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 他们真有勾连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在从市里返回安平的第三天,段成来到了县委书记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乔金宝继续低头批阅文件,随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段成坐到对面椅子上,压低了声音:“书记,调查清楚了,全调查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事?”乔金宝放下手中签字笔,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“现在有可靠信息,赵中直和楚天齐就是有交集。”段成肯定的说,“那天在市里,我就委托河西省沃源市朋友,帮我了解两人的情况,刚才他回了话。担心引起别人注意,他做的很隐秘,专程亲自去了一趟玉赤县,还到了那个青牛峪乡。他是以考察民风为由,走访了青牛峪的几个村子,同村民进行交谈,知晓了楚天齐的一些情况,也间接了解到赵中直当年的作为。然后又到县城,找到县史志办熟人,翻了一些资料,在请熟人喝酒期间,又套了一些话。这么一走一问,还真有收获,了解了好多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当年,新任玉赤县委书记赵中直到青牛峪乡考察,向乡里干部询问西芹种植的事。也不知是他问的太专业,还是那帮家伙太笨,竟然回答的驴头不对马嘴,主管农业的常务副乡长温斌更是一窍不通。当时赵中直发了火,把乡干部们狠狠训斥了一通,还问有没有明白人,有人说了楚天齐。

    于是,县里紧急打电话,召回了在村里蹲点的楚天齐。在西梁村西芹种植基地,楚天齐可算露了脸,好一顿白话,把赵中直忽悠的一楞一楞的。赵中直在基地待了好几个小时,对他赞不绝口,临走时,还对乡干部暗示“人尽其才很重要”,并且拍着楚天齐肩膀说‘好好干’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他们真有勾连?后来呢?”乔金宝插了话,“话又说回来了,小小乡长助理在县委书记面前就不露怯,还讲的头头是道,楚天齐倒也挺能。”

    段成一撇嘴:“能什么能?他就钻营能。他当时之所以能回答上来,主要是以前种植西芹的事就是他联系的,从一到乡里就管农业。而当时的常务副乡长温斌刚接农业没几天,还没太熟悉情况,好像也不是个干事的料。这正好给楚天齐提供了机会,把前期参与的事,把从专家那里听来的东西全拿了出来。我朋友听一个姓蒋的乡干部说,其实楚天齐那天说的也很平常,只不过上午赵中直什么都没听到,心里落差很大,下午有人滔滔不绝一讲,自是感觉什么都好。

    他也命真好,从那以后,好事都来了。先是再次分管农业,这活他也熟。恰好那天西芹大丰收,价钱也好,一下把他显出来了。后来又搞什么绝色无公害,反正噱头挺大,动静整的挺大。到乡里不足一年,就成了副乡长,还混了个县里科级后备干部资格,不到两年就成了常务副乡长,后来没几天就去了省委党校学习。

    刚才说的这些事,都是赵中直做书记时发生的,不用说,肯定是赵中直给帮了忙,否则是不可能的。刚上半年班的人就成了县里后备干部,这正常吗?一个工作两年的副科,就上省委党校学习,而且是两个指标之一,没有县委书记出力,能办到吗?”

    沉吟了一下,乔金宝缓缓的说:“看来两人关系还真不一般,那天晚上,他是极有可能去见赵中直了。要是这种情况的话,还真难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书记,有什么难办?不过就是两个外来户而已,你可是二十多年的本土干部,市里也有支持,没有什么好怕的。现在了解到他们的底细,也不是坏事,以后多防着就是了。”说到这里,段成面现神秘表情,“书记,除了这些内容,还有意外收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收获?”乔金宝追问。

    段成道:“姓楚的还真能,在青牛峪乡的时候,不但升官挺快,还把那个女乡长搞到手了。我朋友听姓蒋干部说,那两人当时几乎形影不离,白天黑夜在一起,后来还是政府一二把手,简直开的就是夫妻店。自侍傍上了女上司,姓楚的那是飞扬跋扈,独断专行,打击异已,成了事实上的乡政府老大。后来那女的就调到了市委组织部,据听说现在在省委党校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女乡长能到省委党校上班,肯定挺有来头,背后靠山不小呀。”乔金宝不无疑惑,“他会不会也傍上了那个靠山?”

