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 真不是我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这个小霞是哪里人,全名叫什么,身份证件有没有?周边录像有什么发现?店里有录像没?”楚天齐连续发问,“刘拙租住楼附近监控查过没?”

    乔海涛连连摇头:“刘拙租住楼附近,丽丽文化礼品店附近,所有录像都坏了。店里倒是有监控头,录像内容一点都没有,警察查看后才发现,监控头和硬盘录像机的连线早已断开。不过据姚丽丽说,在四月中下旬的时候,他专门查过几次录像,出门前还查过一次,那时候还有内容。另据姚丽丽讲,这个小霞到店应聘的时候,她就跟小霞要身份证。小霞说是身份证正在补办,提供了一张复印件,上面的名字是祁小霞,家庭住址是新河市新河区。平时这张复印件就放在收银台底下的抽屉里,可是刚才姚丽丽去找的时候,复印件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怎么会走呢?应该等到惩治凶手才对呀。”楚天齐缓缓的说。

    “是呀,这不符合逻辑。按说做为受害者,最希望凶手得到惩罚才对。”乔海涛道,“姚丽丽在回答警察质询时说,平时这个小霞很勤快,话不多,也不失礼貌。她特意试了两回,发现小霞一点也不贪占钱财,就对她更放心了,所以才敢让小霞独自照看店面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诶”了一声,指着那份笔录复印件:“老乔你看啊,这个小霞说,她是四月十二号去的礼品店上班,又说五月三号见到刘拙,听语气是第一次见。那么在五月三号之前的二十多天里,她就没见过刘拙?还是刘拙没去过?姚丽丽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姚丽丽对警察说,她不知道小伙子是做什么的,不过倒是经常去她那里买宣纸,买东西时话不多,买完就走。在这二十多天里,小伙子也去了两、三次,不过那几次小霞不是在二楼,就是正好在洗手间,都是她自己给取的东西。”乔海涛停了一下,颇有深意的说,“这个姚丽丽也得重点关注,我已经向胡广成交待过,可别再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略微沉吟后,楚天齐心里话:不止是她,所有与案子直接接触的人,尤其第一时间接触者,都应该被关注。但他却没有这么说,而是点点头:“嗯,是得关注。对了,刘拙什么情况?醒来没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乔海涛回答,“看这样子,应该输液或是直接到医院了,否则会有危险,我正想向县长请示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还是你定吧,我不好直接说什么,只能要求你既按规定办,更不能让人发生危险。”楚天齐嘘了口气,“这多少有些难办,但也只能由你为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,好的,我马上安排救治。”乔海涛回答的很干脆,直接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响起,是乔海涛手机在响。

    扫了眼来电显示,乔海涛接通电话:“胡局长,什么事?……好,好……好吧,我过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放下手机,乔海涛面现喜色:“县长,刘拙醒了。我现在马上过去看看,然后再向县长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醒了?”楚天齐心中一松,“在警方审讯的时候,你可以看监控,但不要到审讯现场,那样不好。在关注刘拙说辞的时候,要特别注意一下与小霞讲说的有什么异同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那我先去了。”答应一声,乔海涛出了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醒了,醒了好呀。”楚天齐自语着。

    在昨晚接到电话的时候,楚天齐更多的是关心案子的事。中途和乔海涛通话,听说刘拙还没醒来,心便揪了起来,他真担心刘拙出什么事。只是因为与刘拙特殊关系,他不便说什么,同时也觉得酒劲一过自然醒来。可是随着时间推移,八、九个小时过去了,刘拙还没苏醒,他的心揪的更厉害,也不敢贸然决定给刘拙输液,担心发生什么反应,担心产生更严重后果。

    现在刘拙醒来,这下好了,身体危险解除,应该也能说话,不至于想不起当时的事情吧。想到这里,楚天齐本已轻松的心情忽又一紧,他既希望刘拙把事情讲说清楚,可又担心说出点什么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午十一点多,乔海涛又来了,把一个优盘递了过去:“县长,你看看这个,我亲自跟进弄的。”

    没有询问,楚天齐直接接了过来,插到电脑主机上,打开电脑,又打开了音箱。

    乔海涛又说:“县长,你先看。我回办公室了,少眯一会儿,实在扛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明白对方虽然缺觉,但此时分明是为了回避,楚天齐便也点点头:“开了好几小时夜车,整夜没休息,还搭了一上午,好好休息休息,有事再叫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是睡去了。你也悠着点,有些事也着急不得。”乔海涛说着,走出了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看到电脑已经定格到开机画面,楚天齐从抽屉中拿出耳机,一头插到音箱上,另一头扣到双耳上,然后点开了优盘中的内容。

