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 不要妄下臆断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乔金宝“哦”了一声:“一把手就可以随意教训属下喽?”

    “纠正一下,不是随意,而是因为他目中无人,不尊重上司,不尊重同事,而且还主观臆断,恶意指责。”楚天齐不紧不慢的说。

    “县政府可以这么做,县委也可以吧?”乔金宝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无论县委还是县政府,或是其他单位,只要有人不遵守相关规章,一把手都有纠正的权利和义务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话锋一转,“但前提是,属下的确做错了,而不是官大嘴也大,否则就是以大压小了。”

    绵里藏针。众人都听出来了,年轻人是既解释了自己行为,也堵了老“官油子”的嘴。不禁好奇,也不禁期待:乔金宝应该怎么做?要怎么做?战争真要一触即发吗?难道不会吗?*味已经浓的不能再浓,红、蓝两队主官已经开始交火了。

    并非如好多人期待的那样,乔金宝没有立即接话,而是脸色铁青,眼睛微眯着,胸脯似乎也有起伏,显然气的够呛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楚天齐倒平静的多,似乎还带着一抹笑意,不知是施放一种善意,还是在表示讥讽。

    现场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分钟,

    两分钟,

    五分钟过去了,依旧没人说话,现场更静了,静的可怕,仿佛一根银针掉到地上,就会发出震天的巨响。

    就这么静下去吗?要静到什么时候?

    一个声音响起,打破了宁静:“陈玉军,我问你,这么长时间过去了,整个工作没有一点进展,这项工作还能完成吗?”

    这次乔金宝的声音很温和,就像随便聊天一样,但人们知道,这绝不是聊天,也不会随便。

    陈玉军自然明白这个道理,知道乔金宝刀子已出鞘,就架在自己脖上,就等着随时按下刀柄了。他脸上肌肉动了几动,大脑急速运转,想着如何回答,想着回答后的后果。

    “书记,我能回答吗?”有人接了茬,但并不是陈玉军。

    乔金宝没有转头,而是冷冷的说:“楚县长,我在问陈玉军问题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微微一笑:“书记,我知道你在问他。不过这项工作是政府主抓,我是政府一把手,也是整个种植经济作物工作总负责人,最清楚所有工作进展,我回答更合适一些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“哦”了一声:“楚县长,你做为此事的总责任人,你来回答是很合适。只是这项工作到现在没有任何进展,我不想让你难堪,这才没有问你。你不会不理解我的苦心吧?”

    “谢谢书记爱护,我能理解你的苦心,正是因为理解这份苦心,才要自己来回答,因为我没什么难堪的。”楚天齐面带笑容,“虽然现在还没有一个乡镇或村子明确种植,但也没有都明确不种植,这表明还有工作可做。好多事情都是这样,越是僵持的时候,越要平心静气,越要稳住;而不能妄下断语,影响团队士气,错误引导舆论,从而成为整个工作的负能量。

    以现在的情形来看,种植经济作物工作就是处在僵持阶段,而且缓冲区范围还很有限,选项只有两个:种或不种。这种时候,若是有人做了错误引导,很可能就会把好不容易打开的局面毁于一旦。我刚才之所以要点拨段副县长,其实也有这种考虑,以免他的主观臆断起到坏的示范作用。严格来说,段副县长的言论已经产生了错误引导,会让人们误认为是县委或政府的结论。若是因为他的言论,毁了整个工作,这责任……”

    “责任?你的意思是工作失败的话,段成要担责任?”乔金宝盯着楚天齐,满脸愠色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万一要是那样的话,段副县长刚才的说辞绝脱不了干系。这就好比拔河,本来双方正在较着劲,正在相持不下的时候,忽然一旁有人说其中一方不行,尤其这人还是一个领导,那么被指责方还能赢吗?”说着话,楚天齐目光扫向众人,“大家觉得呢?有哪位认为我讲的拔河比喻不对,可以当面提出来。”

    没人接话。谁会没事惹这个小年轻呢?尤其今天这小子好像还气很粗。再者,这小子说的拔河的事,确实是那么个理,真还没有反驳的理由。既认为是这么理,又不想招惹县长,可大数人也觉得似乎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“不对,这比喻……”还是有人说了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打断说话之人:“段副县长,你还是不要说了,这事就是讲你的所作所为,你自己进行评判,不妥吧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。”段成哑了口。

    “要是因为段副县长的话影响了整个工作,确实得负责任呀。”楚天齐又重复了刚才的话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一句话?至于吗?”乔金宝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至于。”楚天齐认真的说,“这里是县委常委会,从这里传出的每一句话,每一个字,都会产生很大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上纲上线。”乔金宝“哼”了一声,“那要怎样?说出的话,泼出的水,还能收回?”

