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我可以答应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汽车车轮飞快旋转着,车外一片片绿幕向后“走”去,又有一片片新的绿幕填补上来。整个田野间绿意一片,生机昂然。

    “县长,你看,到了。”陈玉军手指右前方。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,“嗯”了一声。即使陈玉军不说,他也看到了那块写着“长梁村”的村牌。对于这里,他有着特殊的感情,既因为他曾经在这里生活过十多天,这里是他的调研之地;也因为这里还是他的实验场所,这里进行着经济作物种植实验,种植着有机蔬菜。但今天楚天齐却少了往日到此的亲切,心中多了一份沉重。

    汽车没有拐进村子,而是继续向前行驶,只是放缓了速度。不多时,便到了一大片农田旁,农田里站着一群人,路边还有人不停的招手。

    待汽车停稳,楚天齐、陈玉军走下汽车。

    路边招手的候喜发迎上来,喊了声:“楚县长、陈县长。”

    “候主任,多会的事?”楚天齐边走边问。

    候喜发道:“就今晌午的事,吃完晌午饭,额躺在炕上歇晌,刚睡着时间不长,狗剩来了,说是干活的人都没到地里。额一听就知道坏了菜,赶忙骑摩托车到了地里,一看连个人影都没有了。就赶忙回去,给乡长打电话,乡长说是在市里办事,让额找教授。额又到村委会找了周教授,周教授饭还没吃完,就带着技术员到了地里。额又挨家挨户找种植户,好多家都没找到人,就找来这几家。别看站了一大堆人,好多都是看热闹的。县长你咋知道的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我是接了曲勇的电话,当时正从*返回的路上,就匆匆忙忙直接赶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到了人群前面。那里有周教授,还有技术员和村民,一共有三、四十人。

    周教授迎上前来,说话时皱着眉头,语气很急:“楚县长,这个季节怎么能停呢?有机蔬菜对各种自然条件要求比较严格,包括种植时间段也相对较短,否则受风力、温度、湿度影响,蔬菜的品质就会下降,产量也会减少。尤其这次种植的有机菜花、有机青椒、有机西红柿,不同于在玉赤县青牛峪种植的有机芹菜,更显娇贵。现在机井刚刚打完,正是平整地块的最佳时间,也是最紧迫时间段。要是现在耽误个五、六天,今年的生产就受影响了。”

    尽管心里起急,但楚天齐还是安慰着对方:“周教授别着急,我就是来处理这事的,总会有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又往前走了几步,楚天齐扫视众人:“谁是种植户,为什么不种了?”

    “额是”

    “额是。”

    有几人相继答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发现,在几个答话人中,还有几张是熟面孔,自己还曾经跟他们有过对话。便继续追问着:“为什么不种了呀?现在可是关键时期。”

    那几个村民都没答话,有的面面相觑,有的低头不语,还有个别人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着众人:“你们可知道,有机蔬菜种植项目是县里好不容易引进的,是河西大学农研所对我们县里的特别支持。为了这个项目,县里好多领导求爷爷告奶奶,那白眼受的多多带少,柯县长为了跑资金,曾经连续在银行楼道待了两天一夜。陈县长为了找客户,也是费尽千辛万苦。

    县里这么做,没别的目的,就是想帮村里引进好的项目,找到好的销路,卖个好的价钱,有个好的收益,让大家发财致富。刚才陈县长就在陪着几个大客户,说好的还要到这里实地考察。听说这里都停工了,只好找了别的理由,让别的领导陪着,他到县城边等上我,一块到了这儿。你们知道不,要是项目不能按期做,上级部门无偿支援的那部分资金和银行无息贷款都会收回……”

    尽管楚天齐说的很是诚恳,很是情真意切,可这些老百姓都是徐庶进曹营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周教授也帮着做起了工作:“乡亲们,我们这次使用的技术,提供的籽种、秧苗都是河西大学农研所的最新品种,只是在实验地块进行过试种,只是给个别机构小范围特供过。试种的结果非常理想,无论品质、口感都属上乘,产量也非常不错,客户反馈非常好。也就说,这些品种还没正式投入市场,我们这里种植就是抢占了市场先机。如果就因为我们的耽误,而使品质、产量都打了折扣,就太可惜了。用老百姓的俗话说,就是过了这村没这店。”

    没人搭茬,还是没人说。

    有一个小伙子嘴唇动了动,就被旁边的妇女扯了胳膊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到了这一现象,用手一指:“小伙子,好像咱俩见过面,还有过对话呢吧?我记得你挺敢说话的,今天怎么不讲啦?”