    电脑屏幕上出现了黑白画面,画面中是一间屋子模样,屋子北边是均匀间隔的铁条栅栏,中间地面上固定着一把特制椅,椅子上坐着一个人。这个画面,是审讯室的一部分,是被审讯者所在区域。

    看到画面中的人,楚天齐不由得心中一凛。虽然隔着电脑屏幕,虽然已不是适时画面,但他却觉着那人正看着自己,眼中满是迷茫和无奈。短短几天,竟然瘦成了那样,瘦的脱了相,宛如大病未愈一样,整个身子堆在椅子中,是那样的神情颓废。

    耳机中传来了声音,是警察和椅上人的对话,只不过警察没有出现在画面中。

    警:“姓名?”

    刘:“刘拙。”

    警:“职业?”

    刘:“公务员。”

    警:“工作单位。”

    刘:“安平县政府办。”

    警:“知道为什么让你到这里吗?”

    刘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警:“在来这里之前,你都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刘:“我,我头疼的厉害,脑子乱的很。”

    警:“好好想想,当时你和谁在一起?你都对她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刘:“我……好头疼。”

    警:“给你提个醒,祁小霞是不是在你那,你让她去干什么?”

    刘:“齐……你是说小霞吧?对了,她是去找我了,让我教她写书法。”

    警:“这么快就想起来啦?不过你说的好像有出入,应该是你让她去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刘:“不,不是,就是她自己去的。她……她怎么啦?”

    警:“她以前去过你哪里?”

    刘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警:“你告诉过她住址?”

    刘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警:“那她怎么知道那里?”

    刘:“我……当时看到她,我也感觉挺新奇,还问她,她说这是个秘密。”

    警:“你说你俩学书法,是怎么学的?手把手教的吗?”

    刘:“男女有别。怎能手把手?”

    警:“哦,她可说是手把手呀,说你俩很亲密。”

    刘:“没有,没有,她倒是让我握着手教她,我没那么做。”

    警:“你俩很早就熟吗?”

    刘:“不是,我俩就是在几天前,好像是五月三号那天在丽丽礼品店第一次见面,当时我是去买毛笔。后来又买过一两次宣纸,今天下午我还去了。”

    警:“今天下午?现在还是上午,没到下午呢。你俩就见了两三次面,她会主动上门?还能找到你的住所?这符合逻辑吗?”

    刘:“小霞说这是个秘密。她在哪?你为什么把我弄到这?”

    警:“你到底对小霞做了什么?又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刘:“就是教她书法呀,我告诉她要勤加练习。”

    警:“别装了,她都说了。”

    刘:“不可能,她可是要我保密的。小霞在哪?她怎么啦?”

    警:“小霞被人非礼了,就是在你那个屋子。”

    刘:“谁,是谁?是哪个王八蛋?那么善良的姑娘……快说,是哪个王八蛋?”

    警:“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刘:“胡说。怎么是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注意到,画面中的刘拙猛的一起身,又表情痛苦的坐了下去。其实在刚才听警察说到小霞被非礼时,刘拙就有过类似动作,也是大声嘶喊。

    刘拙再次奋力挣脱着:“谁说的?胡说八道。你们就因为这,把我弄到这里?我要告你们,告你们诽谤。我要回单位。小霞在哪里?”

    警察的声音更加严厉:“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?又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教她写书法。”刘拙还是先前的说法,“让她勤加练习。”

    警察道:“好吧,我给你提个醒。你俩一起吃饭、喝酒,然后她头晕,就靠在沙发上休息,一会儿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吃饭了,不过没喝酒,后来……没有后来了,我想不起来了。”说话时,刘拙摇了摇头,神情有些痛苦,显然是在努力回想。

    “血液中酒精浓度都一百二了,还说没喝酒?”警察“嗤笑”着:“我来说吧,趁着她睡着,你就去亲她,撕她衣服,摸她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,放屁?”刘拙嘶吼着,“谁说的?我……我他娘的饶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警察“哼”道:“就是祁小霞亲口说的,你还想抵赖不成?让他看看。”

    时间不长,画面中现出一个警察,递到了刘拙面前一张纸。

    忽然,刘拙猛的呼喊起来:“不,这不是真的,这是胡说八道,小霞不会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白纸黑字,后面还有手印,人也是在你屋里找见的,还有什么可抵赖的?”警察声音非常阴冷,“交待吧,识时务者为俊杰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我,真不是我。”刘拙嗓子发出了破音,整个身子不停的晃动着,脑袋晃的更厉害,似要撞墙一样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