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你们应该来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欢快舒心的日子就是过得快,转眼间,楚家人在*已经待了一周,日子到了正月初五。

    这些天,楚家人一直住在*饭店,然后就是逛首都。自然景点、历史遗迹、人文景观、宏大展览,有什么看什么,什么好就看什么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宁俊琦自是第一导游,还兼任着游览总调度,安排车、联系景点、安排餐食都是她的工作。今天一早,她又带着楚礼瑞、杨梅、刘拴柱、妞妞出去了。

    今天尤春梅感觉有些累,要留下休息,楚玉良、楚天齐也就没去,三人坐在房间闲谈着。

    身子向后靠了几靠,又使劲坐了坐,尤春梅感叹着:“到底是首都大饭店,这沙发真是舒服,这么软乎,还不腰疼。要是家里也能弄成这样的,那就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家里也弄这种沙发?”楚玉良笑了,“就咱那几间房卖了,怕是也买不了这么一组沙发。再说了,这么好的东西,放在咱们那屋里,也得让耗子啃了。”

    尤春梅白了老伴一眼:“我也就是随口一说,你以为我真那么想?我还怕坐惯这种沙发,不习惯硬板凳呢,总不能去邻居家串门,自个再拿个高级海绵垫吧。这就是到什么时候说什么话,在咱们农村,地里萝卜拔下来,擦巴擦巴就能吃,吃完什么事都没有。要是在城市,就是洗了好几通,吃完也可能拉肚子,还可能进医院。

    就跟你多见过世面似的,不就是一个野郎中,买小药的?你也自称是医生,人家薛院长也是医生,你看看人家那医道,再看看人家说的,都是一套一套的。他说的那些好多我都听不懂,可是听着就感觉有道理,感谢有档……档次。再看看你,给人家一看病,就常说那句话,‘人和动物好多时候一样’。按你说的,人要是和动物一样了,那怎么行?牛吃草,人咋不吃?羊四条腿走路,人为啥不爬着走?”

    被老伴数落,楚玉良回应着:“你看,我刚说了一句,就招来你一通叨叨。我就是个赤脚医生,肯定不能和薛院长比了,也没和人家比。你还上纲上线,断章取义,我说的人和动物……”

    打断老伴,尤春梅继续抢白:“自从来了*,你还拽上词了,时不时冒出个名词,要是在这待时间长了,还不得横着走道?”

    “还说我呢,这才来了几天,就歪理一套一套的,有时候还侉上了。”楚玉良回怼道。

    一看两人有“战争”的倾向,楚天齐赶忙岔开了话题:“妈,你看*好不好,想不想在这待?”

    “好,也不好。”尤春梅认真的说,“这地方大,好地方多,吃喝都好,就是车多,看着眼晕。这地方富是富,就是一出街就灰蒙蒙的,成天也不见个太阳,不如咱们那待着敞亮。这的东西也贵,太贵了,你看商场那衣裳,也看不出个好,一卖就是好几千的,还有的上万。那有什么好?又不是金子、银子做的。这里就不是穷人待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。”楚玉良在旁边接了茬,“你我就是在农村待的命。这里成天雾霾,出街就憋气,我可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,就是个受苦命。”尤春梅回怼着,“这是有好多不方便,可还是比咱们那里好。不说别的,看病就方便,看的也好。”

    楚玉良“哼”了一声:“看病方便?那是有人家俊琦舅舅,要是你这平头百姓去,好几天连号也挂不上。你是沾了俊琦的光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狠狠瞪了老伴一眼,尤春梅没有继续较劲,而是夸起了未来儿媳,“这回我是长见识了,全是托了宁姑娘的福。你说看病,你说吃饭、住店、出去玩,哪样不是宁姑娘安排?不是他舅舅给安顿的?这一趟吃住下来,起码得花好几千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里话:好几千肯定打不住。但他没有那么说:“估计差不多。不过他们都是老客户,好多地方都能打折,玩的地方有时也能免费。”

    “让人家一下子花了这么多,咱这心里也过不去,要不你跟宁姑娘商量一下,咱们也出点。”尤春梅道,“对了,医院看病的钱是咱们出的不?花了多少钱?那可不能让人家贴,没有那个理。人家有钱是人家的,咱们要是老占便宜,也让人瞧不起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妈,这你不用操心,我会处理。再说了,人家人都挺善良的,根本没那么多讲究,你看俊琦外公那么大岁数了,还那么和气。”

