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红毛是谁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第二天一上班,楚天齐便拿起电话,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很快,里面传出一个声音:“县长,有什么指示?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老乔,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县长,我在省里,得明天下午回去。”对方解释着,“在放假前,我跟你请过假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我把这事忘了,不好意思。”楚天齐笑着说。他确实忘了,乔海涛父亲在省人民医院住院,这两天正在化疗,在放假前,乔海涛向他请假,要到省城陪几天老父亲。当时楚天齐准了假,还让乔海涛给其父带了慰问金。

    “县长,有什么事,你说。虽然我不在家,工作肯定不耽误,要是实在不行,我现在就赶回去。”乔海涛说的很干脆。

    “不,不用,你好好陪着老人家。”停了一下,楚天齐又说,“老乔,你建议了这次节前严打,又亲自坐阵指挥,现在群众反响非常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敢贪天之功,整个行动都是你运筹帷幄,亲自部署的,我只不过是奉命行事罢了。”谦虚过后,乔海涛又问,“有人直接向县长反馈严打情况了?有什么负面消息没?”

    “负面消息我倒没听见,也不是专门有人向我反馈,是这么回事……”楚天齐向对方讲说了昨天上午在早餐馆听到的话。当然,人们评说县长的正面言论,他直接过滤掉了。

    “哦,这么说,信息来源更客观喽!”乔海涛语带调侃,然后话题一转,“县长找我,不是仅仅为了告诉我这些反馈吧?有什么安排,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着道:“老乔,你呀,真是急性子。我在想啊,这次行动能够取得积极成果,能够得到群众拥护,确实值得高兴。只是群众有担心,担心一阵风,担心风头一过,那些痞、霸再次登场。我也有这个担忧,你肯定也担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县长的意思是保持严打成果,为安平县创建长治久安环境。”停了一下,乔海涛语气变得迟疑,“我何尝不是这么想,只是……需要具体执行人配合才行。别看这一阶段合作不错,那是情势使然,应该他们也没另外接到相反指令。”

    不等楚天齐回应,听筒里又传来了对方的补充:“县长,虽然可能有困难,不过只要你安排,我老乔一定尽力去执行和督促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老乔,这事也不急在一时,反正这次严打还要继续一段时间。等你回来以后,咱们再好好商讨一下,争取把该想的都想到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现在也先思谋一下。”听筒里声音停顿一下,又传来对方的话,“县长,还有事吗?”

    刚说了一个“没”字,楚天齐忙又道:“对了,还有一件事。昨天我去旧百货转了转,那里有很严重的消防隐患,尤其电路隐患更大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县长讲说,听筒里马上回复:“县长,这样,我马上安排人,联系消防大队和公安局,从今天下午开始,先对全县大型商业场所进行消防安全大检查。我回去以后,马上跟他们碰头,再做下一步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好,老乔,那就这样。给大伯带好,祝他老人家早日康复。”说完祝福语,互道再见,楚天齐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推开话机,楚天齐想到了刚才的通话,想到了乔海涛的忧虑。在说到持续维护社会稳定时,乔海涛的话虽然难免消极,但楚天齐也明白对方意思,理解其苦衷。现在楚天齐已经来了安平县两个多月,对于县里的一些派系构成大都知晓。他知道,公安局胡广成那是乔金宝的嫡系,又是安平县局老人儿,无论乔金宝还是胡广成都对其排斥。

    乔金宝打压乔海涛,那是为了牢牢掌控警察队伍,为了掌握安平县这个重要的国家机器。胡广成排斥乔海涛,除了权利之争,还因为正是乔海涛的存在,让胡广成以局长身份升任副处难度加大。

    而乔海涛和自己一样,只是一个外来户,只是比自己早来了半年而已。乔海涛开展工作一般又要难于自己,因为其只是一个没进常委的政府副职,话语权也比自己小的多。

    楚天齐深知,虽然都是受党教育多年的干部,但每个人对待工作的态度却不尽相同,甚至反差很大。这么多年来,楚天齐对待工作,每每都是出于公心,先考虑大众、他人的利益。而更多人则是先考虑自己,乔金宝就是这样的人。所以,尽管打击违法犯罪,维护社会稳定,是利县利民的事,但乔金宝未必爽快支持。对方肯定更多去想在此事中的得失,更多去考虑究竟谁得利大,也不排除有其它考虑。否则,做为安平县老人儿,又做了好几年县长,安平县治安应该得到更早治理才对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,打断了楚天齐思绪。

