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九十二章 刘拙出事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五月六日凌晨五点,楚天齐打开屋门,走进县长办公室。本来刚离开四天,屋子里干干净净,什么东西也没少,所有物件摆放的位置都没变。可他心里却感觉空荡荡的,也有些烦乱。

    坐到椅子上,怔了怔,楚天齐拿出一支香烟点着,吸了起来。看着袅袅升腾的烟雾,楚天齐烦乱的头脑渐渐清静下来,但心中的疑惑却更甚了:怎么会这样?绝对不可能?可这事又如何解释?

    “笃笃”,寂静的凌晨,这种声音显得特别响亮。

    “老乔吗?进来吧。”楚天齐抬头,望着门口方向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屋门打开,乔海涛应答着,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说话间,楚天齐示意了一下,“坐。”

    乔海涛坐到椅子上,叹了口气:“县长,是这样的。昨天晚上我正在省城二妹家,忽然电话响了,是胡广成打的,他第一句话就是‘乔县,出事了’。我当时第一反映,就是教授他们遇到了什么麻烦。自从两位教授来了以后,我就当面向胡广成安排,必须保证两位教授的绝对安全,否则有什么闪失,谁都担不了责任。别的事上胡广成经常唱反调,在这事上倒是没含糊,直接安排刑警队一名叫杨茂成的副队长,带着一名刑警小赵,穿便衣跟着。两人几乎一直不离左右,每天跟着教授去乡下,到地头,即使晚上休息,也会有一人住在隔壁。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扯的有些远,楚天齐就想插话打断,但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还没等对方插话,乔海涛引到了正题:“结果胡广成说不是教授有事,是刘拙出事了,大致说了事情经过。接完电话后,我马上就往回赶,然后给你去了电话。我也刚回来时间不长,直接去了公安局一趟,出来就到了县长这儿。

    据胡广成讲,昨天晚上,副队长杨茂成向小赵做过安排后,从县宾馆返回家中。在走到半路时,听到有女人大呼小叫,说是有人耍流氓。杨茂成赶紧把车开了过去,停在路边,询问情况。女人立即上前,自称姓姚,是开文化礼品店的,说是有人非礼员工。杨茂成亮明自己的警察身份,让那女人上车,快速开车向目的地奔去。

    上车后,姚女士讲说了相关过程。她说这几天去市里看亲戚,由店员小霞照看店面,还嘱咐她天黑就关门,以防有坏人。姚女士在七点多回到县城,打出租到半路下车吃饭,刚下车走了两步,就接到小霞电话,说是有人耍流氓。听到小霞所处位置与自己所在地点很近,姚女士慌乱之中,赶忙向目的地跑去。跑着跑着,才想到打电话报警,可是手机却不知道丢哪去了,只得在路边大喊,想着找热心人报警或是帮忙抓流氓。

    很快,杨茂成和姚女士到了那个小区,上楼敲开防盗门,是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孩开的,女孩就是小霞。小霞已经双眼红肿,还在“呜呜”哭个不停,问什么也说不清。杨茂成进到卧室,看见床上躺了个男人,男人满身酒气,也是衣衫不整,呼呼打着呼噜,他觉得人有点面熟,却一时想不起来。正这时候,有几个邻居赶到,说是听到屋里有人喊抓流氓,帮着女孩报了警。

    说话间,辖区派出所警察来了,是接到指挥中心处警电话来的。出警副所长认出了所谓的流氓,是县长秘书刘拙,就悄悄和杨茂成说了,两人商量着不能声张。看出两人在一旁嘀咕,那几个邻居不干了,说是警察要徇私舞弊,就嚷嚷着要告他们。杨茂成等人没办法,只好把刘拙和小霞直接带回了局里。

    人还没到局里,群众电话先去了,要求严惩凶手,给受害者以安慰,给全体老百姓有个交待。回到局里以后,马上对小霞做笔录,刘拙还一直呼呼睡着。等我接到胡广成电话,赶到公安局的时候,笔录已经做完了。”说着,乔海涛把一沓纸张递过去。

