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 正义事业不可阻挡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周开始了,日子已进入四月份。

    楚天齐吃完早饭,便坐到办公桌后,忙着手头的工作。这几天没在,工作还真不少,光是那些文件就攒了一大堆。

    因为职务和岗位不同,对同一件事的处理方式也不尽相同。就拿处理文件来说,以前做政府副职的时候,一般都是在分管项目签上建议意见,或是在非分管文件上签阅就可以。而现在只要文件到了手头下,基本是两种情况,一种是已经有众多副职签署意见,需要自己拍板;另一种是文件刚到政府,需要拿出总的指导意见,或责成相关副职具体处理。相对来说,虽说以前做副职时,自己签署文件也很认真,但还有一把手最后把关。而现在身为政府县长,却必须把好最后关口,或给出正确的执行方向,判断出正确的执行人或执行部门。正印证了那句话:权利和义务是完全对等的。

    每份文件都不敢怠慢,担心有差错,处理起来,进度就多少受影响。所好的是,刘拙对文件分类比较详细,按轻重缓急做了区分,放在不同的文件夹里,相当于为自己提前过滤了一番。另外还有一类文件,是刘拙也吃不太准的,便专门放在一个“不确定”文件夹中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放下手中签字笔,扫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拿起电话听筒:“喂……可以……九点半吧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听筒,楚天齐继续处理着手头的文件,在九点二十多的时候,全部都签署完了。

    刚九点半,刘拙带着柯扬、乔海涛、陈玉军来了。给几倍位领导沏好茶水,刘拙拿着已经签署过的文件,退出了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三人坐到沙发上,柯扬先说了话:“县长,知道你昨天开会结束,下午返回到县里,就想着直接来汇报。又考虑到正好周末,担心打扰你休息,我俩就没来。”

    “周末也没关系。”楚天齐道,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还是柯扬先说:“根据县长安排,我联系了几家部委,也找了一些厅局,还去了几家银行机构,好话说尽,态度也足够虔诚。他们都表示理解和同情,也说我们搞的事情是利国利民的好事,确实应该支持,但就是手上没钱,或是没有相关立项依据。银行的态度更理智,要求有项目,有抵押,不但要借款人提供抵押,还要求政府做担保,否则免谈。哎,跑了一圈下来,任何进展没有,我这心里也不是个滋味。这是这次跑的单位。”说着,递过了一份单子。

    “没有跑来钱,很正常。钱可是硬家伙,谁的钱都不够花,银行的钱也不能随便花,人们不愿轻易拿出钱,更担心钱打水漂难以收回。换做是我们,也肯定要慎之又慎,也许比他们还苛刻,我们要理解。若是我们上门一说,人家就提供资金支持,那反而不正常了,没准中间有什么猫腻也说不定。”楚天齐手拿单子,笑着说,“老柯,不要气馁,再接再厉。把这次各部门的态度、说话方式好好进行总结、分析,有选择的挑出几家,对相关上门策略进行调整,以大无畏的精神继续联系。直到他们嫌你烦,达到烦的不答应不行阶段。”

    柯扬“呵呵”一笑:“我明白了,就是脸皮要厚,胆子要大,多说好话,多多磕头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煞有其事的说:“理解的很透彻,也很接地气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屋里众人都笑了起来,当事人也笑了。

    笑过之后,苛扬又说:“县长,还有件事,也挺麻烦的。就是现在县财政资金拨付不痛快,尤其这个月拖欠的更多,好多具体经办部门都找我反映。为这事,我找了穆学军多次,要求他按预算、走程序支付。穆学军倒是不顶嘴,就是哭穷,拿了一大堆报表、单子,说他现在是巧妇难做无米之炊。”

    “财政资金真的就紧成这样吗?”楚天齐问,“据我了解,一季度没有大的项目支出和开支,资金状况应该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故意刁难,现在就是卡着县政府的钱,县委的钱一分不少,按时按点就拨,其它委办科局的拨付也较痛快,专卡和他们不对付的单位。”柯扬“哼”了一声,“还不是自认有依仗,觉得我们奈何不了他?”