    “泼出的水当然收不回来,但说错了话,还有补救的方法。”楚天齐说的很认真,“就拿这件事来说,只要段副县长当场向陈副县长道歉,承认之前言论是臆断,那么不良影响应该会被抵消掉大部。”

    “道歉?同着这么多人道歉?”乔金宝的声音是从牙缝蹦出来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点头道:“对,道歉,否则这事一旦出现差错,即使陈副县长认倒霉,我做为政府一把手,也必须要追究段副县长的责任。为了全县经济作物种植产业,段副县长应该道这个歉。书记刚才也讲说,不就是一句话吗?”

    乔金宝双侧脸颊忽然鼓了鼓,显然是在咬牙;胸脯也起伏了几下,应该是在运气。然后抬起头来:“段成。”

    段成支吾着:“书记,让我道歉?凭什……”

    乔金宝一瞪眼:“说句话还能死人?要不你就接下大帽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段成腮帮鼓的更厉害,胸脯也起伏的更剧烈,但还是转向陈玉军,“我先前说的一些事,有主观臆断成分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陈玉军已经被乔金宝批的够呛,只想着会议快点结束,根本没想着有人能向自己道歉。虽然刚才已经听到县长提议,虽然现在也听到了段成声音,但陈玉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依然楞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陈副县长,不能得理不让人呀,段副县长已经道歉了。”楚天齐适时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陈玉军这才反应过来,忙道:“段副县长,你的道歉我接受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”,有人笑出了声。接着好多人都笑了。关键是陈玉军的回答不符合正常剧本,他应该说“没关系”才对,而不是应该继续坐实段成的错误。

    听到笑声,有几人气的发了疯,却又不便发作,否则会让更多人耻笑。

    “不对呀,书记问的是这项工作能完成吗?怎么就变成指责我的不是了?”段成忽然提出了抗议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

    这次笑声种类更多,直接形成了哄堂大笑的笑果。人们都在笑段成这个傻瓜,笑他刚才为什么不提,其实绝大多数人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笑?成何体统?”乔金宝厉声喝止。

    “哈”

    “咯”

    “嘿”

    各种笑声瞬间停止。

    也不怪乔金宝声色俱厉,这些人明着是笑段成,其实不就是在笑自己吗?他还不解气,继续说:“这里是县委常委扩大会,不是自由市场,都收起自由散慢的劲,不要带坏多年来的好风气。”

    谁带坏多年来的好风气?人们暗自疑问,随即给出答案:当然是指外来户楚天齐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焉能听不出?但他不怒反笑,分明一副占了便宜嘴脸。

    “楚县长,接着回答问题吧,这些工作能完成吗?”乔金宝追问起来。

    收起脸上的笑容,楚天齐面色严肃:“现在看来,有一定困难,困难还不小。”

    什么情况?楚天齐认栽了?刚才不是挺凶的,叫嚣的挺厉害吗?要是这样的话,乔金宝能让他吗?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他楚天齐栽的起跟头吗?人们都投去了质疑的目光。

    停了一下后,楚天齐声音再起:“但是,经济作物种植肯定能搞起来。我在提交这套方案的时候,就专门提到,在保证粮食产量的情况下,发展经济作物产业。今年首先起步,然后根据情况逐年扩展,最终形成一个相对合理的农业产业结构,完成全县经济转型任务。”

    妈的,好狡猾的东西。刚才把话说的那么满,现在又把话拉了回去,还他娘的“首先”、“然后”、“最终”,用起了“拖”字决。虽然极度不满对方,但对方说的确是事实,乔金宝不便挑刺,但还是追问道:“楚县长,就是这起步,也得有个时间限制,也得有个规模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,在春耕前,肯定要确定经济作物种植的事,肯定要有乡镇带头,时间就定在四月二十号之前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只是希望在此期间,不要再有人妄下臆断。”

    妈的,你也太会避重就轻了。乔金宝心中暗怒。

    “吱扭”一声,会议门开了。

    众人甩头看去。

    看到门口情形,有人笑了,有人却疑惑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