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欺人太甚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还没等乔金宝允许,一个女人已经推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推门就进?”乔金宝面色不悦。

    来的女人不是别人,正是贺家窑乡党委书记肖月娥。肖月娥急忙掩上屋门,走向办公桌:“我这不是着急吗?听说上面下了个文件,可能对你不利,就着急忙慌的赶来了。”说话间,他已到了办公桌前,随手拿起了桌上文件。

    乔金宝没再说什么,而是点燃一支香烟,狠狠的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从头至尾看了一遍文件,肖月娥盯着乔金宝: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说怎么办?”乔金宝没好气的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,我们可以表面一套,暗地一套。”肖月娥来到对方身侧,“现在当紧做的是,要立即让半拉子项目复工,未开建项目也马上动工建设。然后再针对这份文件做一些表面文章,表面文章要尽量显得态度积极,要有一些相应举措。阳奉阴违谁不会?我估计其它地方也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容易,现在什么季节?天寒地冻的,怎么复工?”乔金宝反问着。

    肖月娥倒很有主意:“我当然知道现在是大冬天,但我们仍然大有可为呀。现在不是地面都冻着,好多泥水活都没法干吗?我们可以避开这些活计的。已经开工那几个项目,大多都是在整理场地或开挖基础,现场乱糟糟,土了吧唧的,看不出什么规模。我们就把这些场地围起来,用钢构去围,在地上打膨胀螺栓或挖小一些的坑予以固定,然后把印有项目内容的彩喷布绷到这些钢构件上,这就形成了一个封闭空间。

    这些工作很好做,这个季节也完全能做,用不了多长时间,那些烂工地就会华丽变身。在做这些工作的过程中,会给人们造成项目正在热火朝天进行的假象。为了更逼真,可以找几台设备,在场地里面来回动一动,可以安排一些人,弄出大的动静,尤其晚上更要灯火通明。这么一来,社会舆论就会说,这些项目正在建设,建设的如火如荼。

    至于现在还没有开建工程,那也好办,马上让项目承建方办手续,县里特事特办。那些手续说起来一大堆,够老百姓跑断腿的 ,对于我们来说,其实就是签几个字、盖几个戳那么简单。在办手续的同时,要两条腿走路,一边办手续,一边做项目前期基础工作。照这么一弄,在春节前,这些未开建工程,也会做成逼真的项目现场。”

    “馊主意。”看着对方神采飞扬的样子,乔金宝连连摇头,“你说的这些,人们见多了,能相信那些唬人的假象?还有那些未开工的手续,岂是一句话的事,哪能说办就办?”

    肖月娥振振有词:“别人信不信,自己首先要信,要做的像那么回事。那些普通老百姓能看明白个屁,他们哪知道这里面的说道?你做着什么,他们就认为是什么,还会口口相传。至于能看懂的一些人,也没什么,他们已经见多了,见怪不怪,没准他们还会适当配合呢。至于新开工手续,绝大多数都是由县里办,县城建、环保、国土等部门基本都是你的人,他们敢说个‘不’字?就是非你系的,敢和你这个县委书记叫板?除非他们不想要乌纱帽了。这可能吗?”

    乔金宝“嗤笑”一声:“你想的太简单了。普通老百姓一般是看不明白,可要是听说了环保文件的事,他们照样会关注,可能还会衍生出诸多杜撰的传言呢。县里就这么大,放个屁都能全城闻到,只要有人一捅这事,立马满城皆知。至于你说看懂的那些人会主动配合,更是痴心妄想,他们又不是傻子,谁会没事往上瞎扑呢?

    那些新开工手续,绝大多数是由县里办,相关部门的头头基本都是我提拔的,他们未必会直接顶撞我,但‘拖’字决他们都会。那几个项目都比较大,县局审核手续后,照样需要到市局备案,这就是他们可以推拖的理由。也不仅是理由,市里这一审,还不知审到什么时候,通过的可能性也不大。