    小伙子听到点自己,便不顾中年妇女阻止,往前一步,说:“咱俩是对过话,我当时还以为你是坏人呢。”

    现场众人俱是一楞,都不明白小伙子说的是什么意思。但楚天齐却知道是怎么回事。去年四月份在这里调研时,楚天齐曾甩开候喜发,独自到地里调研,就遇到了这个小伙子和旁边中年妇女,两人是母子。当时楚天齐和中年妇女搭话,小伙子还以为这个大高个在戏弄他母亲呢。

    楚天齐微微一笑:“现在知道我是好人了吧?”

    “说不好,有人说你是好官,有人说你不干好事。”小伙子给出了这样的回复。

    好多人都是一楞,不知道小伙子为什么会这么说话,他母亲更是在后面扯了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楚天齐听闻这么一说,心里也多少不舒服,但旋即就释然了,继续道:“那你就具体说说,也说说为什么停工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,说就说。”小伙子又往前一挺身,脱离了母亲手臂的束缚,“你来这当县长以后,听说干了几件好事,不过大多我都没见过,只知道几个害人的化工项目是你让停的。还有就是你这次帮我们联系项目,听说也费了好大劲,我们从心里都挺感激的。可是这些天我又听说,你引进这些项目,虽然不图钱,不图名,不过你是为了赎罪,因为你做了对不起老百姓的事,你不让老百姓拿农业补贴。”

    母亲在儿子身子捶了两拳,赶忙向楚天齐道歉:“县长你别听孩子胡说,人们也是满嘴放炮,反正额是不信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微微一笑,依旧看着小伙子:“你这说的矛盾呀,不符合逻辑,我那又何苦呢。再说了,关于那个传言,好像不是今天才有吧?”

    小伙子大声说:“当然不矛盾。不让给老百姓发补贴那时候,你还不是县长,只是什么调研员。你可能当时在个别地方,看到了发放过程有不合理的地方,就给上面打了报告。站在你的角度,也有你的道理,可是老百姓却拿不到钱了。后来你当了县长,才觉得停发补贴不对,就赶紧找项目,来弥补自己的过错。

    刚过年的时候,就有人说你停发补贴的事,传了几天就过去了,好多人也不太相信。可是现在都五月中旬了,补贴还是没影,看来人们说的都是真的。人们还说,你的秘书想占女孩便宜,被人家告了,直接抓进了公安局,说是你也待不长了。秘书要真是这样的话,县长也什么事都能干出来,这不是我说的,是人们说的。

    其它的事我们不管,我们就关心你是不是要走。要是你一走,这些项目肯定没人管。花了好多钱不说,到时候技术没人管,菜也卖不出去,我们想找县里也找不着。县里换了这么多茬领导,哪次不是新官不理旧帐?”

    沉吟了一下,楚天齐说:“有些事情个中缘由你们不清楚。但我要跟大家申明的是,农业补贴现在没发,跟我没任何关系,我也没那么大的权利。还要说明一点,我现在肯定不会走,也没有要走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众人没有任何表态,没有说话,但这却也是一种态度:不相信。

    看出人们的意思,楚天齐继续解释,周教授、候喜发也跟着说明,但人们就是不说话,也不复工。

    在僵持了一个多小时后,乡长曲勇到了,冲着众人发了一通火,也做了一通思想工作。

    小伙子又说了话:“县长,请你理解我们,我们不是给你出难题,更不敢和县长作对。只要你能用事实证明不走,或是证明你没干坏事,我们就复工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证明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让我们拿到补贴,或是证明你秘书没干那事,也就相当于证明了你不走。”小伙子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“我要再次申明一下,我没权利阻止补贴发放,我也不会那么做。不过我可以答应二选一,至少实现一项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再次话题一转,“但是,你们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很深了,但楚天齐还没有入睡,还在自问着为什么。

    “叮咚”,一阵短促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伸手拿过手机,一条短信跳了出来。看完内容,楚天齐稍一迟楞,从床上跳到地下,快速跑到外屋,打开了电脑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