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我怕中了坏人圈套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一个人走进会议室,身后屋门随即关闭。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县委书记秘书吴海亮,吴海亮手中拿着一个档案袋。

    吴海亮未做停留,径直来在乔金宝身后,把档案袋递了过去:“书记,给您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没见我正开会吗?”乔金宝看向秘书。

    “书记,我知道您在开会,只是这东西……”说到这里,吴海亮一指档案袋,“您看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“哦”了一声,接过档案袋,读出了秘书手指处写的文字:“请乔书记亲启,并马上拆看,救民于水火。”

    读完这些,乔金宝一皱眉:“怎么回事?哪来的?”

    吴海亮马上说:“刚才我去开群众来信信箱,在信箱里发现了这个档案袋,看到袋上文字后,立即向这里赶来。我担心里面有什么危险,就在来的路上捏了捏,里面没有尖硬东西,好像是一些纸张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道:“这么说,是什么人放的,里面是什么内容,都无从知晓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是的。”吴海亮点头应承。

    乔金宝挥了挥手:“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吴海亮答了声“是”,迈步走去,离开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“咣当”一声,屋门关上。

    屋子里一片宁静,所有人都看向乔金宝,目光投在那个档案袋上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么急,那就只能现在看了,耽误大家一会儿时间。”说着,乔金宝伸手去撕档案袋上封口。

    “书记,还是我来吧。”党委办主任夏茂成起身,伸出右手。

    “有那么邪乎,还能发生危险?”乔金宝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夏茂成坚持着:“书记,安全第一,预防为主,我要对书记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,真是太小心了。”嘴上虽这么说,但乔金宝还是把档案袋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夏茂成接过档案袋,先在上面来回捏了捏,然后才轻轻的撕开封口,伸手进去。很快,从里面拿出一块折叠的白布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打开看看。”乔金宝说出了众人心中想法。

    “来,帮帮忙。”说着,夏茂成把白布一端给了身侧的李耀光,他则站起来,离开座位,走出几步。

    在夏茂成走开期间,整个白布展开,上面现出十多个红字来:严惩罪魁祸首楚天齐,挽救廿万苍生于水火。

    看到上面内容,几乎所有人都惊的张大嘴巴,脸上写满讶异与愕然,还有人闪过一丝恐惧,但恐惧的人不是楚天齐。

    乍一看到内容,楚天齐也是一惊,但随即他就觉得蹊跷。他自信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,更不至于惹了二十万人众怒,何至于让人如此痛恨。

    二十万?暗自念了这个数字,楚天齐忽然想到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乔金宝手指白布。他这既像自语,又像在问楚天齐,也像在问众人。

    没人回答乔金宝的提问,也没有人能回答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个东西?”乔金宝又转向夏茂成。

    “我再看看。”夏茂成快步返回座位,再次打开档案袋,从里面取出一个信封来,然后摇了摇头,“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鬼?”乔金宝伸出手去。

    “给。”夏茂成向前一递信封,随即又道,“信封背面也有字。”

    接过信封,乔金宝念叨出了背面的内容:“楚天齐罪大恶极,请求严惩。”

    又是楚天齐?人们在发出疑问后,随即又释然:一个袋里的东西,当然得是他了。

    撕开信封封口,乔金宝忽又停下来,转头看向左侧:“楚县长,你是不该回避一下呀?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楚天齐应答一声,向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那个高挑的身影上,但目光的含义却不同,有的是同情,有的是幸灾乐祸,有的好奇,有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蹬”、“蹬”,踩着有力的节奏,楚天齐到了门口。抬手刚要去拉门把手,忽又停下来,转回头去:“乔书记,我不能出去回避。”

    “当事人回避,这是最基本常识,谁也不能破坏。”乔金宝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书记,你误会了,不是我不想回避,而是我在为书记考虑。如果我因为回避而离开了这里,如果需要根据信件内容对我采取措施,可要是一会儿找不到我,你怎么办?你是需要担责任的,是你明确让我离开。另外,现在上面内容还不知道,你总不能让公检法跟着我吧,那也不符合程序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一楞,旋即道:“楚县长,谢谢你为我考虑,不过我相信你不会陷我与不义的,你应该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又缓步走了回来:“书记,你这话就矛盾了。既然相信我,那又何必让我回避?不就是没头没尾几个字吗?我又不是已经定性的嫌疑人。似乎我也不该回避吧?”说话间,楚天齐又坐回了先前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也太猖狂了吧?段成等人心里都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这也太沉着了。这是大多数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哎,好吧,你呀。”乔金宝显得很无奈。

