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你是县长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二月二十四日,正月初七下午,安平县经贸大厦人头攒动。

    安平县经贸大厦主要经营服装鞋帽等百货,楼房建造时间较近,整个建筑很新,布局比较合理,设施也相对现代。这里经营的商品按楼层分档次,以中高档为主,兼营中档、中低档商品。正是由于这些因素,经贸大厦吸引了众多顾客,成为购物者经常光顾的场所。尤其现在仍属于春节假期,还是假期最后一天,好多人便把这里当做了体验假期的所在,有人是确实打算来买东西,有人则纯粹是为了来逛逛。

    在一楼来来往往的人群中,有一个男子略显突兀,主要是他个子太高了,比周围的大多数人高出一头还多。只不过好多人心思都在商品上,或是在留意着自己带的小孩,并没特别注意这个人。虽然没什么人看,但他仍然戴着一副墨镜,看到他的人大都以为此人在耍酷,其实却是另有原因。

    高个男子不是别人,正是今天上午返回安平县的楚天齐。

    昨天上午,楚氏全家在*饭店吃过早餐后,楚玉良一行就踏上了归程,是徐卫华派的九座商务车。楚玉良、尤春梅夫妇,楚礼瑞小夫妻俩,楚礼娟三口都在车上,另外宁俊琦专门随车去送,加上司机正好坐满。

    送走父母亲人后,楚天齐和裴小军、曹玉坤玩了半天。本来他不打算在过节期间打扰二人与家人团聚,但那两人已经打了好几次电话,要他放假期间到*聚聚。三人见面自是一顿神侃,然后就是喝酒,裴、曹二人直到喝得舌头发硬才作罢。在天黑时分,楚天齐回了趟老宅,陪了爷爷一会儿,然后由下午返回的宁俊琦把他送到*火车站。

    从首都发出,经过安平县的火车只有一列,还是个慢车。火车是昨晚十点发车,到安平县的时候已经是今天上午十点多了。回到单位后,放下所带箱包,洗了把脸,稍事休息一下,楚天齐就出了政府大院。先找一家饭馆吃了午饭,然后到了大街上,专门到市场、商场去转。他想利用这半天时间,出来看看节日市场,了解了解民情,也顺便关注一下经营场所的消防情况。

    算起来,从下午一点多开始,到现在过去了将近三个小时,他把安平县城较大、人流比较密集的营业场所几乎转了个遍,也掌握了一些自己想要的信息。经贸大厦是最后一站,楚天齐打算再转一下,就直接返回县政府。

    “嗨,是你吗?”一个女孩声音响起,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听着声音耳熟,楚天齐转头看去,发现从右后方跟上来一个女孩,正冲自己招手示意着。楚天齐认出来了,女孩是小娟,自己曾在新河市熊氏饭庄给她解过围,但她也因此失去了工作。

    “商场戴墨镜,还真是酷啊。”嬉笑着,小娟已经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知道对方在调侃自己,但楚天齐并未摘下墨镜,而是问道:“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?”小娟歪头反问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当然不会说出“考察市场”字眼,那样势必还会引起她的追问,免不了一番解释。于是随口道:“随便转转,看看有什么买的没。”

    扫了眼对方手上,小娟笑了:“你这两手空空的,什么也没买上呀。是不是不会挑?我选东西、砍价钱可是在行,要不要帮你?”

    楚天齐可不想被别人发现和女孩逛街,但又不便回绝,便岔开了话题:“你还说我没买,你不也是什么都没选吗,也是随便转转?”

    “我呀……”说着话,小娟转向身后,“是陪爸妈转转,想给他俩买点东西,可他们总是嫌贵,刚才还说走不起了,闹着回去呢,其实就是怕花钱。”

    “小娟,额们歇够了,回去吧。”一个中年妇女从右后侧通道拐过来,“你在干甚,在……”话到半截,妇女眼睛盯在楚天齐身上。

    注意到妇女目光,觉着声音有些耳熟,但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,楚天齐在记忆中搜寻着。

    “妈,你怎么老看人家?”小娟走到妇女身旁,娇嗔着,脸颊还浮上了一层红晕。

    妇女没接女儿的话,而是向着楚天齐走去,边走边说:“你是,你是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,他就是我说起的那个好心大哥,在市里帮我赶走坏小的那个。”小娟跟上了母亲。

    “哎呀,救命恩人。”妇女忽然大声嚷着,跑向楚天齐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看看左右,发现有人已经看向这里,楚天齐立刻道:“别这么说,小事一桩。你们转吧,我走了。”说着,就要走开。

