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八十八章 往事再现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一回到乡里,曲勇就钻进自己办公室,静静思考一些事情,再次评估得与失。

    其实今天的表态,曲勇是做过激烈思想斗争的。他明白,只要自己当场一表态,那么就表明与肖月娥彻底决裂,也彻底得罪了乔金宝。虽然乔金宝并不待见自己,可也没必要把他得罪死呀,最起码还能对付的过。

    乔金宝可是安平县“坐地户”,党羽众多,只要得罪乔金宝,基本就意味着仕途走到了尽头,除非调离安平,脱开乔金宝掌控。可自己有那个门路吗?正因为有此番担忧,曲勇才一万个不愿意当场讲说,更不愿意第一个跳出来。

    不但惧怕乔金宝,曲勇同样也畏惧楚天齐,楚天齐可是握着自己把柄的。想到那个把柄,曲勇就懊恼不已,感叹自己命运多舛。自己咋就撞到楚天齐手里呢?可当初要是不碰到楚天齐,自己可能更危险,还能有今天吗?

    “当初,当初。”喃喃自语着,往日情形再现脑海。

    漆黑的小屋土炕上,一张被子下躺着一男一女,男人侧躺着,女人背靠在男人怀中。

    女人轻轻叹了口气:“哎,哪辈子造的孽,和你结下了孽缘。”

    男人轻轻拍了拍女人:“小琴,你怎么又说这话了?和你好是我心甘情愿的,我喜欢你,我爱你。你是个好女人,应该有个好男人疼你,我就是那个男人。你放心,我说过的话指定算数,等我把工作稳稳,咱俩就结婚,我明媒正娶你。请你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。我知道你是好人,是个负责任的人。可越是这样,我这心里就越不落忍,我不能连累你,我是个不祥的女人。”女人发出了轻轻的啜泣,“现在全村人都这么说,我也觉得自己是个克夫命,我不能害了你呀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封建迷信,我才不信,别人爱咋说就咋说。你一个弱女子,先后照顾两个病男人,达七年之久,太不容易了。上山砍柴、砖窑拉砖,本来是男人的活,可你都干了。哪有正常女人去垃圾堆捡破烂的?但你为了给男子治病,忍着白眼、谩骂,风雨无阻,就为了卖那块二八毛。”男人忍不住叹息一声,“哎,为了给男人看病,你连死人都背了,图得就是背一回挣五十块钱。像你这样的女人,那是打灯笼难找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了,不要说了。”女人“呜呜”哭着,转身扎进男人怀中,“我怕,我怕呀。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,那些见过的白脸就出现了,还有那两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,现在不是有我在吗。”男人安慰着女人,“你放心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,我怕失去你呀。”女人哭声停了一下,忽又惊恐的说,“哎呀,你快走吧,别让他们逮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?他们有什么权利管?现在你没男人,我没老婆,咱俩是自由恋爱,谁也管不着。他几个同族兄弟能咋的?”男人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女人急道:“他们几个就是混蛋,以前想占我便宜,都被我骂跑了,那时候死鬼还活着,他们还算收敛。可是死鬼一死,他们就三天两头来,越是占不上便宜,越就恨我厉害。成天骂我不守妇道,说我勾引野男人。最近也不知怎的,他们好像知道有人来,硬说是咱俩合谋杀了死鬼,还说要来捉奸。”

    “纯属放屁,他是什么时候死的?我是什么时候来的?还不是他们居心叵测?他们不来便罢,要是来了,我还要跟他们理论理论,还反了他们?”男人语气很硬。

    忽然,一阵骂声传来:“大破鞋,臭*子,快点开门,额们捉奸来了。你他娘背着额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来了,怎么办,怎么办?”女人急的六神无主,“快跑,你快跑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跑?还找上门来了,反了他们。”男人“蹭”的一下,坐了起来,“我倒要问问,他们有什么道理来兴师问罪?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好了,你可是乡干部,要是让他们发现,你以后还怎么混?”女人急的直推男人,“快跑,快跑。”

    男人一梗脖子:“乡干部怎么啦?乡干部也是人,我不能扔下你不管。有哪条法律规定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快走吧,我求求你了。”女人半跪着,扯过男人衣服,塞给男人,“趁他们没见过你,不知道你的身份,快跑。只要没堵住你,他们就不能把我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臭*子,开门,把野男人交出来,开门。”骂声夹杂着撞门声,响动很大。

