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究竟谁在使坏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星期三上午,楚天齐刚上班不久,乔海涛就打来了电话。

    乔海涛在电话中说:“县长,又来事了。今天刚一上班,就接到市公安局电话,要县里去领人。昨天半夜,根据举报,市局在贺家窑乡双山嘴村抓赌,带走了好多人。”

    双山嘴?这个地名非常熟悉,半年前,楚天齐就曾在村子里亲眼看到过赌博场景。他对着电话道:“你怎么安排的?”

    “已经联系了县局和乡里,县局会派个副局长,乡里应该是乡长曲勇去,现在县局正等着乡里的人,然后一起出发。”乔海涛声音传来,“我正在去县局的路上,在他们出发前,再叮嘱几句。”

    “村里赌博,怎么就举报到了市里?”楚天齐追问着。

    乔海涛道:“我也不清楚,市局说的也很笼统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,有什么情况再联系。”说完,楚天齐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这几天怎么都是事?也太集中了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过,刘拙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来在办公桌前,刘拙说:“县长,贺家窑乡双山嘴村被抓了赌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刚才乔县长说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听说,听说……”刘拙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这吞吞吐吐的,有什么就说。”楚天齐轻斥着。

    刘拙支吾道:“外面都传,说是昨天抓赌的人讲了,‘你们大县长都知道你们赌博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楚天齐就是一惊。自己的确知道那里赌博,可那已经是半年多以前的事了。近期他也正准备抓抓这事,这还没来得及布置,怎么就传出了这种话?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次抓赌的事,的确是有人在使坏,分明是给自己栽赃。这么一弄的话,赌博的人要骂自己,乡里人要骂自己,县公安局及其他相关人员也会骂自己。而且这事应该不是孤例,很可能与小报也有联系,是有人在整自己。

    真他娘够恶毒的,到底是什么人使坏呢?

    楚天齐脑海里出现了三个人:胡三、卷毛、光头。上次自己去的时候,只有这三人见过自己,可他们仨知道自己现在是县长吗?不对,应该不是他们。他们也没必要那么说吧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贺家窑乡书记办公室。

    肖月娥正在里屋套间接着电话,听对方讲的啰嗦,直接打断道:“老贺,这话可能吗,谁会这么傻,会让人自报家门?”

    手机里的声音很肯定:“千真万确。当时进屋一大堆人,带头的人明确说‘真是屡教不改,你们大县长都知道了,怪不得他说一抓一个准,果然不假’。旁边也有警察附和‘对,就是’。”

    肖月娥点点头:“哦……”略微思虑了一会儿,她又疑惑道,“老贺,你这说的有鼻子有眼的,什么人跟你说的?抓赌警察?”

    “对对,就是抓赌警察。”对方马上顺着讲。

    “对你*娘个头,市局警察能和你讲?你以为自己是谁?”说到这里,肖月娥语气变得凌厉,“老贺,跟我可要说实话,否则一旦有个什么事,我可不保你。要是因此把官丢了,可别怪老娘没提醒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,月娥,还是你了解我。”手机里声音期期艾艾的,“我当时也在现场,但我没玩,真的没玩,就是看两眼。刚看了没有多长时间,警察一下子就进去了,让人举起手接受检查,然后都让蹲在地上。我以为是县里警察,想看看有没有熟人,结果全是生面孔。也是该着,我正好蹲在外屋门边,趁着警察亲点没收的钱时,就挪到了院里。院里也有警察,问我‘干什么’,我说‘拉肚子’。就这么的,我到了厕所,把厕所西北角顶子弄了个窟窿,从窟窿爬出去,到了旁边住户家里,一直猫到警察走,我才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等等,我怎么觉着你在信嘴胡诌,那么多警察在,能让你跑了?你确认没有认识的人?厕所顶子想弄就能弄个窟窿?当时人们玩的有多大?”肖月娥接连*发问。

    对方马上做着保证:“真的,我说的句句是实。当时跑的时候,我也没抱什么希望,就是下意识的往门口挪挪,可他们只顾着搂钱,就没注意我。院里的人也在叨咕着分钱,根本也没专门跟着我。村里厕所顶子就是堆了点玉米秸,能盖住屁*股就行,要弄开太容易了。人们玩的不大,基本都是上下邻村人,一人一次也就放个百八十块的。”

    肖月娥“哦”了一声,又追问着:“你跑的时候,有熟人看见你没?单位人还有谁?”