    沉吟了一下,楚天齐说:“该催还催,不能光用嘴催,文字资料必须要有,要留有记录。另外,把一些相关报表划划重点,拿来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回去就办。”柯扬说完,没了声响。

    静了一下,陈玉军开了口:“县长,这几天我联系了几家农业科研团队,还亲自去了三家。从他们开出的条件、提供的技术支持、合作的方式综合来看,河西大学农业新技术研究所的情况最优,我建议就与河大农研所合作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整个经济作物种植成功与否,技术团队是最关键因素,他们不但要根据土壤、气候、水分、风力等因素确定种植类别,还要提供优良的籽种或植株,选派优秀的专业管理团队,甚至需要考虑市场行情。因此,选择技术团队必须慎重,必须要与客观需要高度匹配。”

    “是,县长说的对。”说话间,陈玉军递过一张单子,“县长,这是我接触的几家院所,您过目一下。”

    接过单子,楚天齐详细看着这些院所情况。以前工作的时候,楚天齐就对一些科研院所有过了解,尤其在发改委做农业调研员时,更是专门了解了许多农业科研院所,还亲自去过一些院所参观、请教、学习、调研。这份单子上的几所机构,整体实力都不弱,只是在具体科研方向上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看过之后,把单子放到桌上,楚天齐严肃的说:“选择合作单位,必须要因实、因事、因地制宜,合适的就是最好的,在这个基础上再考虑综合性价比。我与河大农研所有过多次合作,合作非常成功,导师也给予了尽可能多的照顾。但不要因为这些因素就疏于审核,必须要当做新接触那样谨慎,这是对双方负责任。”

    陈玉军面色微现尴尬:“县长说的是,我也只是有了一定倾向认识,还打算邀请去过的三家机构到安平实地调研,根据调研情况再综合评定,进行取舍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现在就可以联系他们,就实地调研做前期沟通;具体日期再行通知,要稍微等一等。”楚天齐说的语重心长,“不是我要苛刻,而是必须要苛刻,这项工作事关重大,来不得半点闪失。种植经济作物不单单只是种植方式不同,还事关农业经济转型,甚至影响整体经济结构调整,牵一发动全身。这项工作有众多眼睛盯着,尤其有一拨人表面打着特别支持的旗号,而实际却行的是破坏之举,他们时刻都在刻意放大一些东西,我们不能予以口实。这项工作现在正是实验、起步阶段,成败与否会影响到后续工作,既事关重大,也非常艰难,必须慎之又慎,我们输不起。”

    尴尬之色尽去,陈玉军庄重表态:“县长,您放心,我一定尽全力去做这项工作,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,若是不成功,我情愿承担所有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楚天齐摆了摆手,“这事必须成功,也肯定能成功。现在正是开局阶段,我们不贪多,只做精。哪怕就是只有一个村进行一项种植,又种植成功了,那就是成功,就开了个好头。在此过程中,不论发生什么事情,产生多大责任,都有我担着,我自信肩膀够硬。你们不要考虑这些,只管把精力放到工作中,只管想着如何做的更优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,县长,您放心,我一定保证完成任务。”陈玉军的语气非常坚决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。”说着,楚天齐转向乔海涛,“老乔,你那里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乔海涛回道:“根据县长安排,结合整个工作需要,我专门找过胡广成,也召集了一次公安、司法等部门领导会议,做了专门安排部署。从目前整体情况看,胡广成配合的还行,相关部门工作做的也还到位,就是个别事项上执行不好,甚至有抵触情绪。实际那些个别事项并不太难,应该是有人故意为之,他们在体现局一把手的意志。就目前工作来看,还不成问题,推进工作也不难,不过我担心在关键时刻可能会出现状况,也可能有些人正等着这种时刻。另外,一些反对势力背后使坏,采取不合作、搞破坏方式,也是我非常我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担心的,但必须要把工作做扎实了,必须要掌控主要责任人,要大胆、细心工作。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,是为全县人民谋福祉,任何势力和个人都不能阻挡,也不可阻挡。”楚天齐目光炯炯,语句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看着县长坚毅的脸颊,听着县长铿锵有力的担当之声,陈、乔、柯三人胸中涌起一股暖流和豪气,齐声应答:“是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