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 安平不是试验场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在一日两假警的当天下午,安平县政府召开了专门会议,督促对案件的侦破和预防。县长楚天齐亲自主持,各位副职全都参加,公安、供水、供气、供暖、食品安全、公共卫生等部门负责人也都到会。

    虽然这次的事有惊无险,但县里不得不重视,这次假警案不同于以往的报假警。以往的时候,也有报假警的事发生,但大多都是报案人无知,拿身边人或家里人开涮,很快就会证明为假。而这次却不同,两次报警电话号码均为隐藏,报警人声音也都经过了变声处理,所报假警都涉及到公共安全。这分明就是要引起公众恐慌,造成极恶劣社会影响,是典型的扰乱公共安全犯罪。

    在会上,针对作案人的反侦察手段,县里制定了严密的侦破和预防方案,并出台了针对性极强的应急措施。要求各职能部门严阵以待,加强防范,争取早日破案。

    不知是县里举措震慑了犯罪分子,还是犯罪分子本就没有继续搞破坏打算,自县里召开专题会议后,连着三日都太平无事,没有发生类似的事件。

    没有再次出现报假警,楚天齐自是高兴,但令他不痛快的是,案件已经发生三天多,竟然没有发现嫌疑人的任何蛛丝马迹。当然也不能借此责怪公安局,对手实在是狡猾,反侦察能力也强。自己在许源县局的时候,也遇到过“*”和“水中有毒”这样的假警,但那次很快就锁定了号码来源。可这次的对手,不但号码进行隐藏,声音也做了特别处理,而且两次报警都说一句话,不超过十个字,根本捕捉不到号码地址。另外,从那天的两次假警后,并未再有类似行径,也足以说明其足够狡猾。

    假警的事暂时消停了,星期五刚一上班,楚天齐便准备去找乔金宝。刚要拿起听筒,固定电话却适时响了,正是乔金宝的号码,于是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听筒里传来乔金宝的声音:“拿上你那个方案过来。”话音至此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放下听筒,楚天齐微微一笑:“英雄所见略同。”虽然他轻松调侃,但他心里清楚,一会儿的会谈未必顺利,不起纠纷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其实在星期一的时候,楚天齐早已有了文字方案,只不过没有带去,他想试试乔金宝的口风。通过那天对方的语气,他意识到困难要大的多,回来以后又做了适当修改,但方案的大方向并没变。

    带上方案,拿好笔记本和本,楚天齐走出办公室,下了政府楼。

    来到县委五楼,吴海亮适时迎了出来,说是书记正等着他。于是,楚天齐直接敲门,进了乔金宝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进屋,乔金宝道:“没有再接到那种假警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从那天以后,这三天都没接到类似假警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好。”说着,乔金宝示意了一下,“坐。”

    待对方坐下,乔金宝伸出右手:“拿来了吧?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从文件袋拿出方案,楚天齐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接过方案,乔金宝看了起来。看着看着,脸上神情渐渐严肃起来。看了一遍以后,又对个别细节重点看了第二遍,放下方案,脸上神情恢复了平淡。他看似随意的说:“解读一下方案重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楚天齐讲说起来,“那天我已经说过,我们县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就是耕地,要通过提高耕地产出率,扩展其经济效益。拿出百分之三十的土地种植经济作物,是达到这个目的的重要途径,也可以有效利用过剩劳动力。根据一些乡镇的土壤、湿度、风力等气候条件,可以发展药材种植;还有一些乡镇荒山众多,适合栽种果树;个别乡镇可以搞大棚蔬菜。另外……”

    “按你说的这些,三成土地根本满足不了,恐怕得七成吧?”乔金宝打断对方。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接话:“用不了七成土地,有一部分是荒山利用,而且这只是一个设想,也不可能一次推开,需要根据情形逐年扩展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“哦”了一声:“假如发展你说的项目,栽种技术从哪里来?日常管理怎么做?销路在哪里,有无保障?”