    尤春梅顺着儿子说:“人家是都挺和气,俊琦的舅舅、爸爸都是大官,可是没一点架子。那老爷子更是和气的不行,我看那人以前也是当官的,肯定还是个好官,官也小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觉着老爷子能是多大的官?”楚天齐笑嘻嘻的看着母亲。

    “多大的官?”迟疑了一下,尤春梅认真的说,“至少,至少也得是个县长?”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声,楚玉良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笑?”斥过老伴,尤春梅又补充道,“要不就比县长还大点。”

    这次楚玉良没有笑出来,但显然在使劲憋着。

    “诶,你说人家那么大的官,咋就对咱家那么好,也太好了。”尤春梅嘟囔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么,妈你想不想到这儿住?”楚天齐又提起了以前的话头。

    尤春梅迟疑起来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咚”,门铃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起身,打开屋门,见是姐姐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礼娟,花都修好啦?”尤春梅探头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,修好了。”尤春梅应答一声,又对着弟弟说,“天齐,刚在老爷子家,我记了几个花的名,有点弄不清楚。到你那屋帮我查查,你那屋有电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妈,我先帮姐去查东西了。”打过招呼,楚天齐离开了屋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打开隔壁房间,楚天齐、楚礼娟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坐到沙发上,楚礼娟直接道:“天齐,老爷子不是让我去弄花,其实还是说妞妞念书的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老爷子跟你说的?在楼房还是平房?”

    楚礼娟说:“楼房,挺大的,是俊琦舅舅家,只有徐部长在。徐部长说,老爷子让告诉我,在*念书对孩子非常有好处,以后出路要好的多。还说能进*顶尖的中学,高中、初中都是。那些学校出去的学生,都是考的好大学,有的孩子还去了国外的名牌大学。听着倒是挺好的。徐部长还说,要是孩子到这上学,也能给我和拴柱找到活,保证比在家里挣的多,还能照顾上孩子。他还要借给我们一套房子住,说那套正好空着,还离那个好学校很近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挺好吗,妞妞上了好学校,你和姐夫还有了工作,以后就是首都人了。”楚天齐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天齐,话好说,可我俩文化水平低,能干什么。要是人家好不容易给找个活,我们干不了怎么办?再说了,要是干啥啥不行,也给人家徐部长丢人呀。”楚礼娟不无担忧,“人家说是借给房住,咱也不能住呀。我听说这里差不多房子租出去,一个月租金都三、四千,咱住人家一年房子,你家就少收四、五万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工作多的是,只是平时人们找不到,要是徐部长帮找的,指定错不了。你以前在服装厂干过,我姐夫在工地也干了好几年,他脑子灵活,又有眼力见,你们肯定能干了。”楚天齐做着姐姐工作,“徐部长那套房子我见过,根本就没往出租,他还说想找合适人帮着照看,一直都没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徐部长也这么说,可我这心里不踏实。”楚礼娟微皱着眉头,“可是人家这么帮咱们,咱们拿什么报答人家?不能因为我的事,让你落亏欠吧?亏欠落的大了,可不好还。要是你因为这个,让人家瞧不起的话,姐姐一辈子也不落忍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摆摆手:“姐,你想多了。这是人家愿意帮,又不是咱们请人家办的。这事对你来说是大事,很难办,对人家来说,就是小事一桩,再简单不过。再说了,人家一家人都特别善良,不只对你,对我也特别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就是太好了,好的我都不敢相信。这里边没什么说道吧?不会让你为难吧?”楚礼娟还是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人家对咱们好,还有什么不放心的,你看我有半点为难吗?”楚天齐笑着说,“你是怎么回答人家的?”

    楚礼娟缓缓的说:“我答复再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还考虑什么?你们应该来。”楚天齐忙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真的不会影响你?”楚礼娟的话里透着矛盾。

    楚天齐故意冷了脸:“不是蒸的,是煮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楚礼娟轻轻叹了一声,不再说话,眼睛望着前方,显然心里还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。

    “你们应该来。”楚天齐语气很郑重,“妞妞上初中,正是个机会。等礼瑞他们孩子的时候,我让他再早点就来。”

    “叮咚。”门铃声响起,同时伴着妞妞的声音,“大舅开门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