    “书记,那你看信吧,我不看。”说着,楚天齐把头转向了另一侧。

    乔金宝从信封里取出信瓤,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主位上,都盯着那两张纸,也注意着乔金宝面部表情。有个别离着近的人,甚至探过头去,忽又觉着不妥,才悻悻然的缩回了脖子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乔金宝忽的一掌拍在桌子上,“太不像话了。”

    老乔要发怒?好多人都做出了这种判断,目光在乔、楚之前游离。

    但让众人奇怪的是,乔金宝没有向楚天齐兴师问罪,反而把手中纸张递了过去:“楚县长,你看看,这都写的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看,合适吗?”楚天齐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吧,看吧。”乔金宝把纸张推到了对方手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来,看起了上面内容。果然和自己预想的一样,果然是那事。

    这张纸与其说是群众来信,不如说是控告书更为贴切。这上面严词声讨了楚天齐的罪行:阻止农业补贴发放,纸上文字与谣言内容一致,只不过这上面写的更有条理性,把楚天齐的动机、目的、手段都写出来了。说是楚天齐在去年夏天到安平县调研的时候,因为发现了贺家窑乡补贴发放中存在的问题,遂对整个农业补贴政策产生了质疑,于是向有关部门反映,并专门提出不给安平农民发放补贴的要求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信上还把农民不敢种植经济作物的原因,与这件事联系起来,声称怀疑楚天齐人品,不相信他会为百姓谋福祉。信上没有签名,理由是怕楚天齐的报复。最后还表示,群众睁双眼看着,敬请乔书记主持正义,惩治暴吏楚天齐。还说在白布上写血书,就是表达这种愤慨与期盼的心情,说那些血都是众多群众每人三滴积起来的。

    看完信上整个内容,楚天齐彻底明白了谣言产生的起因,很可能就是为了今日之用,也可能是不得以才施出的招数。虽然上面漏洞百出,不值一驳,但却为种植经济作物难以推行找到了理由:楚天齐不得人心所致。很快信上内容就会传遍全县每个角落,而且有好多人会相信这些内容,会对自己增加了无穷恨意。

    知道对方已经看完,乔金宝以一种关心的语气说:“楚县长,别生气,这上面所说根本不值得辩驳,全是主观臆测。你放心,我一定会严查始作俑者,还你清白。”

    “书记,肯定不值一驳,我哪有那么大的能量,只要长脑子的人都不会相信,没必要追查了。”楚天齐提出不同意见,“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胸怀值得称道,但总不能任由传言肆意传播,总得对你有所交待吧?你别管,这事我让人去办?不能让糊涂群众毁了你的声誉。”说到这里,乔金宝目光投到人群中,“胡广成,马上安排人,调查此事。竟然把农业补贴不发,经济作物种植推行困难,这两顶责任扣到楚县长身上,这还得了?”

    胡广成直立应答:“是,我马上就办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这么做。”楚天齐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这已不是你个人的事,这涉及到县委、县政府尊严,必须严肃追查,严惩不贷。”乔金宝挥了挥手,“胡广成,现在就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又答了一声,胡广成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,哪都不许去。”楚天齐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胡广成果然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乔金宝脸色阴沉下来:“楚县长,群众凭想象杜撰事实,已经形成了事实造谣,我们必须要予以纠正。否则,你的名声怎么保证?你的名声可是和政府紧紧联系在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书记,这么大张旗鼓一整,弄得人人自危,弄得满城皆知,不是更招人痛骂,更让人忌恨,也更弄的名声臭吗?”楚天齐提出了阻拦理由。

    乔金宝“哼”了一声:“楚县长,你这么做就不对了吧?我这一切都是为你好,为政府好。可你却推三阻四的,有什么好怕呢?”

    “我怕,我真怕。”楚天齐冷冷的说,“我怕中了坏人圈套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