    刘拙推门进来,到了楚天齐近前,把一份文件放到桌上:“县长,刚从县委办拿来的。”

    接过文件,楚天齐看了一遍,然后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刘拙向前探身,问道:“县长,您刚才打电话找我,是有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刘拙,你去了解一下,市里哪个领导姓秦?副厅以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去办。”答应一声,刘拙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楚天齐喊住对方,又道,“也从静河区了解一下,看看有没有姓秦的领导。如果有的话,要了解一下这个人与市领导的关联,包括子女情况也了解一下。记住,不要和其他人讲起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答应过后,刘拙离开了屋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快下班时,刘拙来了。看看屋里没有别人,直接道:“县长,您上午让我了解的事,有了结果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示意着: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新河市副厅级以上秦姓市领导,只有一个人,那就是市人大副主任秦玉芳,这位女领导的丈夫和女儿在今年出车祸死亡,目前她是孤身一人,也没有侄甥类的亲戚。”刘拙讲说着了解到的情况,“静河区符合条件的,也只有一个人,那就是新河市静河区常务副区长兼政法委书记秦秀。市政法委书记邹泰是秦秀的靠山。秦秀的妻子叫仇敏,在市公安局做户籍科副科长,据传是邹泰的远房堂妹。秦秀的儿子叫秦博昭,在市城管局上班,是行政执法队副队长。”

    “对这个秦博昭的情况,你还了解多少?”楚天齐追问着。

    刘拙回答:“据说这个秦博昭平时工作很一般,但是却挺横,可能是工作性质所致,也可能与家庭有些关系。好多商贩对他既恨又怕,背后都叫他‘红毛怪’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红毛怪?怎么讲?”

    “关于这个红毛怪一说,我还是今年夏天的时候,听一个同学的亲戚说的,他那个亲戚在市里做小买卖。担心引起别人怀疑,我这次没向任何人打听,刚才那些消息也是通过查资料得来的。”迟疑了一下,刘拙又说,“要不我找人打听一下?”

    楚天齐摆摆手:“不必了,以免令人生疑。”

    “县长,还有其他事吗?”刘拙请示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没有了,忙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先回去了。”说完,刘拙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,你先回来。”楚天齐叫住了已到门口的秘书。

    刘拙返回来:“县长,还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一件事,今年,不,现在来说已经是去年了。去年十月二十一号,我到了新河市,住在了市里,准备在下周一到市委组织部报到。晚上,我到一家饭庄吃饭,遇到一个红头发家伙欺负饭庄服务员,红头发三十来岁,还有一个黄头发帮凶。当时吃饭有好多人,全都观望着。我见服务员要受到欺辱,便制止了他们,当时红毛在走的时候,声言要找我报仇。听你这么一说,我觉得这个秦博昭倒是挺像的。”停了一下,楚天齐又说,“本来不想让你替我*操心,可又担心这家伙万一对我身边人不利,所以平时你也要适当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“县长,我知道,谢谢您!”刘拙深深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眼中感激神情,楚天齐明白,对方致谢不仅只是因为得到安全预警,更是因为自己对他的那份信任。“呵呵”一笑,楚天齐骂了一句:“妈的,你小子,跟我还来这一套。以后少这样。让你爹知道了,还不骂我官僚?”

    刘拙尴尬一笑:“县长,不会的,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走吧。”楚天齐看似不耐的连连挥手。

    刘拙退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想着刚才刘拙的话,楚天齐意识到,这个秦博昭应该就是红毛,这与小娟的提醒吻合。当然,这只是推测,一些事情还需要继续验证。既要验证小娟听到的“秦哥”是否有误,更要验证红毛是否真是秦秀的儿子。只有证实了这些消息,才能确定如何防备红毛及其背后力量的攻击,才能有针对性的采取反击措施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