    男人很执拗:“我不跑,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求求你,求求……”女人猛的一下跳到地上,在柜子上抓过一把小刀,抵在自己脖子上,“走不走?你要不走,我就死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“别别,快放下……”男人两手乱摇,没了主意。

    “走不走?”女人语气很坚决,“我数数了,数到三要是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见女人反应激烈,男人只好妥协,胡乱套着衣服,“你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别管我,我没事。”女人执意推着男人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。”男人跳下土炕,三两步来在外屋,打开屋门。

    此时,外面的喊骂声更大了,似乎不只几个人,应该附近看热闹人也来了。男人实在不忍心丢下女人,站在门口迟疑着。

    女人适时出现在门口,使劲推了男人一把,右手小刀仍比在她自己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臭*子,快开门,是不是和野男子搞的……”外面的骂声非常刺耳,大门更是被撞的“咣咣”作响。

    “你们来干什么?三更半夜的,还让不让人睡觉?”女人一边推着男人,一边冲门口嚷着。

    “哈哈,总算放屁了,臭*子,野男人呢,赶紧交出来。”撞门声暂时停歇,只剩一个男的骂声,“告诉你吧,额们都知道,你一直没闲着,男人就没缺过。现在是什么男人,让额们大伙也见识见识,看看是个什么货色。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女人压抑着声音,给了男人一脚,同时右手下压了一下。

    虽然外面很黑,但男人照样看到了女人右手动作。无奈之下,只能一咬牙,一跺脚,几步奔到房子东边小巷。扒上后墙头,看看没人,男人便跳到外面,狂奔起来。

    “咣当”、“臭*子,额们自己进来了。”男人身后传来屋门撞开和大声的喊骂声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长叹一声,男人继续跑去。

    黑灯瞎火,道路不熟,脚下又多是荒草、乱石,男人摔了好几跤,半袖、裤子都撕了口子。此时已经顾不了这么多,逃命要命,男人深一脚浅一脚,跌跌撞撞的继续跑着。

    “追,去那边了。”一阵嘈杂的声音,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男人不由得心头一紧,尽力向前跋涉着。

    忽然,一阵摩托车声从公路传来。

    男子吓了一跳,下意识趴在路边沟渠中。

    两辆摩托车从“头”上掠过,说的像是耍钱的话。

    要不要帮忙?心念一转之间,男人做出决定:躲开追赶再说。于是不停的挥着手臂。

    一辆摩托车停了下来,车上是一个戴着头盔的男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曲勇回首往事的时候,楚天齐也在想着几天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时间回拨到四月八日,星期日,晚上九点。

    安平县城北某居民住宅。

    楚天齐坐在沙发上,他对面是站在当地的曲勇。

    “表个态吧。”楚天齐淡淡的说,“咱俩不能总占着刘拙宿舍,得让人家回来休息呀。”

    “县长,我知道经济作物种植确实前景广阔,尤其上次去参观考察,更坚定了这种信念,我非常愿意做这个工作。”说到这里,曲勇语气一转,“只是我的处境您也知道,在乡里就是个受气小媳妇,没有她的同意,根本搞不成,更别说让我带头响应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哼”了一声:“明哲保身。”

    “县长,我知道这么做不够厚道,不过也请您理解。外地来的干部待个三两年就能走,而我却是土生土生的当地人,一辈子可能都离不开安平县,最起码跳不出新河市。只要我这次一带头,那就得罪了当地地头蛇,早晚要被收拾,我豁不出来呀。”曲勇一脸苦色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”楚天齐换了话题,“有这么一个乡长,因为私事,晚上被村民追的无路可跑,幸好有一骑摩托男子经过,助该乡长脱离了困境,该乡长还说了句‘大哥敞亮人’。骑摩托男子身为外地人,当时也是冒着风险的,但还是救了该乡长。其实该男子并没想过要该乡长报答,但现在该男子要做利国利民利县的事,需要该乡长带头,而该男孩却怕担风险,退却了。该男子从来都没想过挟恩图报,但该乡长不以带领百姓脱贫致富为己任,未免太伤该男子的心了。

    “县长,当初是您……”曲勇全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那句话,我从来没有施恩图报的想法,但我却瞧不上不顾大义、只求自保的自私鬼。”楚天齐脸色凉了下来,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曲勇没有走,也没有立即说话。

    神色变化多次,过了足有十多分钟,曲勇终于说了话:“县长,我带这个头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明白,这么做不仅只是为了他人,也是为你自己好。”当时楚天齐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