小霞打电话了吗?”

    乔海涛回道:“我也问过这个问题。警察说姚丽丽是用店里固定电话打的,小霞没有手机,小灵通也不通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些,楚天齐眉头微皱了一下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