    楚天齐肯定的说:“书记,这些我都想过,以前也有一些成功经验可以借鉴。科研机构可以提供人员培训、栽种、管理等一系列服务和技术,也有成熟企业和市场可以收购和消化这些产品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这么简单?”乔金宝语气中满是质疑,“据我所知,药材、果树种植那可不是一日之功,大概都得三年以上才能见收益,这三年可都是只出不进。即使蔬菜当年可以完成种植、销售整个步骤,但也需要打井、改良土地等环节。在这些过程中,需要人员管理、病虫害防治等等一系列事项,还需要花钱。你刚才说科研机构可以提供服务和技术,生产费用也能提供吗?要是他们能出钱的话,倒是个不错的主意,我个人表示支持。”

    听出对方分明是在刁难,但楚天齐耐着性子说:“科研机构不会出钱,没有这样的道理。他们提供的那些服务和技术,其实已经是为我们省了钱,这些实际都转化成了利润的一部分。大部分经济作物的确不能一年见收益,但也有个别见效快的项目,我们可以采用新型种植技术,把短期和较长期作物套种。”

    “新型种植技术,我可以理解成实验性质吗?”乔金宝反问。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这些技术已经经过实验室实验、部分地区试种,并取得了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这些技术成熟,那么销路能不能保证,收益额究竟有多大?比现在种植收益如何?”乔金宝再提问题。

    “销路不愁,净收益要比种粮食年均高出百分之三十以上。”楚天齐说的很肯定。其实他也在故意如此武断,事实上万事都有风险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乔金宝连连点头,“就算你说的这些都万无一失,那前期投入的钱从哪来?农民会出这些钱吗?农民有这些钱吗?”

    “书记,帮助农民脱贫致富、增收增产,是各级党委、政府的责任,我们县一级党委、政府更有这个义务。”楚天齐斟酌着用词,“我们县里资金应当适度倾斜一下,比如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些钱从哪来?县里没这闲钱吧?”乔金宝打断对方,“县长执掌财政大权,县委无权干涉,你大可按自己想法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书记,虽然县委、政府有这种分工,可县政府工作都是在党委领导下,必须要有党委的支持。”楚天齐进一步说明,“县里资金肯定吃紧,我们可以适当分一下轻重缓急,把为农民增收向前排一排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乔金宝眉头一皱,“你的意思是挪用其它资金?县长同志,哪个项目应该轻,那些工作可以缓?做为政府一把手,如果厚此薄彼的话,那些副职怎么想?他们能同意吗?整个党委班子会坐视不管吗?”

    明白对方是断章取义,但楚天齐还得按着自己思路来:“农业经济是绿色产业,我县和新河相距这么近,却能拥有碧水蓝天,正是各届党委、政府重视生态环境的结果,书记您功不可没。正因为会有一些影响因素,政府才更需要党委的支持,需要书记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那么大能量,只是做了一些该做的事情。党委是个大集体,我只是其中一分子,其他人的意见我代表不了,别人也不可能让我代替,你不会让我做僭越组织程序的事吧?”乔金宝的声音很冷,“这不只是领导拍脑门的事,有没有民意支持,老百姓愿不愿意去做,同样关键。放着现成的稳妥方式不做,他们愿意去冒险吗?本来粮食产量就不高,再减去好几成耕地,粮食总产量如何保障?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书记是党委一把手,领导全县党委工作,政府需要您帮忙去做其他常委工作,也需要您这个德高望重的领导去做百姓工作。至于耕地面积减少,这个可以通过种植新型、高产粮食作物去补足。”

    “新型粮食作物,又是实验?”乔金宝“嗤笑”着,“我是在安平待了些年,可我也不能强……那什么民意吧?县长同志,你想为农民增收的想法是好的,可任何事情都不能脱离现实,都必须经得住历史和现实的考验。海市蜃楼虽然景致不错,可那一切都是虚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接话:“书记,这绝对不是海市蜃楼。在方案中我已经做了一些论述,我那里还有进一步的说明材料,可以现在就拿给书记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一笑:“县长同志,我现在工作还很多,真没有那么多闲时间。你要是时间宽裕的话,可以去给其他党委同志或是副职授课。”

    听着对方讥讽的话语,楚天齐非常不舒服,但他还是礼貌的说:“书记,那我先回去了,请您再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乔金宝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楚天齐站起身,走出了书记办公室。

    看着关上的屋门,乔金宝鼻子里“哼”了一声:“安平不是试验场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