    接过纸张,楚天齐仔细看着笔录上的内容,重点看了受害人对事情的讲述。

    问:讲讲事情过程。

    答:呜呜(哭)。我是去年刚毕业的大学生,毕业以后一直没有合适工作,就先找零活干。今年四月十二号,我在丽丽文化礼品店找到了卖礼品工作(礼品店店主姚丽丽),丽丽姐对我很好,管吃管住,还预支了我半个月工资。五月三号那天,店里来了个高高大大的男孩,男孩稍微有点黑,不过看着挺文静的。男孩买了两支毛笔,说是不忙时候练练书法。我见他挺像文化人,就多聊了几句,对这个男孩印象挺好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两天,这个男孩几乎天天来,每次来都买一点东西,跟我聊上挺大一会儿。在聊天的时候,我知道男孩姓刘,在县政府工作。见男孩谈吐文雅,彬彬有礼,我对他很有好感,就想进一步交往。他连着几天来这儿,肯定也是对我印象不错。今天下午他又来了,买了一沓宣纸,说是这几天不太忙,就写的多一点。我对书法也挺感兴趣,就是写不好,便向他请教,他说可以教我。

    当时我也鬼迷心窍,就跟着去了他的住处,果然看到他写的挺好。他教我写了一会儿,留我吃饭,我就留下来了,饭是两人一块做的。吃饭时两人喝了点酒,我多少有些头晕,就靠在沙发上休息,可是不知怎么就睡着了。迷迷糊糊中,我觉得有人在亲我,睁眼一看是刘哥。

    我没有心理准备,很害怕,就往开推他,可他那么大劲,我根本推不动。他不但不松手,还一手搂着我,一手拿起酒瓶灌了半瓶白酒,说是这样更够劲、更刺激。忽然一下,我身上没有一点劲,意识也更模糊,只觉得他在脱我的衣服,还压到了我身上,后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等我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衣服都被撕坏,他躺在一边打着呼噜。我一下吓坏了,不知道怎么办,就赶紧给丽丽姐打电话,胡乱套上了衣服,一直等到丽丽姐和警察到了那。

    问:你确定是他抱着你?

    答:确定,绝对是他,就是刘拙耍流氓。虽然我当时有些迷糊,不过还是认出了他那张脸。他当时还说他喜欢我,想和我好,说他是领导秘书,手里有权利,还可以帮我安排工作。

    问:他究竟对你做了什么?

    答:我,我,呜(哭)。我只记得他亲我,在我身上乱*摸,撕扯我衣服,再后来只觉着他压到了我身上,其余的就什么也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问:你感觉身上有什么异样吗?

    答:我,我疼,那疼,好多地方都疼。

    问:到底哪里疼?

    答:呜呜(哭),就是那,下边,呜呜(哭),女人的……呜呜(哭)。

    注:由于受害人情绪过于激动,哭的浑身发抖,思维也不太清楚,说话颠三倒四,询问暂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仔细看了两遍询问笔录复印件,楚天齐放下纸张,问道:“刘拙到现在还没醒来?他体内酒精含量是怎样的?”

    “我去的时候,他还没醒来,抽血化验刚刚出结果,酒精严重超标,含量达到了每百毫升一百二十毫克。”乔海涛说,“如果开车的话,早已是醉驾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二,一百二,那也该醒来了呀。”念叨过后,楚天齐忽然道,“马上给他进一步检测,看看血液里还有什么成分?你想办法偷偷弄点他的血液,换个地方检测,把血液也给我一份。”

    乔海涛微微一楞,神情严肃的应声:“好的,我马上去办。”并迅速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叫住乔海涛:“等等,对那个小霞也要化验,化验他的体*液,化验血液成分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乔海涛答过之后,转身离开了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上面来电显示,楚天齐赶忙接通了:“妈,这么早?”

    “天齐,你在哪?是不喝多了?你这一夜不回来,我心里一直不踏实。”电话里是母亲尤春梅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没喝多。不是跟你说了吗?晚上不回去。”楚天齐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你什么时候回来?用不用等你吃早饭?”尤春梅追问声继续传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单位有急事,我连夜赶回来了。正准备跟你们说呢,又担心影响你们休息,就打算一会儿再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停了一下,接着传出急切声音:“有什么急事,不是你有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,我能有什么事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压低了声音,“妈,跟你说个事,你可千万不能出去说,现在这还是个秘密。有上边大领导要来县里,我们得准备接待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有大领导去县里,那得回去。你也千万别说,要保密。”手机里声音至此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楚天齐只能这么说,否则真解释不清,实情是肯定不能讲的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又起。

    看到来电显示,楚天齐不由得微微皱眉,没有立即接通。想了想,才按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刻传来一个声音:“小楚,刘拙不会出什么事吧?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