    段成并不认同:“不,不可能的。当地都传那个女的有靠山,有说是来自官宦之家,也有说是傍上了当官的,反正应该有点关系。不过两人混了不到两年就臭了,女人直接调到了市里,到现在也有七八年了。他俩都臭了,女人的靠山还能护着他,没准还找机会收拾他呢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“哦”了一声,不置可否,而是摆了摆手:“就这些是吧?你回吧。”

    段成没有起身,而是神情更为神秘:“书记,还有意外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有话就一起说,这一股一股就跟尿不灵似的。”乔金宝训斥着,“有话就一块说完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段成答应着,缓缓起身,但他不是要离去,而是把上半身探过去,压低了声音,“那个谁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声音足够低,乔金宝凝神静气才听清楚。听完以后反问着:“消息属实?”

    “绝对属实,我朋友说……”话到半截,段成不得不停下来。因为桌上固定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扫了眼来电显示,乔金宝马上说:“你先回吧。”

    看出书记对这个电话的重视,段成极不情愿的起身,悻悻然离开了书记办公室。

    乔金宝急忙拿起电话听筒,可里面是挂断的声音,他马上按了回拨键。

    “嘟嘟、嘟嘟”,电话里是短促的占线声。再打还是如此,一连打了三遍都是占线,乔金宝便只得做罢,放下听筒,等着电话响起。

    电话并未随即响起。乔金宝尽管有些焦急,但也只能干等着,大脑中又盘算起了事情。

    其实自从听说了赵中直与楚天齐可能有关系后,乔金宝就不踏实。在之前,因为担心楚天齐背景强大,乔金宝才没敢彻底撕破脸,但毕竟一直只是猜测。可赵中直却是活生生的人,是正二八经的正厅级市委副书记,若是真和楚天齐有瓜葛,若是真在上周私下见面,那可就麻烦了。结果今天终于证实了这个消息,他便又问起了先前的问题:我该如何自处呢?

    还没给出问题答案,乔金宝又想起了另一件事,就是段成最后说的意外收获。如果段成提供消息属实的话,那他这人可就太老成了。看来以前的确小看了对方,不曾想这小子手腕竟然这么长。

    忽然,乔金宝心中一惊:若是类似的事还有,那就真的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固定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扫了眼来电显示,乔金宝立即拿起听筒,喊了声:“老领导。”

    电话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:“金宝,我发现你最近似乎在躲我,打电话不接,说话也躲躲闪闪的。我告诉你,我都是为了你好,不忍看着你做错事,影响你的仕途。今天我就不多说了,只提两个问题,你好好想想。你为什么要和他斗,你俩有什么仇,有斗的必要吗?这是第一个问题。第二个问题,你能斗得过他吗,你知道他有什么背景吗?反正我是不知道,不过我相信他肯定有来头,来头还不小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赶忙解释:“老领导,我没和他斗,我和他合作一直……”

    电话里“啪”的一声响起,接着就是占线声,显然对方已经没耐心听了。

    把听筒压到话机上,乔金宝喃喃自语着:“我为什么要和他斗,我们有仇吗?”

    没有吧,你不过就是担心人家抢你位置呀。人家会抢吗?乔金宝心中发出这个声音,同时眉头也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再起,这次是手机在响。

    看到上面来电显示,乔金宝略微迟疑一下,按下了接听键:“司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后电话里不用称呼。”提示过后,手机里声音继续,“怎么样?听说前几天他让你下不来台了?堂堂县委书记,县里一把手,竟然被人弄成那样,这也太那个了吧?我就奇怪了,怎么天时、地利、人和都占尽了,还会是这个结果呢?”

    本来已经有些转化的心思,现在被对方这么一激,乔金宝又犹豫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可没闲心总想着对付人,他现在要争分夺秒,要全力促成经济作物种植产业开局。虽然前路很艰难,但有柯扬、乔海涛、陈玉军几员大将助阵,还有一批志同道合的同志努力,而且这又绝对是正确举措,他相信一定会成功。如果操作顺利的话,今年肯定也会收获巨大的。

    当然,要想成功,不只是有人就行,不只有恒心就行,还必须要有周密的计划,细致的安排,严谨的操作,也要有应对突发状况的举措和能力。楚天齐现在就在做这些工作的统筹,就在做着策划和导演这幕人生正剧的工作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