    “单位就我一个去了,那几个家伙都在别处打麻将。应该没熟人看见我跑,他们当时都低头抱着脑袋,肯定全被警察带走了。”手机里声音很肯定。

    “刚才的话,再不要对别人提起,否则我也帮不了你,也没法帮你。”肖月娥嘱咐着。

    “是,是,都听你的。”手机里应诺连声。

    “妈的,都听我的?要是听我的,你能混成这德性?”骂过之后,肖月娥按下了挂断键。

    拿着手机,肖月娥疑惑不已:怎么会这样?她不明白,这么小的赌局市局怎么会来人?还大张旗鼓的让去领人?尤其更不可思议的是,怎么还会扯上“大县长”?

    想着想着,肖月娥露出笑容,在手机上重新拨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很快,手机里传来一个声音:“快说,我有事呢。”

    肖月娥“咯咯”一笑,压低了声音:“你听说赌场上的事了吗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快下班时,乔海涛来了。径直坐到对面椅子上,把一张纸递了过去:“县长,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接过纸张,看着上面标题,楚天齐不由得微微一皱眉,红头文件标题是《新河市政法委员会关于安平县近期维稳事件频发的通报》。

    通报主要内容,就是针对两次报假警和小报报道的事,尤其还有昨晚发生的聚众赌博一事进行全市通报。这份通报措辞非常严厉,直接说安平县委、政府、政法委等部门维稳宣传动员不够,措施不力,行动滞后,变相纵容了维稳事故频发;批评各部门一把手,尤其政府主官维稳意识淡薄,执行上级指示大打折扣,对这些事故发生有不可推卸责任。

    放下纸张,楚天齐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乔海涛戏谑道:“上级新指示真够快的,现在已经全市皆知了。刚才我去庞书记那里拿文件的时候,庞书记又向我抱怨了一大堆,说是全年工作都白干了,到头来没评个先进、优秀不说,还成了全市政法系统的笑柄,还非让我包赔损失。我还觉得没处说理去,就说把我赔给他,他说我是拿破砂锅摔打人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跟着戏谑,而是严肃的说:“老乔,你就没觉着这事透着邪门?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?说没事好几个月都没事,这一有事就集中到一块,小报记者还掺和了进来。现在市政法委也是神经兮兮,会上批评了不算,还来了个全市通报。”停了一下,乔海涛又说,“更令人费解的是,抓赌的人怎么偏偏非要那么说?你会跟他们讲那些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嗤笑”一声:“也不怪政法委神经过敏,这几天的事确实太集中了,若是全市有两三个地方都这样,也够他们受的。至于抓赌人说的话,怎么可能?我怎么会跟他们说?即使要讲的话,也只能对你讲,只能在咱们这个范围去做。再说了,非要当着赌徒的面暴露检举人,有那么蠢的警察吗?”

    “县长,有人故意使坏呀。你好好想想其中的细节,需要查什么情况,告诉我。”说着话,乔海涛站起身来,“我先去传达一下文件,否则又是一个‘执行上级批示不力’的罪名。”

    “好,辛苦你了。”楚天齐挥了挥手,又补充道,“领人的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全领回来了,乡里先代交了罚款。”乔海涛说着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屋子里只剩下了楚天齐,他的眉头皱了起来,又接上了上午想的事情。这次抓赌的事,不但是给自己栽赃,也是在败坏自己的名声。被一部分人骂是肯定的,另外人们也会发出质疑:既然县长已经知道赌博的事,为什么不去打击和制止呢?这显然有失职的嫌疑。虽然绝大多数人肯定质疑那种说法,但无疑会把自己牵扯其中,对自己名声肯定没好处。

    那么这事会是谁干的呢?楚天齐脑海中首先出现了一个人——明若阳。在上周的时候,曹玉坤在电话中提到,明若月专门问他“三人是否在八月一日晚上去过“心动”歌舞厅,这充分表明明若阳是盯上自己了。

    可要是明若阳使坏的话,依据明家的能量,这几件事也太小儿科了。这些事虽然对自己有影响,可影响毕竟有限,更不会影响职务,明若阳会出这样的昏招?如果不是明若阳的话,那又会是谁?

    市政法委似乎也太积极了。虽然刚才他当着乔海涛面,为市政法委做辩解,其实内心也是完全认可对方说法的。

    政法委、小报、抓赌、报假警,几者之间有没有联系?又究竟是谁在使坏呢?楚天齐忽然脑中灵光一闪,又一个人出现在脑海中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