    “你可不能走,你是额们全家救命恩人呀。”说着话,妇女已经到了近前,伸手准备去抓楚天齐衣襟。

    楚天齐稍一侧身,闪开了对方右手。

    正这时,一个老汉身影进入眼帘,看到老汉的瞬间,楚天齐也想起来在哪见过这个妇女了。

    老汉也看到了楚天齐,正招着手,快步走来:“恩人,你在这呀。”

    妇女和老汉这么一嚷,把更多人目光都吸引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情形,楚天齐转身就走。他之所以戴着墨镜,就是不想被人看清本来面目,不想让人发现自己是县长。现在让他们这么一嚷,难免让人认出,所以他打算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走还好,他这一走,妇女和老汉喊的声音更高,还小跑着在后面追赶,小娟当然也跟着奔跑。

    注意到身后情形,楚天齐加快步伐,向着左手最近一个出口走去,很快便出了大厦。

    “恩人。”

    “救命恩人,等等。”

    两声呼喊传来,小娟等三人也冲出大厦,继续在后面喊着。

    本来以楚天齐的身手,这三人根本跟不上他,可是当着那么多人,他实在不便奔跑。现在大厦外依旧人来人往,更不能跑起来,否则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是怎么回事呢。不过就是不跑的话,以楚天齐的步伐,那三人也未必马上就能追上,可他们老在后面这么喊,怎么行?

    于是楚天齐停下来,冲着三人道:“别喊,别喊了,我等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你不跑,额们就不喊了。”喘息着,老汉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在女儿相随下,妇女也追了上来,边喘边说:“救命恩人,你跑甚咧?额们就是想说说感谢话,早就盼着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爸,妈,怎么回事?什么救命恩人?”小娟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小娟,你不知道吧,这就是半道给额们五百块钱的后生。额也没想到,你不光帮了额们,还帮小娟打跑了坏人,真是额们全家的救命恩人。”说着话,中年妇女拉住楚楚天齐胳膊,“好后生,真是好后生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们钱的就是他呀。”小娟满面兴奋,眼中流转着异样的光彩。

    老两口则是“恩人”、“好后生”的念叨个不停。

    面前的夫妻俩,楚天齐曾在到新河市的火车上见过,当时他也戴着墨镜。当时这两人丢了钱包,妇女向乘警哭诉,后来乘务员送来了乘客捡到的钱包,但里面的五百块钱却没了。看着妇女哭的可怜,想到了二人的不容易,楚天齐拿出五百块钱给了二人。类似好事楚天齐做了好多,根本没放在心上,做过就抛到了脑后,这事也是一样的。刚才看到中年妇女的时候,虽然听着对方声音很熟,但中年妇女上次几乎满头白发,现在却焗黑了,他就根本没和那次的事进行联想,只到见了老汉才对上号。

    “恩人,你帮了额们全家的忙,额们想知道你叫个甚,以后也好感谢。”中年妇女继续絮叨着。

    小娟忙附和着:“就是,把电话号给我们,以后也好联系你。”说到这里,小绢的脸成了大红布,“我爸妈也好对你感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感谢,根本没什么。”楚天齐想把胳膊抽*出来,“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中年妇女反应还很快,把胳膊抱的更紧了,“你咋也得说说叫个甚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真的不用。”楚天齐继续抽着胳膊,“有人等着我,我得赶紧回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姓名还需要保密?那你帮了我们家好几次,总得让我们见识一下庐山真面目吧。以后你不戴墨镜了,也能认出你来。”小娟提出了另一种方式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也行。”中年妇女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楚天齐说:“请放开我,要不你们仨围着,别人还以为怎么回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”,中年妇女不好意思的笑笑,松开了双手。

    “我记住你们了,以后见面肯定能认出来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迈动了脚步,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咋这样?”见对方已经大步流星走去,中年妇女跑步急喊,“站住,再不站住,我又喊了,恩人,救命恩人。”

    轻叹一声,楚天齐收住脚步,转回身,摘下了墨镜:“这回看见了,行了吧?”

    见到年轻人的真面目,一家三口都惊的张大嘴巴。

    小娟觉得对方大帅了,帅得让人着迷;

    中年妇女没想到的是,小伙子不但长的高,心眼好,脸面也这么耐看,想到这里,她笑着把目光投向女儿。

    老汉吃惊的是,这个人怎么那么眼熟,好像在那见过,当然不是指火车上那次。终于,他想起来了,忍不住发问:“你是县长?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