    另外,最关键的是,那些部门都属于政府职能部门,好多手续都得经过县政府副职,甚至还需要政府一把手签字。我已经不在政府了,而现在的政府主官会买帐吗?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政府主官,你是说姓楚的?”发出疑问后,肖月娥眉头皱了起来,然后忽然疑惑道,“你不觉得奇怪吗?这文件来的可太巧了,而且可是发改委牵头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可能吗?”乔金宝也疑惑着,“离那天开会才几天?以前我可一直捧着他呀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?你以为他会对你的示好领情?太幼稚了吧。一个小年轻,在最基层起步,从政还不到十年,就从白丁升到正处县长,期间跨跃了地区、省份,这次更是从部委空降。这得动多少心眼?手腕不狠还行?”停了一下,肖月娥又说,“他在来的时候,肯定已经针对你出手了。不,应该是在来之前。不不,他应该就是为了针对你,才来安平县的。否则为什么他要两次到安平调研,为什么第二次还是偷偷摸摸来的?对了,上次的事你还记得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乔金宝追问着。

    肖月娥“哼”了一声:“上次他在下面村里折腾了半个多月,既没通过县里,也未经过乡里。事后我了解了一下,他不但防着我们,就是对村干部,他也是能躲就躲,能闪就闪,成天没一句真话,这不正常呀。后来他是到了乡里,可他既没找我,也未找曲勇,面对乡干部的询问,也是不说人话。最后还仗着‘首都上差’的帽子,反诬乡干部态度恶劣。”

    乔金宝也“哼”道:“那个贺国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工作态度本就差劲,就是个‘耍钱鬼’。”

    “贺国栋做的好不好,先暂且不提,但那天两人对话不愉快,起因还是赖姓楚的。当时贺国栋见他在院里瞎转悠,就问他‘有什么事’、‘找谁’。姓楚的既然是从首都大部委来的,就应该更懂规矩,就应该实话实说吧?可他倒好,不但不讲实情,反而吹毛求疵,断章取义,横加指责,说什么‘见人说人话’。”停了一下,肖月娥反问道,“对了,事后我找贺国栋的时候,你也在场,他当时叙述的过程,你也记得吧?”

    沉吟了一下,乔金宝说:“你确定之前他和贺国栋没见过,两人之间没有嫌隙?”

    “好我的大书记,贺国栋去哪见他?一个小乡干部,一个在首都,两人在哪见面?再说了,要是贺国栋提前在村里见过他的话,能不回去汇报,我能不知道?”肖月娥显得很无奈。

    “真他妈瞎怪了。”骂了一句,乔金宝不再出声。

    肖月娥继续说:“戏弄了贺国栋一番,正好你去了,他又狐假虎威的摆上了谱,让大伙都向他汇报。这也就罢了,毕竟他顶着个‘国家部委领导’光环,可接下来的事就过分了。

    平时我们都是省吃俭用,就是县领导去了,也没有铺张浪费。那天他是首都领导,你也让热情招待,我们就忍痛出了血。可他倒好,挑了一大堆毛病,把我们损的够呛。我们的面子倒不值钱,你可是姿态真够意思了,但他照样给你甩脸子,我当时都看不过去了。这还不算,前几天趁我不在,去乡里调研时又提起了什么鱼呀、王八的,这不是继续打脸吗?这桩桩件件都说明,他就是在找茬。而从首都又偏偏来了这里,这不是故意找你茬,还是什么?人们吵混了好几年的文件,早不出台晚不出台,偏偏在他需要的时候就来了,这是不是也太巧了?更巧的是,还由发改委牵头,这又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“以他的身份,能撬动发改委做出这样的决策?”乔金宝提出疑义。

    “好像不能。可你不要忘了,那份文件已经酝酿了好几年,早晚都得出,但他却利用手腕,在这个时候适时催生了出来。”肖月娥说的很肯定。

    “妈的,欺人太甚。”乔金宝一掌拍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真佛不发火,他还以为是泥胎呢。”肖月娥继续拱着火。

    “妈的,老子……”话到半截,乔金宝语气一软,“照你这么说,他要是连发改委文件都能左右,那这能量也太大了,咱们能斗得过他?”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”支吾了两声,肖月娥换了话题,“你太累了,还是休息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睡得着吗?”乔金宝回怼之后,再次点燃一支香烟,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安平县党政大院里,像乔金宝一样没有午休的人大有人在,但乔金宝是因为心情不佳,而楚天齐却是因为特别激动。

    此时楚天齐正在盘算着文件下发之后的事,已经在对一些具体事项进行谋划了,而且在谋划的同时,还不时“噗嗤”笑出了声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